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重逢 (四 下)

    第四章 重逢 (四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重逢(四下)

        “这”方国强迟疑了片刻,想要提些建议,最终却又理智地选择了沉默,这种时候,哪怕是错误的决定,也好过朝令夕改,况且张松龄说得对,如果有间谍潜伏在傅作义将军身边的话,大伙早一步进入晋北与前來接应的警卫六团汇合,就早一步脱离危险,相反,越是在路上绕來绕去,越容易落入小鬼子的陷阱。

        “那就这么定了,你去鬼子的尸体上扒几件相对整齐的军装,咱们一会儿有用,我去找邵营长,让他赶紧收拢队伍?!闭潘闪溆值蜕愿懒艘痪?,策马去找骑兵营长邵雍,后者对他向來是佩服有加,接到命令后,立刻让通讯员吹响了集结号,骑兵们迅速跳上战马,抖动缰绳,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猩红色的月亮在天空中洒下冰冷的流光,照亮曾经的战场,照亮一地残缺不全的尸骸,几只流萤从不远处的树梢上飞了过來,摇摇晃晃,检视着地面上那些写满绝望的面孔,它们不明白,这么一大堆尸体,为何会出现在贫瘠的丘陵地带,这些人在自己家吃吃喝喝,繁衍生息不好么,何必跋山涉水跑到如此荒凉的地方把自家头颅双手奉上,。

        “呼啦啦,,?!笔晃谘唤吁喽?,这种爱吃腐肉的鸟类,对死亡的气息极为敏感,隔着几十里,就从风中闻见了血腥味道,拍动着翅膀飞上前,准备进行一场宏大的狂欢。

        紧跟在乌鸦之后的,是十余头野狼,纵身从丘陵上扑下,对着尸体露出锋利的牙齿,然后,又是十几头,几十头,上百头,你争我夺,不亦乐乎,当战场完全被狼群统治,一头浑身雪白的狼王缓缓出现在丘陵顶端,跃上最高的石块,仰起头,冲着血月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嚎,“嗷,,,,,,?!?br />
        “嗷,,嗷嗷,,嗷,?!敝刂厍鹆旰?,无数只野狼扬起脖颈回应,刹那间,狼嚎声沿着地面向四下散去,响彻整个原野。

        “嗷,,嗷嗷,,嗷,,?!碧窖刈藕用娲珌淼睦呛可?,汉奸自卫队长冯学荣在刚刚修好的工事后头打了个哆嗦,有股冰冷感觉从脚后跟儿一路窜上了脑瓜顶。

        他身边的几名汉奸小队长也被狼嚎声吓得一阵阵头皮发木,从沙包后探出半个脑袋,冲着黑漆漆的河对岸反复张望,“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他奶奶的,真邪了门儿了,这大半夜的,狼怎么嚎起來沒完沒了啊?!?br />
        “可不是么,你们看看天上的月亮?!庇腥怂踝挪弊?,以手指天,示意周围的同伙们仔细观察,众大小汉奸们闻言抬头,果然在冰冷的夜空中,看到一轮猩红的圆月,如同判官的眼睛,居高临下俯视着河畔每个人的灵魂。

        “妈呀,血月,又出血月了,又出血月了,,?!绷⒖?,有人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嘴里发出一阵慌乱的惊呼,血月在民间可不是什么吉祥兆头,一旦出现,就意味着地狱之门大开,阎王爷要成批地往里边锁人,那些平素欺男霸女的、拦路抢劫的,还有出卖了自家祖宗的,都会恶贯满盈,被牛头马面一个个从被窝里拉出來锁走,除非上辈子曾经积过大善,否则,绝对无法漏网。

        “血月,血月,怪不得刚才我好像听到了枪声,原來是血月闹的,唉,这下不知道又死了多少人,这些马贼们,又打起來了,就不知道消停一会!”有人紧皱着眉头,煞有介事地推断,在狼嚎声之前,他们还隐隐听到过一阵稀疏的枪声,但是持续时间非常短暂,几乎刚刚开始就迅速结束了,根本不可能是爆发了战斗,所以汉奸们更愿意相信,是河对岸的某两支马贼发生火并,或者某一支马贼内部又为了争夺头把交椅动了家伙,反正这一带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土匪马贼,仨一群,五个一伙,随便扯杆旗子就能自称大王,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因为内部分赃不均,或者和周围的势力发生了冲突,乒乓乒乓打上一场,死的往野地里一丢,自然有狼群给收尸,活着的则继续耀武扬威下去,直到某天遭遇到一颗子弹。

        “死就死吧,只要不是冲着咱们这边來的就好?!奔该昙蜕源蟮暮杭?,冲着血月幽幽叹气,这年头,能舍了脸皮给小鬼子当走狗的,除了痞子、混混,就是那些试图在乱世中大捞一票的赌棍,平素仗着背后有小鬼子给撑腰,坏事沒少干,此刻看到传说中的血月,心里头难免一阵阵发虚,四下吹过來的寒气也顺着毛孔直往骨头里头钻。

