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问情 (六 上)

    第一章 问情 (六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问情(六上)

        “是,学生明白?!贝黧乙惭沟土松?,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幅度回应,这一回,他沒有向蒋介石鞠躬,但师生两个人之间的交流气氛却比先前还浓郁了许多。

        “贺贵严资历比你高,他做局长更能镇住场子,即便生活奢侈些,一般人也不敢找他的麻烦,但是,你不行,人脉、威望,都差得太多,所以,不要学他那样张扬,特别是在女色方面,更是要谨慎,别给外边抓到把柄,有些老夫子,干别的事情不在行,但拿肚脐下三寸做文章,却是特别擅长,民众也更乐于看到这些花边新闻,容易形成舆论煽动效应?!北咀胖傅愕茏拥奶?,蒋介石又耐心地叮嘱。

        戴笠听了,感动得连连点头,嘴里一再保证,自己绝对会谦虚谨慎,不给军统局的形象抹黑,不给校长添更多的麻烦。

        蒋介石见他态度如此恭谨,少不得又多指点了一些从政和为人的经验,戴笠也认认真真地听着,满脸感激地说要记在心上,不辜负师长的大恩,师生二人谈谈说说,时间过得飞快,很快,侍从室就派人过來提醒,有另外一个重要会议还在等着委员长出席,二人这才停止了交谈,微笑着挥手告别。

        一跳上自己的专车,戴笠的脸立刻板了起來,先前在蒋介石面前那些谦良恭谨的神色瞬间消失了个无影无踪,“居然有人去招惹了先总理夫人,该死,哪个王八蛋胆子这么大,亏得校长今天提醒了老子,否则,老子可真是活活被你们这些王八蛋拖累死了?!?br />
        “还有郑介民那厮,说什么这次要让周主任好看,结果却给老子挖了这么大一个坑,好歹老子小心,话只对校长说了一半儿,还沒來得及告诉他,最初报纸上的那篇文章,也是军统自己找抢手写的?!?br />
        想到这背后隐藏的猫腻,戴笠就犹如芒刺在背,怪不得校长提醒自己别学贺局长,原來有人已经搜集自己的黑材料了,而郑介民那厮,弄不好就是他们推出來的下一任局长人选。

        有道是,响鼓不用重锤,尽管今天跟蒋介石交谈最后十几分钟,师生二人都好像在漫无边际地说着一些生活琐事,但是戴笠心里却非常清楚,校长已经对自己的某些生活和工作细节不太满意了,所以才专门抽出來点时间,婉转点醒自己。

        不过这里边有些事情的确非常冤枉,特别是生活骄奢和喜好女色两件,生活方面,自己当了局长之后,的确不再像先前一般简朴,但比起同等级别的党国高级将领來,绝对算得上中规中矩,至于女色,自己的发妻去年因为**癌过世,在那之前夫妻双方也是聚少离多,自己今年刚过不惑,用民间的说法正是虎狼之年,身边怎么能连个女人都沒有,,而自己在跟这些女人相处时,也极有分寸,从不动用军统的力量逼迫,并且经常赠与对方大量礼物,男女双方两厢情愿,又关别人屁事,。

        虽然心里并不觉得自己的私人生活有什么需要检点的地方,但是既然蒋委员长都出言提醒了,戴笠少不得要暂时约束一下自己,可这样做,又让他心里非常不舒服,以至于汽车军统的院子内停下來时,连等侍从帮忙拉开车门的耐心都沒有,直接从车厢内跳了出來,大步向楼上走去,皮靴将楼梯踩得咚咚作响。

        这下,可是把整个军统局搅的风声鹤唳,与军统的前任局长贺贵的宽厚作风不同,戴笠在外边非?;ざ?,回到家里之后对下属的要求却极为严格,任何过错被他抓到,都可能从重惩处,特别是他在火头上的时候,下手更是狠辣,毫不念旧情,因此正在上班的所有人等都提起十二分精神,唯恐自己不小心撞到了老板枪口上,遭受池鱼之殃。

        然而大伙白白提心吊胆了一个下午,直到天色擦黑,也沒见戴老板借机发落哪个倒霉蛋,正当众人暗暗松了一口气,准备收拾东西下班回家的时候,外边突然传來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郑介民和毛人凤,军统局内部两大顶梁柱被戴老板派“请”到办公室里去了,不是电话通知,而是戴老板的贴身警卫专程下楼來请的,连提前准备一下的时间都沒给两个人留。

        “天,出大事了?!敝谔毓ひ惶?,立刻谁都不敢提下班儿这个茬了,像泥塑木雕一样粘在了椅子上,默默地等着一场风暴的降临。

        “坐吧,想喝点什么,自己去倒,?!本尘执罄习宕黧业陌旃夷?,气氛却不像底下人想得那样恐怖,相反,在见到自己的两大心腹之后,戴老板还难得地从座位上站了起來,笑呵呵地向二人表示欢迎。

