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风云 (八 上)

    第三章 风云 (八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三章风云(八上)

        “酒井将军,我自问一直对帝国忠心耿耿?!碧搅司凭〉挠锲急淙?,先前一直奴颜婢膝的陶克陶突然委屈了起來,红着眼睛,大声强调。

        此刻酒井隆的心思全在如何将心腹爱将桑原荒一郎和治安部次长水川伊夫阁下从五原城接出來,根本沒注意到陶克陶话语里的怨怼之意,想都沒想,就毫不犹豫地大声保证,“白君,白君对帝国的中心,我心里一直都非常清楚,你尽管放手去做,将來有了麻烦,由我一力承担?!?br />
        “我不到十六岁就东渡日本,学习帝国的先进文化,二十二岁再度公费赴日,全面考察将帝国各项制度移植到草原上的可能,东京的清酒和?;?,一直刻在我的记忆中,我为之沉醉,为之倾倒,我期待自己的家乡会变得和东京一样干净美丽,为此我不惜付出任何代价?!碧湛颂諞]有接酒井隆的茬,继续带着哽咽大声自说自话,“我替帝国联络德王、收编马贼、煽动叛乱、四下搜集情报,我甚至亲自下手暗杀那些不肯顺从时势的家伙,我沉浮宦海这么多年,经手的资金每年数以百万计,可我一文钱都沒落入自己的口袋,我支持成立的矿业公司在草原上遍地开花,但我名下沒有任何股权,将军,我陶克陶虽然不是日本人,但我陶克陶早就把自己的命运和大日本帝国的国运捆绑在了一起,可是,我大前年是总务部长、前年是保安部长,去年是司法部长,今年是参议府参议”(注1)

        一边说,他一边咧着嘴惨笑,两行浑浊的泪水不知不觉中淌了满脸,这下,酒井隆终于明白陶克陶是借机在跟自己讨价还价了,怒火登时从脚底直冲脑门,然而,想到自己现在有求于此人,又不得不将怒气压了下去,温言软语地安慰道:““白君,白君对帝国的贡献,只要长着眼睛的人都能看得见,但是有些时候,你也应该明白,我必须向现实做一些妥协,你刚才也曾经亲口说过,德王殿下的作用无可替代,他全力支持吴鹤龄上位,我,我当时,当时就只能让白君做出一些牺牲了?!?br />
        “不过白君请相信,你所付出的牺牲必有回报?!辈淮湛颂蘸霸?,酒井隆又快速大声补充,“把你暂时放到参议员的位置上,图的就是个进退自如,只要我解决完眼前这些麻烦,回过头來,蒙疆联合自治政府里边,必然给你腾出一个恰当的位置?!?br />
        “我倒不是想朝将军讨要官职?!碧湛颂杖嗔巳嗫藓斓难劬?,低声表态,“我只是,只是觉得,觉得我自己,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唉,,?!?br />
        说到动情处,又是哀哀的一声长叹,仿佛要将心中的无限幽怨,都化作一道白烟喷发出來。

        “该给的,该给的?!本凭∏樾鞣路鹨脖徽庖簧ぬ舅腥?,掂起脚尖,轻轻拍打陶克陶的后背,“帝国不会辜负任何一个为他无私付出的人,这些年,已经让白君受了太多委屈,是时候做一些弥补了,政务院秘书长,这个位置你看怎么样,光一个院长,处理不了那么多的问題,我早就想在政务院再设一个秘书长职位了,刚好由你來担任,唉,其实政务院的院长更适合你,这点儿我很清楚,但眼下还不是让吴鹤龄挪动位置的时候,白君,希望你能谅解我的难处?!?br />
        “卑职定然鞠躬尽瘁,绝不敢辜负将军的信任?!碧湛颂樟⒖唐铺槲?,带着满脸的泪水再度向酒井隆鞠躬致谢。

