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重逢 (三 下)

    第四章 重逢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重逢(三下)

        怎么可能,,松村大介将自己的眼睛揉了又揉,死活不肯相信看到的景象,骑兵,一支番号不明的中国骑兵,居然悄无声息地就打不远处的山丘顶部冒了出來,在三百余米外的位置上迅速集结,准备发起进攻,而他,除了先前那隐隐约约的一声马嘶之外,居然沒听见其他任何动静。

        “这不可能,不可能,中国人,中国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奔父龉碜有《映ひ不瓴皇厣?,喃喃地嘟囔,一时间,居然忘记了此刻自己最该做的事情是赶紧去组建防御阵地,对面山坡上的战马至少有两百余匹,这么多的战马,跑起來时不可能不发出任何声音,马蹄踏起的烟尘,肯定也是遮天蔽日,即便现在是深夜,如此明亮的月光下,也根本无所遁形。

        除非,除非他们先前就已经预知了松村中队的行军路线,老早在山坡的另一边埋伏,但是,今夜的行军路线是松村中队长随便在地图上画出來的,并且在出发时只传达给了队伍中的极少数几个骨干,连带兵的小分队长都不清楚具体细节,中国军人从哪得到了情报,,难道,莫非,夜空中还挂着一双他们的眼睛不成,。

        此时此刻,即便是打破脑袋,松村大介和他麾下的鬼子军官们,都无法弄清楚对面的中国骑兵到底从何而來,一个个精神恍惚,根本想不起自己的职责所在,底下的鬼子兵们表现更为慌乱,有人赶紧抱着步枪趴进了草丛里,有人则抄起机枪四下寻找制高点,还有人则是拿枪托当拐杖,努力从地上往起站,但是两条腿却像被灌进了十八斤老陈醋一般,又酸又重,根本不听使唤。

        三百米外山坡上的张松龄可不会愚蠢到等敌人做好准备再开始冲锋,狭路相逢勇者胜,这个节骨眼上,哪还有功夫管什么进攻的次序与队形,,看看大部分骑兵都已经骑着马走上了山坡,立刻向手中的长刀奋力前压,“杀?!?br />
        “轰?!鄙材羌?,天河决口,一百七十余名骑兵猛踹金镫,以赵天龙为浪尖,狠狠朝山坡下的鬼子兵头顶拍了下去。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蓖蝗徽ㄆ鸬穆硖闵鹑艟?,在广袤的丘陵地带反复回荡,数以万计的鸟雀被从睡梦中惊醒,拍动翅膀,悲鸣着冲上天空,几百年了,自打满清入关时起,这一带就成了它们独有的乐土,除了偶尔经过的商队和土匪之外,根本沒有其他人类靠近,而今夜,却突然变成两军交锋的沙场,让鸟儿们如何不魂飞魄散,。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崩酌愕穆硖闵絹碓郊?,越來越重,敲得地面上下颤抖,数以万计的野兔山猪丢下嘴里嚼了一半儿的根茎,迈动四条胖胖的短腿,夺路狂奔,它们不知道地面因何而颤抖,但是逃避风险,却是它们在几千万年进化过程中形成的本能。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崩酌愕穆硖闵嗖痪?,将四下里的野树震得來回摇晃,一群野狼在狼王的带领下冲上高坡,对着惊雷起源的位置伸长脖子,发出高亢的长啸,“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嗷,,,,嗷,,嗷——”狼嚎声此起彼伏,托起天空中渐渐发红的血月,这是猎食者对猎食者在表达敬意,做为草原食物链的顶端,他们习惯于尊重并欣赏强者。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马蹄声汇成**,瞬间吞沒所有外來嘈杂,猩红的血光下,赵天龙骑着黄膘马,身体低伏,手中长刀如燕翅般斜掠向后。

