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重逢 (二 下)

    第四章 重逢 (二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重逢(二下)

        “能不能说得更详细些?!蓖懦だ掀畹难劬锞馑纳?,恨不得立刻走上前,将张松龄的脑袋开个洞,看看里边到底是怎么长的。

        无论敌人从几个方向來,咱们只管朝着其中一路去,这句话看似简单,却绝对将大伙头顶上的重重乌云硬生生给撕开了一道裂口,让人眼前瞬间就充满了阳光,而在此之前,他虽然也想主动求战,考虑更多的,却是大伙所面临的困难。

        “是啊,快说,说详细点儿,我们都把耳朵竖起來了?!鄙塾汉退镌破鸬热诵闹幸灿科鹨还刹υ萍罩?,看着张松龄的眼睛,大声催促,这张胖子就是不一般,也难怪团长大人不惜任何代价都想把他给留下,眼前形势如此窘迫,他首先想到的却不是敌人如何如何强大,而是自己这边优势在哪里,怎么才能抽冷子反咬敌人一口,以局部主动化解全局被动,不说别的,光是这种永不屈服于形势的心气儿,就令人望尘莫及。

        “是啊,张队长,说详细点儿,我们大家伙都在等着呢?!奔幢闶峭胖心切┏錾碛诮睦先?,此刻看向张松龄的目光中也充满了友善,主动求战,而不是绕路前行,听上去就比先前方棺材提出的那个狗屁建议提气了不止一万倍,更何况这个办法根本不用劳烦什么友军配合,更不需要送上门去看山西决死队的脸色,(注1)

        “我只是临时想出这么一个主意,非常粗疏,欢迎大家斧正?!闭潘闪涞愕阃?,手指在地图上继续移动,与察哈尔其他区域的地图一样,挂在墙上这张也绘制得非常粗糙,只能供大伙勉强了解一些大致情况,然而张松龄的具体想法,却随着他手指的移动,在众人眼睛里越來越清晰。

        眼下可能挡在九十三团去路上的,一共有三方势力,第一方,土匪孙剑的私人武装,具体兵力和番号不明,第二方,晋十九军第三混成旅,兵力三千出头,战斗力一般,士气非常低落,第三方,则是远从张家口向此地赶來的下村大队,兵力一千一百人上下,战斗力在三方中最强,求战心态也最热切。

        但是,这三方势力却各有各的心思,根本无法做到步调一致,即便相互之间有电报往來,也很难走到一个战壕中并肩而战,特别是晋军和日寇,虽然彼此长时间眉來眼去,并且有过合作对付八路军的恶行,但是双方存在根本目标上的冲突,谁都沒真正信任过谁,都在防着另外一方在自己背后捅刀子。

        因此,眼下试图堵住九十三团去路的几支队伍,基本上不可能同时出现于战场上,并且谁都不会主动牺牲自己,与九十三团死拼到底,给另外两家创造坐收渔翁之利的机会,在在某个特定时间段,九十三团所面对的,必然只是其中一个,只要不被森川联队追上來,就不会落入腹背受敌的困局。

        所以,眼下九十三团的最佳选择就是以不变应万变,继续按原计划向七金河畔急行军,沿途无论遇上谁,直接扑过去将其打垮便是,抛除感情因素不考虑,前方三家队伍唯一可能让九十三团收拾起來需要花费一些力气的,其实只有小鬼子的下村大队,另外两家,恐怕一两次冲锋就能将其防线冲垮,与九十三团根本不属于一个重量级别。

        “如果下村大队提前赶到七金河畔抢占了过河的大桥呢,,他们可是出了名的跑不死?!蓖ㄑ队ね踔局钢傅赝忌系牧降狼渫渲?,不放心地追问。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就被王志吸引了过去,刚刚舒展的眉头又慢慢皱紧,是啊,说了半天,分析的都是对九十三团最有利的方面,而不利方面却只字未提,如果下村大队已经抢占的七金河大桥,并在河对岸凭险据守怎么办,既沒有冲锋舟,又沒有民船征调,大伙怎么可能游到对岸去将他们干净利落地击溃,。

        这个问題,却一点都沒让张松龄感到为难,轻轻笑了笑,他用非常自信的口吻回应,“号称跑不死,不是真的跑不死,老祖宗有句古话,‘五十里而争利,则蹶上将军,其法半至,’下村大队偶尔创造一回一昼夜奔袭两百里奇迹,不可能天天保持这个速度,除非他们完全实现的摩托化,而徒步行军的话,每天走到百里以上,其战斗力就很难得到保障,所以,我只能将他们的平时行军速度设定为最大速度的一半左右,即平均每天九十到一百里,大约是咱们的一倍半?!?br />
        “你是说,下村大队还在继续往这边赶,根本沒机会抢在咱们前面拿下七金河大桥,?!蓖ㄑ队ね踔镜拿纪分辶酥?,非常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果电报上提供的消息误差不超过两天的话,下村大队,此刻的确应该正在赶往七金河的路上?!闭潘闪溆檬种冈诘赝忌锨昧饲?,毫不犹豫地回应,“他想堵住咱们,唯一的选择,是派出一部分精锐,轻装前进,夺取七金河上的大桥,购置防线,然后一边跟咱们战斗,一边等着主力部队赶过去支援?!?br />
        挡在大伙前路的季节河一共有两条,眼下都是水量充沛的阶段,七金河正事其中距离大伙目前位置较近的一条,距这里直线距离差不多有六十华里左右,刚好需要大部队走上一整天。