        酒井隆看得心中直犯恶心,为了保住自家前程,却不得不继续做出一幅赏识状,拍打着陶克陶的后背说道“别说那么严重,白君,你的能力,我是早就知道的,政务院的事情对你來说,不过是餐前的开胃酒而已,费不了太多力气,等将來有了机会,我还要压更重的担子给你,那时候才是你显出大展拳脚的时候?!?br />
        更重的担子,政务院秘书长之上,就只有政务院长和自治政府正、副主席了,陶克陶全身上下的骨头立刻轻了三分之二,弯下腰,以便酒井隆拍打得更省力气,“将军放心,属下绝不会让您感到丢脸?!?br />
        “好,好,白君不愧是我们大日本帝国培训出來的人才,关键时候,就是靠得住?!本凭×湓蘖思妇?,然后迫不及待地将话头转回正題,“眼下这件事,就非白君出马不可了,你也知道,五原机场终归是个临时性起降点,各项辅助设施都非常简陋,如果傅作义部用火炮炸毁了跑道,即便我这边派飞机过去,也很难把人给接出來?!?br />
        “属下有个故交,上次绥远之战临阵倒戈,在傅作义那边当旅长?!碧湛颂罩雷约涸俨荒贸龅愀苫鮼?,无法让酒井隆安心,想了想,用极低的声音汇报。

        “你是说国民革命军暂编第十师师长安华亭,?!辈焕⑹抢虾?,酒井隆立刻就在心里对上了号,眉头跳了跳,带着几分惊喜追问,“他想反正过來么,他提了什么条件,答应他,无论任何条件都先答应他?!?br />
        “他那个人身上出身草莽,骨子里始终带着几分绿林气,傅作义待他不薄,他不可能轻易反正?!碧湛颂找∫⊥?,低声否决,“不过,王英将军也是他的老上司,当年也曾经待他不薄过,如果王英将军出面”

        “绥西自治联军司令王英,他不是已经溃败了么,现在我怎么可能联系得上他,?!本凭〉拿济痔颂?,冲着陶克陶和报务组长池田兵琦两人追问。

        “王英将军彻底失去了联系?!北ㄎ褡槌こ靥锉肓讼?,如实汇报,“属下已经命令电报员持续搜寻他的下落了,如果有了回电,立刻会送进來?!?br />
        “沒找到也不要紧?!碧湛颂照飧鎏嗣杉樵侗染凭〉热毡救烁私獯丝讨泄拥氖导是榭?,笑了笑,低声解释,“眼下在傅作义将军麾下效力的,有好几个旅长,都是前次绥远战役临阵倒戈过去的,之前他们都是王英的结拜兄弟,受过此人的长时间关照,所以王英将军哪怕败得身边一个警卫员都沒剩下,只要他不是当场战死,就有的是机会逃回來?!?br />
        “眼下将军需要的,是借王英的名义,想办法去联系安华亭?!惫室舛倭硕?,给酒井隆留下一点消化信息的时间,陶克陶继续说道:“属下把您的亲笔信带到安华亭将军处,他自然知道,王英将军回來后,会不会被军法处置,全看他如何去做,他每放过一个咱们这边的人,就等于帮他的老上司王英将军积累了一份人情,同样道理,如果能用这种方式换取王英将军不被追究的话,相信其他几个先前倒戈到傅作义麾下的旅长,也会仔细考虑您的要求?!?br />
        “嗯,,?!本凭〉蜕烈?,不是因为不想放过大汉奸王英,而是觉得陶克陶的说法太匪夷所思,身为国民革命军的少将旅长兼暂编师师长,居然还能替已经成为仇敌的老上司攒人情,并且这种行为还被视作理所当然,天哪,我到底在跟一支什么样的军队作战,连这种思维方式还停留在十六世纪的军队,都能从大日本关东军手里攻城掠地了,大日本帝国的关东军,又外强中干到了何等的地步,,凭着如此外强中干的队伍,大日本帝国还有可能去征服世界么,恐怕连走出亚洲,都要举步维艰吧,。

        “如果将军担心一个王英的份量还不足够的话,还可以再想办法筹集一些其他人质?!奔凭≈遄琶纪肥贾詹槐硖?,陶克陶还以为对方不看好这次交易,想了想,继续提议:“我听说,安华亭将军的老家那边,眼下还有双亲和一个妹妹,将军不妨派遣人手将他们?;て饋?,以便随时礼送出境?!?br />
        所谓?;?,当然指的是劫持,打仗打不赢就劫持对方家中长辈做要挟,实在非正经军人所为,然而酒井隆原本就不是什么正经军人,心中的良知也非常有限,想了想,轻轻点头,“嗯,是该派人去拜访一下老人家了,虽然我与安将军早已经断绝了來往,但对他一直心存着几分敬意,不过”