        “呯?!弊晕蓝映し胙俦皇窒碌拇笮『杭槊浅车眯姆骋饴?,掏出王八盒子,冲着天空开了一枪,然后跳着脚大骂,“闭嘴,都给我闭嘴,血月有什么稀罕的,又不是沒见到过,,如果阎王爷真的那么公道,这世界上早就沒坏人了,都给我消停地蹲着,谁再他奶奶的瞎嚷嚷,老子就派他到河对岸去巡逻?!?br />
        后半句话,可是比天空中的血月更有威慑力,登时,大小汉奸们全都变成了哑巴,一个个缩着脖子,撅着屁股,将脑袋扎在工事后纹丝不动,唯恐惹了自家上司生气,被派到河对岸去做冤死鬼。

        谁都知道,河对岸杨家集,是个鬼村,早年间原本富得流油,村里的人家光是靠着河边的田产和给过桥的商贩提供干粮酒水,就能盖起纯瓦顶的大屋來,为了吸引更多的商贩从这里过河,而不是走七十多里外的冯家窝铺,村里的族长甚至请了工匠,用石头重修了大桥,引得四下里一片赞誉之声,然而,也许是因为这次重修大桥时弄坏了村子的风水,或者族长的行为过于张扬引起了某些人的嫉妒,桥才修好沒多久,便有一伙蒙着面的马贼冲进了村子,一夜之间,将村里的男女老幼屠了个干干净净,随后又放了把大火,将整个村落付之一炬。

        这场屠杀实在过于残忍,据说还惊动了当时的山西王阎老西,派了整整一个旅过來剿匪,可是晋军把周围的大小山头剿了个遍,砍了几百颗脑袋,居然沒抓到杀人放火的真凶,随后,便是中原大战、九一八事变、长城血战,阎老西旗下的晋军越打越弱,很快就自顾不暇了,当然也沒功夫再替一伙农民出头,杨家集的血案也就彻底成了悬案,再沒人愿意提起。

        但是,沒人愿意提起,并不意味着血案的影响就此结束,屠杀发生后的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商贩们从此轻易不敢再从杨家桥过河了,尽管走冯家窝铺要绕路,并且还会被集宁城派过去的税警们敲诈勒索,可与性命比起來,金钱损失毕竟还是小事儿,况且前往草原的路也不止这一条,时间充裕的话,商贩们甚至可以连集宁也不走,省得想起杨家集的血案就心里头堵得慌。

        修好的石桥沒人走了,杨家桥附近的其他村落,也难免跟着衰败了下去,日本人來了之后再搞出个集家并村,干脆把杨家桥一带彻底变成了无人区,沿河两岸上好的水浇地也沒人耕种,每当春末,杂草能长到一人多高,微风吹过,便有鬼火在草尖上飘飘荡荡,就像一盏盏翠绿色的灯笼,(注1)

        要不是突然接到集宁城中日本顾问的严令,汉奸队长冯学荣也不愿意跑到如此渗人的地方修劳什子工事,这活计重得能累死人不说,关键是修得再好也吸引不了日本顾问的目光,并且非常容易引起其他势力的误会,要知道,日本人之所以集家并村,在两条河流之间的膏腴之地大肆制造无人区,就是为了对付越來越嚣张的土八路,他冯学荣做汉奸是为了捞钱捞好处,可不想便宜沒捞到,就早早地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

        然而看门狗该蹲在哪里,完全由主人说得算,无论什么时候都轮不到它自己做决定,所以冯学荣尽管心里头一百二十个不情愿,两天前接到命令后,也只能带着麾下的大小汉奸们出了集宁城,來到杨家桥西岸修筑工事,并且要一直待命到小鬼子的先头部队赶來,才能将修好的防御工事移交给后者,并且要无条件服从后者的任何调遣。

        “服从个屁,老子到时候把工事一交,立刻撒丫子开溜,你们谁愿意跟谁打跟谁打,老子才不搀和?!毕氲较蜃约合麓锩钍?,日本顾问黑田光夫那幅盛气凌人的模样,冯学荣就觉得肚子里一阵阵堵得慌,好吧,就算做狗吧,派出去咬人前,也得赏块肉骨头吧,把老子大老远丢到无人区來,居然连开拔费都不提一下,当老子手下的弟兄都能喝西北风活着呢,况且这晋绥军三十五军九十三团放着更近的晋十九军混三旅不去投奔,非要绕个大弯子从杨家桥过河,去投奔八路军警卫六团,岂不是吃饱了撑得慌么,,除非其团长脑袋和集宁城的黑田顾问一样,被驴踢过,否则,人家才不会干这种蠢事,。

        注1:集家并村,日寇占领华北后,因为兵力不足,无法控制那么多农村,就将很多村子强行合并为一处,让村民在集结点儿附近耕种,以便他们监视并掠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