        黑石游击队的骑兵们紧紧追随着他,动作整齐得如同一个模字拓出來的雕塑,再往后,则是邵雍和他麾下刚刚组建沒多久,士兵还沒有满编的九十三团骑兵营,队形比前者稍为散乱,但每名战士都努力控制着坐骑,尽量按照平素训练的要求调整身体姿势,将长刀向侧后方斜伸、斜伸、宛若雏鹰展翅。

        太离奇了,太幸运了,今晚大伙的遭遇绝对可以写进评书,小鬼子果然想去卡断七金河大桥,置九十三团于死地,要不是祁团长和张队长料敌机先,大伙此番肯定在劫难逃,不过小鬼子运气实在太差了点儿,居然在大伙停下來打尖时,自己主动送到了丘陵的另外一侧,这简直是做梦都被笑醒的美事,天赐良机,人若不知道把握,天必弃之。

        幸运带來的不但是惊喜,还有对胜利的信心,在必胜信念的鼓舞下,骑兵们越跑,动作越是从容,人和马之间的配合也越來越默契,越來越心有灵犀,长时间的艰苦训练的成果,在这一瞬间终于体现了出來,高速奔行中,两百余中国骑兵渐渐融合成一个协调的整体,渐渐拉伸成为一个巨大的长矛,寒光四射,。

        沒有呐喊,沒有角声,只有扑面而來的罡风,夹杂着隆隆的马蹄声和浓烈的杀气,凌空刺向小鬼子们的心脏。

        “敌袭?!贝翥躲兜乜醋胖泄锉蜃约好媲捌肆俗阕阋话俣嗝?,松本大介才像从噩梦中被惊醒了般,扯开嗓子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旋即,他的尖叫声被凌乱的射击声吞沒,等不及他这个中队长发布命令了,最先反应过來的那批鬼子兵,扣动扳机,朝着疾刺而來的“长矛”疯狂攒射。

        “呯呯呯,呯呯呯?!惫碜颖腔怕抑猩涑龅拇蟛糠肿拥悸涞搅丝沾?,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发子弹打在“长矛”之上,飞溅起一串串耀眼的猩红,然而,整根长矛的速度丝毫未曾减慢,继续贴着草尖向前飞掠,越飞越快,越飞越急。

        加速,加速,继续加速,冲在队伍最前方的赵天龙沒有做任何停顿,紧跟在赵天龙身后的组成阵眼的张胖子,也沒发出任何指令,按照平素训练时反复强调的规矩,骑兵们在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身体紧紧贴在马脖颈后,继续加速,加速,把战马的速度全部压榨出來,用速度去换取生存机会,换取最后的胜利。

        两百多米的距离,只够战马奔行十三、四秒,而相对阴暗的月光、不断变化着的地形和战马的移动速度,都将对敌人的瞄准产生极为不利影响。

        事实上,比上述几项对士兵影响更大的,则是马群对着头顶踩过來时,所造成的心理压力,第一波射击沒有看到结果,很多鬼子兵连重新拉动枪栓的尝试都不去做,立刻掏出刺刀,手忙脚乱地朝枪管前端套去,尽管战马距离他们还有百余米远,足够他们再打上一到两轮。

        只有寥寥几挺歪把子,还在努力给中国骑兵制造麻烦,但是正副射手之间的配合,却突然变得极为生疏,小鬼子工业底蕴不足的缺点,也在仓促射击中暴露无遗,焦躁的枪声只维持了五六秒钟,就嘎然而止,一挺机枪的主射手扭过头,对着负责装填子弹的副射手破口大骂,另外一挺机枪的主射手和副射手则拿起水壶,用力在枪身上敲打,试图将卡了壳子弹,以最快速度从枪管里退出來,重新射击,还有几名机枪手,至今沒发出任何子弹,弓着身体继续沿队伍两侧的山坡猛跑,试图寻找一个最佳射击点,然后再打中国骑兵一个措手不及。

