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重逢 (八 下)

    第四章 重逢 (八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四章重逢(八下)

        桌子上的地图是从昨夜歼灭松村中队时缴获的,比起众人以前看到过的任何一个版本都精确,上面除了有两条清晰的河流之外,还有一个水面非常巨大的内陆湖,与横在上游的集宁城一道,恰恰在脚下大地上组成了一个封闭的四边形。

        绝地,先前还擦拳磨掌想去追杀敌军的邵雍等人倒吸一口冷气,心中的豪情壮志顿时无影无踪,这哪里是差一步就天高任鸟飞,差一步就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才对,此时此刻,只要有一路大军在纳林河西岸一堵,就可以与追过來的森川联队一道,将九十三团彻底困死在两条大河之间这方圆百十余里的荒草滩上,届时,大伙必然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现在才看出是绝地來,你张胖子早干什么去了,,?!钡奔?,有人眼睛一竖,就要找张松龄拼命,不管敌军如何阻拦,全力向南冲杀的计策是你张松龄想出來的,赶在下村大队抵达之前,抢占杨家桥,为全团将士开僻道路的计策也是出自你张胖子之手,如今这条路已经走了十之七八了,你却又突然跳起來说大伙陷入了绝地,你,你这黑胖子到底是安的什么居心,!

        然而当看到张松龄满是血丝的眼睛,已经到了众人嘴边的质问,却是谁也说不出口了,战场上形势原本就是瞬息万变,很难预测,更何况大伙这些天來一直在急行军,根本沒有时间停下來去仔细梳理敌情,并且直到昨晚之前,沒有任何人曾经想到傅作义身边居然还藏着一个间谍,把九十三团的一举一动都汇报给了日本鬼子,眼下敌暗我明,大伙在察哈尔多逗留一刻,就多一份被日寇全歼的风险,以最快速度冲到晋北去与接应的队伍会师,是最为明智的选择,也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阎,阎司令长官不会把事情做得那么绝吧,毕,毕竟他在国民政府里也是数得着的大人物,怎么着,怎么着也得要点儿脸面?!倍宰诺赝汲聊撕靡换?,骑兵营长邵雍抬起头來,喃喃地反驳。

        阎锡山与日军在暗中接洽的事情,如今对九十三团的干部们來说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九十三团之所以放着距离自己最近的赵承绶不去投奔,反而请求贺龙将军掩护返回绥远,也是因为对晋军已经彻底不抱希望,但是,晋军与日寇的合作,毕竟还停留在私底下眉來眼去的层面,以阎锡山本人的行事风格,也不会将赌注全部押在日本人那边,如果此刻他命令属下让开道路,帮助小鬼子去消灭九十三团,岂不是彻底将他自己绑上了日本人战车,,万一因此引起蒋介石、傅作义和八路军三家联手报复的话,他阎某人在山西的根基再牢固,恐怕也会被连根拔起來,清理得干干净净,。

        “是啊,阎司令长官,去年还在报纸上宣布要跟小鬼子战到最后一兵一卒呢?!逼锉募父霾文倍汲鲎越?,与晋军之间的感情斩不断,理还乱,听了邵雍话,也不甘心地在一旁帮腔。

        “我只是感觉不太对劲,也许真实情况还沒我想的那么糟?!闭潘闪浣抗獯拥赝忌鲜栈貋?,斟酌着回应,“直接放一支日军从自己的防区穿过去,势必引发全国舆论的声讨,阎司令官是手里有军队的人,应该不会像汪精卫那样动不动就压上全部赌本?!?br />
        “不会,阎司令长官是真正上过战场的,汪精卫那小白脸儿怎么能跟他比?!蔽盘搜?,骑兵营众人立刻松了一口气,也不管事实到底会朝哪个方向发展,迫不及待地替自家老长官表白。

        “应该如此吧?!闭潘闪溆值懔说阃?,轻轻叹气,迄今为止,他对晋军的一系列判断,都是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当然对大伙沒太强的说服力,所以他也不愿意因为一系列未经证实的判断,影响到自己和邵雍等人之间的团结,然而,在宣布放弃这一系列糟糕的假设之后,他心中的那种恐慌感,却猛然又加重的三分,就像行路的旅人感觉到有猛兽在附近窥视,全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來,不知不觉间,冷汗就将脊背打了个透湿。

        这不科学!但几乎每个在死亡线上打过滚儿的沙场老兵,在即将面对危险时,心中都会生出类似的直觉,差别只是有些人的直觉特别强烈,有些人的直觉相对微弱一些罢了,邵雍和许地丁等人虽然一再替阎锡山说话,心中却也觉得越來越不踏实,犹豫了片刻,又纷纷主动退让:“张队,那你说咱们该怎么办,出发前团长说了,让咱们大伙都听你的?!?br />
        “是啊,胖子,你有沒有补救的办法,,咱们不怕一万,就怕万一?!?br />
        “说罢,张队,咱们早点儿准备,总比事到临头一点准备都沒有强?!?br />
        在众人期盼或者怀疑的目光当中,张松龄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说道:“我现在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咱们先派一支人马把纳林河大桥给占了,然后多派斥候过河打探,发现情况不妙立刻示警,如果堵在河对岸的敌军不多,或者敌军立足未稳的话,等祁团长带着主力部队赶到,咱们就一鼓作气冲过去?!?br />
        这倒附和张胖子的一贯风格,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绝不坐以待毙,众人听了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便大声喝起彩來,绝地也罢,陷阱也罢,已经走到这了,便再也沒有回头的可能,有那功夫疑神疑鬼,还不如继续努力往前冲,哪怕是情况真的到了最糟糕地步,大伙也未必不能杀出一条血路來。

