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重逢 (二 上)

    第四章 重逢 (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重逢(二上)

        “沒有选择就打,反正这一路上,咱们早赚够本了?!贝掖腋蟻淼母骷陡刹棵翘炅俗钚虑榭鼋樯芎?,大部分人都表达了跟老祁类似的想法,九十三团可不是那些叼着奶嘴长大的中央军嫡系,他们参加过长城抗战、太原死守、到绥远争锋,再加上这次五原大捷,跟小鬼子已经真刀真枪碰过无数次,经历的险恶局面多得去了,根本不在乎多一次两次。

        但是,也有不少高级军官,像通讯营长王志一样,建议大伙想办法暂避敌军锋芒,最近几个月來,九十三团在黑石游击队的全力配合下,取得的胜利一个接着一个,然而自身的损耗也不小,并且根本沒足够时间去休整补充,可以说,眼下的九十三团已经是强弩之末,即便有能力收拾掉下村大队,也不会是胜得太轻松,万一开局不利,反而打成了胶着战,就彻底前功尽弃了,非但会把先前取得的胜利果实全吐出來,并且有可能连老本都赔个精光。

        “如果咱们放弃先前的路线,直接西插,然后再掉头向南,从偏关一带入晋,先进入山西决死纵队的防区,然后再想办法绕路绥远,?!闭焦康乃悸废騺肀冉峡砉?,想了想,试探着提出一个颇为大胆的建议,“我可以在赶路的同时,利用电台向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汇报最新情况,请他们从山西抗日决死队抽调一部分人马前來接应?!?br />
        闻听此言,不少人眼前登时就是一亮,由大伙目前驻扎的地方前往集宁,必然跨过两条大河,鬼子和伪军们也会沿着河岸重重布防,试图将九十三团全歼,而放弃原來的行军路线直接向西的话,虽然路程又增加了一倍,却可以晃迎面堵过來的伪军和鬼子们一个措手不及。

        更重要一点是,蒙疆驻屯军的山地旅团,去年刚刚被八路军打了个丢盔卸甲,连中将旅团长阿部规秀都被人家给毙了,至今元气都未能恢复,对山地战更是心有余悸,只要九十三团绕路进入山区,即便前方沒有任何部队接应,背后的小鬼子也未必敢继续紧追不舍,否则,一旦踏入八路军的主场,难免又会像阿部规秀那样,落个尸骨无存的结局,(注1)

        只是这个提议有点儿过于纯军事化,根本沒考虑到在座当中很多人曾经有过在阎锡山麾下任职的经历,先前放着近在咫尺的各路晋军不敢联系,反倒要舍近求远,向贺龙将军请求派兵接应,已经够让他们觉得难堪了,但好在贺龙部与晋军沒有发生过直接冲突,以事急从权为借口,大伙也能勉强说服自己,而现在,居然还要直接向刚刚与晋军反目的山西抗日决死队求援,这让大伙如何过得了心中那道坎儿,,万一沿途再与晋军起了冲突,大伙岂不是要摆明了车马,与八路军一道打老长官阎总司令的耳光,老长官纵然有千种不是,有这么多年的知遇提拔之恩在,让大伙怎么能下得去手,。

        “如果进入山区的话,我们炮连可就麻烦了?!彼镌破鹜低蹈芪У耐哦粤艘幌卵凵穸?,委婉地表示反对,“苏联人当初设计这款火炮时,考虑的是用卡车牵引,咱们现在改用骡马拉,本來就已经非常勉强,如果硬要往山区走的话,大炮肯定沒法带,咱们整个新三十一师,才有八门这样的大炮,丢了它,我这个炮连长根本沒法跟上头交代,炮连弟兄们会也绝不答应我如此败家?!?br />
        “是啊,沒有大炮,咱们九十三团的攻击力,至少要下降一半儿,遇上小鬼子的一线部队,又得蹲在战壕里光挨炸不能还手?!?br />
        “大炮绝对不能扔,那是咱们傅老总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才从苏联援华武器中讨來了的,如果把它们扔给鬼子,咱们还有什么脸回总部去,?!?br />
        其他几名年龄稍大的军官紧随在孙云起之后,相继表态,拒绝接受向山西抗日决死队求援的提议,虽然其中的缘由大伙有点儿说不出口,但拿团中的苏制火炮为说事儿,却沒有丝毫破绽,毕竟这东西在战斗中的作用有目共睹,在其卓越的射程和近于变态的庞大攻击范围面前,鬼子大队一级重火力,只能算是一堆渣,几乎每次在战斗一开始,就直接被轰上天去了,根本沒有展开的机会,(注2)

        “我们八路军一直认为,人比武器重要,武器沒了可以缴获,可以凑钱去买,人沒了,可就什么都剩不下了?!狈焦勘恢谌说耐绻烫扰糜械愣匣?,皱了皱眉头,大声说道。

        “问題是,咱们得买得着?!奔父龈崭辗⒐缘母呒陡刹恳黄鸨淞肆成?,七嘴八舌大声反驳。

        “说得轻巧,要是随便就能买到,你们八路军主力师怎么连一门像样的大炮都沒有,?!?br />
        “可不是么,咱们北路军可不是蒋委员长的嫡系,把什么丢了都能补,为了咱们这几门炮,傅老总低三下四的不知道求了多少人,光是送出去的金条,就够组建一个步兵团的了?!?br />
        “是啊,方政委你可能不知道,眼下德国、美国和英国,都耐于日本人抗议,不敢再向国民政府出售重武器了,咱们唯一的火炮來源就是苏联,而苏联人给的火炮每年总计才那么一点儿,中央嫡系都不够分的,哪容易就落到咱们手上?!迸滤匠车锰骱ι肆吮舜酥涞暮推?,骑兵营长邵雍也站起來,非常煞有介事地跟方国强解释。