        “八嘎,废物,吃糠长大的废物?!彼纱宕蠼槿讲⒆髁讲阶飞弦幻镒牌ü裳罢野踩浠鞯氐愕幕故?,将后者踹翻在地上,抢过歪把子,调转枪口,冲着赵天龙疯狂扫射,那是整个中国骑兵的矛锋,打断了矛锋,后续的攻击自然会土崩瓦解。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子弹倒映着数点星光,打进了赵天龙身后三米远的位置,将一名游击队员直接推下了坐骑,无数马蹄从此人身上踏过,带起一串串鲜红的血肉,张松龄脸上也溅了一道,瞬间将他的眼睛烧得通红。

        然而他却沒做任何反击,继续紧跟着赵天龙,继续催动坐骑加速,整个骑兵队伍也对自家的伤亡视而不见,带着风,带着火,带着对小鬼子的刻骨仇恨,继续加速,加速,加速,直到马蹄踩上小鬼子的头颅。

        赵天龙的黄膘马第一个抵达目的地,前蹄下落,将一名转身逃命的鬼子兵踩了个筋断骨折,他背上的主人则把宽刃厚背中国式长刀迅速前捞,借着马速,捞上另外一名鬼子的肩膀,将后者连头带肩砍飞出小半截。

        另外三名游击队员从赵天龙闯开的口子,并排而入,手中哥萨克军刀尽力向下斜伸,如同割庄稼般,将碰到的物体纷纷割倒,小鬼子队伍中的缺口瞬间被扩大了三倍有余,周围还有无数人被吓破胆子,端着步枪,狼奔豚突,更多的中国骑兵从这个缺口冲了进去,挥舞哥萨克军刀,将停在原地试图负隅顽抗者和掉头逃命者,毫无差别地收割,血光一道接一道喷上半空,宛若一朵朵绚丽的焰火。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机枪子弹从侧面的山坡上扫过來,将几名狼狈逃窜的鬼子兵射翻在地,“八嘎,不准乱跑,赶紧让开,让开,不准挡住我的视线,?!敝卸映に纱宕蠼榱窖勖俺雎坦?,冲着麾下的士兵们大声招呼,沒有人听见他的命令,即便听见了,也不会遵从,从山坡上扑过來的中国骑兵太多了,每人只要挥一次刀,就可以将松村中队统统杀光,这个节骨眼上,继续挡在骑兵战马前面才是自己找死,只要來得及避开,鬼子兵们绝对不会做其他选择。

        “八嘎,八嘎?!彼纱宕蠼槠卑芑档嘏叵?,将枪口努力抬高,他麾下的鬼子兵身材矮小,中国军人却都骑在战马背上,如果仔细瞄准的话,应该能将二者区别开來,然而,过于仓促的动作,却让几梭子子弹全都打到了天上,歪把子独特的构造,根本不适合站立射击,而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松村大介也沒有机会去从容瞄准。

        “该死?!彼裘频囟辶思赶陆?,停止射击,重新寻找目标,看到了,看到了,猩红色的月光下,有匹明显带着北海道血统的白马轮廓分外醒目,迅速瞄准马背上的黑胖子,松村大介再度将食指扣紧,“喀嚓?!鼻股泶Υ珌砬逦淖舱肼淇丈?,不知不觉间,弹仓里的子弹已经被他挥霍了个精光。

        张松龄压根儿不知道死亡曾经距离自己如此之近,骑着战马,从几道血光之下急冲而过,东洋大白马的身体瞬间就被染红了一半儿,就像一朵滚动的火焰,它不甘心居于人后,奋力地迈动四蹄,追向前排的同类,然而每当它看好一个目标,正准备冲过去之时,已经有好几把钢刀先后落下,将目标砍成了一团肉馅儿。

        “嘭”一道血光跳半丈高,在半空迅速翻滚,更多的骑兵从小鬼子的尸体上冲过,带偏马头,寻找新的砍杀对象,几名來不及闪避的鬼子兵背靠着背,举起上了刺刀的步枪奋力抵抗,却被高速跑过來骑兵们砍得东倒西歪,很快,他们的防御队形就出现了空隙,邵雍举起旗杆拍下去,将其中一名小队长模样的鬼子拍了个狗吃屎,其他骑兵快速挥落手中军刀,将鬼子兵们砍成一个个原地转圈儿的血葫芦。

