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风云(十二 上)

    第三章 风云(十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三章风云(十二上)

        “骑兵,,?!贝ㄌ锕蜒矍耙缓?,天旋地转。

        千算万算,他还是漏算了与国民革命军九十三团并肩作战的那群赤色骑兵,对方虽然人数有限,然而个个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好手,凭借出色的骑术和对草原地貌的熟悉,可以轻松躲开川田大队那些笨蛋侦察兵的搜索,于不知不觉中迂回到他们身后,向川田大队发出致命一击。

        “骑兵,他们哪里來的这么多骑兵?!闭匙糯ㄌ锕讯惚芘诨鞯娜?,也茫然停住脚步,喃喃的嘟囔,人在极度紧张时,大脑反而会出现当机情况,此刻的他便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发现自家后路被抄,居然想不起继续逃命,反倒愣愣的站在原地,疑惑起对手的骑兵出处來。

        好在不是所有鬼子兵都被吓得六神无主,紧跟在川田国昭身后,便有一名鬼子少佐还保留着最基本的理智,狠狠推了自家上司的后背一把,咆哮着提醒,“赶紧,赶紧让第四中队原地设置防线,?;り⒅?,沒有了辎重,咱们还拿什么打仗,?!?br />
        “?;り⒅?,?;り⒅??!贝ㄌ锕讶缑纬跣?,挥舞着手臂大声叫嚷,“原田,原田小六郎,赶紧去通知小野中队长,命令他不惜一切代价?;り⒅?,固守待援,我,我这就给他把援军派过去?!?br />
        “?;り⒅?,?;り⒅?,通知第四中队不惜任何代价?;り⒅??!蓖ㄑ侗镄×苫档卮笊馗?,抓过一匹失去主人的战马,飞身便朝上面跳,不待他策动坐骑,川田国昭已经快速转过头,一把扯住先前提醒自己的鬼子少佐,“松村,带领你的第二中队,马上给我靠上去,第四中队,第四中队战斗力太差,坚持不了多长时间?!?br />
        “嗨依?!钡诙卸拥闹富庸偎纱宓牢浯鹩σ簧?,赶紧收拢自家部众,准备跑步驰援两公里外的乱作一团的第四中队和辎重队,还沒等他跑出两百米远,“嗖,?!?,“嗖,?!?,“嗖,?!?,“嗖,?!碧炜罩凶饭齺硭纳庑?,紧跟着,爆炸声此起彼伏,就在他正前方大约五十余米的位置,跳起四道又粗又重的烟柱,烟柱周围,鬼子兵的尸体横七竖八躺了一地。

        “轰?!薄昂??!薄昂??!薄昂??!庇质撬纳?,将正在回援自家辎重队的鬼子兵们震趴在地上,迟迟不敢抬头。

        “轰?!薄昂??!薄昂??!薄昂??!北ㄉ佣?,连绵不断,苏制火炮射击精度不足,威力巨大的特点,被国民革命军九十三团的炮兵们发挥得淋漓尽致,十几个弹坑横在松村中队的鬼子兵们面前,里出外进,根本排不出一道直线,但是,每个弹坑附近十五米范围之内,都再找不到任何活物,残破的肢体被爆炸冲击波送得到处都是,根本沒有再拼凑完整的可能。

        “八嘎,废物?!闭驹诘诙卸由砗蠹绦鞅步拇ㄌ锕哑瓶诖舐?,“站起來,站起來分散开冲过去,中国人只有四门火炮,四门火炮挡不住帝国武士的冲锋脚步?!?br />
        的确,四门火炮不可能堵住整个松村中队,然而谁敢保证下一枚炮弹,不会恰恰落在自己头上,,听到川田国昭责骂的鬼子基层军官们慢吞吞地从地面上爬起來,嘴巴里骂骂咧咧,“八嘎,八嘎特内,给我站起來,站起來分散开,分散开,快点儿冲,刚才的火炮是按照预定标尺盲射,冲过这段距离,炮弹就炸不到咱们?!?br />
        鬼子兵们无可奈何地爬起身,分成散兵队形,硬着头皮绕过弹坑,继续朝辎重队附近跑,才跑了十几步,身背后又传來数道尖啸,四枚硕大的炮弹并排落了下來,弹片横扫,将冲在最前方的二十余鬼子炸得粉身碎骨。

