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风云 (九 上)

    第三章 风云 (九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三章风云(九上)

        “玉碎了,,这么快,!”陶克陶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圆了眼睛,大声追问,他从接到五原城遭受攻击的当天夜里就出发了,到现在不过才走了两个半白天加一个半晚上,而五原城居然已经陷落了整整两天,换句话说,驻守在城内的一个联队日军和数千伪军只坚持了二十几个小时左右,就被傅作义部给全歼了,其崩溃速度之快,恐怕是再一次开创了自卢沟桥事变以來日军方面的先河。

        “你沒见到傅作义的兵有多疯狂?!贝蟮质蔷醯糜行┎缓靡馑?,一名鬼子中尉军官红着脸替自己的同行们开脱,“都是些被赤色份子洗了脑的疯子,打仗时根本不管自己死活,我们旅团进攻乌加河大桥的时候,事先用飞机和大炮将河对岸炸成了一片火海,结果坦克车刚走到桥中间,照样有几名全身冒着烟的中国人从火海里头跳出來,用炸药包将大桥给炸成了两截?!?br />
        “啊?!碧照糯笞彀?,愣愣地用日语追问,“那,那坦克车呢,及时退回來了么,炸桥的中国人呢,他们最后也跑掉了么?!?br />
        在他印象中,如果自幼受了武士道熏陶的日本兵自称天下第二不怕死,根本沒人敢称第一,而今天,傅部士兵的勇敢,居然令日本兵提起了也心有余悸,那将是怎样一种疯狂,,傅作义又许下了多重的赏格,居然令这些普通士兵将生死置之度外,,作为这个时代的“聪明人”,陶克陶永远想象不出,也永远体会不到。

        “沒有,他们从抱着炸药包站出來那一刻起,恐怕沒想到再活着撤下去?!贝偶阜趾笈潞图阜智张?,鬼子中尉轻轻摇头,“咱们的坦克车也全毁了,这季节,河水里漂的全是冰块,根本无法组织人手打捞,对岸中国军人也不准咱们捞,无论怎么拿飞机轰炸,只要这边有皮划艇下河,他们就立刻从尸体堆中爬起來开火?!?br />
        “太过分了?!碧湛颂沼昧骼娜沼?,言不由衷地点评,“肯定是被赤色份子洗过脑的,傅作义部里边,到处都是赤色份子?!?br />
        “嗯,肯定是?!碧毡净八档萌绱说氐?,手里又拿着关东军驻蒙最高顾问酒井隆的手令,鬼子中尉便猜到他在伪蒙疆自治政府的位置非同一般,想了想,压低了声音劝告,“你们也不要再往前走了吧,不光傅作义的兵可恶,周围的老百姓,也都完全赤化了,咱们这边万一有人落了单,就会被他们打冷枪,这几个月,光是为了征集粮食,我们旅团就失踪了一百多名士兵?!?br />
        “啊,?!碧湛颂毡幌帕艘桓龆哙?,赶紧向对方鞠躬致谢,心里头,却愈发坚定要亲自到安华亭那边走上一遭。

        几名日本基层军官也赶紧以躬身礼相还,经历了一次惨败之后,不知不觉间,中国人的地位,在他们心中就提高了许多,捎带着连陶克陶这个蒙奸,也深受其惠,虽然后者未必感激这种恩泽。

        双方在亲切友好的氛围内挥手告别,终于混上了一顿饱饭的鬼子军官们带着他们饥肠辘辘的下属继续朝归绥方向撤,陶克陶则在心腹死士的团团?;は?,继续朝五原城方向进发,当天夜里宿营的时候,他找了个合适机会,把装在手提箱的准备给傅作义部的投名状重新整理了一番,挑出某些明显不够份量的文件,点火焚毁,然后又拿出钢笔,将自己知道了一些秘密消息,挑选着写了几条,与剩下的文件一道重新锁进手提箱,期待着国民政府方面的人看到手提箱里的东西后,会郑重评估自己的诚意与份量。

        第二天早晨起來继续朝西走,越走,眼睛里看到情况越是凄惨,大队的鬼子和伪军基本上已经撤完了,剩下的都是些被打散了架子,或者被河水冲散了找不到组织的溃兵,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像地狱里跑出來的游魂般,在早春的田野里四处晃荡,看到陶克陶等人,立刻远远地逃了开去,仿佛陶克陶等人都穿着傅作义部的军装般,随时端起机关枪送他们回老家。

        也有两伙规模在十余人上下的鬼子兵,试图冲过來抢夺战马,陶克陶先是用日语表明了身份,然后又出示了酒井隆的手令,然而对方根本不肯放弃,居然举起枪來继续发出威胁,被逼无奈,陶克陶也终于大胆了一回,命令鲍礼华带着死士们开枪反击,半分钟不到,就将沒有眼色的鬼子兵们全给打撒了羊,一个个朝着四面八方抱头鼠窜而去,只恨爹娘沒给多生出第四条腿來。

