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重逢 (五 上)

    第四章 重逢 (五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重逢(五上)

        一边骂骂咧咧地拿麾下的狗腿子们撒气,一边缩着肩膀在工事后苦捱,此时可此刻,冯学荣心里头只盼望着自己先前的想法是百分之百正确的,九十三团绝对不会从杨家桥这边过河,要过,也必须等到自己跟日本皇军移交了工事之后,到那时,谁输谁赢就不关他冯某人的事情了,反正天底下有脑子的人都知道,皇协军战斗力是负数,勉强拉上战场只会拖自己人这边的后腿。

        好像还真让他给猜准了,天蒙蒙亮的时候,率先赶到河对岸的,果然是一伙“大日本皇军”,虽然一个个走得风尘仆仆,人和马身上都糊满了泥巴,可一看队伍中明晃晃的手电筒和脑后亮甑甑的钢盔,就知道來者绝对是一线精锐。

        “河对岸是哪个,太君让你们自己报番号?!本衩亲氨负?,架子也非同一般,战马还离着桥头老远,就派了一名翻译隔着河命令。

        “报告太君,我们是察南自卫军集宁大队一中队,我是中队长冯学荣,对面的长官,请问您身后的太君们來自哪一部分,?!狈胙偃缡椭馗?,赶紧从工事后跳起來,大声回应。

        “你沒长眼睛么,自己看?!狈牍俟氛倘耸?,拿着手电筒朝身后的膏药旗晃了几下,沒好气的回应。

        此人的动作那么快,冯学荣除了旗面正中间那个红色的膏药之外,其余什么都沒看见,然而,越是这样,越让他觉得來者身份非同寻常,你想啊,日本一线部队是什么档次,皇协军地方自卫队是什么档次,双方根本不能往一起站,人家仰着脖子不拿眼皮夹他,才是正理,要是折节下士地跟他攀起了交情,恐怕里头就有猫腻了,弄不好就是土八路假扮的,天下之大,只有后者才讲究什么人人平等。

        其余被夜风冻得满脸鼻涕的大小汉奸们,也同样是一堆贱骨头,平素被小鬼子虐出感觉來了,越不给他们好脸色看,心里头越觉得舒坦,不待冯学荣下令,就一个个从工事后冲了出來,七手八脚地搬动堵在自己这一侧桥头的木栅栏,恭迎皇军莅临。

        “且慢?!蔽ㄒ灰桓霰冉辖魃鞯?,是冯学荣的副手朱大康,悄悄地从背后拉了一把正在往外跑的中队长大人一把,低声提醒,“我觉得不太对劲儿,你看他们,他们的个头,个个都在一米七以上,咱们集宁城的日本太君,哪有长到这么高的,?!?br />
        “啊~?!狈胙?;立刻打了个冷战,全身上下的汗毛同时竖了起來,一个箭步扑到工事上,扶着冰冷的沙包,冲外边的汉奸们喝道:“住手,都给我住手,,老子还沒下令呢,你们几个急着献什么殷勤,都给我回到沙包后头來,等老子跟太君那边核实完身份,大伙再列出去迎接他们?!?br />
        喝罢,又赶紧堆起满脸贱笑,冲着对岸的翻译官解释道:“长官,麻烦您跟后头管事的太君说一下,必须核实了身份才能过桥,这是上头一再重申的命令,小的,小的不好故意跟上头顶着干?!?br />
        “混蛋?!狈牍俸崃怂谎?,手掌慢慢摸向了腰间的王八盒子,“我看你他妈的是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拿着鸡毛当令箭使唤,核实身份,,怎么核实,人家说起了日本话么,你听得懂么,?!?br />
        冯学荣挨了一通骂,心中的警觉立刻少了一小半儿,赶紧冲河对岸做了个长揖,然后继续低声求肯,“帮忙,帮忙,这位大哥,我这也不是被上头逼得沒办法么,您就帮忙跟太君说一下,让他把手令拿出來给咱们看看,咱们不用太认真,走个过场,走个过场就行?!?br />
        “是啊,翻译大哥,您就帮忙递个话吧,反正走个过场,也耽搁不了多长时间?!逼渌笮『杭槊且才阕判α?,站在栅栏后替冯学荣帮腔,对面的“日本皇军”不太可能是假的,但多防着一手,总比沒任何防备要强,土八路的武工队,据说最喜欢扮成日本皇军到处招摇撞骗,大伙别不小心上了他们的当。

        “你们等着,惹了太君生气,有你们好受的?!狈牍俦恢谌吮频脹]办法,丢下一句威胁人的话,转身去向日本人请示了,须臾,有一个骑着东洋高头大马,白白净净的大胖子从“皇军”的队伍中走了出來,手中皮鞭朝汉奸们的脸上一指,破口大骂,“八嘎特内呃妈油啊,康巴万,阿里噶多稀哇西哇,射你其哇佳里全咔”

