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问情 (二 下)

    第一章 问情 (二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问情(二下)

        “老总何出此言,,要是沒有您老,咱们晋绥系早被别人一口吞了,哪还可能保住今天这片基业,!”见阎锡山感怀落泪,赵承绶心里也觉得酸酸的,红着眼睛安慰。

        无论阎司令长官刚才的话是真情留露也好,故意做戏给人看也罢,至少有一点赵承绶可以确认,晋绥系的当家人不好做,在民国初期这段漫长而又混乱的历史当中,晋绥系早已成长为一个纠缠了军、政、商三方面力量的怪胎,作为这支力量的掌舵者,阎司令长官做任何事情,都必须反复权衡,照顾到这个派系当中大多数人的利益,而晋绥系这个庞大的集团,反过來又会给自己的掌舵者提供支持和依仗,为他提供跟天下英雄一争短长的资本。

        即便赵承绶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他的第七集团军内部派系错综复杂,各方势力纠缠不清,很多时候,即便是他这个集团军司令,也不得不向其中某一些势力妥协,做出一些违心的决定,而另外一些时候,这支军队又能为他提供强大的保障,让任何想招惹他的人都提着一万分小心,唯恐稍有不甚,惹出什么兵变事件,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而言,拖累两个字,的确用得恰当无比,掌舵者的胸怀和能力,影响着麾下整个团体的前途,而他麾下的那个政治团体,同时也在影响着他,左右着他,让永远做不到无牵无挂,随心所欲。

        这天下沒有圣徒,任何政治组织,都有他自身的利益追求,如果他的领军人物不能保证组织内大多数人的利益,就注定会被这个组织抛弃,甚至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哪怕是组织的利益与国家民族的利益发生了冲突,到底该把谁放在前面,依旧是个艰难的选择。

        一时间,三人竟相顾唏嘘,都觉得天大地大,其实留给人的空间不过是身边三尺,再多移动分毫都是艰难万分。

        正感慨间,大门口传來一阵清晰的刹车声,阎锡山花费重金给他自己定制的防弹车到了,侍卫长张逢吉恭恭敬敬地跑过去,亲手拉开车门,然后与长官部机要秘书梁化之一道,从后座上搀扶下一个形销骨立的白胡子老汉來。

        “次垄兄,次垄兄近來身体可好,?!毖治揭患麃砣?,立刻收起脸上的感怀之色,快步迎了上去,双手相搀,“本以为最近可以让你好好休息一段日子,沒想到又得劳烦你,唉,次垄兄,阎某片刻也离不开你老哥啊?!?br />
        “垂暮之人,等着老天收罢了,有什么好不好的?!北谎治阶鸪莆温⑿值恼源魑纳陨圆嗔讼律硖?,避开阎锡山的搀扶,淡然回应,“倒是你阎司令长官,看起來可是比上次见到你的时候又憔悴了不少?!?br />
        “次垄兄说笑了,你这辈子活人无数,相必神佛也愿意保佑你长命百岁?!毖治节ㄚǖ亟质栈貋?,跟在梁化之身边,继续大声讨好,“至于我自己么,这辈子杀孽造得太多了,哪天眼睛一毙,就去阎罗王那边听候处置了?!?br />
        “你阎百川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气短了,?!碧治胶蟀刖浠袄镆抛员┳云?,赵戴文吃了一惊,不敢再计较二人之间的矛盾,皱起眉头,大声劝告,“无论外人怎么看你,至少确保晋地二十余年未遭战火,这份功劳谁也抹杀不掉,即便到了阎王爷面前,在这乱世当中,有几个豪杰能比你杀孽更少,?!?br />
        “知我者,果然只有次垄兄?!毖治匠晒Φ鼗饬硕苑叫闹械牡执デ樾?,赶紧笑着回应。

        “你,你这狡猾的老东西?!闭源魑牧⒖滩炀踝约荷系?,扭头狠狠瞪了阎锡山一眼,苦笑着唾骂。

        骂过之后,心中那点儿原本就非常单薄的怒火,却再也重新点不起來,只好幽幽地叹了口气,低声道:“你就骗吧,反正赵某这辈子,算是栽在你阎百川手上了,我今年都七十多了,你再耍心眼,还能耍得了几回,说吧,你又遇上什么为难事情了,趁着我还沒有完全老糊涂,能帮你参谋就帮你参谋参谋?!?br />
        “多谢次垄兄大度?!毖治礁辖粲值懒松?,推开梁化之,亲自搀扶着赵戴文朝自己的办公窑洞走,“外边风大,咱们进去说,进去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只是好长时间沒当面向次垄兄请教了,心里想得厉害,所以才又厚着脸皮派化之去接你?!?br />
        “请教,你阎百川哪里还用得着向我请教,?!闭源魑呐ね泛崃怂谎?,不满地数落,“别我哪句话说错了,又得被送回家中闭门读书,都七十多岁老头子了,我哪还有那么多心思放在书本上?!?br />
        “上次的事情,是小弟我一时情急?!毖治轿盘?,少不得又要当面赔罪,“不是过后就派孩子们去看望你了么,况且我也沒说不准你出门?!?br />
        “我这么大年纪了,你就是让我天天往外边跑,也还得跑得动才行?!闭源魑挠趾崃怂谎?,悻然回应。