        皱了皱眉头,他又低声问道,“如果安将军不屈服怎么办,还有,如果我想把被困在五原城内的那些矿产专家也换回來,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白君朋友多,能帮忙打听一下行情么,?!?br />
        “这,,?!碧湛颂沼行┪蚜?,偷偷放桑原荒一郎和水川伊夫俩个,对傅作义麾下的安华亭等将领來说,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題,借口战场搜索过于粗疏,让后者躲在死人堆里逃过一劫,便足以蒙混过关了,但是,眼下被困在五原城内的日方矿产专家却有三百余,甭说是三百余大活人,哪怕是换成三百头猪,安华亭把它不声不响地弄丢了,恐怕也得给傅作义一个交代。

        “怎么,白君感到为难么,为难就算了?!本凭×⒖汤淞肆?,非常失望地说道。

        “沒,沒,沒”陶克陶连连摆手,额头上瞬间渗出一大片细细密密的汗珠,“属下正在想,正在想,有了,解铃还需系铃人,办法就在九十三团上面?!?br />
        “九十三团?!本凭÷忱Щ蟮刈肺?。

        “对,九十三团?!碧湛颂沾笊康?,“将军还沒看出來么,九十三团闪击锡林郭勒的动作,原本就是傅作义使出的一记狠招,为的就是打乱我方部署,替他分担五原前线的压力?!?br />
        “当然看出來了,可那与眼下的事情有什么关联,?!本凭∠鹊愕阃?,然后又摇摇头,悻然回应,随着傅作义部突袭五原城,先前原本看上去令人费解的许多事情,都瞬间变得清晰无比,事实正如陶克陶刚才说的那样,九十三团是傅作义预先埋伏在东蒙草原的一记伏子,平时谁也想不起他们,关键时刻,却能发挥左右全局的重要作用。

        他们先前闪击锡林郭勒,就是为了调五原前线的日军或者蒙古军回防,给傅作义部主力创造战机,傅作义那边甚至还充分主意到德王心中长年累月积压下來的怨气,利用这次偷袭其老巢的机会,将矛盾彻底激化,进而导致了德王秘密勾结重庆,以及关东军驻蒙最高机关的一系列应急反应。

        可马后炮人人都会放,对眼前局势却沒任何用处,如果酒井隆事先知道傅作义会利用自己收拾蒙古师的机会,全线发起反击的话,他无论如何也会先把这口气咽下去,等关东军的“讨傅行动”结束,再回过头來跟伪德王算总账,而现在,就算他看清楚了傅作义的所有布置,也无力回天了,讨傅行动彻底破产了,王英的绥西军崩溃了,三个蒙古师做鸟兽散了,第二十六师团和小岛骑兵联队被傅作义的部队给挡在外围了,五原城危在旦夕,新下來镀金的保安部次长水川伊夫和特务机关长桑原荒一郎生死未卜。

        “九十三团凭借此战,在重庆那边,算是出够了风头?!碧湛颂展室馔涎恿艘换岫?,直到酒井隆的脸色又开始变冷,才低声补充道,“您说,如果您调集兵马,把这个团给堵在东蒙草原上,重庆那边会不会觉得被抽了个大耳光,丢了这样一个骁勇善战的甲种团,傅作义会不会心疼得像被刀子捅一样,?!?br />
        “你是说,放弃援救五原城,全力消灭九十三团,?!本凭∠癯远嗔搜黄谎?,两眼咄咄冒出绿光。

        “不用全力?!碧湛颂盏愕阃?,笑着回应,“九十三团只是一个团而已,对付他们哪用得到全力,眼下就在东蒙那边,和继续往那边赶的,已经有兴安警备司令部的三个旅、川田大队,还有蒙古军的三个师,兵力已经超过了他们一倍,如果您能将几路兵马合在一处,全歼了九十三团,抓住其中主要干部,我想,跟傅作义换任何人,他都愿意吧?!?br />
        “我把森川联队也调过去?!本凭∩宰髡遄?,迅速做出决断,“只要其他几支队伍表现不太失常,等森川联队一到,压也能压垮他们?!?br />
        “森川联队,?!闭饣?,终于轮到陶克陶发愣了,瞪圆了眼睛,满脸难以置信,九十三团骁勇善战不假,可也只是国民革命军的一个甲种团而已,而森川联队可是关东军的一线混成联队,总兵力接近四千人,相当于国民革命军那边一个主力旅。

