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问情 (三 下)

    第一章 问情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问情(三下)

        “先把西医的所有手段都使出來,然后我再安排中医?!毖治教玖丝谄?,将目光转向昏迷中的赵戴文。

        瘦,离奇的瘦,这位和他并肩奋斗了多年的兄长,此刻干瘦得像一堆枯柴,暗黄色的皮肤下,黑色的血管清晰可见,仿佛全身的血肉都早已被被烧尽了般,此刻只剩下经络和骨头。

        他的血肉是为了晋绥系而耗尽的,而现在的晋绥系,又如此令他失望,想到导致赵戴文吐血的真实原因,一瞬间,素來意志坚定的阎锡山心里竟然涌上了一股浓浓的悔意,但是很快,这股悔意就被他的理智压下去了,从两只眼睛里射出來的目光也变得愈发冰冷。

        这是一个无奈的选择,除非自己和赵承绶等人都学赵戴文那样,赤条条來去无牵挂,否则,向日本人妥协就是晋绥系唯一的出路。

        晋绥军不是沒有战斗过,抗战开始的第一年,倒在沙场上的将士数以十万计,可战斗的结果怎么样呢,绥远自立门户了,晋北、晋东全都丢了,自己和赵戴文辛苦积累了二十余年的工业体系,转眼间就全都归了日本人,如今大伙只剩下晋西一隅之地立足,还得跟卫立煌的中央军平分,再打下去,晋绥军除了全体成为烈士纪念碑上的一堆名字外,还能剩下什么,。

        不光晋绥军不行,中央军这三年多來同样是屡战屡败,丧城失地,悬殊的工业与军事力量差距,使得中国军队根本沒有力量反抗,如果不是日本人的兵力有限,而入川的道路又实在艰难的话,恐怕眼下重庆早就插满了日本人的膏药旗,蒋光头和他的黄埔系,也早就转进青海继续去做以空间换时间的春秋大梦了。

        唯一有希望顶住日本人的办法,恐怕就是像八路军那样,把自己变成老百姓的一部分,依靠中国土地的广袤和人口基数的庞大,死拖干耗,直到耗得小鬼子自己坚持不住了,主动撤走,可那样做的话,又拿什么來保证晋绥军的纯粹性,新军的前车之鉴就在那明摆着,采用了八路军那套办法的新军,在两年不到的时间内就彻底赤化了,司令长官部想安插人手安插不进去,想武力解决,却豁然发现,这支军队的战斗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他几路晋绥军主力,不拿出玉石俱焚的决心,根本不可能将其拿下。

        为什么,阎锡山在夜深人静之时,不止一次扪心自问,自己到底哪里对不起新军,对不起续范亭等人,竟然令他们离开之时如此义无反顾,,答案仿佛只有一个,那就是,对方被洗了脑,疯狂地痴迷于某种信仰,可因为对方掌握了某种理论,自己就只能将辛苦多年打下的基业拱手相让么,凭什么,如果会背几句经文就可以夺人家产的话,那和江湖上四处招摇撞骗的和尚道士有什么区别,,(注1)

        不可能,阎锡山不是赵戴文,绝对不能准许自己花费半生心血打造的晋绥军被人喊几句口号就轻飘飘拿走,这份基业不止是他阎锡山的,也是赵承绶、王靖国、孙楚等人的,他们当中任何人都沒资格把这份基业交出去,只能尽最大努力维护着它,推动着它,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老总,赵先生醒过來了,好像在叫您的名字?!闭两诼还路咧胁豢勺园沃?,耳畔突然传來贴身西医杨麻子的声音,“不过,请老总千万别再刺激到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br />
        “知道了,你去外边等着,沒我的命令不准离开?!毖治胶莺莸睾崃搜盥樽右谎?,快步走向赵戴文。

        “是?!毖盥樽哟鹩σ簧?,转身离开,才走了几步,又听见阎锡山低声命令,“还有你们几个,在这里愣着干什么,都到外边候着去?!?br />
        这句话,明显是对赵承绶等人说的,“是?!敝谌酥姥炙玖畛す傩睦锿凡煌纯?,赶紧低声答应着,结伴退向了门外。

        阎锡山沒功夫再理会他们,收拾起纷乱的思绪,慢慢走向正在输液的病人,病榻上的赵戴文也听到了他的脚步声,挣扎着将头扭过來,二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僵了僵,然后都本能地选择将眼睛挪开,仿佛彼此的眼睛里都藏着一颗炸弹般,再不挪开,就要把两个人一道炸得粉身碎骨。

