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问情 (五 上)

    第一章 问情 (五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问情(五上)

        戴笠护短,这一点,蒋介石非常清楚,在内心深处,他也不太反感这种行为,毕竟特工都是在战斗在最危险的地方,一旦失手,就是死无全尸的下场,如果背后沒有一个能替他们遮风挡雨的上司,谁还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至于戴笠关于彭学文的那些功劳描述里头到底有沒有虚报的成分,他就不想再深究了,水至清则无鱼,作为整个中华民国的大当家,他有时候必须得揣着明白装糊涂,只要属下们的欺瞒行为不太过分,沒有掺杂太政治目的,就处于他的容忍范围之内,这样,他才能够让属下对自己归心,才能把党内的各个山头强行捏合在一起,共同來对付外寇的入侵和内部竞争者的颠覆,(注1)

        “既然什么都明白,就放心大胆去做?!倍似鹚崆崦蛄艘恍】?,蒋介石继续说道,“出了问題,我这个委员长给你兜着?!?br />
        平素蒋委员长这么说的时候,就是意味着不想在原來的话題上浪费时间,完全交给对方自己去酌情处理了,戴局长立刻心领神会,冲着对方敬了个军礼,大声回应,“谢委员长支持,军统上下一定竭尽全力,绝不辜负委员长的信任?!?br />
        蒋介石最欣赏戴笠的地方,就是这种机灵劲儿,点点头,笑着夸赞,“你们军统一向做得很好,我一直非常满意,特别是你接替了贺贵严的之后,取得的成绩更是有目共睹?!?br />
        闻听此言,戴笠的情绪十分振奋,却不敢在老头子面前居功自傲,赶紧又敬了个礼,笑着谦虚,“主要是贺局长给军统开了个好头,卑职接手之后各项工作才能进展的如此顺利,论真实本领,卑职还有很多需要向贺局长学习的地方?!?br />
        “他是他,你是你,不一样,你们两个起点不一样,做事的风格也完全不一样?!苯槭仁锹獾氐阃?,然后又轻轻摇头,“他是辛亥元老,人脉资历都比你强得太多了,做得好是理所当然,而你,只是个上校军衔却扛起了原本是一个中将才能负责的重任,碍于如今军队中的升迁规矩,我又不好将你提拔太快”

        “卑职,卑职只求能替委员长做事,不,不在乎军衔高低?!贝黧腋卸醚劬Χ己炝?,抽了下鼻子,低声表态,“如果沒有校长,卑职至多成为个浑浑噩噩的百夫长,哪有机会进入此地,哪有机会替国家做这么重要的事情,?!?br />
        “成为一个百夫长,也沒什么不好,至少功劳都能拿到明面儿上?!苯槭崆崤牧讼麓黧业募绨?,满腹感慨。

        戴笠是黄埔六期生,同届的很多人毕业后进入军队中,早就都已经扛上了将星,而他却因为从事的一直是谍报、暗杀等工作,大部分功劳都无法见光,以至于到现在还是个上校,无论手中的权力多令人害怕,公开场合见了那些老同学,也只能先举手敬礼,故而蒋介石心中,一直觉得对自己这个小老乡有所亏欠,总想给他一些补偿,以酬其功。

        但是戴笠自己却不这么觉得,他知道,自己在仕途上受的委屈越多,越会得到蒋委员长的信任,而只要蒋介石对自己的信任不变,哪怕自己的军衔就是一个小小的上尉,也照样能出入军事委员会的大门,整个国民革命军中从上到下谁也不敢对自己过分怠慢,所以听到蒋介石话里的愧疚之意,赶紧揉了下眼睛,小声回应:“卑职不在乎这些,这辈子能遇上委座您,是卑职的幸运,卑职情愿一辈子都做个上校,一辈子都默默无闻?!保ㄗ?)

        “该为你争的,我还是要尽力为你争?!苯槭?,愈发觉得自己这个小老乡懂事,笑了笑,郑重承诺,“让自己人流血又流泪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做,要流,也该咱们的敌人流,好了,赶紧擦擦眼睛,你看你,都四十好几的人了,怎么动不动就哭鼻子,?!?br />
        “卑职,卑职只是感动,真的感动?!贝黧也缓靡馑嫉靥统鍪志?,将脸上的眼泪和鼻涕擦了擦,笑着回应,“卑职即便活到八十岁,在委员长面前,也是学生和晚辈,想哭就哭,不怕外人笑话?!?br />
        “你啊?!苯槭屏舜黧乙话?,笑着摇头,“这张嘴能把死人说活,怪不得贺贵严一直非常推崇你,对了,他最近在苏联那边怎么样了,这家伙,估计心里头还憋着股子怨气呢,居然也不记得给我打个电话?!?br />
        “贺局长跟属下说过,比起当特工,他更喜欢做现在的工作?!毙睦锿贩浅G宄城熬殖ず匾嬖诮槭哪恐械牡匚?,戴笠不敢说后者的坏话,主动帮忙解释,“他最近沒有打电话回來,估计是遇上了一些麻烦,校长也知道,贺局长做事向來有担当,能不让您担忧,就不想让您担忧?!?br />
        “我哪有那么脆弱,什么坏消息都听不得,,你们这些人啊,敢情都拿我当老糊涂哄着了?!苯槭淮黧液宓美匣炒笪?,摇摇头,笑着数落。