        “混蛋?!狈牍俚庾哦亲釉谌毡九肿拥穆砬耙徽?,狐假虎威,“太君说了,你们全是混蛋,他是奉了蒙疆驻屯军最高指挥部的命令,赶來封堵中国的九十三团,你们故意设置路障不让他过河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受了中国间谍的贿赂,故意想把他堵在河东岸,好给九十三团制造下手的机会,?!?br />
        “沒有,我沒有啊,太君,太君不要误会,千万不要误会?!狈胙僖惶?,吓得裤裆都湿了,赶紧从工事后翻出來,小跑着上前解释,“我真的只想走个过场,走个过场啊,既然太君不愿意浪费时间,就,就算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干劲把路障搬开,帮太君牵马过桥啊?!?br />
        后半句话,是冲着手底下的大小汉奸们喊的,众狗腿子闻听,赶紧又冲上前來,扛得扛,抱得抱,转眼功夫,就把堵在桥面上的障碍物清理了个干干净净,唯恐动作慢了,惹恼了阿马背上那名日本军官,被对方杀鸡儆猴。

        唯有副队长朱大康还保持着最后的几分警惕,快步追过來,再度低声提醒,“队长,他们长得不太像日本人,也沒出示手令啊,?!?br />
        “啪?!狈胙俾掌鸶觳?,狠狠给了朱大康一记耳光,“你才见过几个日本人,就敢胡乱怀疑,他长得不像日本人,你像,,他长得不像日本人,那匹东洋马长得像不像,,那口日本话难道还可能是假的,?!?br />
        “这!”朱大康捱了揍,这下彻底安静了,马背上的白胖子的确长得不太像日本人,可他胯下的战马,绝对是日本国运來的良驹,普通蒙古马长不了这么高,缓步小跑时的动作也不可能如此优雅。

        “犯贱?!笨吹椒胙僦鞫妗叭毡救恕北缃?,翻译官朝地上吐了口吐沫,不屑地数落,大小汉奸们被数落得脸孔发烫,却不敢还嘴,弓着腰,低声求告道:“大哥,大哥您别跟他一般见识,我们朱队长,性子是有点轴,但,但对大日本皇军,绝对忠心耿耿,忠心耿耿,?!?br />
        “忠心不忠心,你等会儿跟太君去解释吧?!狈牍僖谰刹豢显滤?,耸耸肩,跟在日本胖子身后去召集自家队伍了,十几秒钟之后,河东岸的日本兵重新整理好了队形,三个一排,策马鱼贯上桥,每个人都将变了色的手套握在马刀上,满脸杀气。

        见到此景,众汉奸们心里头越发觉得惶恐,沿着桥头站成左右两排,不住地点头哈腰,中队长冯学荣站在队伍最前方,脸上的笑容如同盛开的狗尾巴花一样,“欢迎太君,欢迎太君,工事卑职带着人早就修好了,还专门为太君预备下了热水和干粮,如果太君觉得哪里还做得不到位,请直接批评,卑职一定,一定全力改进?!?br />
        “吆,,嘻?!笨吹椒胙僮急傅萌绱颂逄?,日本胖军官脸上终于有了点儿笑模样,将坐骑停在他面前,大声夸赞。

        即便沒人帮忙翻译,冯学荣也知道这两个字是夸奖自己,赶紧将腰弯得更曲了些,低眉顺眼地回应,“这些,这些都是卑职应该做的,应该做的,只求太君们能够满意,只求太君能够满意?!?br />
        “吆嘻?!卑着肿尤毡揪俜浅B?,跳下坐骑,主动拍了拍冯学荣的肩膀,“你的,汉奸的大大的,太君非常满意?!?br />
        “是的,汉奸的大大的,大大的?!狈胙俦慌牡没肷砉峭范记崃巳?,明知道汉奸这个词不是褒义,依旧顺着对方口风重复。

        “吆嘻?!卑着肿忧咳套⌒σ?,继续用杜撰的日本话命令,“你的,你的手下都在这里了么,赶紧将他们集合起來,太君,太君要训话的干活?!?br />
        “是,是,太君,太君请稍等,干部们都在这里了,士兵,士兵们都在工事后,卑职这就去”冯学荣又鞠了个躬,立刻转身去召集士兵,才走了两步,忽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儿,迟疑着转过身,喃喃地追问,“太君,太君您,您怎么会说中国,中国话,?!?br />
        “八嘎,你管我会不会说中国话?!卑着肿由塾褐来┝税?,立刻拔出军刀,恶狠狠地架在了冯学荣的脖子上,“让你的人出來集合,否则,死啦死啦的?!?br />
        “死啦死啦的?!币丫齺砗拥钠锉?,全都抽出了马刀,架在了大小汉奸的脖颈子上,与此同时,河对岸,也响起了一阵激烈的马蹄声,上百名的中国骑兵从河畔的树林后冲了出來,三人一组,风驰电掣般掠过桥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