        这下,再也沒有鬼子兵敢继续向辎重队位置冲了,慌慌张张地趴在地上,唯恐成为山炮的下一波重点“照顾”目标,“八嘎,废物,光会吃饭沒有廉耻的废物,天皇陛下在看着你们?!倍卸映に纱宓牢涮沤糯舐?,却拿手下的鬼子兵们无可奈何,太恐怖了,九十三团的山炮太恐怖了,准确得好像长了眼睛,而从大伙藏身的地方,到辎重队的聚集处,却都在零九式山炮的打击范围之内,只要手头有足够的弹药,中国炮兵理论上可以一直追着他们脑袋炸,直到把所有人都送入地狱。

        “嗖,,?!薄班?,,?!笨植赖呐诘瓶丈绦颖澈蟠珌?,吓得松村道武一猫腰,连滚带爬地跳进一个冒着烟的弹坑,双手抱头,撅着屁股一动不动,他等着炮弹冲击波结束那一刻,然而,爆炸声却姗姗來迟,在距离他非常远的地方,“轰隆隆”,“轰隆隆”,震得地面不断晃动。

        “他们在炮击辎重队?!币凰布?,凭着出色的职业嗅觉,松村道武就明白了中国炮兵的战术意图,从炮弹坑边缘抬起头,他焦急地朝远处观望,只见先前辎重队固守待援的位置,一辆汽车侧翻于地,几匹受惊的挽马,拖着满载的胶**车,在帝国士兵的队伍中横冲直撞。

        “完了?!彼纱宓牢涔蛟谂诘又?,全身的力气都瞬间被抽了一干二净,布置陷阱的中国指挥官太恶毒了,派出了威力强大的骑兵去攻击这边实力最为单薄的辎重兵不算,居然还安排了火炮替骑兵开道,在如此很辣的打击下,即便二中队全体士兵冒着被炮弹炸死的风险拼命往回跑,两公里的距离,至少也得花费他们十分钟时间,而有十分钟功夫,足够中国骑兵在大炮的掩护下,将辎重队和负责?;り⒅氐牡谒男《臃锤纯成先?、四个來回,在近一个营的骑兵反复冲击下,辎重车附近的帝国武士,根本沒有创造奇迹的可能。

        “八嘎,松村少佐,你还愣着干什么,,想带头抗命么,?!焙鋈患?,耳畔响起一声严厉的警告,第二中队指挥官松村道武悲愤地扭过头,刚好看到作战参谋白川四郎那通红的眼睛。

        “啪?!毖锲鹇窍恃氖?,白川四郎狠狠给了松村道武一个大耳光,“看什么看,赶紧带着第二中队上去,迟了,咱们都得成为中国军队的俘虏,弟兄们,弟兄们都是轻装,轻装是什么意思,你懂不懂,?!?br />
        “哈伊,,?!彼纱宓牢溷读算?,跳起來,连滚带爬继续向前跑,“弟兄们,为天皇陛下尽忠的时候到了,跟着我冲?!?br />
        “第三中队,第三中队也立刻冲过去,?;り⒅爻??!卑状ㄋ睦捎帜艘话蚜成系难?,大步走到三中队指挥官小田正雄面前,越俎代庖地替川田国昭指挥。

        顾不上再维护川田国昭的权威了,再耽搁下去,死的不光是一个辎重队,整个川田大队,恐怕就要面临全军覆沒的下场,先前他和川田国昭心存侥幸,谁也沒想到,九十三团在躲避重兵追杀的情况下,居然真的敢掉过头來,杀他们一个回马枪,因此整个川田大队都是轻装行军,步兵随身只携带了三十发子弹,掷弹筒手的随身手雷也只有四枚,剩下的全部弹药,都装在汽车和胶**马车上,由辎重队负责运送。

        三十颗子弹,即便再省着用,顶多也只能坚持两个小时,而掉头反扑过來的九十三团,却至少还有一整天的时间可供“挥霍”,如果任由辎重被中国骑兵焚毁,等森川联队杀到之时,无名河畔旁,肯定只剩下川田大队的尸体,国民革命军九十三团和黑石游击大队反击得手之后,早已逃之夭夭。

        想到辎重被劫后的命运,白川四郎脑门上汗出如浆,顶着血淋淋的大脑袋,快步跳上自己的指挥车,“跟我上,所有能动的人,都跟我去救援辎重队,断后的任务,有第一中队就足够了,足够”

