•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问情 (六 中)

    第一章 问情 (六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问情(六中)

        这话,问得可是有点不讲道理了,军统局内部的确有很多素质颇高的俊男美女,其中还有不少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无论学问还是待人接物都绝对拿得出手,可这些高素质的人才要么服务于技术部门,要么已经被提拔为高级干部,大热的天,谁会像条狗一般偷偷跟在先总理夫人宋庆龄的身后转,,要是先总理夫人身上的确能挖到什么重要情报也就算了,派一些高素质人才去跟踪他也不算浪费,谁都知道她平素接触的要么是女人,要么是孩子,根本对党国沒什么威胁,派几个人过去跟着不过是为了应付差事,又何必安排得那么认真,。

        几乎出于本能,毛人凤就想出言替自己辩解,然而看到戴笠那深邃冰冷的眼睛,他心中又猛然打了个突,“不可,戴局长今天是存心找茬敲打人來了,老子越是自辩,他肯定会越生气,还不如直接宣布投降,任打任罚,让他把肚子头的气散发出來,好歹也能留个沉稳老实的印象,今后还有重新获得信任的机会?!?br />
        想到这儿,毛人凤立刻低下头了,老老实实地认错,“局座教训的是,卑职最近心浮气躁,才犯下了如此大错,卑职知罪,请局座惩罚?!?br />
        “知道错就好?!贝黧业愕阃?,对毛人凤态度非常满意,“回头写一份报告交给我看,另外,下次先总理夫人再來重庆,你派几个体面人去跟,别狗眼看人低,她虽然不爱管什么事情,真的发起脾气來,你我依旧要吃不了兜着走?!?br />
        “是,卑职这就去写?!泵朔镄耐返鞘币磺?,赶紧敬礼告辞。

        “回來?!贝黧矣昧ε牧讼伦雷?,大声喝止,“我让你走了么,,难道你毛齐五就那么忙,连听我几句话的时间都沒有,?!?br />
        “卑职不敢,卑职不敢?!泵朔镄睦锿放鹜蛘?,转过身,脸上依旧堆满了人畜无害的笑容,“局座还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卑职一定不折不扣去执行?!?br />
        “贺局长夫人附近,最近是谁在盯着?!贝黧仪崆嵊醚燮ぜ辛怂幌?,顺口询问。

        “是,是卑职安排沈醉在跟?!敝=槊裣攵疾幌?,强先一步大声汇报,“沈醉是咱们军统局里内的后起之秀,文武双全,又生得一幅好皮囊,派去暗中盯军统前一任局长的夫人倪雯君,绝对不会吓到贺夫人?!?br />
        但是,他的话却令戴笠火冒三丈,用力拍了下桌案,大声呵斥,“胡闹,谁让你派人去盯贺夫人的,都赶紧给我撤回來,把派去盯贺夫人的弟兄全撤回來,无论明的暗的,一个都不要留?!?br />
        “这”郑介民愣住了,满脸委屈地看着戴笠,不明白自己究竟错在了哪里,照理说,既然毛人凤安排一群地痞混混去跟踪宋庆龄是错误行为,自己安排了一个高素质人才带队去跟踪倪雯君应该是个正确选择才对,怎么也沒有局座附和大人的心意,反倒和毛齐五落到了同样下场,。

        “你这个混账王八蛋,你摸摸自己肚子,里头到底有沒有良心?!奔=槊裼肿鑫薰甲?,戴笠心中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指着对方鼻子大声咆哮,“贺局长才走了几天,你就敢派人去跟踪他的夫人,,让外边的人看到了,会怎么说咱们军统,会怎么说我这个军统的当家人,,是忘恩负义,还是为了立功不择手段,,你说,你说你这样做对咱们军统有什么好处,?!?br />
        郑介民被骂得满脸通红,心中却依旧不怎么服气,低着头,小声回应,“局座息怒,局座息怒,且听属下解释一句,那,那贺夫人三天两头就往曾家岩跑,重庆,重庆现在很多左派人士的集会,都有她的身影,万一,万一她真的倒向了延安”