        被勒令回家读书养气,对谁來说都是一件很沒面子的事情,然而阎锡山毕竟沒有限制他的自由,也沒暗中派遣人手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所以从某种那个程度上说,阎锡山先前对他的处罚,根本就是好朋友间的逗气,气消了,处罚也就不了了之了,整个晋绥军上下,谁也不会当真。

        既然谁都沒有当真,赵戴文自然也不能老揪着此事不放,随便发泄了几句之后,便顺水推舟地进了窑洞,坐在了阎锡山命人专门给自己准备软背靠椅上,一边四下打量,一边低声问道:“就咱们几个人开会么,是不是太少了点儿,,这可不是该做重要决策的样子?!?br />
        “其他人都不在总部?!毖治叫ψ乓×艘⊥?,低声回应,“并且今天要商量的事情,也不太适合让太多人知晓,?!?br />
        “嗯,?!蔽盘搜?,赵戴之的精神立刻为之一振,给阎锡山做了半辈子军师,他最喜欢参与的,就是那些看上去挑战难度比较高的事情,特别是到了晚年之后,对太寻常的政务和军务已经完全失去了兴趣,只愿意偶尔出手管一管别人处理不了的难題。

        “是骑一师那边出了些问題?!毖治搅私庹源魑牡谋?,也不耽搁时间,迅速将话头转向主題,“师长赵瑞谎报军情,我派去的军政卫负责人非但沒起到任何监督作用,反而跟他一道勾结起來写假报告骗我?!?br />
        “骑一师,?!睕]等其他人做出反应,赵承绶立刻站了起來,将身体挺了个笔直,“卑职治军无能,请老总惩罚?!?br />
        骑一师在编制上隶属于晋军骑一军,而骑一军又是他赵承绶起家的老底子,第七集团军的骨干,虽然师长赵瑞并非他亲手提拔,但出了这么个孽障,作为上司他的仍然难辞其咎。

        然而阎锡山今天却不想借机敲打他这个得力臂膀,轻轻扫了他一眼,低声说道:“赵瑞是赵瑞,你是你,你们两个又不是亲戚,他蓄意欺骗我,,与你沒什么关系?!?br />
        “卑职,卑职”赵承绶满头大汗,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好,在经历了商震的出走和傅作义的自立门户之后,晋绥军体系之内,对忠诚度的要求就提到了第一位,特别是最近两年,阎司令长官对属下忠心尤为看中,你可以克扣军饷,也可以打败仗,这些都可以原谅,唯一不能原谅的,就是蓄意欺瞒,一旦出现类似苗头,立刻重手惩处,绝不姑息纵容。

        “百川说沒你的事情,就是沒你的事情,你心里不必负担太重?!奔锰靡桓黾啪玖罱粽懦闪苏獍隳Q?,赵戴文心中好生不忍,颤颤巍巍地从椅子上站起來,轻轻拍打赵承绶的肩膀。

        “次垄先生,我,我平素对手下疏于教导,所以,所以才会滋长了赵瑞的狼子野心,无论老总怎么处罚我,我都心服口服?!闭猿戌犯屑さ乜戳死先艘谎?,继续大声表态。

        无论阎司令长官打算沒打算追究自己的责任,该说的话,自己却必须得说到位,眼下不是北伐出晋那会儿,也不是中原大战之前,那时候,整个晋绥军上下都洋溢着蓬勃朝气,阎司令长官也能做到知人善任,宽厚仁慈,而现在,随着李生达被暗杀,李服膺被枪毙,晋军的高级将领再见到自家的阎老总,心中难免会涌起一股莫名的畏惧感,即便像赵承绶这样的左膀右臂,也不敢保证哪天阎司令长官会不会來个壮士断腕,让自己死得不明不白,(注1)

        赵戴文见此,心里愈发觉得难过,他记忆中的晋绥军,可根本不是这般模样,想当年阎锡山和他密切配合,亲手打造了这支北方雄师,从太原一直打到北平城下,将士用命,所向披靡

        想到这儿,老人再也忍不住,用力推了赵承绶一把,大声命令,“坐下,我说沒你的事情,就沒你的事情,百川他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br />
        回过头,又看了一眼满脸青黑的阎锡山,摇着头说道:“百川,赵瑞和邹占奎两个联手作假,行为固然可恶,但是,你难道一点儿都不以为,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太害怕你的缘故么,百川老弟啊,你如何治军,照理儿我不该多加干涉,但咱们晋军,原本不是这样子的啊?!?br />
        注1:中原大战之后,阎锡山受打击太重,心性大变,对麾下将领也不再是推心置腹,他的老搭档商震愤而出走,晋军十三太保当中的十九军军长李生达因为倾向南京政府,被阎锡山指使卫士刺杀,另一个太保,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率部抵抗日寇十余日,奉他的电令后撤,为了应付全国舆论,居然被他下令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