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风云 (七 上)

    第三章 风云 (七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三章风云(七上)

        由于日本人国内缺乏大型矿山的缘故,小鬼子把绥远一带看得非常重要,光是在归绥城内,就驻扎有特务机关总队、警务总队和驻蒙军炮骑混成联队等数支不同名目的武装力量,全部常驻兵力加起來高达四千余人,稍加布置,登时就将整个归绥城封堵得连只苍蝇也插翅难逃,(注1)

        更很辣的招数还在后面,在关东军驻蒙最高顾问酒井隆的唆使下,日本警务部队连夜查封了与伪德王有关的所有产业,并且在第二天早晨,就交由几家日本人开的株式会社接手,强行清理账目,瓜分各类待售物资,甚至将其中最赚钱的铁矿和煤矿也强行分拆成数股,准备集中拍卖,交由各家株式会社认购经营。

        紧跟着,伪蒙疆自治政府内部,也开始大换血,凡是被日本顾问怀疑忠诚度不够的,无论先前是伪德王推荐,还是其他大小蒙奸汉奸的关系户,一律停职候补,空出來的岗位,则全都填上平素跟各级日本顾问走得近,或者镇压自己同胞时表现积极者,也不管这些人的声名如何的狼藉。

        如是接连几记狠招下來,被困在王府里的伪德王立刻撑不住了,赶紧托老朋友,参议府参议陶克陶向关东军驻蒙最高顾问酒井隆求情,声称自己与重庆方面建立联系,纯属一时头脑发昏之举,本意是想通过服软做小的方式进行战略欺骗,令重庆方面放过自己的起家之地锡林郭勒,事实上,并非真的打算“反水”过去,也沒进行过任何实质性动作,如果酒井顾问肯原谅他的冒失,伪德王愿意交出所有与南京方面有关人员,并且交出手中所有武装力量,听候对方处置,只求酒井顾问能念在他曾经对“蒙疆自治政府”做过一些贡献的份上,放过那些商人和政府官吏,给大家伙一条活路,别让他们因为自己这个王爷的一时糊涂,而遭受池鱼之殃,(注2)

        “现在才后悔,早干什么去了?!苯拥轿钡峦跚妆适樾吹幕诠?,关东军驻蒙最高顾问酒井隆看都沒看,就直接将其丟进了废纸篓里。

        一整套组合拳已经打出去了,不把伪德王打到俯首帖耳,从此再也不敢私底下搞小动作,绝不能半途而废,此刻别说是一个陶克陶,就是爱新觉罗溥仪亲自來说情,酒井隆也不会给他面子。

        参议府参议陶克陶虽然级别不高,早年却曾经留学日本,是个地道的日本通,看到了酒井隆故意装出來的凶狠表情,就明白此人并沒有真的打算现在就置伪德王于死地,想了想,继续低声求肯,“其实德王自己,并不看好重庆方面的前途,他之所以最近发生动摇,全是因为他的去年新纳的那房小妾的缘故,大家都是男人,您也知道的,枕头边上的风,吹起來效果最是厉害,花言巧语听得多了,德王的心里就犯起了迷糊,再加上最近锡林郭勒那边屡屡告急,而您又不准他调动蒙古骑兵师去救火”

        “哦,听白君这么说,过错还出在我身上喽,?!本凭×⒖叹徒纪分辶似饋?,怒气冲冲地打断。

        “不敢,不敢,将军千万不要误会?!碧湛颂毡幌帕艘惶?,赶紧连连摆手,大声解释,“我只是说,他的动摇,也是事出有因,绝沒有怪罪将军您的意思,您也知道,锡林郭勒盟是德王殿下的根本,如果沒了锡林郭勒,他这个自治政府主席也做不长久,所以人一急了就出昏招,也就可以理解了?!?br />
        “怎么理解,你要我怎么理解,我理解了他,谁來理解我,,万一让他真的从背后捅了刀子,非但我,全体留在厚和浩特城里的日本人,有谁能落下全尸么?!本凭∨镜匾慌淖腊?,再度大声打断,“行了,你不要替他说好话了,在他沒有真正认识到错误之前,对他的任何惩罚都不会停止?!?br />
        “认识到了,他已经认识到了啊?!碧湛颂占钡寐扯际怯秃?,弯下腰,一边在废纸篓捡德王的亲笔信,一边大声补充,“他在信上已经都写了,愿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他已经勒令那个小妾自杀了,并且把临时王府内所有跟重庆方面有牵连的人,全都绑了起來,就等您派人去带走呢,另外,那几座矿山,他也愿意全部无偿捐献给大日本帝国,不再占任何股份。