        “卑,卑职不渴?!敝=槊癖幌诺煤姑故?,赶紧摆摆手,大声回应。

        “谢谢局座,卑职喝杯白开水就行?!泵朔锏男奶戎=槊癯廖刃矶?,想了想,紧跟在此人身后回应。

        戴笠本人不嗜酒,不喝茶,也不喜欢咖啡,毛人凤此刻只要一杯白水,倒也是下了一番心思,只可惜,他这番努力根本沒起到任何作用,听了他的话,戴笠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就又慢慢坐了下去,挑起一支限量版派克金笔,不停地在拇指和食指之间旋转,旋转。

        虽然只是一支笔,在郑介民和毛人凤两人眼里,却比一直勃朗宁对着自己脑门还为可怕,二人迅速互相看了看,谁猜不出戴老板到底要干什么,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个高压水泵般,“咚,咚,咚咚?!彼媸倍伎赡艽由ぷ友鄞μ鰜?。

        戴笠不理睬他们,继续笑呵呵地把玩手指间的金笔,直到郑介民和毛人凤吓得连军帽都被汗水湿透了,才轻轻咳嗽了一声,淡淡地说道,“好久沒听你们两个汇报工作了,所以今天特地从军委会那边赶回來听听,你们两个,有事情需要跟我说么,?!?br />
        郑介民闻听,头顶上立刻像开了一扇天窗般,赶紧站起來深深吸了口气,大声回应道:“局座公务繁忙,本该我们两个主动找局座汇报,但是最近属下正忙于审问张氏兄妹,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请局座勿怪?!?br />
        “嗯?!贝黧仪崆岫讼率种?,派克笔迅速转了个圈子,在灯下闪出数道扎眼的金光,“他们两个招供了么,军统局内还有谁是延安方面的安插进來的奸细,,谁是他们的直线上司,能不能利用他们,给曾家岩那边点教训,?!保ㄗ?)

        “他们兄妹都沒有招供,但是电讯二科的安文远招供了,包括张氏兄妹之外,又指认了其余五个人,都已经捉拿归案,只待得到切实口供,立刻举行记者招待会,将延安方面的无礼之举公之于众!”郑介民想了想,小心翼翼地补充。

        军统内挖到一伙延安间谍的事情,他先前已经向戴笠汇报过一次,虽然隐瞒了一些可以直接在老头子面前邀功领赏的细节,但总体上不算蓄意欺瞒顶头上司,至于其他的事情,除了那些人尽皆知但谁都不会宣之于口的发财手段之外,他自问沒什么出格的地方,所以也不用再拿出來滥竽充数。

        对于郑介民的小心思,戴笠早就看了个清楚,笑了笑,淡然点评,“公之于众,你想得倒美,曾家岩那边既然敢在军统内部发展谍报小组,怎么可能沒有准备后手,甭说你现在还沒拿到口供,即便这七个,八个人都招认了,曾家岩那边照样可以说你在故意朝他们身上泼脏水,除非,除非你能來一个人赃俱获?!?br />
        “卑职,卑职只是想努力试试,毕,毕竟还有希望挖出大鱼?!敝=槊穸嗌儆行┎环?,硬着头皮辩解。

        “那你就继续深挖,沒关系,我支持你?!贝黧腋静桓啦?,想了想,笑着点头,“不过,在那之前,你们两个谁來告诉我,先总理夫人來重庆,都做了那些事情,跟她接触密切的人都有哪些,什么背景,?!?br />
        “先总理夫人的安全保卫工作,其暗中部分,是卑职在负责?!泵朔镂盘?,也赶紧站起來,小心翼翼组织着词汇解释,“先总理夫人先视察了儿童保育院,然后又去第五陆军医院慰问了伤兵代表,接下來又召见了重庆的妇女工作代表,以及一部分高校大学生,曾家岩那边,为先总理夫人举办了一次宴会,但先总理夫人只去象征性地露了个面儿,就匆匆离开了?!?br />
        这些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沒有什么需要大惊小怪,先总理夫人宋庆龄又一直醉心于妇女解放和孤儿救助工作,去会见一些妇女界组织的代表也无可厚非,甚至包括她去曾家岩赴宴,都属于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国民党的先总理孙中山先生,同时也被延安方面推崇为中国革命的先行者,作为先行者的夫人去受过丈夫提携的晚辈家中吃顿饭,谁也不该对此说三道四。

        谁料,戴笠的询问此事目的根本不是为了追踪宋庆龄,沒等毛人凤的话音落下,立刻竖起眼睛,厉声质问:“你是怎样去?;ぷ芾矸蛉说?,派了一群地痞流氓去盯她的梢么,咱们军统局像点儿人样的都死绝了么,非要派那些连素质低下的流氓混混出马,,万一他们惊吓到夫人,你毛齐五怎么向天下人交代,?!?br />
        注1:张氏兄妹案,即军统电台案,抗战时期,国共虽然表面上合作,暗地里却互相都派遣间谍,打入对方内部窃取情报,军统电台工作人员张蔚林倾向延安,主动到曾家岩请求为八路军办事处做事,办事处研究后,派遣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化名张露萍,以张蔚林妹妹的身份,打入了军统,后这个小组被军统查获,相关人员不肯配合军统指证八路军办事处,全部戴笠下令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