        “混蛋?!贝黧易テ鹱雷由系呐煽私鸨?,直接朝郑介民的脑袋掷了过去,“你以为就你看到她去曾家岩了,重庆才多大地方?!贺夫人又那么有名,走到哪里不是无数双眼睛盯着,!为什么别人都视而不见,就你瞎积极,,你比全世界的人都聪明么,还是全世界就你一个傻瓜,?!?br />
        郑介民的脑门上立刻被砸出了一个青包,委屈地垂下头,不再敢说话,毛人凤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心中忍不住偷笑,军统前局长贺耀祖的夫人倪雯君政治态度倾向延安,这在重庆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根本算不上什么秘密,包括贺耀祖之所以辞去从军统局局长和军事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这两大要职,都是为了主动避嫌,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是个人就能拿倪雯君的政治态度做文章,且不说贺局长在党国内部人脉雄厚,关系通天,即便贺局长现在已经落了势,就凭着他当年待军统局弟兄们那份情义,大伙也不该挑头去查他的夫人。

        “郑介民啊,郑介民,叫你跟老子争功,这回,你争到了一桩大功劳,看怎么把你活活撑死?!毙睦锵胱胖=槊窀约旱耐斩髟?,毛人凤的头低得更低,对戴笠的态度也愈发地恭谨。

        两相比较,郑介民委委屈屈的模样,就愈发显得可憎了,戴笠气得不断咬牙,指着此人的鼻子,继续咆哮,“不服是不是,好,你有种,咱们军统局的庙小,耽误了你的前程,去,你现在就去委员长那里,把你和沈醉两个调查到的结果交给委员长,当面告诉他,贺夫人是个赤色份子,看看委员长是枪毙她,还是枪毙你?!?br />
        “卑,卑职不敢?!敝=槊癖幌诺媒恿笸?,耷拉着脑袋,小声求饶,“卑职知道错了,请局长息怒,卑职这就把沈醉他们撤回來,再也不敢去打扰贺夫人了,?!?br />
        “你错了,你怎么会错呢,你错哪里了?!贝黧也恍嫉仄财沧?,大声冷笑。

        此时此刻,郑介民脑子里乱得像浆糊一样,根本无法猜到戴局长今天为何要找自己的麻烦,继续耷拉着脑袋,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说啊,你错哪了,我问你话呢?!贝黧胰床豢舷裣惹胺殴朔锬茄嵋追殴?,拍了下桌子,继续大声质问。

        “卑职,卑职不该派人去盯贺夫人的稍,卑职,卑职对不起贺局长,卑职让局座难做了,卑职甘受责罚?!敝=槊癖槐频梦蘼房赏?,只好违心地承认错误,自请处分。

        “我不难做,我有什么难做的,我这个局长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对付日本人上,根本沒功夫管重庆的事情,你忘恩负义,与我何干,?!贝黧宜仕始?,继续撇嘴冷笑,“我说郑介民啊,郑介民,你在军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什么人能查,什么人不能查,你心里头就沒个章程么,贺局长出使苏联,光是军火就陆陆续续帮委员长谈回來二十个师,甭说你抓不到倪雯君的任何把柄,就是把她抓了个人赃俱获,有那二十个师的军火在,委员长还能把她怎么样,?!?br />
        “这”郑介民终于恍然大悟,低下头,心服口服,“卑职糊涂,谢局座指点,卑职这就把人都撤回來,相关档案一概销毁?!?br />
        “顺便把跟进高敬亭事件的相关人等也撤回來,就此罢手?!贝黧乙木褪侵=槊竦木苑?,把语气放缓了一些,低声吩咐。

        “是?!敝=槊癫桓易肺试?,赶紧敬了个礼,满口应承。

        然而,戴笠那边却突然沒有了声音,郑介民心中愈发惶恐,只觉得两条腿发软,眼前一阵阵发黑,坏了,局座发现自己那些小手段了,今天把自己和毛齐五叫进來,就是为了痛下杀手。

        正吓得****间,却又听到头顶传來一声长叹,“唉,有些事情,非但你不知道,恐怕我自己也是稀里糊涂,让你的人赶紧撤下來吧,这是委员长的要求,我估计,中央对新四军,该有更大的动作了,你做的那些事情,很容易打草惊蛇?!?br />
        “啊?!狈堑=槊?,连同旁边正在幸灾乐祸的毛人凤都被惊呆了,抬起头望着满脸惆怅的戴笠,眼珠一动不动。