        “别停下,凿穿,凿穿?!闭潘闪渑刂谱趴柘碌淖?,扭过头來,冲着所有骑兵高声提醒。

        “别停下,凿穿,凿穿他们?!鄙塾?、许地丁,戴望山等人如同条件反射般放弃对身边鬼子兵的追杀,机械地大声重复。

        “别停下,凿穿,凿穿他们?!庇位鞫又械幕愀刹亢推锉械氖抗倜?,也扯开嗓子,瞬间将这一命令传遍全军,高度紧张的战斗中,人的大脑几乎停止了思考,只顾着按照训练时形成的习惯,对领军者的命令无条件遵从,随着命令的重复,骑兵的队伍又开始重新加速,就像一架刚刚调校过的杀戮机器,在赵天龙的牵引下,“轰轰轰”从鬼子队伍中穿过,沿途放翻一地尸体。

        “噗?!闭蕴炝值缎迸?,从背后将挡在自己面前最后一名鬼子兵砍翻在地,黄膘马从血泊中冲过,四蹄翻飞,宛若踏着一团团烈火,在背上主人的命令下,它于飞奔中调整角度,迅速右转,整个身体像滑翔般,于草尖上切出半个圆弧,掉头又朝遗落在骑兵攻击范围边缘处的另外一群鬼子踏了过去。

        “变阵,双龙摆尾?!闭潘闪涞纳粲窒炝似饋?,随即被他身边的军官和士兵们一遍遍重复。

        “变阵,变阵,双龙摆尾?!薄氨湔?,变阵,双龙摆尾?!鄙塾汉椭P”α饺酥馗醋?,将各自手中的军旗凌空摆动,游击队和骑兵营先后转向,一支继续跟着赵天龙和郑小宝,另外一支则跟着张松龄和邵雍,从已经被凿穿的敌人队伍尾部翻转过來,各自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敌人。

        亲眼看到自家同伙在十几秒内,变成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战场上遗留的鬼子兵们,精神上所受到的打击沉重得无法想象,根本沒有人还试图做无效的挣扎,或者丢下武器,撒腿逃向战场两侧的草丛,或者跪倒于同伴的血泊中,垂首待毙,甚至还有十多名鬼子兵被吓得当场尿了裤子,双腿拼命用力,就是无法将脚掌移动分毫。

        返身杀回來的中国骑兵,则像两头蛟龙般,迅速在战场上横扫,所过之处,无论是逃命的鬼子,还是等死或者吓瘫了鬼子,都一刀两断,又短短十几秒钟光景,整个战场上就被骑兵重新扫了个遍,除了零星几名幸运者之外,中国骑兵的目光所及之处,已经找不到更多活着的鬼子。

        作为少数幸运者,并且曾经给游击队制造了数人伤亡的小鬼子之一,松村大介半跪在一块石头后,手忙脚乱地朝机枪弹仓里压子弹,却始终无法将压入第一个弹夹,他的身体在哆嗦,手和脚也像抽羊癫疯般抖个沒完,嘴吧里,则不停地发出困兽般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不是,不是,不是!”

        “结束了,回家去吧?!逼锉ど塾罕醯嘏苌锨?,先用旗杆拍掉此人手中的机枪,然后又策马闪开几米远,居高临下地断喝。

        许地丁,戴望山两人先后跑过來,一人丢下松村中队的膏药旗,另外一人丢下一截被拦腰劈断的日本武士刀。

        “结束了,结束了,醒了,醒了,早就该醒了?!彼纱宕蠼榭奁盘鹜房戳丝此?,眼睛里再沒有任何凶光,然后哆哆嗦嗦地捡起半截武士刀,哆嗦着按向自己的小腹,“噗,,?!卑兹型堤宥?,他的身子晃了晃,如释重负般向前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