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问情 (五 下)

    第一章 问情 (五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问情(五下)

        蒋介石哪里知道戴笠在信口开河,兴奋地搓了几下手,大声吩咐,“让你的人继续跟进,如果有可能,就顺手帮昂山小家伙一个忙,哼哼,英国人一直纵容日本鬼子杀人放火,这下,杀到了他们的一亩三分地上,我倒是要看看他们知道不知道疼?!?br />
        “是?!贝黧矣志戳烁隼?,大声答应,蒋介石刚刚布置的任务既沒限定完成时间,也沒限定最终目标,乍一听上去好像万分复杂,实际操作起來却非常简单,即便军统的特工人员什么都不做,只要昂山德钦在日本人的帮助下造了英国殖民者的反,戴笠就可以向蒋介石汇报说军统曾经在暗中出力甚伟,反正这事儿根本无法对外公开,蒋介石也不可能去找日本人查证。

        “曾家岩五十号那边,最近有什么新动向,?!苯槭屯泛攘艘豢诎卓?,思维迅速又跳到另外一个地方,“他们好像最近安生了许多,是不是又在筹备什么新的舆论攻势,?!?br />
        “据观察好像沒有?!弊源虼黧医犹婧匾娴H瘟司尘值母涸鹑酥?,军统方面对八路军重庆办事处的监视力度一下子加大了好几倍,戴笠本人,也非常重视对延安方面及其同情者的打击防范,因此听到蒋介石的询问,立刻就非??隙ǖ馗隽舜鸢?,“他们最近的重点声讨目标是汪精卫,所以暂时无暇找咱们的麻烦?!?br />
        “哦,想不到汪兆铭正式成立伪国民政府的事情,居然被延安看得如此重要?!苯槭纪非艴?,有些迷惑地感慨。

        在他看來,汪精卫从发表叛国艳电那一天,给日本人当儿皇帝就成了早晚的事情,所以前一段时间汪伪政府在南京宣布成立,根本不足为怪,然而八路军重庆办事处却为此大动干戈,各家报纸上发表谴责文章无数,并且还组织了剧本、小说等各种文艺作品演绎各朝汉奸的下场,大有不把汪精卫活活骂死决不罢休的趋势。

        这显然有点浪费资源,据他对重庆办事处那位主事者的了解,多少有点不符合此人的做事风格,对此,戴笠的解释是:“延安那边也是被逼急了,汪精卫的‘和平建国’那套,对敌后战场影响极大,汪精卫麾下的伪军,也纷纷宣称要以赤色游击队为主要作战目标,恢复沦陷区的秩序?!?br />
        “姓汪最擅长的就是这一手?!苯槭财沧?,不屑地冷笑,“不过,他能看清形势,以赤色游击队作为重点打击对象也好,倒省得咱们今后接管沦陷区时大费周章?!?br />
        “是啊,最好他们能拼个两败俱伤?!贝黧业愕阃?,满脸媚笑,“还有去年的十二月事变和今年三月的晋东南事变,虽然都是八路军捞到了实惠,然而却对延安方面的声誉造成了巨大的打击,特别是一些年纪较大的社会名流,都觉得是八路军对不起阎锡山,所以曾家岩那边最近一直在努力向各方解释其中因果,忙得焦头烂额?!?br />
        “呵呵,他们也有焦头烂额的时候,,真想不到?!苯槭诙涡α似饋?,脸上的表情隐隐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关于山西新军最后投奔八路的事情,内心深处,他可是一点儿都不同情晋系,在他看來,阎老西纯属自作自受,损失再大也是活该,但舆论界那些所谓的社会贤达,能因为山西新军“背主”一事将手中笔刀对准延安,就属于意外之喜了,他们不是一向主张言论自由么,这回就让他们也尝尝言论自由的滋味儿,看看他们最后,能拿那些根本不讲道理的社会贤达怎么办,。

        “他们的确是手忙脚乱?!贝黧疫至讼伦?,陪着蒋介石一道幸灾乐祸,“还有一件事,解释起來更为麻烦,大概是去年这个时候吧,新四军那边把一个姓高的支队长给冤杀了,那个支队长骁勇善战,素得部下拥戴,日本人悬赏十万大洋买此人的脑袋都沒买去,结果叶挺将军却赏了他一粒子弹,得知他被处死后,他麾下有两千多名弟兄开了小差,有些人甚至在一怒之下去当了伪军,声称要给他报仇,现在报纸上把这件事给捅了出來,闹得沸沸扬扬,曾家岩的人既不能确定那个姓高的支队长是汉奸,杀得沒错,又不能说叶挺冤杀功臣,心胸狭窄,结果被记者追问得非常被动,据说连周主任都被问得满头大汗?!保ㄗ?)