        委员长要对新四军动手,这怎可能,,重庆和延安今年春天时才勉强达成协议,停止互相攻击,继续联手抗日,为此,延安方面甚至做出了巨大的让步,非但沒有试图夺回被胡宗南攻占的东进通道,并且主动答应,在适当时候将新四军撤到长江以北,将好不容易开辟的南方根据地让给顾祝同。

        而如今双方写在协议上的墨?;箾]被风吹干,委员长居然就准备向新四军动刀子了,并且事先连军统局的意见都沒有咨询,这意味着什么,除了中央的几位大佬已经在反赤方面达成了一致之外,还意味着委员长对军统已经不再像先前那样信任,至少,在武力解决新四军这件事上,他不想让军统参与。

        不想让军统参与此事,那么,委员长就必须加强对中统的倚重,想到贺局长在位时,大伙将中统那帮人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再想到被中统王八翻身,骑在自己头上的作威作福悲惨后果,一股同仇敌忾之意在三人的心中油然而生,这个节骨眼上,大伙再不团结一致,就白白便宜中统局了,毛人凤摇了摇头,主动替郑介民求情,“局座,在报纸上炒作高敬亭被杀之事,卑职也参与了一些,原本以为能狠狠打击一下曾家岩那边的气焰,却沒想到差点耽误了委员长的大事,事到如今,卑职也知道自己鲁莽了,不敢请局座宽恕,只想请局座拿个主意,卑职等该如何补救,才不会让咱们军统今后的工作过于被动?!?br />
        “卑职,卑职不敢求局座宽恕?!敝=槊褚Я艘а?,也跟着表态,“卑职愿意将功补过,无论局座吩咐卑职做什么事情,只要能对咱们军统局有利,卑职就义不容辞?!?br />
        “唉,你们两个,明白我的难处就好?!鼻崆崽玖丝谄?,戴笠继续摇头,光顾着提防手下人窥探自己的局长之位了,却沒考虑到委员长那边对军统的态度变化,自己这个局长,做得真是失败。

        蒋委员长先前命令军统不要继续拿高敬亭事件做文章,表面看起來似乎是顾忌着卫立煌的颜面,但委员长怎么可能是那种婆婆妈妈的性格,怎么可能在乎卫立煌的声誉不声誉,,他让军统停手,可能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国民政府准备收拾新四军了,趁着今年夏天日寇在各条战线上开始休整的空档,趁着新四军内部因为高敬亭被杀以一事军心混乱,一举解决掉叶挺、项英等人,将赤色势力彻底从南方各省驱逐。

        这么大的事情,军统必须参与进去,绝不能让中统专美于前,为此,哪怕先放郑介民一马,免得军心混乱,给竞争者可趁之机,想到这儿,戴笠再度轻轻叹气,声音放得愈发温柔,“这件事,是我猜的,你们两个知道就行了,不要外传,真实目的,委员长也沒跟我说过?!?br />
        “是?!敝=槊窈兔朔锲肷鹩?,“卑职发誓,绝不敢将今天的话泄漏半句,否则,甘领军法?!?br />
        “嗯?!贝黧铱醋哦?,轻轻点头,“耀全,把跟进高敬亭事件的相关人等全撤回來,待他们撤回來之后,我这有一个重要任务要交给你带着他们去做,这件事情也是委员长今天亲自交代给咱们军统局做的,耀全你好自为之?!?br />
        “是?!敝=槊窳⒖叹翊笳?,先前的颓废一扫而空,委员长亲自交代的任务,自然是军统局今后工作的重中之重,关键是,如果能做得好,立刻就能进入委员长的法眼,从此平步青云。

        这就是恩威并施了吧,毛人凤抬头又看了一眼郑介民,心中好生羡慕,然而戴笠接下來的话,却立刻让他心中的羡慕一扫而空,代之的,则是透骨的冰寒,“你抽调一部分精锐,即刻组建军统印支情报站,地址设于仰光,近期唯一的任务,就是盯紧一个叫昂山德钦的年青人,注意他跟日本谍报人员之间的所有往來,必要时刻,出手?;に娜松戆踩??!?br />
        “啊,是,卑职遵命?!敝=槊裣仁俏⑽⒁汇?,然后不得不大声回应,什么委员长的亲自交代,什么军统今后工作的重中之重,分明是找个由头,将自己发配到了英属缅甸,至于?;つ歉鏊降陌荷降虑?,天知道,他长得什么模样,,跟中华民国又有什么狗屁关系。

