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重逢 (九 中)

    第四章 重逢 (九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重逢(九中)

        “龙哥?!闭潘闪涠峦岚炎?,快速冲过去,与方国强一道将赵天龙搀下马背,周围的游击队员和骑兵营的战士们也纷纷围拢上前,递毛巾的递毛巾,递水壶的的递水壶,将桥头堵了个水泄不通。

        “大伙让一让,麻烦让一让?!蓖ㄑ队ね踔疚ǹ值⒏樘蒙鲂碌氖露?,伸出手,试图从人群中给老祁分出一条道路,这下他可是犯了众怒,帮不上忙的战士们纷纷扭过头來,对老祁和他冷眼而视。

        游击队和骑兵营的弟兄,都是赵天龙一手带出來的,无形之中,就受到了他的影响,浑身上下充满骄傲,所以此时此刻,他们宁愿跟着赵天龙一道跟对手拼个玉石俱焚,也不愿意跟在祁团长身后向晋军屈膝,不愿意跪下來,求对方放自己一条生路。

        团长老祁被大伙看得心里头发虚,拱拱手,讪讪地解释:“弟兄们,弟兄们请冷静,请听我说,骑一师刚才做得的确过分,,但,但赵师长亲自出面喊我上前对话,如果我不接招,怕是有损咱们傅司令长官的声名,所以,我必须先出去跟他周旋一番,然后才能决定具体该怎样做?!?br />
        “是啊,是啊,无论今天的事情最后如何了结,该有的礼数,咱们不能缺了,否则,倒让姓赵的觉得咱们怕了他?!蓖ㄑ队ね踔灸艘话讯钔飞系睦浜?,也赶紧大声补充。

        他不开口帮腔还好,一开口,众骑兵们愈发觉得悲愤莫名,一个个抱着膀子,竖起眼睛,不住地撇嘴冷笑,就是不肯让开分毫。

        正尴尬间,人群当中,又传來了赵天龙的声音,“弟兄们,弟兄们让开吧,祁,祁团长他们做得对,刚才,刚才是我鲁莽了?!?br />
        “龙哥?!逼锉欠⒊鲆簧?,转过头,眼圈迅速发红,大伙连续几个月來千里转战,即便对着小鬼子的一线精锐,也沒有过光挨打不能还手经历,而现在,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弟兄被别人剁成了肉酱,却不能为其报仇,这,这还算他妈的什么骑兵,。

        “让开吧,众寡悬殊,况且还有森川联队追在后头?!闭蕴炝ス桓鏊攘思缚?,喘息着劝说,整洁的军装上,沾满了自己的鲜血。

        众人不愿意让他伤上加伤,咬着牙挪动脚步,给老祁等人让出通道,团长老祁骑着马从狭窄的通道中走过,越走,越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如果此刻堵在河对岸的是小鬼子,他肯定二话不说,拔刀迎战,但是,此刻堵在对岸的偏偏是晋军,与北路军打断骨头连着筋的骑一师,九十三团高层,至少有半数以上的军官都出自晋系,让他怎么可能毫不犹豫地选择跟骑一师死战到底,。

        怀着满腹的酸涩,他骑在马背上一步步向骑一师靠近,转眼间就走出了四百余米,來到了先前向自己喊话的骑一师师长赵瑞的面前,还沒等举手敬礼,对方已经快速迎了上來,抢先一步客客气气地抱了下拳,满脸堆笑,“祁兄,当年庆功宴上阎司令长官亲自敬过酒的祁兄,还记得小弟么,长城抗战那会儿,咱们两个可是肩膀并着肩膀砍过小日本儿的脑袋瓜子?!?br />
        “记得,记得,哪能忘了赵老弟你当年的英姿?!蓖懦だ掀罡辖舨嗫氡呱碜?,抱拳作揖,无论军衔还是职务,眼下赵瑞都远在他之上,所以无论记忆里找得到找不到这么一号人,他都必须客客气气地以下属之礼相还。

        “老兄当年抡大刀片子的模样,可是一直刻在这里头?!笔Τふ匀鹩么虐资痔椎氖种敢坏阕约旱哪源?,继续满嘴跑舌头,“后來你去了绥远,我被分派到了骑一军,本以为这辈子很难再见到你了呢,沒想到,真是沒想到啊,今天咱们两个居然又走到了一起?!?br />
        “是啊,我也是万万沒想到,在纳金河西岸等着我的是老弟你?!蓖懦だ掀钚ψ盘玖丝谄?,一语双关地回应。

        “我是主动请缨前來接你老哥回家的?!泵髅魈隽死掀罨袄镉写?,师长赵瑞也不恼怒,咧了下嘴,继续笑着套近乎,“这也就是你老哥,换了别人,我才懒得跑这么远的路來迎接他?!?br />
        “那我就多谢赵老弟盛情啰?!蓖懦だ掀蠲羧竦卮诱匀鸬幕袄锊炀醯揭凰课O?,又拱了下手,笑着试探,“怎么着,老弟有沒有兴趣再跟我联一次手,,小鬼子有一个联队就跟在我身后,老弟既然來了,不如和我一起迎面堵上去,打他个措手不及?!?br />
        “这,不急,不急?!闭匀鸨焕掀钏档靡汇?,赶紧讪笑着摇头,“你身后的追兵,自然有别人來收拾,我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接你和九十三团的弟兄们回家,來人,请阎长官的电令”

