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重逢 (九 下)

    第四章 重逢 (九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重逢(九下)

        “嗯,,哼哼,?!逼木吡樾缘陌⒗矸⒊鲆簧?,又踉跄着向前跑了数步,才缓缓栽倒,滚烫的血从脖颈处喷射出來,像春天的泉水一样散落在半空。

        “师长落马了?!薄氨;なΤ?,?;なΤ??!敝诰拦瞬坏迷俅锩?,跳下坐骑,用身体将赵瑞围了个水泄不通。

        正在试图劫持老祁的尤世定等人也被吓了一跳,本能地转过头去,查看身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趁着这个机会,团长老祁一抖缰绳,带着通讯营长王志和一众随从,风驰电掣而去。

        “抓住他,抓住他?!庇仁蓝⒖谭从齺砩系?,策动坐骑,带队紧追不舍,才追出五、六米远,耳畔隐约又传來“呯、呯?!绷缴瓜?,胯下战马双腿一跪,将他狠狠地甩到了草地上。

        “呯、呯?!彼婕从质橇缴?,两匹追得最快的战马相继栽倒,马背上的警卫被摔出近二十米远,口吐鲜血,奄奄一息。

        其他警卫全都给吓住了,拉紧马头,不敢再向老祁靠近半步,沒有上司的命令,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敢朝老祁开火,但隐藏在大桥上的那名“狙击手”心中却沒任何顾忌,前后五枪,打翻了四匹战马,其中一匹是师长大人的坐驾,战马的主人生死不明。

        “狙击手,有狙击手,大伙小心,千万小心?!币煌懦ず午从ψ羁?,躲在警卫员身后,大声示警。

        “医务兵,医务护兵赶紧过來啊,师长受伤了,赶紧过來抢救师长啊?!逼渌该镆皇Φ母呒毒僖泊笊腥伦?,同时努力将身体往人群里头藏。

        托大了,今天大伙实在太托大了,先前只想着自己这边兵力占据绝对优势,有恃无恐,所以才跟在赵瑞身后为虎作伥,谁也沒想到,对面大桥上还埋伏着一个相当高明的狙击手,隔着五百多米的距离,弹无虚发。

        “抢救个屁,老子还沒死呢?!逼镆皇κΤふ匀鹪诰郎砗筇饋?,顶着满脸翠绿色的草渣子破口大骂,“山炮营,给我把大炮架起來,和重机枪营一道封锁桥头,其他人统统给我上马整队,老子今天不把他们全干掉,老子以后就姓祁?!?br />
        “是?!敝诰倨咦彀松嗟卮鹩ψ?,动作却一个比一个缓慢,谁也不肯脱离警卫员的掩护,成为对面狙击手的下一个目标。

        “弟兄们,他们杀了师长的战马,就是打我们骑一师所有人的脸啊,今天的事情,绝对是不死不休?!辈文背ぷ拚伎羧竦馗芯醯搅索庀碌苄质科桓?,挥舞着手枪,大声鼓动。

        “谋杀,这是**裸的谋杀,即便把官司打到重庆,咱们也是正当防卫?!备笔Τね醺ü渤犊ぷ?,努力鼓舞士气。

        众军官默默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谁也沒有做声,五枪,四匹战马,每颗子弹都打在了战马的脖子上,人家刚才明显意在杀马示威,沒想着伤人,如果这五枪都是冲着人的脑门來的话,沒等双方正式开打,骑一师的正副师长和参谋长就被一勺烩了,哪还有命在这里继续唧唧歪歪,。

        看到骑一师这边开始重新排兵布阵,大桥附近,黑石游击队和九十三团的将士也迅速着手进行战斗准备,山炮连迅速打开木箱,将仅有的十几枚炮弹擦去油脂,装上引信,机枪连则将最后的子弹塞进了重机枪弹链里,准备在关键时刻给晋军突然一击。

        刚刚跑上桥头的老祁迅速跳下马背,大步跑向张松龄,一边跑,一边低声喊道:“等会儿打起來,我用机枪和大炮给你开路,你们游击队立刻冲过桥去,沿着河岸向西跑,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不用再管我们?!?br />
        “那你呢,?!闭潘闪浣舜蟾嵌桓焦?,一边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大声追问,刚才那几枪虽然瞄得是战马,因为距离过于遥远,依旧将他的精力消耗一空,现在整张脸都呈灰白色,看起來仿佛大病初愈一般。

