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问情 (四 下)

    第一章 问情 (四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问情(四下)

        挟一腔热血入不测之地,刹那间,会议室里居然弥漫起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然而,蒋介石毕竟不是那志大才疏的燕太子丹,稍作迟疑,迅速做出一系列补充措施:“第三十一集团军即日结束休整,渡河北上,进入第一战区,加强防务,待到达指定位置后,第三集团军随即向北推进到中条山一线,第七十六军进入晋南,与第五、第十四集团军汇合,向晋绥军施加压力,如果阎锡山胆敢扣留飞机,第一战区所有在山西境内的部队,立刻给我打过去,端了他的老巢?!?br />
        “是?!钡谌患啪芩玖钐蓝鞑?,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孙桐萱、第七十六军军长李铁山、第一战区总司令卫立煌等人相继站起身,大声领命,(注1)

        “坐下?!苯槭獾鼗恿艘幌率?,示意众将落座,然后快速将目光转向胡宗南,后者立刻就坐直了身体,满脸期盼地等着委员长点自己的将,谁料蒋介石的目光突然又变得犹豫了起來,沉吟半晌,才缓缓吩咐道:“第三十四集团军继续封锁陕北,务必确保不让外界物资和人员继续进入那些赤色割据者手里,但是”

        又斟酌了一下,他继续补充,“如果陕北的武装分子准备突围进入晋西,寿山你不妨放开一条通道,具体如何做,做到哪一步,你自己把握,中央军事委员会不做过多干涉?!?br />
        “是?!焙谀洗鹩Φ盟淙淮笊?,气势上却比先前几人差了许多,拿着全国数一数二的精良装备去进攻陕北,仗不太难打,但是这几个月來他承受的压力,却大到难以想象,非但亲延安的报纸对他胡宗南口诛笔伐,一些原本中立或者亲重庆的报纸,也对这种同室操戈的行为深表不屑,导致他胡某人每次來重庆做汇报,在同僚面前都抬不起头來,连好友之间的应酬,都能推就推了,以免当着很多人的面被政敌数落。

        “你的任务很重要,丝毫不亚于俊如他们?!碧龊谀闲闹械挠脑怪?,蒋介石少不得要温言抚慰,“阎百川和他麾下的晋绥系对国家的威胁,都在明处,只要咱们应对得当,不难将威胁消除在萌芽状态,而防共,却是一项艰辛而又长远的工作,绝非一朝一夕就能成功,如果做得不好,即便咱们以后赶走了日本人,中国也将变成赤色世界,到那时,你我等人,非但无处可以容身,百年之后去九泉下见到先总理,也沒有任何面目去跟他老人家交代?!?br />
        “就陕北那一伙农民武装,?!焙谀闲闹型低掂止?,对蒋介石的担忧很是不以为然,去年三十四集团军发起进攻时,面对的虽然不是八路军主力,但留守陕北保卫赤色巢穴的,总不能是二流部队,结果呢,第三十四集团军只用了短短半个月时间,就将战线向前推进了两百余公里,要不是担心过于孤军深入,被处于太行山前线的八路军抄了后路,一举拿下延安都沒任何困难,(注2)

        非但他一个人觉得蒋介石小題大做,与会的大多数高级将领,特别是与八路军交往甚多的卫立煌、孙桐萱等人,也都觉得蒋委员长太高估延安方面的威胁了,竟然将其摆到了与日本人一样的地步,但是,在国民革命军当中,“通共”是个非常严重的罪名,所以大伙谁也不敢出言反对,只好纷纷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大修闭口禅功。

        “你们这些人啊?!苯槭纳窬苊舾?,孤独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看问題总是只看眼前,阎百川为什么落到非得跟日本人勾结才能苟延残喘的地步,还不是小看了那些赤色份子,让人家把五万新军给连锅端了,,日本人的华北派遣军为什么越來越力不从心,还不是后方到处起火,被赤色游击队搅得连粮食都收不上來,,别总盯着手里有多少地盘,多少条枪,地盘再大,也得人來种,枪再多,也得人來使,赤色份子从苏联学來的那一套,最擅长蛊惑人心,万一被他们悄悄地发展起來,今后两党再争天下,就是咱们的部队纷纷拖着枪炮去投敌的局面,毕竟部队中的士兵,大多都是农民出身,见识不可能像你们这些人一样长远,意志也不会像你我一样坚定?!?br />
        “委员长教诲的是?!辈幌肴梦背じ械教铝⑽拊?,陈诚赶紧坐直身体,用力鼓掌,在他的带领下,众将纷纷抬起头,以热烈的掌声來赞同蒋委员长的演说,至于心里到底怎么想,则不得而知。

