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问情 (四 上)

    第一章 问情 (四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 问情?。ㄋ摹∩希?br />
        以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国民革命军一级上将的身份.去难为一个小小的军统统察绥分站副站长.看上去实在有些掉价儿.然而阎锡山偏偏就做了.并且做得非常郑重其事.

        他在试探.同时也是在要挟.试探自己和麾下所剩不多的晋军.此刻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眼里.在那个跟他有着血海深仇却又不得不笑脸相待的光头佬眼里.究竟占据着怎样的份量.要挟被日寇打得疲于招架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和那个光头佬.如果不许给自己和晋军足够的好处.自己就带领弟兄们改换门庭.掉头反咬.

        这一招.的确是匪夷所思.让人仓促之间很难招架.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接到电报第二天.就关起门來开了一整天的会.据说蒋委员长在会上当场拍了桌子.把第二战区的前副总司令.去年调整为第一战区总司令的卫立煌骂了个狗血喷头.连带着同來参加会议的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汤恩伯和七十六军军长李铁军也遭受了池鱼之殃.当年河南惨败的旧事被当众翻出來.大加斥责.

        卫立煌等人虽然觉得冤枉.可都知道此刻蒋委员长正在气头上.谁也不敢出言抗辩.一个个低着头待罪.蒋介石见几名心腹爱将都变成了受气包.心中愈发感到恼怒.又狠狠拍了几下桌子.大声喝到:“看看你们这幅熊样.哪里还像个军人军人.是军人就得有血性.我如果哪点错怪了你们.你们就应该当面指出來.当面反驳我.而不是像个童养媳般.就知道把头低下任打任罚.”

        汤恩伯和李铁军两个听了.立刻把头垂得更低.跟在蒋介石鞍前马后这么多年.他们早已经对眼前这位委员长大人的脾气秉性摸了个清清楚楚.现在被他数落两句沒任何问題.哪怕是数落错了.过后他平静下來.自然会给你一些补偿.而当面顶撞反驳.却是白痴行为.委员长本人有可能真的像他自己说得那样虚怀若谷.不记恨于你.可他周围却有一堆小人正愁沒机会拍马匹.这下终于找到目标.肯定会蜂拥而上.明里暗里给你使无数绊子.让你从此在军队中再也过不上一天顺心日子.

        然而原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刚刚调任第一战区做司令长官的卫立煌.却不像汤恩伯和李铁军两个那样会揣摩上意.他在讨袁战争中便暂露峥嵘.后又担任过孙中山的贴身警卫.资历地位都远远强过前两人.对蒋介石的畏惧.也不像其他两人那样深.听委员长大人说准许自辩.就双手扶着桌子慢慢站起身來.大声回应道:“委员长教训得沒错.阎锡山敢勾结日寇拥兵自重.卑职这个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的确有失察之责.委员长给我任何处分.我都不觉得委屈.毕竟前脚刚刚离开.后脚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你想告诉我.这些都是你离开第二战区之后发生的事情.与你一点儿关系都沒有么.”蒋介石立刻听出了卫立煌的本意.竖起眼睛.厉声打断.“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阎锡山在跟你搭档的时候就一直老老实实.全心抗日.等你前脚一走.他后脚就跟日寇联系上了如果沒有预先准备.他的动作能如此迅速你以为这是请人打牌么.敲敲门就可以把人叫到一起凑搭子.事先连个穿针引线的人都沒有卫俊如.我现在都想问一问你.你在第二战区的时候.到底知道不知道阎老西在干什么.!”

        最后一句话.可是有些狠辣了.如果一旦坐实了与阎锡山一道勾结日寇的罪名.足够让卫立煌身败名裂.后者闻听.赶紧挺直身体.大声辩解:“卑职在第二战区任职十一个月.率部与日寇大战四次.小战十七次.虽然不敢说每战都身先士卒.但指挥部距离前线绝对沒超过三公里远.日本鬼子恨不得将卑职抓去剥皮抽筋.怎么可能派人跟卑职接洽况且卑职离开第二战区司令部.是民国二十八年一月.而眼下已经是民国二十九年六月.相隔足足有一年半时间.阎锡山在这一年半时间里都干了些什么.卑职怎么可能会知道得清清楚楚”

        卫立煌骁勇善战.嫉恶如仇.在第二战区任副司令长官时跟阎锡山两人之间关系极为紧张.当然不可能给后者勾结起來一道去投日.这些.蒋介石心里其实都非常清楚.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的确说得有些过分.然而.卫立煌的桀骜不驯.却依旧令他怒火暴涨.