        说着话,他伸手从副官手里接过一个牛皮纸信封,打开封口,抽出里边的电报当众大声宣读,“兹闻国民革命军九十三团转战千余里,斩获颇重,威震敌胆,殊堪嘉许,特擢升九十三团为第六集团军独立三旅,自接电令之日起前往净化休整,待兵源弹药补充完毕之后,再”

        后面的话,老祁一个字也沒听见,只觉得一座雪山从半空中压了下來,将自己冻得浑身僵硬如冰,全明白了,到现在即便是傻子也能看明白了,阎司令长官不愧是擅长在多个鸡蛋上跳舞的一代枭雄,做事的手段就是高明,他沒有给小鬼子让开道路,不会成为全国舆论的众矢之的,他只是动用了一下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的权力,就让九十三团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这样做既给了小鬼子一个交代,又顺手敲打一下不听话的傅作义,高,真他娘的高。

        只可惜了那几位倒在马蹄下的热血男儿,紧紧握着拳头,即便十指的指甲插进了掌心,老祁也感觉不到半点儿疼痛,他只是觉得冷,刺骨的冷,连头顶上的太阳都变成了灰白色,从天空中照下來的全是寒光。

        “祁团长,小弟这厢给你道喜了?!逼镆皇κΤふ匀鹦ξ亟绫ǚ呕匦欧?,双手捧着递了过來,“独立旅啊,在咱们晋军当中,可是相当于一个师的编制,此去之后,恐怕用不了几天,你老兄的肩章,就要换成金色的喽?!?br />
        “是啊,是啊,祁团长,你这回可是一步登天了,让兄弟们真是好生羡慕?!备谡匀鹕肀叩钠镆煌磐懦ず午ばθ獠恍?,大声帮腔,“谁不知道,几个独立旅虽然挂在两大集团军之下,实际上,却是咱们阎司令长官的亲兵,无论人员还是武器,都是从优配备?!?br />
        “请客,请客,等到了净化之后,祁团长一定得摆酒请客?!辈文背ぷ拚伎?,骑三团团长韩春生,警卫营长尤世定等人也纷纷靠上前,笑呵呵给老祁道喜。

        然而团长老祁却沒有任何心思跟他们几个周旋,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赵瑞,带着最后的期望试探,“这几个月跟我们九十三团并肩作战的,还有第十八集团军下属的军黑石游击大队”

        “都去,都去?!闭匀鹇辉诤醯匕谑?,“跟你一起去净化休整,等将來有了机会,再礼送他们去一二零师?!?br />
        “这”最后一丝幻想也彻底破灭,几滴血从老祁的手掌边缘淌出來,慢慢润湿了战马的缰绳,就在去年年底,阎司令长官还因为牺盟的控制权,向共产党人举起了屠刀,黑石游击队去了净化,怎么可能还有机会再被礼送出境,,恐怕自张松龄以下这一百四十多条汉子,从此就要彻底不知所踪,事后即便八路军将官司打到重庆,阎司令长官也有足够的说辞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老哥尽管放心?!奔掀畹牧成絹碓侥芽?,赵瑞还以为是他心里为辜负了游击队而感觉内疚,笑了笑,信誓旦旦地补充,“他们刚才窥探我的军事部署的事情,我已经给过他们教训了,看在你老哥的面子上,不会再做深究,至于将來他们是走是留,也完全由他们自己來决定,我在这里向你保证,绝对不做任何干涉?!?br />
        “那可就多谢赵师长的大度了?!蓖懦だ掀钔蝗恍α似饋?,笑得全身上下肌肉乱颤,两行泪水顺着眼角滴滴答答地往外淌,“刚才的误会,且容我回去后跟游击队人解释一下,他们知道您老哥如此宽厚,想必也会心悦诚服地跟着咱们一起走?!?br />
        说罢,一拨马头,转身就往回走,好不容易才将他给骗出來,得到了一个“擒贼先擒王”的机会,骑一师的人哪肯轻易放手,只见赵瑞悄悄使了个眼色,警卫连长尤世定立刻带着亲信追了上去,左右包抄,就准备将老祁当场扣下。

        “怎么,几位还想送送祁某不成?!蓖懦だ掀钤缬蟹辣?,立刻从腰间拔出了手枪,通讯营长王志等人先前虽然心中还念着与晋军的旧情,但是在看了赵瑞的一番表演之后,也彻底绝望,纷纷将手枪拔出來,与尤世定等人怒目相对。

        “祁老哥,你这就让我难做了吧?!苯Τふ匀鹚南驴戳丝?,确定自己在对方手枪的精确射程之外,冷笑着举起的带着白手套的右爪,“你们九十三团虽然隶属于傅作义将军麾下,但也沒脱离第二战区管辖不是,,阎司令长官的手谕你都不理,莫非以为,咱们骑兵一师的马刀,都是拿來当仪仗的么?!?br />
        “你敢?!蓖懦だ掀钛杆俚髯箍?,遥遥指向赵瑞的额头,后者迅速朝警卫身后躲了躲,然后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小小一个团长,居然敢拿着手枪指向上司,莫非你们傅作义长官平素就是这么教导你的么,,來人,把他给我”

        “呯?!痹洞σ即珌硪簧瓜?,赵瑞胯下的阿拉伯马猛地竖起前蹄,将他狠狠地掼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