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问情 (三 上)

    第一章 问情 (三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问情(三上)

        呃,这两个狗才联手谎报军情,怎么却怪到我头上來了,,阎锡山眉头一皱,有股怒火从腹底直冲脑门,但是看到赵戴文那双深邃而明澈的眼睛,已经涌到到嘴边的驳斥话却一句都说不出口了,心中怒火也迅速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大半辈子在阴谋诡计中打滚儿,他阎百川欺骗过无数人,也被无数人欺骗过,但是,唯一从來沒有欺骗过,并且也不会担心对方欺骗自己的,就是眼前这位赵老哥,可以说,自从双方决定武装推翻满清朝廷那一刻起,赵戴文就在全心全意地支持着他,即便偶尔跟他的意见有冲突,也是为了晋绥军的长远打算,从沒试图从他这里得到些什么,或者拿走一部分资源去另立门户。

        这是他的兄长,他的挚友,他的军师,他与他一如三国时的刘备与诸葛亮,三国时的诸葛亮还要依靠刘备的提拔和赏识才能一展所长,而赵戴文在与他阎百川相逢时,却是他的老师与参加反清大业的领路人,他们两个将准备用來起义的炸弹藏在随身包裹中,从东京结伴走回太原,他们那个时候,除了自己的性命之外,一无所有。

        想到这辈子赵戴文为自己的无私付出,阎锡山心中的怒火就再也烧不起來,而赵戴文也从阎锡山脸上表情的细微变化中,感觉到自己刚才的话可能说得太重了些,轻轻叹了口气,继续低声补充道:“他们两个胆大妄为,无论怎么惩处都不为过,可是,事情发生了不究其本源,你又如何防得住下一次背叛,,总不能将所有高级将领都撤掉,自己到前线坐镇指挥吧,以眼下咱们晋绥军的规模,你又怎么可能忙得过來,?!?br />
        一席话,说得阎锡山频频点头,长叹了一声,苦笑着解释道:“老哥说得对,这事儿的确得从根子上找原因,我刚才有些急怒攻心,所以就乱了方寸?!?br />
        “有什么好急的,?!闭源魑男ψ乓⊥?,“他们两个还敢把队伍拉走,,放心,据我观察,赵瑞的本事连傅宜生一半都达不到,在军中的威望,更是差得远甚,如果你想拿下他们两个,估计派一个警卫连下去,就能解决问題,根本用不着大动干戈?!?br />
        “那倒沒有?!毖治叫α诵?,心虚地摇头,“只是,只是眼下他们那个师,所在位置有些特殊?!?br />
        闻听此言,赵戴文登时微微一愣,皱起眉头,低声问道:“你把骑一师摆在了哪,难道附近还有日本人的大股部队么,,百川啊,你到底怎么想的,这两个人要经验沒经验,要威望沒威望,怎么可能当得了大任,?!?br />
        “不是,不是,那附近只有蒙疆驻屯军的一个中队,还不是满额,所以我才把骑一师摆在那边?!毖治奖晃实昧成⑽⒎⒑?,赶紧低声解释。

        “骑一师附近只有一个日军中队,小鬼子也太不把咱们晋军放在眼里了?!闭源魑挠质俏⑽⒁汇?,感慨的话语脱口而出,说完了,才突然想起來前一段时间晋军打算与日寇暗通款曲的丑事,心中顿时一凉,有股抑郁之气慢慢从嘴里吐出來,弥漫在窑洞中久久不散。

        阎锡山刚才一直刻意不提晋军已经跟日本人之间已经达成了初步“和平共处”的协定,就不想让赵戴文又在此事上跟自己纠缠起來沒完,此刻见对方已经猜到了真相,只好笑了笑,硬着头皮说道:“我也是沒办法才出此下策,新军被八路给拉走了,中央军又盯着咱们手中最后这点儿地盘,如果我还继续像先前那样跟日本鬼子硬拼的话,估计用不了一年,咱们晋绥军最后这几万人马,也会葬送得干干净净,孙连仲的队伍在台儿庄拼光后,重庆方面是怎么对待他的,老哥你也看到了,我怎么敢再步他的后尘,?!?br />
        不待赵戴文说话,想了想,阎锡山又继续补充,“不过老哥你放心,阎某人可以对天发誓,跟日本人之间,只是虚与委蛇,绝不会真心投靠他们,绝不会真的出卖祖宗?!?br />
        “唉,,?!闭源魑挠质潜ㄒ砸簧ぬ?,望着阎锡山日渐憔悴的面孔,半晌无法再说一个字,以他对阎锡山的了解,相信后者刚才说得的确是心里话,跟日本人之间勾结,只是为了保住手里边最后这点家底儿,而不是真的想去当儿皇帝,这也是阎锡山最擅长的本领,在几大势力当中左右逢源,谋取晋绥系利益的最大化,只不过原來他逢源的对象是奉系、直系和南方的广州革命政府,而现在,则换成了日寇、八路和国民党中央政府而已。