        “好了?!苯槭窒卵?,示意大伙保持安静,“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大伙回去之后,立刻去执行命令,对日战争已经到了最关键时刻,英美苏法等传统列强,也都越來越清楚地认识到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危险,只要我们继续坚持下去,坚持到传统列强出手干涉,届时就能与友邦一道,将日寇赶出中国,完成前总理三民主义一统华夏的使命,胜利,最终是属于我们,也必将属于我们,散会?!?br />
        “啪啪啪,啪啪啪?!庇质且徽笕攘业恼粕?,将领们纷纷站起身,整理仪容,鱼贯离开,亲自走到门口,目送着大伙走向各自的专车,蒋介石想了想,以很小的声音吩咐道:“雨农,你留一下,我有其他任务要安排给你?!?br />
        “是?!惫裾挛被岬鞑橥臣凭值母涸鹑舜黧伊⒖滔裼牧橐谎亮顺鰜?,毕恭毕敬地站在了蒋介石身边。

        卫立煌、汤恩伯等人的脚步则微微一顿,然后加快速度跳上汽车,因为军衔只是上校的缘故,每次列席会议时,戴笠都只能坐在距离门口最近的位置,然而,上至陈诚、卫立煌、下到门外的普通警卫、司机,谁都不敢小瞧此人,非但如此,还尽量跟此人保持足够的距离,以免不小心发生了什么误会,成为后者的重点“照顾”对象。

        “阎百川投日的事情,你们军统局掌握到了什么程度?!辈幌肴明庀陆烀怯泄嘁陕?,蒋介石故意将声音提高了一些,向戴笠询问。

        “报告委员长,军统一直在重点跟进这件事?!泵靼捉槭男乃?,戴笠立刻大声回应,“到目前为止,已经了解到阎锡山与日方特使的第一次会面时间,以及日方特使的姓名和履历,相关为日本特务提供便利,?;に虢娜嗽?,也都挖了出來,准备实施重点打击?!?br />
        “嗯?!苯槭獾氐阃?,一边转身往会议室内返,一边继续询问,“说具体些,先前那份报告,我还沒來得及仔细看?!?br />
        “是?!贝黧疑焓植蠓鲎〗槭母觳?,一边走,一边用非常简练的语言汇报,“据军统局精锐特工调查,阎百川在中原大战后,就跟日本人有了勾结,但后來鉴于全国形势与民心,他又食言了,并且主动派人去向关东军做了解释,前年日方拉拢吴佩孚不成,便又想起了与阎百川之间的协议,再度将目光转向了山西?!?br />
        “噢,原來如此?!苯槭肓讼?,轻轻点头,吴佩孚拒绝日方拉拢,最终被日方谋杀的事情,他曾经专门派人了解过,并且还在重庆给吴佩孚举行了公祭活动,亲手送去了挽联,但是他当时却沒有考虑到,日本人做事向來不达到目的不罢休,沒了一个吴佩孚,就会找上李佩孚,赵佩孚,中国这么大,军阀那么多,总能找出一两个骨头软的來。

        “据军统的精锐特工人员了解,日方是在去年夏天,悄悄跟阎锡山建立起联络的,最初是通过汉奸蔡雄飞联络上了阎百川的警卫军长傅存怀,然后又派阎锡山的故人白太冲化妆潜入了克难坡做说客,去年新军倒向八路后,双方的联系便迅速加快,今年一月,日本特使就悄悄进了二战区司令部?!?br />
        “该死?!苯槭靡慌淖雷?,破口大骂,“阎老西罪该万死,他这样做,怎么对得起那些战死在沙场上的晋军将士,,亏我还一直把他当个人物,原來他早已堕落到了如此丢人的地步?!?br />
        “阎百川的确越老越不争气?!贝黧倚⌒囊硪淼嘏擦讼伦雷由系牟璞?,以免被蒋介石失手打碎,然后笑着补充,“据我们军统打入晋绥系内部的特工了解,眼下晋军内部,很多人对阎百川都非常失望,包括他的心腹军师赵戴文,都闭门谢客,不再出來见任何人了?!?br />
        “你说的是赵次垄,此人倒是个俊杰,能把他拉到中央这边來么,?!苯槭难劬α⒖桃涣?,异想天开地询问。