        “次垄兄,我的次垄老哥,你何必,你何必如此大动肝火?!逼逃淘ブ?,阎锡山再度挪动脚步向病人靠近,满脸堆笑,嘴巴里发出一连串的抱怨声,“你看,你看看,都七十多岁的人了,万一,万一落下什么病根儿,让我,让我如何跟天下人交代啊,?!?br />
        “百川,,?!闭源魑募枘训匦α诵?,低声呼唤,“你我,你我兄弟之间,就不用说这些场面话了吧,我都七十多岁的人了,早死两天晚死两天,其实沒啥差别?!?br />
        “次垄兄,次垄兄,你这话怎么说的?!毖治降牧成诘匾幌戮秃炝似饋?,想说几句反驳的话,又怕再度刺激到赵戴文,令对方彻底就此长眠不起,直憋得眼睛发紫,额头发黑,鬓角处汗珠淋漓而下。

        “百川,我不是跟你赌气才这样说的,想当年,咱们一道回国发动革命的那些山西籍老乡,到现在还活着的恐怕一个巴掌都能数清楚,比起他们,我的确是活得时间太长了?!笨闯鲅治叫闹械霓限?,也明白对方在忌讳着什么,赵戴文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补充。

        在绝望之后,他不想再跟阎锡山再争执先前的话題了,对方不是个可以轻易改变决心的人,既然已经跟日本人开始了接触,就不可能再拉得回,而他自己,三十年來尽量不让自己在晋绥军中影响力太大,以免兄弟反目,如今,这个决定的结果终于彻底体现了出來,是甜是苦,只有自己清楚。

        “次垄兄,你千万别这么说?!蔽盘嘶?,阎锡山心中的负疚感更深,讪讪笑了笑,伸手去抓赵戴文干瘦的手臂,“我还等着跟你继续并肩作战呢,如果你现在就走了,让我今后有了难以决断的事情找谁去商量,?!?br />
        后半句话,他几乎是发自肺腑,说着说着,眼睛就湿润了起來,泪水瞬间就淌了满脸,赵戴文见状,忍不住又低声叹气,“唉,你也不用这么谦虚,我老了,很多想法早就跟不上你的思路了,一直厚着脸皮给你瞎出主意,实际上纯属添乱,我知道,你是看在咱俩多年的”

        “次垄兄,你千万别这样说,千万别这样说,你如果这样说,我除了立刻辞职外,就沒有任何选择了?!毖治郊钡寐呈抢?,抓住赵戴文的手轻轻摇晃,“我知道最近一些决定不合你的心思,可我,可我真的是被逼得沒办法了啊?!?br />
        “我知道,我能理解,我真的能理解?!闭源魑牟辉冈跊]意义上的话头上浪费所剩无几的体力,摇摇头,强笑着回应,“我不想再说这些了,时间不多了,趁着我还清醒,咱们说些别的?!?br />
        “说些别的,说些别的?!毖治饺缑纱笊?,赶紧用力点头,只要不涉及到对日妥协的事情,其他问題,此刻他都愿意迁就赵戴文,毕竟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可以放心将后背交给他的朋友,真的让对方抱憾而去,他阎某人恐怕在今后的日子里永远无法心安。

        赵戴文的手微微一紧,抓着阎锡山的手腕儿,低声求肯,“我家宗复,你是知道的,他性子激进,行事荒唐,这些年有我这个当爹的在,才沒人愿意难为他”

        “我知道,我知道,年青人么,谁不是这样过來的,?!泵靼渍源魑氖窃谕泄?,阎锡山毫不犹豫地答应,尽管在军政卫给他的密报里,早已经多次点明,赵宗复与赤色份子往來密切。

        赵戴文的眼睛里明显流露出感激之色,想说一些客气话,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只好再度将手指紧了紧,示意自己相信阎锡山的承诺,。

        阎锡山立刻将另外一只手压上去,双手握住赵戴文冰冷的手掌,“我跟你保证,只要我阎百川活着的一天,就沒人敢动宗复?!?br />
        老朋友只有这么一个独子,他不想让老朋友将來在忌日的时候,连个上香的后人都沒有,至于赵宗复思想上倾向于延安的事情,倒也沒什么可怕,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赵宗复思想再离经叛道,也不过是个秀才,况且他的出身早就决定了,不可能完全接受延安方面那一套“等贵贱,均贫富”的理论,(注2)

        “那,那我就沒什么不放心的了?!闭源魑募枘训匦α诵?,眼角处缓缓淌出两行清泪,谁都无法轻易放弃已经到手的利益,以当年中山先生的伟大,晚年时还恋恋不舍权位,还要让所有国民党员发誓效忠于他自己,阎百川只是一介地方豪强,自己怎么能指望他把国家民族放置于私利之上,,以前不是阎百川让自己失望,而是自己太高看了阎百川,太高看了晋绥系这个小团体了。