        他说得都是实话,但这些实话,却都跟众人的抵触态度关系不大,方国强明显看出了背后的真相,偏偏又不能主动将其揭开,直气得脸色发青,两眼冒火,皱着眉头忍耐了许久,才一字一顿的说道,“反正我把道路给你们指出來了,选与不选,由你们团长來做决定,如果你们非要蛮干,咱们把丑话说到前头,我们游击队肯定不会跟着你们一起往绝路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辈淮焦堪鸦八低?,通讯营长王志第一个跳起來,拍着桌子质问。

        “就是啊,方兄弟这就有点不仗义了吧,当初在黑石寨附近的时候,我们九十三团,当初可沒把你们直接扔给小鬼子?!奔父鲇ひ卜追渍酒饋?,阴阳怪气地数落。

        团长老祁的涵养比麾下的营长们好,但是也无法接受方国强居然用威胁的口吻跟大伙说话,虽然后者所指出的道路,的确是目前最安全的选择,用力拍了一下桌案,他大声命令,“坐下,都给我坐下,看看你们,都像什么样子,还嫌丢人丢得不够么,,既然是开会,当然允许人家把不同意见说出來,至于到底怎么办,有我在,有张队长在,哪用你们这些人瞎胡嚷嚷?!?br />
        众营长们被骂得满脸通红,狠狠剜了方国强几眼,悻然落座,游击队政委方国昭心里也觉得老大不是滋味,冷哼一声,傲然补充,“我这个人脾气直,有什么就说什么,大伙别往心里头去,即便是进了山区,大炮也未必会落在追兵手里,先找个安全地方埋起來,自然由当地的游击队帮忙暗中照看,只待与山西决死队接上头,他们肯定有办法将大炮挖出來原封不动归还给你们?!?br />
        “挖出來肯定能挖出來,只怕是刘备借荆州?!辈文背ふ藕罕跣∩止?,作为从晋军出來的老人,他在感情上明显倾向于阎锡山,所以无论去年决死队和晋军之间到底是谁先对不起谁,在他看來,肯定都是土八路的错,尽管事实未必真的像他想的那样。

        “好了,都不要争了,咱们张大队长还沒发表意见呢,?!蓖懦だ掀畎琢苏藕罕跻谎?,笑着转换话題,“他可是咱们的智多星,这么长时间沒说话,心里肯定有了好主意,张队,我说的是不是事实,?!?br />
        “方政委的刚才所提建议,是最稳妥的选择?!闭潘闪湓疽丫蛩惴⒀?,既然老祁点了自己的将,刚好顺势站起來,大声说道。

        几个晋军出身的老人立刻又冷了脸,对着张松龄怒目而视,再跟姓方的棺材脸是一家人,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地给他撑腰吧,,你张胖子好歹也是另外一方的大当家,我们祁团长都沒好意思直接站在九十三团的立场上说话,你张胖子怎么能做得如此露骨,。

        谁料张松龄的话头,很快就出现了转折,冲着大伙笑了笑,他继续补充,“但最稳妥的办法,往往也是最保守的办法,实施起來难度很高,并且途中还可能出现新的变数,所以,我并不赞同这个主意?!?br />
        “噢?!敝谌饲崆岬阃?,紧张脸色登时缓和了许多,只要不主张向山西决死队靠拢就好,哪怕付出的代价稍微大一些,众人心里也准备接受,更何况,张胖子以前总能拿出别人想不到的好主意,从來沒让大伙失望过。

        在一片期待的目光中,张松龄走到地图前,手指慢慢移动,“刚才大伙有人主张跟小鬼子拼命,有的主张避其锋芒,估计都是觉得敌人太多,咱们容易落入重围,但是,咱们何不换种视角呢,敌人再多,也是一路路从不同方向走过來,光靠着电台联络,他们未必能同时跟咱们对上,而除了从背后追过來的森川联队,其他各路敌军中任何一路,实力都不如咱们,所以我觉得无论其从个方向來,咱们只管朝着其中一路去,打残了堵在正前方那路,自然就海阔天空?!?br />
        注1:1938年10月,原华北方面军驻蒙军独立第二混成旅团旅团长常冈宽治被八路军在河北省广灵县境内的张家湾打成重伤后(一说为击毙),日本军部派阿部规秀接替常冈宽治旅团长的职务,1939年10月2日,阿部规秀被晋升为陆军中将,11月7日在黄土岭被八路军包围后击毙。

        注2:日军大队一级,通常装备两门或者四门九二步兵炮,该炮以小巧灵活而著称,但最大射程只有两千七百米,远不如苏联仿制的施耐德一九零九式山炮的八千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