        “好.好”用手指着对方.他被气得脸色发黑.额头上青筋直蹦.第三十四集团军总司令胡宗南在旁边看到了.赶紧站起來.双手搀扶住他的胳膊.“校长.校长息怒.阎锡山勾结日寇罪该万死.但是校长却不能因为阎某人的狂悖.气坏了身体.咱们.咱们全中国的抗日将士.可就您这么一根主心骨.”

        “马屁精.”“无耻小人.”陈诚、卫立煌和汤恩伯等人侧过头.都对胡宗南的言行非常不屑.然而.他们却不得不承认.胡宗南的这一招.化解了眼前所有?;?蒋介石听到了此人的话.立刻意识到.今天的会议主題是如何应对阎锡山的要挟.而不是敲打麾下这些对自己尚算忠诚的高级将领.愣了愣.甩开胡宗南的胳膊.双手支撑在桌案上深深喘气.“好算你卫俊如有理! 阎锡山投靠日军的事情.你不知情.但现在这种情况.你卫俊如该怎么办第二战区距离你的第一战区最近.晋军当中.也有很多人曾经接受过你卫俊如的指挥.”

        “只要委员长一声令下.我第一战区将士即可挥师北上.击溃晋军.拿下阎锡山这个里通外国的王八蛋.”卫立煌想都不想.大声回应.

        “说得轻巧.第一战区北上.谁负责抵抗河南一带的日军.!”蒋介石立刻将眉头一皱.大声反驳.

        “是啊.俊如兄这个设想太大胆了.将士们浴血奋战半年多.好不容易才将战线稳定下來.如果第一战区有失.整个中原战场.都会动荡不安.”陈诚也赶紧站起來.低声反驳.

        “是啊.还要考虑绥远的反应.傅作义那个人一向念旧.”其他高级将领都身经百战.以旁观者角度.将形势看了个清清楚楚.

        在经历了新军的出走之后.眼下阎锡山手中虽然号称有四个集团军.实际兵力却只剩下七八万人.并且有一大半儿是沒上过战场的新兵.战斗力低得可怜.如果第一战区全力北上的话.的确可以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击败晋军主力.将阎锡山的叛乱行为扼杀在萌芽状态.然而.这一切必须的前提是.附近的日军不会趁机大举向第一战区进犯.并且阎锡山不会立刻敞开大门.接应张家口的蒙疆驻屯军.河北的华北驻屯军入晋.否则.很可能的结果就是.一战区将士经历血战消灭了晋军.而两个战区也同时落进日寇手里.整个北方抗日形势瞬间急转直下.

        “中央可以调第三十四集团军东进.接管第一战区出现的空档.第三十一集团军也可以向北推进.从侧面威胁河南战场上的日寇.令他们无法窥探第一战区.”卫立煌心中也早料到了自己北上之后.敌军可能的动作.四下看了看.大声给出应对之策.

        “不可.第三十四集团军刚刚在徐向前手里夺下了七个县地盘.脚跟还沒站稳.怎么可能掉头东进”在座当中.立刻有好几名将领站了起來.高声驳斥.

        按照去年国民党中央通过的统一军政的计划.封锁延安方面的陕甘宁边区.将八路军主力与大后方彻底隔离.是消灭赤色割据武装的第一步.胡宗南带领第三十四师倾尽全力.才勉强击败八路军的陕西留守部队.夺下了七个县城.建立了近七百公里的封锁线.如果现在就把胡宗南部调走去打鬼子.先前的所有努力就会前功尽弃.用不了几天.那些县城就会再度倒向延安.八路军和他们的大后方的联系通道.也会重新接拢起來.

        理由很充分.反驳者的声音也足够响亮.只是多少有点儿底气不足.特别是卫立煌的目光像刀一样扫过來时.几个提出反对意见的将领竟然陆续低下了头.沒有一个人肯跟他的目光想接.

        有些事情.可以偷偷摸摸的去做.却绝对不适合宣之于口.特别是在明知道晋军跟小鬼子勾搭成奸的时候.在国民革命军中装备精良程度数一数二的第三十四集团军不去讨伐阎锡山.却要去抄正在跟日寇浴血奋战的八路军后路.其中缘由.无论怎么说都理不直气不壮.即便这件事得到了蒋委员长的首肯.也是徒劳.

        会议室里的气氛立刻就变得沉重的起來.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铁青着脸.眼睛里的火星清晰可见.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斜对着蒋介石.也铁青着脸.寸步不让.其他高级将领.如陈诚和汤恩伯等.则谨慎地选择了低头看文件.内心深处.他们几个其实也不希望现在就跟延安打内战.但是过去的经验早已经证明.蒋委员长的目光向來比在座所有人都看得长远.他老人家坚持尽早解决红色隐患.作为委员长的左膀右臂.陈诚和汤恩伯等人只能无条件地遵从.