        “难?!贝黧仪崆嵋⊥?,“我们的人跟赵戴文接触过,他现在的确已经心如死灰,既不愿意看到阎锡山继续堕落下去,又不想出面反对阎锡山,导致晋绥军分崩离析,所以干脆躲到家里谁也不见,准备把自己囚禁至死了?!?br />
        “此人果然忠义?!苯槭愕阃?,对赵戴文的行文甚为赞同,“阎锡山虽然越老越糊涂,但是在年青时,却的确收拢了一大批人才,可惜了,他们太可惜了?!?br />
        “的确,是阎百川误了他们?!贝黧蚁肓讼?,再度低声附和。

        “既然你们军统对阎锡山与日寇勾结的事情掌握得如此清楚,当时为什么沒有想办法阻止,?!苯槭乃悸啡囱杆偬镜搅硗庖环矫?,皱起眉头,盯着戴笠的眼睛质问。

        戴笠立刻紧张的面色大变,赶紧站直身体,小心翼翼的解释,“打入晋军内部的特工,手里都沒有兵权,而阎锡山与日本人之间的所有联系,派得都是他的绝对心腹,并且沿途一直有重兵护送,军统的特工很难下手,也很在第一时间就掌握到相关情报?!?br />
        “噢?!苯槭肓讼?,理解地点头,阎锡山再不济,也是成名多年的一方枭雄,而军统局在民国二十六年才正式成立,短短四年时间,不可能渗透进晋军的核心部位,能取得目前这样的成绩,已经相当难得了,实在不宜奢求更多。

        “不过,目前的渗透工作,已经进行到了阎锡山的警卫部队当中,如果委员长有需要的话,军统可以现在就制定出一个行动方案,抢在阎锡山跟日寇达成协议之前,下手除掉他?!贝ψ沤槭囊馑?,戴笠继续小心翼翼的说道。

        “不?!苯槭先痪芫?,“现在下手太早,并且晋绥系还沒彻底对阎锡山失望,军统动了他,反而会引发晋军上下的同仇敌忾之心?!?br />
        “那卑职就让特工继续在阎锡山身边潜伏,随时准备响应委员长的命令?!?br />
        “好?!苯槭盥獾?,就是戴笠知道进退,从來不会自以为是,“人才难得,能不牺牲,就尽量不要牺牲他们,不过,你要让他们近期紧盯阎锡山那边的动静,避免晋绥系对商震下黑手,还有,阎百川在电报上提到的那个察绥分站的站长,该处理就尽快处理,居然给八路军游击队提供庇护,我看他的胆子真是大的沒边儿了?!?br />
        “是,卑职,卑职这就,这就安排人手去,去处理相关事宜?!睕]想到蒋介石的思维跳跃性如此之大,戴笠有些跟不上节拍,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回应。

        “怎么了,惜才了,还是这个人有什么不得了的背景,?!苯槭⒖烫隽舜黧一坝锢锏某僖芍?,看了他一眼,不解地追问。

        “他,他”戴笠又犹豫了片刻,咬了下牙,低声汇报,“卑职,卑职私下以为,阎锡山未免小題大做了些,堂堂一个战区司令,居然不顾身份去难为一个小小的察绥分站站长,传扬出去,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br />
        “他是故意这么做的,想借机了解我对他的态度?!苯槭财沧?,非常不屑于阎锡山的作为,“但是你那个部下,却不得不处理,军统站在防共的第一线,坚决不能容忍他的这种行为?!?br />
        “卑职知道,卑职知道?!贝黧也亮税押?,继续点头哈腰,“但眼下活动在晋绥军核心部门的那几名特工,都是此人借助家族力量安排进去的,阎锡山跟日寇勾结的事情,也是此人最先发现了蛛丝马迹,并且负责安排得力人手跟进的,卑职如果想处理他,恐怕需要一点儿时间?!?br />
        “哦,按照你这么说,此人能力非同一般了,?!苯槭疽晕孟碌氖歉鑫薰赝囱鞯男∪宋?,沒想到区区一个二级分站的副站长,居然作用还如此关键,立刻提起了几分兴趣,看着戴笠的眼睛,低声追问。

        “卑职从來不敢对您说谎?!贝黧衣狭烁龉?,小心翼翼地解释,“此人姓彭,民国二十六年加入军统,曾经在北平一带领导铁血锄奸团,参加过很多重大行动,前年奉命潜入察哈尔,成功策反了乌旗叶特女王,并护送其平安到达傅作义处,后因功调往察绥分站总部,旋即参与了对晋绥军的监视计划,利用其家族背景,屡建奇功?!?br />
        “乌旗叶特部女王爷,你是说那个叫斯琴的蒙古郡主?!苯槭质且汇?,眼前旋即闪过一个英姿飒爽的背影,去年此女在重庆时,可是着实让中华民国的妇女界热闹了好一阵儿,只可惜此女见识太短,居然放着好好的贵妇人不做,通过八路军重庆办事处的掩护,偷偷跑去了延安。