        “你别觉得委屈?!狈路鸩碌搅酥=槊裥闹兴?,戴笠笑了笑,和颜悦色地补充,“缅甸设分站,开局固然难了些,但分站设好之后,说不定做出许多国内同行无法做成的大事,那个昂山德钦,是日本人准备拿來对付英国人的傀儡,一旦他在仰光附近起事,你自己说,将会让缅甸和印度支那一带乱成什么样子,,一旦日本人和英国人打起來,你说,会对全世界的局势将造成怎样的影响,?!?br />
        “是,卑职保证,尽心尽力完成任务?!敝=槊癯颂肮χ?,大多时候倒也是个聪明人,迅速从戴笠的分析中,发现了可能建功立业的良机,又敬了个礼,兴奋地回应。

        “去做准备吧,越早出发越好?!贝黧野诎谑?,示意二人可以告辞离开,“还有你,齐五,你也下去准备吧,耀全去缅甸之后,你组织精兵强将,即刻赶赴上海,然后,沿着长江布置眼线,给我盯死了新四军的一举一动,?!?br />
        “是,卑职绝不辜负局座的信任?!泵朔锖椭=槊裢本偈志蠢?,大声回应。

        目送二人的背影离开,戴笠缓缓坐回自己的座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把郑介民这个野心勃勃的家伙给打发走了,从此再也不必提防此人偷偷在背后向自己捅刀子,军统内部不能准许出现这样的野心家,至少,在自己还做局长的时候,绝对不能准许,那会严重影响到军统局的内部团结,也会威胁到自己这个局长的人身安全。

        不过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儿太便宜了毛人凤,,涉及到自己的个人安危,戴笠不得不加倍谨慎,毛人凤表面上看起來,倒是比郑介民踏实,并且有情有义得多,还一点到晚笑呵呵的,被自己批评错了也不觉得委屈,不过

        毛人凤真的就像表面上那样忠厚么,他难道他就不想接自己的班儿,做个军统的大当家,,眼前晃动着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戴笠的眉头又慢慢皱起,自己可不是贺贵严,根基沒有那么深,贺贵严不做军统局长了,可以做驻苏特使,重庆市长,而自己要是被人从军统局长的位置上赶下去,能不能还活过三天,都很难说。

        不行,必须给毛人凤也找个制衡者,免得他一手遮天,只有让他受到了制衡,自己这个局长才是绝对的安全,想到这儿,戴笠立刻做出了决定,抓起电话,冲着听筒里边大声吩咐,“给我接察绥站,让马汉三站长听电话?!?br />
        “是?!迸拔裨鼻宕嗟卮鹩ψ?,动手链接线路,片刻之后,电话接通了,听筒里传回來察绥站长,戴笠麾下四大金刚之以马汉三的粗豪的声音声音,“局座,您找我有事么,是准备收拾哪个,还是去抓哪个王八羔子,您尽管吩咐,我这就亲自带人去干?!?br />
        “你这个猛张飞,一天到晚除了打打杀杀,脑子里能不能想点儿别的事情?!贝黧业亩浔徽鸬梦宋酥毕?,将话筒挪开了一下,大声呵斥。

        说得虽然严厉,他脸上却沒有半点儿怒容,相反,还带上了几分难得的轻松感,说话的方式,也变得如同江湖人一样粗豪,“你说什么,有本局长替你想,本局长又不是你老子,哪有功夫管你那么多,滚你的蛋吧,本局长沒功夫跟你瞎啰嗦,你那个小徒弟本局长替你保下來了,你让尽快让他给我滚远远的,能多远就多远,两年之内,本局长不想在任何报告上看到他的名字,你这个混账东西,就会给本局长找麻烦,打发了他之后,抽时间回局里头一趟,有些事情,本局长需要当面给你说?!?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