        蒋介石原本不多的乐趣之一,就是听人说政治对手犯错,但是这次,戴笠的马屁却有点拍到了马腿上,听了后者的话,捏着水杯愣了半晌,才叹息着摇头,“是高敬亭吧,这个人是员虎将,去年新四军把请示电报发到我这里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们是在做戏给我看呢,沒想到,真的说枪毙就枪毙了,可惜了,真的有点可惜了?!?br />
        “不是做戏,是真的给枪毙了,现在外边,对这件事说什么都有,新四军原本不错的形象,一下子就失色不少,,我已经让手下人继续推进此事,如果有机会的话”察觉到蒋介石的兴致不高,戴笠又低声暗示。

        “算了?!苯槭纳敉蝗桓吡似饋?,用力挥手打断,“叫你的人不用再推波助澜了,沒什么意思,也沒这个必要?!?br />
        “啊,是?!贝黧毅读算?,赶紧低声领命。

        蒋介石轻轻横了他一眼,继续摇头叹气,“我知道你工作一直很努力,这个事件,对打击延安方面的形象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但是,这里边掺杂的东西太多了,细究起來,对谁都沒什么好处,当年悬赏十万大洋要他脑袋的,不是日本鬼子,是卫立煌,高敬亭之所以抗命,是他辛苦在皖中一带建立的游击区,被桂系那边给盯上了,想白白拿走,而新四军总部那边,又想做出顾全大局的模样,唉,反正是一笔糊涂账,叫你的人适可而止吧,一旦被曾家岩那边发现是你们在背后做推手,反而得不偿失了?!?br />
        “是?!贝黧冶幌帕艘惶?,赶紧低声回应,“学生回去后就立刻命令他们收队,学生想的还是太少了,沒注意里边还有如此复杂的内情?!?br />
        一句学生,让蒋介石心中立刻发软,有些原本沒想做的指点,也水到渠成地说了出來,“宣传方面,不是你们军统的专长,千万要小心,这东西是一把双刃剑,稍不谨慎,就有可能割了自己的手,还有,对那些比较重要的人物,最挑选精兵强将去盯,盯得时候要保持礼貌,别因为我信任你,你手下的人就得意忘形,咱们国民党中,很多事情都非常复杂,有些人物虽然不掌握实权,但真的发作起來,我也需要避让三分,更何况还有一些人,巴不得一哄而上找我的麻烦?!?br />
        “是,校长教训的极是?!彼淙徊磺宄槭夥笆且蚝味?,戴笠的额头上依旧渗出了一层冷汗,伸手抹了一把,大声表态,“学生驭下无方,给校长添麻烦了?!?br />
        “添麻烦倒不至于?!苯槭У嘏牧讼麓黧业募绨?,低声安抚,“你应该知道,尽管外界一直骂我是大独裁者,但我这个大独裁者,根本就是名不副实?!?br />
        “那是别有居心的人信口雌黄,校长不必跟他们一般见识?!?br />
        “跟他们一般见识,我才沒那时间,哼,我倒是希望,自己真的能做到一言九鼎,真的独裁一回呢,如果换了眼下的德国政府,我刚才叮嘱你的那番话,根本沒必要,但眼下咱们不行,真的不行?!苯槭话闾酒?,一边摇头,一个领袖,一个政党,这句口号喊了多少年了,结果又是如何呢,,国民党太大了,也太乱了,大到脑袋指挥不了手脚的地步,先总理孙中山先生沒过世之前,就曾经努力试图收拢权力,将其集中于领袖一人,但是先总理生前沒做到的事情,自己做起來一样是费尽心血却收获甚微,表面上国民党是自己说得算,但是事实上,汪、张、李、阎,冯,哪个是省油的灯,,好在张学良自己把自己那一摊子折腾垮了,汪精卫又叛逃去了日寇那边,自己最近才终于有了那么一点儿大权在握的感觉,但是还要时时提防着李宗仁、阎锡山、冯玉祥,以及党内那些开国元老,稍有不甚,就可能被后者群起而功之,(注2)

        “校长为了咱们这个党,真是操碎了心,学生无能,有时候原本想帮忙,却总是拖您老的后腿,想起來,真是,真是惭愧得无地自容?!贝黧已劬τ质且缓?,躬着身体,哽咽着说道。

        “你也不必过分谦虚?!庇械茏尤绱?,做老师的如何不会感动,蒋介石心里又是一暖,想了想,低声提醒:“先总理夫人那边,尽量不要去打扰,即便她做了一些出格的事情,你派去的人,也尽量选涵养好,举止得体的,其他话我就不多说了,总之,你受的委屈,我能明白,也希望你能多体谅我的难处,很多事情,咱们只能一步步的來,急不得,越急,反而与最初的目的背道而驰?!?br />
        注1:高敬亭被杀事件,新四军四支队司令员高敬亭骁勇善战,却因抗命被新四军总部逮捕,总部同时请示重庆和延安两方面如何处置高,延安当时的回答是将高送到延安学习,蒋介石给的回电是处死,新四军总部选择执行了重庆的命令,高的警卫员和数名心腹也受牵连被杀,女儿饿死,叶挺将军英雄了得,但在处理此事上,却有些过于狠辣了。

        注2:一个领袖,一个政党,是墨索里尼最先提出來的口号,国民党内部的一些少壮派,鉴于国民党本身过于散乱的情况,全盘引进了这个口号,试图以蒋介石为领导,重新整合国民党各派系,但在败退到台湾之前,都沒达成此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