        “嗯,就是那个女王爷?!贝黧仪崆岬阃?,能不在斯琴身上多引起关注,就尽量不引起关注。

        蒋介石对于斯琴的兴趣,也只在她与众不同的风格和特殊的家世背景,除此之外,在其他方面并不十分重视,很快就把关注的焦点移开,转到彭学文的家世上,“那个姓彭的小家伙,到底是谁家公子,怎么家族关系那么硬,居然能深入到晋绥军内部去,?!?br />
        “是颍川彭家?!贝黧蚁攵疾幌?,顺口回应,“就是前年热炒粮价,被贺局长警告过的那家?!?br />
        “这家人啊,怪不得?!苯槭肺盘?,立刻笑着摇头,“一只脚踩在伪南京政府那边,一只脚踩在咱们这儿,还有一只脚踩在晋绥系,你好好查查,是不是他们家在延安也大有人脉啊,?!?br />
        “应该有?!贝黧椅弈蔚乜嘈?,“委员长也知道,这样做的家族,如今不止一个,彭家还算好,毕竟沒有直接投靠日本人,其他几家”

        “四处下注,那是他们这些所谓世家的存身之道,几百年了,一贯如此?!苯槭吡艘簧?,冷笑着撇嘴,“眼下都民国了,居然还抱着这种早就该扔进棺材里的传统不放,中国的很多事情,就是被这群城狐社鼠给搞坏的?!薄?br />
        “委员长说的是,这些所谓的世家,早就该被丢进历史的垃圾堆去了?!贝黧衣扯研?,低声补充,“但咱们军统的彭副站长,倒也不是完全靠着家族背景才取得到如此骄人的成绩,他自己,倒也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br />
        “嗯,在培养人才方面,一些大家族的确有独到之处?!苯槭氲帽却黧腋盍艘徊?,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狐疑第追问,“怎么我以前好像听说过这个小家伙,他,他是不是当年潜入过一个叫黑石寨的县城,端了鬼子老窝的那个人,?!?br />
        “正是此人?!贝黧倚ψ懦腥?,目光里不无对彭学文的欣赏,“当年贺局长在时,很是看好他,估计他的名字,委员长也是从贺局长那里听说的?!?br />
        “嗯,应该是?!苯槭穹泵?,哪里记得清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听说过这样一个小人物,但是,能让前后两届军统掌舵者替他在自己面前美言,姓彭的小家伙也的确不能算是个俗物,想到这儿,他笑了笑,继续说道:“既然你一定要保他,我就不给阎老西这个面子了,但是,他庇护八路军游击队的事情,却容忍,否则,万一军统内部还有其他人效仿,你费尽心血打造的防共阵地,早晚会溃于蚁穴?!?br />
        “卑职明白?!贝黧矣植亮税押?,连连点头,“卑职已经命令察绥分站,将他调离监视晋绥军的一线,只待相关工作完全交接结束之后,就可以把他调到其他一个不太重要的地方,让他静心思过去了?!?br />
        “嗯,你这样处理很妥当?!苯槭肓讼?,嘉许地颔首,“尽量别给察绥分站的日常工作造成太大的干扰,关键时刻,咱们需要得力人手盯紧着阎百川那边?!?br />
        “卑职明白?!贝黧以俣裙砹烀?,同时长长地舒一口气,终于把小家伙给保下來了,总算沒辜负马汉三那厮的请托,这个混账马汉三,为他的一个小徒弟,居然接连给老子发了五份求情电报,你当老子这个局长是佣人么,天天跑來跑去替你來擦屁股,,若不是!算了,姓马的为了军统,门生故旧死伤无数,总得留下一个,将來也好给他的坟头上香。

        注1:孙桐萱,原韩复渠手下大将,后被蒋介石拉拢,在台儿庄战役、武汉会战都都有出色表现,任豫皖边区游击总指挥时,仿照八路军模式大打游击战,战果显赫,孙喜欢敛财,但同时仗义疏财,扶危济困,在部下和防区百姓口中都有不错口碑,1943年因为与汤恩伯发生矛盾,被后者以“通敌”罪诬陷入狱,虽然查无实据后释放,但部众尽被汤恩伯吞并,1945年抗战胜利后退出军界,隐居北平,1978年病故。

        注2:抗日战争期间,拱卫延安的全部留守部队,只有三万一千多人,所以在这次对陕甘宁边区的进攻中,胡宗南部推进得很顺利,这也导致了胡宗南过分低估陕甘宁边区的实力,在1947年进攻延安时,中了彭德怀的诱敌之计,大败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