        “轰?!薄昂??!薄昂??!薄昂??!彼纳舯煌虥]在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里,炮击还在继续,仓促集结起來,准备以车厢为掩体对抗中国骑兵的第四中队和辎重兵,被炸得人仰马翻,根本无法组织起完整防线,而就在距离他们不到两百米远位置,一名骑着黄膘马的黑大个手持阔背长刀,刀刃处的寒光璀璨夺目。

        “不要跑,开枪,开枪,开枪封堵他们?!标⒅囟映ぞ帽>┲垦棺⌒闹械目只?,声嘶力竭地命令,从双方开始交战,到现在不过是一分半时间,而中国骑兵,却从接近两千米的位置,径直冲到了他的眼皮底下,如果再不奋起反击的话,二十秒之后,等待整个第四中队的将是一场无情的屠杀。

        然而,身边的回应者却非常寥寥,大部分辎重兵都毫不犹豫地丢下枪,撒腿向远方逃去,唯恐逃得慢了,留下來垫骑兵的马蹄。

        “站住,站住?!本帽>┲笈?,扣动扳机,接连射杀了三、四名逃命者,然而,其他辎重兵却死活不肯回头,作为曾经的刀下余魂,他们深知中国骑兵的恐怖,万一被长长的马刀扫中,即便沒有当场致命,身上也会留下一道巨大伤口,无论绑上多少个急救包,都不可能将血止住,只能躺在地上,等着全身血浆流干而死。

        “机枪,机枪手,愣着干什么,爬起來开火啊,距离这么近,中国炮兵再开炮,就把他们自己人一起炸死了?!钡谒闹卸拥闹卸映ば∫坝蝸w的定力稍强些,一把推开自己身边的机枪手,趴在一辆被炸毁的马车后,带头扣动了扳机,“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临近的几名鬼子机枪手受到提醒,哆哆嗦嗦地扶正机枪,对准已经冲到百米之内的中国士兵。

        子弹交织成一道罪恶的火网,将冲在最前排的几名骑手齐齐推到了马背下,其余的中国骑兵却沒做丝毫停顿,俯身、策马、长刀斜探,整个队伍宛若一架庞大的刀轮战车,带着“轰隆隆”的呼啸,继续朝鬼子头上碾压过去。

        “开火,开火?!钡谒闹卸拥闹卸映ば∫坝蝸w的声音已经变了调,听上去像风吹尿壶,还沒逃走和已经來不及逃走的鬼子兵们纷纷举枪,冲着越來越近的中国骑兵扣动扳机,“呯呯?!薄皡鐓??!薄皡鐓??!?,凌乱的枪声响成一片,前冲的中国骑兵队伍顿了顿,十余人从坐骑上落下,立刻被后排奔驰而过的马群吞沒,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要慌,继续加速,,?!背逶谧钋胺降恼蕴炝犊ぷ?,大声招呼,紧跟在他身后的一名骑兵高举战旗,引领整个队伍继续向前冲刺,烟云火燎的旗面上,镰刀斧头迎风招展。

        “呼啦啦,?!钡堵终匠档牧硗庖徊?,高挑着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骑兵营长邵雍亲自双手擎住旗杆,一双眼睛里有两团野火在烈烈燃烧,由于成军时间太短,骑战本领掌握不足的关系,在冲刺途中受伤落马的,大多数都是他麾下的新兵,如果不把手中的战旗成功地插到小鬼子头顶上,他今后无法去面对自己的弟兄。

        “开火,开火,朝,朝中国人军旗开火?!钡谒闹卸拥闹卸映ば∫坝蝸w从马车后跳起來,双手抱着轻机枪狂扫,“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子弹迎着赵天龙飞过去,在旗手胸前留下数点红色的血花,游击队的旗手晃了晃,身体缓缓赴在了马背上,距离他最近的郑小宝手疾眼快,丢下哥萨克军刀,一把抓住旗杆。

        “呼啦啦,,,,?!绷陡菲熘匦率?,骄傲地伸向半空,点燃满天的阳光。

        金红的阳光下,游击队员们猛然直起腰,高高地举起了手中军刀。

        “哒哒,咔!”小野游亀调转枪口,瞄准郑小宝,手中的歪把子却发出一声**,沒子弹了,刀光却已经近在咫尺,沒勇气再招呼副射手帮忙,他丢下歪把子,撒腿加入逃命队伍,骑兵营长邵雍哪里肯放过他,狠狠一夹马肚子,胯下坐骑吃痛不过,四蹄腾空而起,飞过最后五米远距离,直接踩在了小野游亀的后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