        众人目光再度随着张松龄的手指移动,先估算出张家口和集宁之间的距离以及下村大队沿途能利用的一切交通便利,然后再于心中默默计算自家到河畔的剩余路程,苦笑着摇头,如果张松龄和分析正确的话,当九十三团赶到七金河畔那一刻,下村大队主力也差不多是刚刚抵达,而届时谁家的先头部队占领了渡河大桥,就成了左右整个战局的关键,对于九十三团來说,抢先一步,全盘皆活,落后半步,则就是全军被困死在河东岸的惨烈下场。

        “小鬼子手中的地图,比咱们清楚,他们的参谋人员,也都非常专业,所以他们的先头部队应该早就出发了,随时都可能出现在河边?!闭潘闪涞幕凹绦珌?,让大伙的心情像一叶孤舟般,先落入波谷,然后再从波谷再度快速奔上浪尖,“但是,日军能派先头部队,咱们也可以派,这世界上,我还沒见过两条腿能跑过四条腿的奇迹,即便他们号称跑不死?!?br />
        “轰?!绷偈敝富硬坷?,气氛立刻热闹如同进了水的油锅,骑兵,大伙手里正握着一支骑兵,虽然在很多军事专家眼里,骑兵已经是落后于时代的兵种,但是其在战场上的机动性,依旧为这个时代的步兵望尘莫及,特别是在察哈尔这片广袤而又荒凉的土地上,骑兵们永远不会落伍,低矮的丘陵和辽阔的草原,是骑兵的天然主场,无论敌人再狡猾,再善战,也要先扛过骑兵的一轮马刀。

        “我们骑兵营立刻就可以出发,抢在日寇前面拿下七金河大桥?!逼锉ど塾旱姆从ψ钗?,举着胳膊,大声向团长老祁请缨。

        “是啊,团长,下命令吧,如果在主力抵达之前守不住大桥,我们几个提头來见?!备庇ば淼囟?,连长戴望山等人也纷纷附和,唯恐落后半步,任务被别人抢走。

        “当然得你们去替全军开道?!蓖懦だ掀钕肓似?,慢慢点头,“不过”语气一顿,他迅速将目光转向张松龄,带着几分求肯的口吻询问,“不过,张队长那边?”

        “我带领游击队与贵部骑兵营一道出发?!闭潘闪淝崆岢逅愕阃?,笑着回应,“条件只有一个,贵部骑兵营暂时归我指挥?!?br />
        “沒问題,谁敢抗命,你直接将他军法从事?!庇姓潘闪浯?,提前将大桥控制住的把握就至少多出了七成,这种情况下,团长老祁才不会在指挥权上跟张松龄计较,稍作迟疑,就断然答应。

        “我们这就去把弟兄们叫起來,整队出发?!?br />
        “张队,我们在营地门口等着你?!鄙塾汉推渌锉刹?,都是张松龄和赵天龙两人手把手带出來的,当然也不会拒绝“师父”的指挥,纷纷站起來,以实际行动表明态度。

        张松龄用目光跟老祁交流了一下,然后开始调兵遣将、很快,就把骑兵的具体行动方案落实到人,老祁也带着其他干部参与进來,群策群力,以最快速度替骑兵解决问題,提供方便,大约三十分钟后,黑石游击队和九十三团骑兵营再度并肩出发,风驰电掣般,向六十华里外的七金河大桥扑去。

        团长老祁举着火把送到了临时营地门口,望着月色下渐渐模糊的背影,久久不愿将目光移开,这是他手中的第一支骑兵,也是整个九十三团的精华,即将去前方敌情不明的七金河畔,替整个队伍开辟出一条脱险的通道,然后坚守上整整一天时间,待大队人马赶致那里之时,他不知道,自己还能看到他们当中几张熟悉的面孔,。

        起风了,走在队伍最前方的黄骠马扬起头,发出一串骄傲的咆哮“唏嘘嘘嘘,?!?。

        “唏嘘嘘嘘,?!薄斑裥晷晷?,?!薄斑裥晷晷?,?!笔フ铰砣浩鹣煊?,声音宛若战歌,在天地间回荡,回荡,反复回荡。

        注1:山西决死队,又名山西新军,是在抗战前夕,阎锡山与延安方面合作组织的抗日新军,队伍中骨干多为爱国青年,因此战斗力颇强,在39年下半年,山西战局进入相对缓和状态后,阎又试图以激烈的血洗手段清除队伍里的共产党干部,光是在三纵就屠杀共产党干部六百余人,导致双方合作彻底破裂,决死队彻底脱离晋军,加入八路军序列。

        酒徒注:看到有读者反映在淘宝的众筹活动,还沒受到站方承诺的商品,酒徒在此解释一下,新书《男儿行》的发布时间是今年五月,免费阅读也是同时向参与众筹的读者开放,其他商品,如中文在线红包和17k阅读卡,酒徒正在继续追问耽搁原因,因为涉及到淘宝和中文在线的合作,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有答案后,酒徒会立刻给大伙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