        “原來日本兵吃败仗之后,也是这般德行?!北窕镒怕碜飞绷思甘?,便懒得再理睬这些溃兵,气喘吁吁地拉住坐骑,大声感慨。

        “可不是么,也沒比当年汤玉麟的兵强哪去?!逼渌朗糠追赘胶?,他们都是陶克陶花重金从三山五岳招募到的“江湖好汉”,身手和胆气远超过这个时代的普通人,只是头脑中沒有什么是非观,拿谁的钱,就给谁卖命,根本不会在乎雇主让自己攻击的目标是日本人,还是自家同胞。

        “这个,东家将來回去之后,不会被日本人找麻烦吧?!庇屑父鏊朗客纺韵喽曰?,凑到鲍礼华马头前,小声提醒。

        “不会,附近这么乱,那些日本兵怎么知道东家是谁?!北窕低迪蛏砗蟛辉洞ζ镌诼肀成戏⒋舻奶湛颂粘蛄顺?,然后低声确认,“况且东家这回是奉命了酒井顾问的密令出使傅作义那边,这些小兵蛋子耽误了酒井顾问的事情,原本就该杀,要是他们敢回去后胡乱告状,死得恐怕更快?!?br />
        “那是?!彼朗棵腔腥淮笪?,纷纷低声回应,回过头看自家雇主的目光,却慢慢地变得复杂了许多。

        穿过了散兵游勇地段,一行人距离傅作义部的防线也就不太远了,眼睛里看到的情况,也愈发令人感到难以置信,尸体,每经过一个村落,必然会在村子口的野地里,看到几具被野狗从泥土里撕扯出來的尸体,从身材上看,大部分应该属于王英部的绥西联军,但是也有不少是小鬼子,这些尸体几乎毫无例外都被老百姓剥了个精光,连个兜裆布都沒给剩下,致命的伤口则从尸体上一览无遗,或是背后中了冷枪而死,或是被人用绳子活活勒死,还有几个,明显是被老百姓用“二齿子”给开了瓢,脑门上多出两个黑洞洞的大窟窿,周围站满了干涸的**,(注1)

        陶克陶看得浑身发冷,当天夜里宿营的时候,少不得又拿出笔和纸,继续增加投名状的份量,替换掉手提箱中某些有滥竽充数嫌疑的文件,如是又曲曲折折在路上耽搁了两天,待和安华亭接上了头,手提箱中的文件已经淘汰了一大半儿,份量明显轻了许多,重要性却与先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安华亭当年跟在大汉奸王英背后做伪军头目的时候,倒也跟陶克陶碰过几次面,彼此之间留下的印象还算不错,听心腹副官王海澄说此人求见,稍一愣神,便大致猜到了对方的來意,随即,点点头,大笑着吩咐,“把他领到师部里來吧,不必避讳人,光明正大地放他进來,他的那些私兵,也沒必要缴枪,都是些江湖混混,即便随身带着大炮,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來?!?br />
        “是,,?!卑不さ母惫偻鹾3问撬耐馍?,在军中混得时间已经不短了,最是机灵,犹豫着答应一声,双脚却沒有挪动地方,两眼继续看着自家舅舅,欲言又止。

        “怎么了?!卑不ぶ辶酥迕?,不高兴地质问,“你又想起什么事情來了,还是老家那边又來信要钱了,!”

        “沒?!蓖鹾3胃辖袅谑?,“沒别的事情,我只是觉得,觉得此刻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您这个抗战功臣,咱们师里头见过陶克陶的人也不少,咱们公然把此人带进师部里”

        “让你带你就带,费话那么多干什么,?!卑不さ闪怂谎?,大声呵斥,“你以为偷偷去见他,就能瞒得过傅长官的眼睛,就能瞒过军统的特务,,那样做,反而是给自己找不自在,把他直接带到师部会议室里,两国交兵不杀來使,老子当着几个团长的面公开接待他,听他放完了狗屁之后再赶走,傅长官和重庆那边事后即便知道了,也只会夸老子做人坦坦荡荡?!?br />
        “这”王海澄想了想,发觉自家舅舅说得的确在理,赶紧推开门,逃也一般去了,刚刚因为战功升迁为暂编第十师少将师长沒多久的安华亭则撇着嘴,继续在房间中來回踱步,“妈那个巴子的,当年老子送上门去投靠,你们都拿老子当狗使唤,如今老子打疼了你们,你们反倒掉过头來求着老子了,贱痞子,小鬼子就是贱痞子,跟着小鬼子混的,更是非同一般的贱,?!?br />
        注1:二齿子,北方一种常见农具,铁头,木柄,前方有两个弯曲的齿,用來从地下挖出植物的根部,五原战役后,的确有很多被打散了的日本人死于当地老百姓的自发攻击,当时重庆和日本侵略者方面,都有过相关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