        如果光站在晋绥系的立场上,很难说阎锡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但是,如果跳出晋绥系这个小团体之外,站在国家与民族的立场上,阎锡山的行为绝对是大错特错,即便把整条黄河的水倒出來,都无法洗干净他的罪行。

        而与日寇暗通款曲的决定,却得到了晋绥军大部分高级将领支持的,至少,今天到场的赵承绶、王靖国和梁化之三个,谁都跑不了,目光缓缓从窑洞中的几个人脸上扫过,赵戴文越看,心里觉得越凄凉,当年那个为了国家民族不惜头颅的阎百川不见了,当年那个死守大同,与清军激战四十余日赵承绶也不见了,他们如今都手握重兵,功成名就,他们都有了割舍不了的利益与牵挂,为了维护这些身外之物,竟然不惜出卖自己的国家与民族,而当年他们之所以起义推翻满清,也正是因为满清统治者,把小集团的利益摆在了整个国家民族利益的之上,他们只用了短短三十年,甚至更少的时间,就变成了当年自己誓死要推翻的人,并且乐此不疲。

        “只是,只是初步达成了?;鹦?,其他,其他事情都沒谈,您老也知道,当年唐太宗亦有渭水之盟,老总之所以这样做,也只是为了积蓄实力,以图将來而已?!北徽源魑目吹眯睦锓⒚?,第七集团军司令赵承绶向后退了几步,硬着头皮解释。

        “是啊,是啊,您老也知道,开战以來,咱们晋绥军损失惨重,去年又被八路拉走了三分之一人马?!弊魑治降乃饺颂概刑厥?,梁化之也红着脸替晋绥系的行为找理由。

        这两个人都是对日谈判的直接参与者,并且最初心里都对此十分抵触,但出于对阎锡山个人的忠诚,他们两个又不得不自己给自己找理由,自己欺骗自己,久而久之,就真的沉浸在谎言当中,彻底无法自拔了。

        听二人说得流利,赵戴文愈发觉得心凉,只觉得身体内的血液都变成了冰水,沿着血管淌來淌去,把冻得自己瑟瑟发抖,“你,你”用手指了指阎锡山,又指了指赵承绶,他嘴唇哆嗦着,胳膊哆嗦着,无法说出一句完整话,猛然间,嗓子眼一甜,鲜红的血浆顺着嘴巴和鼻孔喷了出來。

        “化之,赶紧去接张子仁,不,赶紧去传杨麻子?!毖治侥昙退淙淮罅?,手脚却非常利索,抢上前一步,扶住赵戴文,同时大声命令。

        张子仁和杨麻子,都是阎锡山的贴身御医,前者精通岐黄之术,后者则是喝过洋墨水的西医,眼下二人都住在克难坡这个大军营当中,只不过张子仁的住所距离阎公馆较远,而杨麻子的房间恰恰就在阎公馆旁边而已。

        梁化之一直相信西医比中医见效快,听到阎锡山的命令,答应一声,赶紧撒腿往外跑,不一会儿,就与杨麻子两人抬着药箱跑了回來,后者用眼睛一扫赵戴文的脸色,赶紧将老人家从阎锡山怀里接过,缓缓放在阎锡山日常休息的土炕上,一边吊起瓶子來输液,一边低声向阎锡山等人问道:“次垄先生到底受了什么刺激,怎么会突然吐这么多的血,,他的血压原本就高,最忌讳情绪波动,我昨天给他检查身体时,刚刚叮嘱过他,他也答应以后尽量克制,怎么才隔一天就犯了忌,?!?br />
        “你赶紧把他救醒,哪來那么多废话,?!毖治奖晃实眯睦锖蒙⒕?,狠狠瞪了杨麻子一眼,厉声呵斥。

        头一回见到东主如此失态,杨麻子吓得一哆嗦,差点把手中的药瓶子摔在地上,迅速蹲了一下身体,他用膝盖接住药瓶,然后一边熟练里往架子上挂,一边低声解释道:“老总息怒,我不是废话多,我是需要找出他的病因,否则,即便今天把他抢救过來,恐怕也不能保证沒有任何后遗症状?!?br />
        “是军队中的事情?!毖治轿弈?,只好含含糊糊地回应,“总之,他刚才情绪非常激动,你赶紧想办法救治吧,需要什么药品,尽管开单子,如果西医不行,我再把张子仁接过來?!?br />
        “应该情绪过于激动,导致肺部血管破裂?!毖盥樽酉肓讼?,如实回答,“输完这两瓶液症状就能缓解,但是我害怕他老人家脑部血管也出了问題,毕竟已经是七十多岁人了,血管非常脆弱,,如果那样的话,也只能吃些中药,尽人力,听天命了?!?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