        “我们九十三团留下來拖住他们,放心,大不了我就下令投降,有傅司令长官在,姓赵的不敢做得太过分?!蓖懦だ掀罴鼻械鼗恿讼赂觳?,大声补充。

        周围的参谋们听到了他的话,都默默地叹气,九十三团只有一个营是骑兵,其他都是步卒,还携带着两百多名伤员,而对面的敌人,却是清一色的骑兵,连备用弹药都有专门的马车运载,双方一旦交上了火,九十三团根本就沒有平安脱身的可能。

        张松龄虽然对晋军和北路军之间的恩恩怨怨了解不深,却也知道一旦自己带着游击队抢先突围,九十三团的结局,绝不会像老祁说得那样轻松,想了想,轻轻摇头,“咱们两家并肩作战了上千里路,沒有在最后时刻把你们丢下的道理,你先别着急做决定,多给我点儿时间,说不定,今天的事情还有转机?!?br />
        “转机什么啊,骑一师已经开始做进攻准备了,?!蓖懦だ掀罴钡弥碧?,挥舞着胳膊大声叫嚷,阎老西既然连九十三团的番号都不想留,更不会对黑石游击队网开一面,如果张松龄不在开战的第一时间就带领人马突围,等待他和赵天龙等人的肯定是死路一条。

        话音刚落,对面的骑一师当中,又响起了赵瑞那太监般的公鸭嗓,这回算是学精了,沒有再主动将自己暴露于枪口下,而是躲在数排警卫人员身后,举起了一个高音喇叭,“九十三团的弟兄们,你们听好了,赵某这次來,是奉了阎司令长官的命令,?;ご蠡锘丶医邮芗谓钡?,阎司令长官说了,九十三团这一趟给晋军长了脸,从团长往下,无论军官士兵,皆有犒赏,请大伙赶紧过桥,到这边來集合,别跟着你家团长一条路走到黑,他跟我之间是私人恩怨,赵某保证不会殃及无辜?!?br />
        “奶奶的?!蓖懦だ掀钇昧窖勖盎?,抓起一杆莫甘辛步枪就想将高音喇叭打碎,怎奈双方之间的距离足足有七百余米远,中间还隔着无数人的身体,他根本沒法向目标瞄准。

        就在此时,又听见赵瑞继续大声喊道:“游击队的弟兄,刚才的冲突实属误会,你们悄无声息的就出现在大军的藏身之处,赵某人自然要把你们当成敌人,如今既然已经明白了彼此的身份,咱们之间的误会就算消除了,赶紧到这边來集合,别中了他人的挑拨离间之计,赵某跟你们八路军的贺龙师长,也算是老交情了,绝对不会把手伸到他的下属头上?!?br />
        “狗屁?!闭潘闪湟财没鹈叭?,抓起三八大盖儿,向着赵瑞身前胡乱开了几枪,然后大声喊道:“别听他的废话,他如果安着好心,刚才就不会追着赵队长砍了,大伙立刻上马准备,等会儿打起來,咱们抽冷子冲过桥去,直接剁碎了他?!?br />
        “剁碎了他?!薄鞍阉绯扇饨??!敝谄锉犊ぷ?,大声回应,抛弃同伴独自逃命的事情,大伙肯定不会做,哪怕九十三团和自己并不完全属于同一阵营,于今之际,唯一的破敌之策,就是利用敌军的骄傲自大,主动发起冲锋,给他们來个擒贼擒王,只要能把赵瑞击毙或者活捉,骑一师就群狼无首,即便兵力再多,也不可能挡住大伙和九十三团弟兄们的冲锋脚步。

        “请祁团长下令炮兵配合?!奔苄置鞘科捎?,张松龄迅速将头转向老祁,大声请求,“从骑一师的排兵布阵上看,赵瑞未必知道你手里还有四门苏制山炮,待会儿你下令用炮弹开路,我带着咱们两家的骑兵追着炮弹的脚步走,借着硝烟的掩护,直捣赵瑞的中军?!?br />
        “嗯好?!蓖懦だ掀钕仁且汇?,然后重重点头,张松龄的主意未必能稳妥,却是唯一能将骑一师击溃的办法,哪怕最后失败了,也是轰轰烈烈,不枉了男儿在世上走一场。

        九十三团的大部分军官也是心中热血未冷,见到老祁同意了张松龄的安排,立刻分头去做最后的准备,也有三两个人偷偷地瞪了老祁的背影几眼,满腹幽怨,被整编就被整编呗,反正晋绥原本一家,跟着阎司令长官干和跟着傅作义长官干有什么区别,何必为了?;ぐ儆嗝嗌葑?,把全团的弟兄都给搭上,,况且人家阎司令长官还答应给大伙加官进爵。

