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问情 (一 上)

    第一章 问情 (一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问情(一上)

        “那个女人是谁,?!蓖耪匠≈心且欢匝杆倏拷纳碛?,骑一师师长赵瑞满脸羡慕地询问。

        “乌旗叶特部的女王爷斯琴,就是去年跑到重庆宣布举族回归的那个,当时可是狠涨了一回蒋光头的颜面,被蒋光头当作揭露日本人假借自治之名侵吞察哈尔的证人,专门为她召开过好几次记者招待会呢?!逼镆皇ψ懿文背?,军政卫行动处常务处长邹占奎想了想,低声回应。

        “那她怎么又跑到了八路那边去,照理说,她这种身份高贵的人,最恨就是延安的那套才对啊,?!闭匀鹎崆嶂辶讼旅纪?,继续刨根究底。

        “我哪知道?!弊拚伎仕始?,满脸不屑,“重庆的那位蒋先生,最擅长的就是把有用的人才都往延安那边推,她不是第一个,估计也不会是最后一个?!?br />
        “那倒是?!闭匀疬至讼伦彀?,叹息着摇头,“好好的一朵野玫瑰,可惜了的了?!?br />
        “沒什么可惜的,估计在去重庆之前,就被别人给采了,你沒看见那个黑大个么,刚才横刀立马是何等的威风,现在呢,全部身心都在女人身上,哪还有个军人模样,?!弊拚伎昧ν塘丝谕履?,悻然回应。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很默契地把话題转向斯琴和赵天龙两个的花边新闻上,对先前的任务,只字不提。

        骑一师的几个团长们,也纷纷收起马刀,拉着坐骑慢慢往队伍后方蹭,不用打了,今天的仗彻底不用打了,八路军真是大手笔,居然派了整整一个旅的骑兵过來接人,那可是贺胡子的赖以安身立命老班底,去年秋天在绥西南与日本人的小岛骑兵联队遇上都打了个难分高下,骑一师再不赶紧偃旗息鼓的话,惹脑了人家,纵马抡刀杀将过來,大伙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见师座和团座们都缩了脖子,骑一师的弟兄们非但不觉得沮丧,反而纷纷长舒了一口气,俗话说,狗好做,屎难吃,平素看着自家师长明里暗里跟小鬼子眉來眼去也就算了,大伙当兵就是为了混口饱饭,管不了上面卖不卖**儿,然而拎着刀帮助小鬼子追杀自己的同胞,就有是另外一种体验,特别是刚才听到彭学文那几句掷地有声的话之后,不少骑兵心中都涌起了自惭形秽之感,恨不能立刻找个地缝一头扎进去,从此外边的事情什么都看不见。

        这样一支兵无战心,将无余勇的部队,当然再也对别人构不成威胁,前來接应九十三团和黑石游击队的八路军骑兵旅见他们不主动挑衅,也不愿意多事,与老祁、彭学文、张松龄等人碰了头之后,?;ぷ湃в丫?,迅速向西南方撤离,从始至终,都沒拿正眼看过赵瑞等人一回。

        这种被人彻底无视的感觉非常不好受,原本还准备凑上前解释几句的赵瑞被憋得满脸紫黑,望着越來越远,即将消失的烟尘,狠狠地吐了口吐沫,低声大骂:“什么玩意儿啊,见了上官连招呼都不打,老子是不愿意跟你们一般见识,否则,一定要找你们贺师长当面问问,他是怎么教导出你们这样一群目无尊长的混账东西來,?!?br />
        “是啊,是啊,咱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币煌懦ず午磷帕成系挠秃?,在旁边低声开解,“土八路么,就是一群刚放下锄头的农民,他们心中哪里懂得尊卑上下啊,,师长您刚才是不愿意将咱们晋军和八路军的冲突扩大,才主动克制了一回,真的逼得您较了真儿,灭了他们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br />
        “是啊!宝玉不跟瓦片碰,咱们这回,不跟他们一般见识?!逼渌父鐾懦ひ卜追卓?,都觉得自家身份高贵,犯不着为了丁点儿小事儿,跟一群泥腿子纠缠。

        “是啊,是啊,一群义和拳而已,动了真到真枪,立刻得被打回原型?!焙芸熘芪У闹诓文泵且卜追卓?,将八路军骑一旅贬得半文不值,自家则一个个好像刚刚打了场大胜仗般,趾高气扬。

        “那邹参谋长”赵瑞笑着点点头,迅速将目光转向自己的参谋长邹占奎,先前那番话,他并非完全在打肿脸充胖子,更重要目的在于,携骑一师的所有高级军官之力,逼着军政卫大特务邹占奎当众表态,帮大伙遮掩今天的事情。

        邹占奎是个人精,当然早就猜出了赵瑞等人的真实用意,想了想,笑着说道:“八路军來得太快了,完全出乎了咱们的预料,我觉得,应该是军统方面有人故意给他们通风报信,想联合他们,一道來对付咱们晋军,若不是赵师长刚才保持了克制,今天的事情,还说不定闹到什么地步,唉,咱们晋军,咱们阎司令长官,难啊?!?br />
        “可不是么,?!笔Τふ匀鸷推渌镆皇Φ母呒豆僭泵腔腥淮笪?,纷纷叹息着摇头,“姓彭的敢如此胡作非为,明显得到军统高层的暗中授意,否则,他哪來的这么大胆子,,唉,重庆那边啊,估计又想改主意了,所以又把咱们晋军推出來当坏人?!?br />
        “嗯,今天军统方面的所作所为,咱们必须如实向阎司令长官汇报?!弊拚伎蚜成话?,肃然总结,“如果沒有他们的配合,八路军骑一旅不可能到得这么巧,沒等咱们发起进攻,就突然从咱们背后杀了出來,至于具体阎司令长官该怎么向重庆讨说法,咱们就管不到了,反正,事情到了如此地步,已经远非你我所能左右?!?br />
        “参谋长英明?!?br />
        “邹处长果然明察秋毫?!闭匀鸬热顺こさ爻隽丝谄?,阿谀之词滚滚如潮,自古以來,当官的秘诀就是瞒上不瞒下,只要邹占奎肯答应将八路军骑兵旅出现的时间稍稍提前一小会儿,大伙今天就全都有功无过,至于底下的士兵和军政卫底层的特务们,即便他们知道上司们在联手糊弄阎司令长官,短时间内,也沒资格将真相递到阎司令长官面前,等到阎司令长官发现了端倪,至少已经是半年之后的事情了,时过境迁,为了大局着想,他也不能再处罚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