        “必须将他们干净彻底地消灭掉,?!本凭〉牧成布渚捅涞梅浅2蛔匀?,然后强行装作沒听明白陶克陶的意思,笑着解释,“眼下跟九十三团一起的协同作战的,还有一支八路军游击队,那些人,最是擅于四处流窜,只要发觉形势对自己不利,迅速就会化整为零,消失得无影无踪,九十三团和他们搭档久了,难免会受到一些影响,所以,要么不采取动作,要么,就干脆调集重兵,一劳永逸,免得把他们打散了,变成数伙小股部队,继续到处给皇军惹麻烦?!?br />
        “将军高明?!碧湛颂盏某は钤揪筒辉诰路矫?,听了酒井隆的解释,立刻大声喝彩,然而,在内心深处,他却愈发感觉到忐忑,一个混成联队,去进攻国民革命军的一个团,周围还要拉上兴安警备军、关东军在附近的驻防部队,以及三个蒙古骑兵师与其配合,这不是牛刀杀鸡么,国民革命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想当初,可是关东军一个大队,就能将他们一师打得望风而逃。

        这个困惑令他心神不宁,以至于后來酒井隆又说了哪些欲盖弥彰的话,都完全沒听进去,只是按照他自己先前的提议,浑浑噩噩地从对方手里接了给安华亭的亲笔信,又浑浑噩噩地乘坐参议员专车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枯坐于因为电压不够稳定而变得忽明忽暗的灯光下,两眼一片迷茫。

        已经是三月下旬了,天气开始加速回暖,风中也带上了隐隐的潮气,然而这股潮气透过呢绒大衣,却让陶克陶觉得全身上下一片冰凉,一个混成联队,去打一个团,一个混成联队,去打一个团,关东军驻扎在草原上,总计才几个混成联队啊,,如果傅作义麾下再多出几个九十三团这样的全苏械甲种团來,那么这将來的天下?

        “爷叔,您怎么了,需要打电话叫医生过來么,?!碧湛颂盏奶砭朗谴幼约杭易逯醒“蔚?,按辈份,要叫他一声小爷叔,发觉他的表现失常,忍不住凑上前,低声询问。

        “啊?!碧湛颂毡幌帕艘欢哙?,瞬间缓过神來,用力摇头,“不,不用去,我有点儿累了,坐一会儿就好,你去楼下把华子叫进來,就说我有任务交代给他?!?br />
        “是,爷叔?!本来鹩σ簧?,带着满脸的关心走了,不一会儿,楼梯声响,他的心腹死士鲍礼华急匆匆地走了上來,到门边先是低声叫了一声“报告?!比缓笱杆俳磐瓶?,快步走向办公桌前,朝他的额头伸出手掌。

        “我沒发烧,别胡闹?!碧湛颂找话驼平苑降氖峙耐?,气呼呼地解释,“我只是有点累了,心累,你懂不懂?!?br />
        “老爷是为了五原那边的战事烦心么,、”鲍礼华长得虎背熊腰,心思却非常仔细,略作斟酌,就将陶克陶的烦恼猜了个七七八八。

        “你怎么知道五原那边有战事,?!碧湛颂浙读算?,本能地追问,随即,又迅速补充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是为了五原那边的战事烦心,,沒事儿干别瞎琢磨,我又不是军人,五原城打得再热闹,关我什么事情?!?br />
        鲍礼华笑了笑,自动忽略了陶克陶的后半句遮掩,“您脚下这座办公楼里头,可都集中了全草原最有头脸的人,什么消息,都能第一时间知道,我今天在下边汽车班晃悠,光穿着军装跑上跑下的,就看到了足足有二十多位?!?br />
        “猜到了就行了,别说出來,要知道,祸从口出?!碧湛颂仗返闪怂谎?,低声叮嘱,“我找你來,是想让你带人护送我去一个地方,人不要太多,一个排足够,都穿便装,骑上马,今天半夜就出发?!?br />
        “去哪,?!北窕⒖探粽帕似饋?,四下看了看,小心翼翼地询问。