        “卑职不敢?!贝黧伊⒖贪谑址袢?,“据卑职了解,贺局长最近跟苏联人谈得不是很顺利,日本人一直拿苏联给咱们提供军事援助说事儿,德国那边,也在替日本人向苏联施压?!?br />
        “这些该死的德国佬,神经病?!苯槭盘?,立刻皱着眉大骂,“哪里都想插一脚,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有沒有那本事,苏联人援助咱们,关他德国佬屁事,,每年这么多钨沙、桐油交易,难道还堵不住他们的嘴,?!?br />
        “德国佬是被日本的表面强大给蒙住了眼睛,另外,意大利在其中,也起了很多坏作用?!北暇故钦乒芮楸üぷ鞯?,戴笠对国际政治方面,也丝毫不陌生,想都不想,便低声解释道:“德国和意大利在民国二十五年就签订了柏林-罗马轴心条约,日本与德国、意大利之间,还有一个**同盟协定,今年年初,墨索里尼又在四下有说,想让德国、日本和意大利三国正式结盟,共同组建柏林,,罗马,,东京条约,德国佬动心了,所以才背叛了咱们,去帮着日本鬼子要挟苏联?!?br />
        “哦,这样?!苯槭闹饕Χ挤旁诹斯诤偷衬?,对海外政局的变化,的确有点落伍,听完了戴笠的介绍,不觉有些头脑发晕,想了半晌,才低声说道:“那苏联人岂不是要腹背受敌了,,他们能扛得住么,如果苏援出现了变化,对咱们的抗战事业可是相当的不利?!?br />
        “贺局长正在努力游说苏联的高层!”戴笠想了想,实话实说,“困难非常大,但并不是沒有希望,苏联人从自身考虑,也需要咱们帮忙牵制日本,如果咱们彻底战败了,我是说假设,那样日本人就可以集中全部力量进攻苏联的远东地区,德国人也可以从西线呼应,对苏联來说,局面将更加危险?!?br />
        “那倒是?!苯槭那氖媪艘豢谄?,低声附和,“你通过明面上的渠道提醒贺贵严一下,让他尽管给我打电话或者发电报,该花的活动经费要花,别省着,缺钱的话,我尽量帮他想办法筹措,无论如何都要把苏联人的援助维持下來,哪怕在其他方面多给苏联人一点儿甜头?!?br />
        “卑职回去后就亲自去做?!贝黧艺局鄙硖?,大声回应,“不过”

        “怎么了,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苯槭⒖讨辶讼旅纪?,沉声命令,“能做主的,我都替你们做主?!?br />
        “前一段时间,苏联方面建议,以易货贸易的形式,转让几家兵工厂的全套设备给咱们,贺局长也同意了,但是”

        “有人敢阻挠,,我杀了他?!苯槭┡?,眼睛里射出两道凛冽的寒光,抗战开始后,苏沪一带的兵工企业大半落入日寇之手,山西的枪炮工厂全都归属了日本人,导致国民革命军枪械弹药严重短缺,只能靠着海上走私和苏联援助來维持战争,如今苏联人送兵工厂上门了,居然有人还敢往外推,这不是在通敌还能是在干什么,抓到此人,枪毙一万次都不足惜。

        “不是阻挠?!贝黧毅读算?,赶紧大声补充,“是条件不准许,贺局长发回电报來找国内专家专门做了一个调研,发现咱们这边,眼下每年的钢材产量只有几千吨,黄铜基本上全靠回收废品重炼,即便引进了苏联人的兵工厂,也沒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况且苏联人的设备向來以庞大复杂著称,从引进到投产,至少得花费四、五年时间,完全是远水解不了近渴?!?br />
        注1:国民党的前身同盟会,原本就是由很多支反清力量联合而成,所以内部结构非常复杂,孙中山先生亡故之后,各山头之间的争斗便愈演愈烈,动辄兵戎相向,蒋介石成为国民党的最高领导者之后,一直在努力整合国民党,但直到1949年解放军百万雄师兵临长江,国民党内部的自我整合依旧沒有完成,李宗仁白崇禧等人依旧试图取而代之。

        注2:戴笠对蒋介石极为忠诚,蒋在早期,对戴笠也非常信任,但这种信任却无法维持到最后,抗战后期,蒋便发现戴的势力过于庞大,开始组织人手防微杜渐,可以说戴笠的之所以死得不明不白,与蒋对他的态度变化,不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