        “我个人以为.咱们能不能先不考虑动武.尝试一下以其他手段解决问題.”刚走马上任的军事委员会办公厅主任商震不愿意看到会议室里的气氛继续恶化.站起來.先笑着给蒋介石倒了杯白开水.然后笑着跟所有人商量.

        “是啊.是啊.眼下咱们手中.阎锡山跟日寇的勾结证据还不充足.现在就调兵去打.未免会让外界误会中央无容人之量.容不下这些地方抗日武装.”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陈诚也做过孙中山的警卫.跟卫立煌私交甚笃.不想让老朋友继续去触蒋介石的逆鳞.也站起來.笑着附和商震的提议.

        “好一个容人之量.哼.”卫立煌撇了撇嘴.不屑地冷哼.中央真的有容人之量.就不会在这种时候调集重兵去进攻延安.但是.陈诚之所以这样说毕竟也是为了给他卫立煌找台阶下.所以卫立煌也不好当面让老友下不來台.长叹了一声.默默地坐了下去.

        “哼.你们两个.倒是会和稀泥.”蒋介石憋了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然而原本出自晋绥系的商震.是他亲自竖立起來给外界看的榜样.陈诚的妻子谭祥.又是宋美龄的干女儿.所以于公于私.他都得给商、陈两人留一点面子.见卫立煌主动坐了下去.想了想.也默默第接过了商震递过來的白水.端在手里慢慢品饮.

        “我不是和稀泥.”商震是辛亥元勋.常年在各派系之间打滚.早就历练出了一身过人的外交本领.丝毫不在乎蒋介石话语里的讽刺意味.笑了笑.继续说道:“阎百川这个人我跟他合作多年.对他的脾气秉性最为清楚.如果把早年的他比作一头老虎的话.眼下的他.只能算得上一条看家土犬.只要别人不进他那一亩三分地.他就不会露出牙齿.同样.即便吃得再饱.养得膘肥体壮.他也对家门外的事情提不起兴趣.”

        “哈哈哈”在场众人被这个生动的比喻给逗得哄堂大笑.会议室内先前的紧张气氛登时一扫而空.

        “对不起了.老朋友.我这也是为了救你的命.”军事委员会主任商震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心中默默道歉.作为阎锡山曾经的搭档.他一直都在悄悄第关注着晋绥军的发展.心中非常清楚.此刻的晋军.根本接不下卫立煌的全力一击.而日本人那边.更巴不得看到中央军和晋绥军先打个头破血流.那样.他们才能够将收买阎锡山的价格压到足够低.低到不用向国内请示.光是华北驻屯军方面就能独自做出决定的程度.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全盘答应阎百川的要求了”跟大伙一道笑了片刻.蒋介石先收起笑容.皱着眉头追问.

        “那可不行.”商震敏锐第察觉到了蒋介石话语里的怀疑之意.赶紧大声补充.“此风绝不可涨.否则.以阎百川那性子.今年要八个集团军的军饷补给.明年就敢要十二个.咱们中央财政本來就很困难了.可是不能去填他的那个无底洞.”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要我怎么办”蒋介石把脸一板.正色追问.心中对商震的欣赏.在不知不觉间却又增加了不少.

        “我那老朋友阎百川是做生意出身.最喜欢漫天要价.”商震心中偷偷松了口气.继续笑呵呵地回应.“咱们中央这边呢.遇到他这种人.就得放得下架子.着地还钱.只要双方还在继续谈.他就不会立刻倒向日本人那边.”

        “你就不怕阎锡山拿着咱们答应的价钱.去给日本人看.两头抬价”若论做生意的头脑.在场众将谁也比不上李铁军.敏锐地察觉到一个漏洞.用手指敲敲桌案.大声提醒.

        “要的就是他两头抬价.”商震点点头.做出一幅胸有成竹的表情.“阎百川之所以跟日本鬼子眉來眼去.图的就是保住他的山西半壁.而咱们中央这边.对阎百川的要求.也只是他不倒向日寇.所以他越是两头抬价.就越不会立刻跟小鬼子达成最后的协议.抬來抬去.胃口就越來越大了.大到小日本宁可去拉拢别人.也不再找他的地步.咱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那恐怕花费也不会太小.”蒋介石眼睛一亮.然后轻轻摇头.如果还有选择.他的确不愿意现在就去进攻山西.虽然只要给予卫立煌一定的支持.就能完成这个战略目标.但消灭晋军容易.后续的麻烦却非常难以处理.首先.谁也无法保证与晋军同气连枝的傅作义部会不会误解中央的行动.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过激反应.其次.打下山西之后.中央军就要在那里建立防区.就要去面对原本该阎锡山面对的那部分日寇.以中央军目前的情况.着实有些力不从心.

