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风云 (九 中)

    第三章 风云 (九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三章风云(九中)

        不得不说,安华亭这一手玩得漂亮,通过师部公开接见,非但向傅作义表明了自己的心迹,也令來访者失去了耍弄阴谋诡计的空间。

        陶克陶原本就是个聪明家伙,一路上亲眼看到的情景,又令他深受触动,此刻见安华亭早已经对自己有了防备之心,便不敢太造次,规规矩矩地当着暂编第十师众位核心人物的面儿,将酒井隆的亲笔信呈交了上去,并且以中间人的身份,明确转达日方对陷落在五原城内那些矿业专家的关切,恳请傅作义部能念在后者是非武装人员的份上,准许日方用除了军火之外的任何物资赎回他们。

        “非武装人员,?!卑不て沧抛?,大声质疑,“我可是听说,这些人被俘时手里都拿着枪?!?br />
        “误会,那是误会?!碧湛颂崭辖粽酒饋?,满脸堆笑的解释,“他们不知道北路军乃仁义之师,怕自己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所以才捡了武器试图顽抗到底,但一群书呆子哪懂得用枪啊,,到最后,还不是得乖乖放下武器,等着做贵部的俘虏,?!?br />
        “放沒放下武器,我不太清楚,反正,当时拒不投降的,肯定都死菜了,至于活着的那些,是准许日本人赎回去,还是押到重庆去接受审判,得看我们傅长官的心情,我这个小小的暂编师长,可真说不上话?!卑不ひ∫⊥?,继续拿话堵对方的嘴。

        “我知道,我知道?!碧湛颂沼质蔷瞎?,又是作揖,乖得像个三孙子一般,“所以我也不敢让老兄为难,只求老兄你替我向傅作义将军传个话,如果傅作义将军肯点头,接下來自然会有更高级别的人过來跟贵部商量具体赎买俘虏的细节?!?br />
        “传个话倒沒问題?!卑不ぶ遄琶纪废肓艘换?,低声答允,“不过我们傅长官最近很忙,未必能抽空研究这事儿,这样吧,老兄你先在我这里住几天,等傅长官那边有了答复,我立刻派人通知你?!?br />
        “哪敢给你添这么多麻烦,?!碧湛颂崭辖袅谑?,陪着笑脸解释,“我就是个替日本人传个话,话传到了,就该往回返了,你也知道,日本人向來疑心重,我这些年在伪蒙古自治政府那边,早就被边缘化了,如果在你这边耽搁太久,回去后肯定又是一大堆麻烦?!?br />
        “那可不成,大老远來了,怎么能不喝上几顿就走?!卑不ぐ诔鲆环闲牧艨偷哪Q?,扯开嗓子大声张罗,“再说了,那要是傅长官答应了,你不在,我通知谁啊,你怎么也不能让我直接去联系酒井老鬼子吧,?!?br />
        “我,我留几名信得过的随从在这边,都是跟了我多年的老人了,做事知道轻重?!泵磺甯底饕宥宰约旱奶?,陶克陶哪肯主动留下來,一边继续用力摇头,一边大声补充,“到时候,他们把准信给我带回去,我再过來拜望安兄,反正这里距归绥也沒多远,只要道路恢复通畅,开车不过两三天的路程?!?br />
        “不行,不行,我就认你老哥一个,其他人,我用着不放心?!卑不ひ话殉蹲√湛颂盏囊滦?,继续热心留客,“住下,住下,咱们哥俩好几年沒见了,怎么着也得好好唠上一唠,來人,给我在师部边上再搭几座行军帐篷,用毡子裹厚厚的,白老哥身体单薄,咱们别冻着他?!?br />
        “安兄,安兄,我真的,真的不能,不能留在这儿,?!碧湛颂占钡醚劾岫伎焯食鰜砹艘槐哒踉?,一边用脚悄悄地将随身手提箱朝安华亭身边挪动,“我虽然始终跟小鬼子不是一条心,可毕竟在那边担任过职务,要是被有心人盯上了,对您老兄也是个麻烦?!?br />
        “麻烦,我安某人什么时候怕过麻烦?!卑不て吒霾环?,八个不忿,撇着嘴嚷嚷,“你就安心住我这儿,我看谁敢瞎嚼舌头根子,甭说咱俩原來就认识了,就算原本不认识,这两国交兵,还不杀來使呢,住下,尽管住下?!?br />
        宾主双方又争执了几句,终究是陶克陶力气小,被安华亭强拉着留了下來,喝酒叙旧,一番杯觥交错后,酩酊大醉,然后由安华亭的警卫搀扶着,到刚刚搭好的帐篷休息。

        喝醉的人,自然记不得自己的随身物品,安华亭也就心领神会,悄悄地将陶克陶故意“遗漏”给自己的手提箱带回了寝帐,打开了仔细翻检,才匆匆看了几份,他额头上的冷汗就滚了下來,赶紧把自己的外甥王海澄喊到身边,仔细叮嘱了一番,然后命令此人带上一个连的警卫,连夜将箱子送到了北路军前敌司令部。

        北路军前敌司令部内,傅作义正和鲁英麟、董其武等北路军的核心将领探讨下一步的行动计划,闻听安华亭的心腹副官带着重要情报求见,不由得微微一愣,看了看周围的众人,非常诧异地说道:“这个安猛子,又想耍什么鬼花样,,他那边的小鬼子,不是早就撤干净了么?!?注1)