        然而像后者这样打算的毕竟是少数,九十三团上下绝大部分弟兄,都被骑一师的嚣张和无耻给激怒了,宁愿跟在老祁身后,与晋军拼个鱼死网破。

        对面的骑一师师长赵瑞举着便携高音喇叭喊了半天,除了张松龄那几下冷枪之外,沒得到任何回应,也就彻底失去了耐心,拉着新换上的战马,先向自家阵地纵深处退了两百余米,然后缓缓举起带着白手套的右手,“炮兵准备”

        “哒哒哒,哒哒哒,乒乒乓,乒乒乓”突然间,他的侧后方响起了一阵剧烈的枪声,随即,又是一阵,“乒乓,乒乓,乒乓乒乓”,紧跟着,一大队骑兵从远处蜂涌而至,一边策马狂奔,一边拼命地朝天空鸣枪示警,“乒乓,乒乓,乒乓乒乓”

        “什么人,?!逼锉Τふ匀鸨幌帕艘惶?,高举的右手缓缓放下,看规模,來者人数差不多有小半个团,并且每个人都骑着战马,只是军装太杂乱了些,有晋军的草黄色夏装,有日本人的黄绿色冬衣,并且还有不少人从头到脚一身漆黑,就像是下山打劫的江洋大盗一般,就差沒拿黑布蒙住面孔。

        “他们是什么人,是你们八路军的警备团么?!蓖懦だ掀钜脖粊砣讼帕艘惶?,放下右手,迟疑着向张松龄确认,早就知道八路军的穷,但也不至于穷到连军装都无法统一的地步吧,并且新來这伙人骑兵也太差劲了些,看上去规模不小,却连最基本的队形都排不成样子。

        “应,应该不是吧?!闭潘闪浔晃实糜械懔澈?,转过头,惊诧地看着方国强,期待后者能给他一个准确答案。

        “肯定不是?!狈焦肯攵疾幌?,用力摇头,“來接咱们的警备六团是八路军的主力部队,军容非常整齐,并且,我们八路军的主力部队,从來不像他们那样浪费子弹,通常也不会配备歪把子机枪?!保ㄗ?)

        沒等他们确定來者是敌是友,这些骑兵已经冲到了战场中央,牛皮轰轰地把即将交手的双方隔离开,然后高高地挑起了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

        “国民革命军,?!蓖懦だ掀钜豢?,愈发是满头雾水,察哈尔与山西交界这带,打着青天白日满地红的部队,只有晋军和北路军,这两家无论哪一家,也不会将衣服穿得像群叫花子一般,更不会如此牛气,大咧咧地朝战场中间走,对摆在两侧的机关枪视而不见。

        “你们,到底是哪个部分的,?!贝耸贝丝?,骑一师师长赵瑞心中的困惑丝毫不比老祁少,举起高音喇叭,大声质问,“赶紧让开,骑一师在此执行任务?!?br />
        “俺们是忠义救国军察南大队,这里是俺们的游击区,你们晋军跑來执行什么任务,?!闭匠≈醒氲穆矶又?,也举起了一个小巧的便携式扩音器,有名光头壮汉愤愤不平地反问。

        忠义救国军是军统给收编各地土匪武装后,给予的番号,从江南到塞上,谁也弄不清到底收编了多少支,这些乌合之众,有的在战场上舍生取义,以身殉国,有的则刚刚拿了军统的委任状,就立刻投降了日寇,摇身一变,就成了伪军,帮着小鬼子到处欺负中国人,还有一些特别精明的,则一手拿着重庆的军饷,一手朝小鬼子讨要武器补给,转头就将一部分枪支弹药卖给八路军的游击队,同时脚踏三只船,混得风生水起,不亦乐乎。

        说來也怪,骑一师师长赵瑞对战功赫赫的九十三团不怎么在乎,对眼前这支突然凭空冒出來的忠义救国军,却心存忌惮,愣了好一阵儿,才又举起高音喇叭回应道,“这里分明是我们晋军的防区,什么时候变成贵部的游击区了,,你们,你们这个察南大队,在二战区司令长官部那边备过号么,?!?br />
        “你们晋军见了小鬼子就躲着走,当然这里就成了我们的游击区了?!惫馔纷澈喊炎煲黄?,七个不服八个不忿。

        注1:歪把子机枪因为性能不太可靠,子弹消耗量又大,所以八路军的主力部队通常缴获了歪把子,都将其转给地方武装,自己基本上不用,或者很少留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