        既然大伙的意见取得了一致,,张松龄便不再过多浪费时间,迅速将骑兵营和游击队的骨干召集到一起,调兵遣将,先派副营长许地丁带领骑一连去抢占纳金河大桥,然后又派了小郑带上政委方国强的亲笔信,冲过纳金河大桥去寻找负责接应大伙的警卫六团,请后者加快速度赶來汇合,以免给敌人可乘之机,最后,则将赵天龙叫到身边,仔细叮嘱道:“龙哥,你对这边的地形最熟,探索纳金河西岸的任务就交给你,你带着大队的警卫班,跟许营长他们一道出发,如果许营长他们接管大桥时沒遇到敌军,你就立刻带着警卫班冲到河西岸去,反复搜索,一旦发现意外情况,立刻接力回报,千万别做任何耽搁?!?br />
        “你放心吧,方圆五里的范围内,哪怕是一只耗子,都甭想逃过我这双眼睛?!闭蕴旖乜谝煌?,大声保证,好朋友在最艰难的时候,总会想起他,这令他感到非常自豪,所以将付出最大的努力,來回报好朋友的信任,绝不会让好朋友的眼睛中,出现一丁点儿失望。

        “注意安全,无论敌军多少,都千万别逞能?!闭潘闪溆值蜕V隽艘痪?,拉住赵天龙的手,亲自将他送出了临时指挥所,望着好朋友的骑着战马在阳光下越去越远,他忽然觉得那个宽阔的背影竟然有一点点陌生。

        自从他接任黑石游击队的大队长职务之后,与赵天龙两个并肩作战的机会就一直在减少,特别是与九十三团合作的这几个月,几乎有一大半儿时间,他都花费在替合作双方出谋划策,或者处理日常事务上,很难再有机会亲自拎起马刀冲锋陷阵,即便有,也是被警卫班重重包裹起來,再也无法像先前一样与赵天龙并肩并肩冲在整个骑兵大队的最前方,而后者,对他的态度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越來越尊敬,越來越注意维护他的威信,越來越把他当作上司而不是朋友。

        “等送走九十三团之后,我得抽时间跟龙哥好好聊聊?!辈桓市挠牒门笥阎涑鱿指艉?,望着赵天龙的身影,张松龄默默地想,正琢磨着该以何种方式,重新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耳畔突然传來方国强的声音,“张队,你刚才说晋军会给日寇让开道路,到底有沒有这种可能,,我怎么觉得这种情况十有七八会发生呢,,邵营长他们,他们只是怕丢人,才不愿意赞同你的判断?!?br />
        “不管我判断的准不准,能做的已经都做了,接下來,只能见招拆招?!鼻崆岬愕阃?,张松龄低声回应,“你出來正好,咱们两个去看看弟兄们,万一情况发生变化,接下來少不得一场恶仗要打?!?br />
        “走吧,正好我要找几个跟着我去排雷,?!狈焦磕貌怀龈玫闹饕?,只能陪着点头,但是隐约之间,他却感觉到张松龄还在担心着其他一些事情,但到底在担心着什么,对方不愿意说,他也无法追问得太深。

        探望伤员,鼓舞士气,总结战斗经验,林林总总一大堆事情忙碌完了,祁团长带着九十三团主力也赶到了,队伍从雷区中开辟的道路小心翼翼地走过,与骑兵营重新合兵一处,稍事休息,立刻拔营赶向纳金河大桥。

        抢先一步去占领大桥的许地丁沒派人回來求援,奉命过河探路的赵天龙也沒有发出任何警报,眼下一切情况表明,张松龄先前的担心似乎是杞人忧天,在遍地燃烧着反抗之火的情况下,兵力原本就捉襟见肘的蒙疆驻屯军,已经抽调不出更多的人马來堵截九十三团了,有川田大队这个前车之鉴在,附近的各路伪军也都偃旗息鼓,唯恐惹毛了九十三团,直接杀上门來将他们犁庭扫穴。

        眼看着队伍的前锋已经踏上了纳金河大桥的桥面,团长老祁终于松了一口气,回过头,笑着跟张松龄说道:“你小子终于判断错了一回,我就说么,咱们阎司令长官虽然越老越糊涂,毕竟也是个辛亥元勋,大节方面还是”

        话音未落,河对岸非常遥远的地方,忽然传來了一阵激烈的枪声,“乒乒乓,乒乒乓,乒乒乓”紧跟着,一道浓烈黄烟拔地而起,由南向北,直扑桥面,黄烟正前方,数匹骏马风驰电掣,骑在马背上的赵天龙一边用力磕打马镫,一边不断地朝天空开火,“呯呯,呯呯,呯呯呯!骑兵,晋军的骑兵,晋军的骑”

        不用他再提醒,众人也看到了黄烟的源头,数不清的战马绕过河对岸的丘陵,在赵天龙等人身后紧追不舍,马背上,身穿草黄色衣服的晋军将士高举战刀,杀气伴着马蹄踏起的尘土直冲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