        第三.也是最重要一条.眼下活跃在晋西山区的.除了阎锡山的晋军之外.还有朱德的第八路军.一旦中央消灭晋军后.却挡不住小鬼子的进攻.那里就会迅速变成八路军的地盘.小鬼子凭着飞机大炮.攻城拔寨无往不利.但是遇到专门往穷山沟钻的八路军.却是全身的力气都沒地方用.拖來拖去.就给拖疲了.只满足于控制城市和城市周围几十里地盘.其他都变成了红色游击区.

        在座当中.不光是蒋介石一个人能看到解决晋军之后中央所要面临的麻烦.土木系大佬陈诚.目光同样长远.双手抱在嘴边长长嘘了口气.然后非常为难地说道:“真要武力解决的话.花费恐怕也不会太小.如果真的像商主任说的那样.花费一定代价之后.就可以将阎锡山吊在半空中.其实未必不是一种选择.”

        “是啊.中央财政虽然紧张.但将士们的性命.总比那些金银细软值钱.”商震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迅速接过陈诚的话头.大声补充.“如果委员长想再给阎百川一个机会的话.我愿意代表中央去一趟克难坡.让晋军上下.看看中央的诚意.我在晋军内部还有一些故旧.通过他们.也可以向阎百川施加一些影响.”

        “此事需要从长计议.阎百川一直恨你入骨.万一他对你下手怎么办”卫立煌再度站起來.高声反对.他原本就不同意用怀柔的方式解决阎锡山投日的问題.并且曾经跟阎锡山共事过一段时间.知道此人向來心黑.唯恐商震去了之后.劝说阎锡山不成.反而打草惊蛇.导致中央政府不但错失了解决晋军的最佳时机.同时还白白搭上了商震这个军事委员会主任的性命.

        “俊如老弟的好意.商某心领了.”商震回头看了卫立煌一眼.轻轻摇头.“但是.眼下晋军的情况.绝对值得商某去冒一次险.开战三年.晋军上下.也有无数热血男儿倒在了沙场之上.此刻晋军内部.应该有很多人并不是心甘情愿去当汉奸.他们之所以被阎百川协裹.一部分是因为耐于阎百川的多年知遇提拔之恩.另外一部分原因.则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中央对晋军的态度.商某去了.刚好可以让他们知道.中央并并沒忘了他们.并沒忘记他们这些年來在抗日战场上的付出.”

        “俊如兄还是小心些.阎锡山那个人.唉”胡宗南敲了下桌案.轻轻摇头.对阎锡山的品性.非常不信任.

        “我知道.但是.如果能牺牲商某这一个人的性命.换回数万抗日有功的将士的心.商某就是豁出这条命去.也会含笑九泉.”商震的声音慢慢提高了几分.郑重回应.

        这两句话.声音虽然不高.却是发自肺腑.会场当中.很多人的眼睛立刻就红了起來.特别是蒋介石.沒想到平素做事八面玲珑.滑不溜手的商震.居然也有如此决然的时候.愣了愣.迅速摇头否决.“不可.启予是辛亥元勋.军委会正常运转的枢机.万一你有个闪失.中央承受不起.国家也承受不起.”

        “请委员长给商某一个回报您.回报国家民族的机会.”商震迅速将身体转向蒋介石.立正敬礼.两眼当中.目光清澈如水.

        蒋介石彻底被感动了.他沒有想到.自己当作拉拢外系而专门提拔的标杆儿.居然会念念不忘自己的知遇之恩.沉吟了许久.才咬着牙点头.“好.那我让人给你安排专机.记住.千万不要激怒阎百川.哪怕对他曲意逢迎.也要先保证自身安全.”

        “谢委员长信任.”商震又向他敬了个礼.然后将身体转向大伙.再度将手举向额边.向全场人员敬礼辞行.

        陈诚、卫立煌、胡宗南、汤恩伯.无论先前支持对阎锡山怀柔的将领.还是反对怀柔的将领.一个挨一个站起身.齐齐地向商震还礼.

        有风从窗口吹了进來.吹得墙上的地图呼啦啦作响.古晋之地.在这一刻格外清晰.

        注1:李铁军.广东梅县人.字虞午.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柏林陆军指挥学院毕业.陆军中将.善战.但是贪财.在任七十六军军长时曾经参与对日占区走私.大发其财.一九四九年前往台湾.任“中央”监察委员、“国防部”部员.后定居美国.

        注2:商震.同盟会元老.晋绥军曾经的核心之一.中原大战后与阎锡山分道扬镳.后受到蒋介石的器重.任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40年前后接任中央军事委员会办公厅主任.兼外事局长.随即发挥出在外交方面的杰出天分.一手促成了中英合作以及远征军入缅作战.战后作为中方代表.力主审判日本天皇.1978年病逝于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