        “说不定又在战场上有什么新发现?!辈文背ぢ秤Ⅶ攵园不さ脑荼嗟谑ψ罱谡蕉分斜硐址浅B?,主动替这员出身绿林的悍将说话,“他那边防线很长,小鬼子要是逃跑时丢下了什么重要东西,这会儿差不多正好能捡回來?!?br />
        “那就让王副官进來向大伙汇报一下,他们安师长到底捡到了什么宝贝?!备底饕宥月秤Ⅶ胂騺硎茄蕴拼?,想了想,笑着吩咐。

        警卫人员闻听,赶紧答应着去叫王海澄,不一会儿,陶克陶故意“遗落”在暂编第十师师部的手提箱就摆在了傅作义面前,按照安华亭事先的吩咐,王海澄先大致汇报了一下陶克陶的來意,然后四下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请示,“我们师长已经将他软禁起來了,只要长官一声令下,立刻就可以派人将他绑了押上法场?!?br />
        “他都交了投名状了,我怎么还好意思再杀他?!备底饕逍攀执蚩渥?,一边翻看着里边的文件,一边笑着点评,陶克陶的举动丝毫不令他感到奇怪,事实上,这几天已经有好几拨信使带着伪蒙疆自治政府高层官员的亲笔信和厚礼,前來求见自己,只求能搭上关系,以便为日后风向不对时,预先准备一条退路。

        “是啊,这种人,留在伪蒙疆自治政府那边,比杀了他对抗战大业更有利?!辈文背ぢ秤Ⅶ胍残α诵?,信手拿起几分傅作义看完的文件,漫不经心地翻看,到目前为止,都不是什么新鲜内容,虽然上面标的保密等级很高,但前一段时间,光是军统就通过德王在伪蒙疆政府内安插了十好几个眼线,把个伪蒙疆政府侵蚀得跟个筛子般,几乎藏不住任何秘密。

        他的话音尚未落下,傅作义那边已经陡然变了脸色,指着一份手写的资料,用极低的声音向王海澄追问,“这箱子,还有想箱子了的东西,都谁看到过,,陶克陶几时到你们师的,你们师长呢,又是什么时候把箱子给你的,?!?br />
        “报告长官,整个暂编第十师,就我们师长一个人看到了?!蓖鹾3卧缇偷玫搅税不さ闹傅?,立正敬礼,大声回应,“陶克陶那厮舍不得小鬼子那边的官职,所以今晚假装喝醉了,偷偷地将文件箱遗落在了我们师长手里,我们师长打开之后,发现里边的东西可能很重要,就立刻重新封了,派骑兵连护送到长官这里?!?br />
        “嗯,我知道了?!备底饕逑肓讼?,无奈地点头,王海澄的话明显是事先准备好的,看似说得很痛快,实际上却逃避了最关键的问題,偏偏他无法继续刨根究底,毕竟安华亭在第一时间就派人将文件送到自己手里,沒有做任何隐瞒或扩散。

        “怎么了,宜生,?!甭秤Ⅶ氡桓底饕宓姆闯>俣帕艘惶?,此刻才还过神來,叫这傅作义的表字,迷惑地追问。

        “你看看这个,看完之后给其武和畹九他们也看一眼,然后立刻烧掉?!备底饕逵帜压匾∫⊥?,将一份完全手写的文件递给鲁英麟,让他给其他几位在座的北路军核心将领传阅。

        “谁写的,陶克陶么?!甭秤Ⅶ氩镆斓亟庸募?,定睛观瞧,才看了两三行,就立刻站了起來,盯着王海澄厉声追问,“安师长看到这份文件时,身边还有其他人么,你们第十师里边,陶克陶还跟哪些人有过接触,,赶紧说,不要做任何隐瞒?!?br />
        “我们,我们师长在看这份文件时”王海澄额头上立刻见了汗,赶紧按照安华亭的吩咐转述,“我们师长看文件时,从來不喜欢旁边有人,陶克陶吃完饭就立刻被软禁起來了,沒我们师长的手令,任何人靠近不了他的帐篷,我们,我们师长还说,他读书少,见识短浅,文件中很多字都不认识,根本看不懂里边写的是什么?!?br />
        “这个安滑头?!甭秤Ⅶ胍卜浅N弈蔚亟募旁诹俗腊干?,低声点评,座位紧挨着他的董其武难忍心中惊诧,悄悄探过半个脑袋偷看了两眼,下一个瞬间,全身的汗毛都倒立了起來。

        只见文件的第一页赫然写着,“正月初七,赵承绶将军与酒井顾问会晤,商谈晋军加入亚洲反赤同盟,合作剿共事宜”(注2)

        注1:鲁英麟,抗日英雄,傅作义至交好友,北路军参谋长,五原大捷,就是出自他的策划,善谋而不能断,1948年在内战中兵败自杀。

        注2:阎锡山信奉生存哲学,在抗战期间发现日军实力强大,便生出了依附之心,多次派赵承绶与日方进行沟通,但是由于赵本身不愿意投日,故而数度沟通都沒得到令双方都满意的成果,不过阎部依旧有几个师,主动配合了日军对八路军抗日根据地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