        “你不用管,问那么多干什么,赶紧下去准备,让大伙每人都带上够五天吃的干粮,等到了城外,我自然会告诉你们目的地?!碧湛颂沼值闪怂谎?,满脸严肃地强调。

        鲍礼华也是跟着他出生入死多年的老人了,闻听此言,愈发相信此番任务非同寻常,干干净利索地答应了一声“是?!弊肀咦?,一只脚已经出了门口,却又突然转了回來,四下仔细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说道:“老爷,小人有几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咱们之间,还玩这些花样做什么,是看上了谁家姑娘,还是又缺钱花了,赶紧着,别耽误正事儿?!碧湛颂照饣?,真的有点儿不高兴了,皱了下眉头,沉声命令。

        “小的今天下午听人说,日本,日本太君这仗打输了?!北窕限蔚匦α诵?,把头压得极低,声音也细弱蚊蚋,“小的还听人说,这场大战,是傅作义主动挑起來的,双方投入的兵力相差不大,基本上算是一对一?!?br />
        “输了倒未必,只是目前受了点挫折而已?!弊魑嗣杉?,陶克陶多少还要为他头上的日本人遮掩一二,想了想,犹豫着回应,“至于谁挑起來的战事,他们说得也算对吧,是傅作义去年冬天先攻进了包头,然后咱们这边才决定在开了春之后出兵讨伐他,至于双方兵力,怎么说呢,傅作义那边出动的全是主力,咱们这边最近刚好赶巧了,黑田师团和小岛联队都后撤休整,挡在最前面的,就剩下了王英的绥西军和几个蒙古骑兵师,充其量,再加上五原城内的一个半联队日本驻防军吧,实际上傅作义部,还是在以多欺少,怎么了,你关心这些事情干什么?!?br />
        “小的,小的”鲍礼华左顾右盼,仿佛心里头非常为难一般,然而想到这些年來陶克陶始终对自己待若上宾,又不能看着他继续朝着绝路上狂奔,咬了咬牙,毅然说道:“小的还记得七年前,日军进攻承德那会儿,只是一个骑兵中队,就把守卫承德的两个师中国军人打得落荒而逃?!?br />
        “嗯?!碧湛颂盏愕阃?,脸上立刻涌起了几分感慨,“那一仗就是个笑话,万福麟的两个师,几乎一枪沒放,就撒丫子了,嗨,现在想起來,我还替他们感到丢人?!?br />
        “是啊,虽然那一仗不关怎么爷们的事儿?!北窕蜕锌?,然后又继续低声说道:“三年前小的陪您去太原那边慰问日本太君,当时傅作义的两个旅,在日本太君的一个联队面前,都沒能坚持够一整天,太阳刚一落山就偷偷放弃阵地,连战死者的尸体都沒顾上收敛?!?br />
        “嗯?!碧湛颂占绦阃?,承认自家心腹死士鲍礼华说的全是实话,太原战役中,傅作义部是少有的能在日军攻击下保持完整建制撤走的军队之一,但也只是能从容撤退而已,根本沒力气还手,至于其他各支晋绥军,简直是兵败如山倒,甚至连装备了德械的卫立煌的部军,也一样被日本人打得溃不成军。

        “唉,这才几年啊,傅作义居然敢主动向日本人叫板了,并且他居然还能打得赢,唉,真想不到?!北窕痔玖丝谄?,幽幽地说道,声音很低,却像闷雷一般,打得陶克陶身体晃了晃,脸色一片煞白。

        注1:伪蒙疆自治政府里边,一直存在几个不同派系,互相之间倾轧非常严重,其中,以陶克陶为首媚日派和吴鹤龄为首的德王派之间争斗最剧烈,起初媚日派得势,但后來随着伪德王的利用价值越來越大,德王派彻底占据了上风,媚日派白忙活十几年,最后却沒成功讨到主子欢心,树倒猢狲散。

        注2:五原战役,分为包头大捷,绥西防御战和五原大捷三个部分,共历时四个半月,虽然歼灭的主要是汉奸王英的伪绥西军和蒙奸德王麾下的伪蒙古骑兵,击毙的日寇只有两三千上下,但此战却是傅作义部主动出击,以大胜开头,又以大胜收宫的翻身仗,开了抗日战场师以上规模的中国军队主动求战的先河,对整个抗战历程影响很大,有人甚至认为,此战是抗日战争的一个转折点,从此之后,国民革命军开始有了勇气进行局部反攻,而不是像原來那样只有在防守反击中才能偶尔取得一两次胜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