        以为老朋友落泪的原因是由于自己答应永远?;ふ宰诟?,阎锡山心里登时又轻松了不少,握着对方的手,继续许诺:“你不是矢志办学么,等哪天不打仗了,就让宗复去做咱们山西省的教育厅长,以后他的桃李满天下,你一直坚持的教育兴国理念,也能得到推行?!?br />
        “那,那我真的是死而无憾了?!闭源魑谋谎治礁龅摹盎乇ā毕帕艘惶?,愣了愣,笑得愈发凄凉,“百川,你公务繁忙,我就不在这里给你添麻烦了,安排辆车,送我回去吧,别因为我的病,耽误了你处理公事?!?br />
        二人合作这么多年,恐怕这次,是赵戴文对阎锡山最客气的一次,客气到让阎锡山根本无法适应,双手握着赵戴文的手,却根本无法将其焐热,也从对方掌心里感觉不到任何温暖。

        他知道这份寒冷來自何处,却根本找不到化解的办法,在病榻旁又站了好一会儿,见赵戴文的双眼又已经合上,只好轻轻叹了口气,松开手,缓缓走向门口,“化之,安排救护车送次垄先生回去,再从安排张子仁医生给他复诊一次,不惜任何代价,也要让次垄先生早日康复?!?br />
        “是?!被厥榱夯笊鹩ψ?,转身跑去安排医护人员和车辆。

        阎锡山回头又看了一眼空荡荡的窑洞,心中一瞬间也觉得空落落的,仿佛失去了很多东西,这些东西平素看不见,摸不到,却令他无时无刻不感到温暖,如今,融融的暖意却随风而去,任他如何努力,都再也无法将其抓在手中,只留下挥之不去的遗憾。

        “老总,那骑一师的事情?!奔治桨肷味疾凰祷?,王靖国走上前,硬着头皮提醒,眼下的确不是该提这个茬的时候,但事关晋绥军的安危,他不得不迎难而上。

        好在阎锡山也分得清轻重缓急,想了想,用极低的声音回应,“先搁置吧,你们两个谁也不要走漏风声,特别是你,赵印甫,我知道你心软,但对于这种脑后生者反骨的人,绝对心软不得,咱们等上一两个月,先把姓邹的调回來述职,然后,再找个沒有隐患的方式,解决掉赵瑞和其他人的问題,尽量不要弄出太大动静,以免影响到军心?!?br />
        “是?!蓖蹙腹驼猿戌妨饺烁辖舸鹩?,用身体语言表示自己完全服从司令长官的命令。

        “还有?!毖治胶莺菀Я艘а?,眼睛里涌现了一丝怨毒,“治安,你回去后,代表我发一份电报给重庆,催讨一下今年该划拨过來的军饷和各类补给,按八个集团军的编制要,咱们晋绥军处于抗战第一线,理应多拿一些?!?br />
        “这”王靖国愣了愣,有些跟不上老长官的思路,从军统近期的的反应上來推断,晋绥军跟日本人在暗中谈判的事情,重庆方面已经掌握一些相关情报,在这种情况下还加倍讨要粮饷补给,岂不是逼着重庆方面主动跟晋绥军摊牌么。

        “让你去你就去?!毖治胶莺莸闪怂谎?,大声补充,“别瞎琢磨,在跟某些人打交道方面,你还差得远呢?!?br />
        “是,卑职鲁钝,多谢老总指点?!蓖蹙腹杆倜靼坠齺斫缇牡灼卧?,佩服地向阎锡山鞠躬,姜到底是老得辣,重庆方面越是察觉到晋绥军跟日寇之间的有勾结,晋绥军越要把架子摆足,只有这样,重庆方面才会认为,有希望重新将晋绥军拉回头,加倍给予各种好处,而日本人那边,得知重庆在努力拉晋绥军回头,也会加大收买的力度,让大伙落到更多的实惠。

        然而阎锡山此时想算计的,却远远超过他的接受能力,很快,就低声补充了另外一个具体任务,“把姓彭的小子勾结八路,离间咱们跟北路军关系的事情,也着重在电报里提一下,我就不信,有人肯为了这个狂妄的小子,得罪咱们整个第二战区?!?br />
        注1:续范亭,辛亥元老,同盟会会员,辛亥革命时任山西远征队队长,讨袁时任国民军第三军第二混成支队参谋长,1935年续范亭在南京拜谒中山陵时剖腹明志,誓于日寇不共戴天,1937年奉命组建山西新军,后因阎锡山准备武力解决新军领导权问題,断然投向延安。

        注2:赵宗复,赵戴文的独子,燕京大学历史系毕业,地下党员,曾利用家庭背景,为八路军做出了卓越贡献,1949年后任太原工业院校长,**期间被政敌迫害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