        “就这些,?!本凭〔恍嫉仄沧?,“这些你以为就够了,,他不将重庆方面的人交出來,难道桑原君会放过那些人,,还有,什么将矿山捐献给帝国,向傅作义部走私铁矿是什么罪责,别跟我说你不清楚,?!?br />
        “这,这,清楚,卑职当然清楚?!碧湛颂盏妥磐?,哈着腰,样子像极了一条乞食的狗,“但是,将军您也知道,商人都是逐利的,只要傅作义那边肯出大价钱,走私肯定禁止不了,包括,包括咱们兴亚株式会社的下属部门,也曾经向西边卖过物资?!?br />
        “什么,?!弊詈笠痪浠?,令酒井隆大惊失色,强装出來的凶恶表情立刻土崩瓦解,兴亚株式会社是他一手引入到归绥地区的,背后牵扯到的利益输送极多,如果兴亚株式会社在惩处德王之时,被对方检举揭发,倒霉的人可不止是一个两个,特务机关长桑原荒一郎、驻蒙骑兵师团师团长小岛吉臧、第二十六师团长黑田重德,乃至关东军更高层,都有人要受到牵连。

        “据德王殿下跟我悄悄透漏,兴亚株式会社,国际运输公司,还有蒙疆电气,都有人在私下跟傅作义那边有过交易,或者卖设备,或者卖矿石”偷偷看了一眼酒井隆的脸色,陶克陶陆续抛出一个个重磅炸弹,“还有,前一段时间原本该装备给蒙古师的九七式步兵曲射炮,在运输途中却被八路军游击队劫走,据德王了解,也是因为驻蒙日军内部的人,收了八路军奸细的金条,所以将运输队的行进路线,偷偷告诉了对方?!?br />
        “八嘎?!本凭『莺菀慌淖雷?,将上面茶杯、水壶,钢笔、纸张,全都给震落到了地上,太可恶了,真是太可恶了,大日本帝国的军官当中,居然有人为了区区几根金条,就出卖军火给八路军游击队!是谁干的这种蠢事,德王又是怎么知道的,,他手中还掌握着多少帝国军队的黑材料,,他偷偷搜集这些黑材料针对的又是谁,。

        “将军息怒,将军息怒,这都是德王今天才跟我说的,并沒写在纸上,也未必有真凭实据?!碧湛颂罩沼诔晒Φ卮蚵伊硕苑降乃悸?,心中好生得意,几大株式会社都在跟傅作义部做买卖,驻蒙日军向八路军游击队出售重武器,还有日本特工人员私下向关内走私毒品,这些事情,其实伪蒙疆自治政府内部很多人都多少听说过一点风声,只是谁也不敢捅出來而已,如今德王被日本人逼到了悬崖边上,当然会拿这些事情出來以图自保,而他这个负责传话的说客,除了借此能收到一大笔佣金之外,还能让酒井隆明白,当初弃用自己而选择吴鹤龄的举动,是多么的愚蠢,多么的沒有远见。

        然而在表面上,陶克陶还得摆出一幅全心全意替大日本帝国着想模样,继续低声劝解,“将军息怒,可能这些事情,都是德王在胡乱攀咬,您也知道,他那个人犯起混來,什么事情都敢做,什么糊涂话都敢说?!?br />
        “他沒写在这封信上,?!本凭〉乃嘉?,却依旧听在他的前一句话上,擦着额头上的汗水,沉声追问。

        “沒有,绝对沒有,不信您自己看?!碧湛颂崭辖艚掷锏男胖侥ㄆ搅?,小心翼翼地铺开在酒井隆眼前,同时低声解释:“他不过是想求得您的宽恕而已,把这些写到纸面上,对他能有什么好处,,卑职觉得,这些事情最好私底下悄悄的处理,以免对您的日常工作造成干扰,进而损害到大日本帝国的形象,如果您还需要跟他了解详细情况的话,尽管跟属下说,属下会再去一趟王府门口,隔着大门,跟他做推心置腹的详谈?!薄?br />
        “隔着大门,?!本凭”惶湛颂盏乃捣ㄅ靡汇?,旋即明白了,这是自己先前那道许进不许出的命令,导致的搞笑结果。

        “是啊,隔着大门?!碧湛颂湛嘈ψ诺愕阃?,低声承认,“这几天去探视德王的,包括属下,都是隔着大门跟他说的话,您的命令,得到了不折不扣地执行?!?br />
        “桑原这蠢货?!贝耸贝丝?,酒井隆关心的是,德王掌握的这些黑材料,究竟还被多少人听见,而不是自己先前的命令有沒有得到贯彻执行,低低的骂了一句,然后又皱着眉头追问,“他跟你说的话,还跟其他人说过么,我的意思是,都谁知道德王揭发的那些内容,?!?br />
        “这个,属下真的不清楚?!碧湛颂招闹幸涣?,敏锐地做出了最真确的反应,“您也知道,德王这个人,赌性极大,他揭发这些事情之前,肯定会留个后手,说不定把一些内容早就交给了其他人,以免在取得您的信任之前,遭到某些势力的暗中报复?!?br />
        “八嘎,,?!本凭≌庀鲁沟讻]脾气了,既然想杀人灭口都來不及,当然就不能继续将德王朝死路上逼,否则,一旦那混账东西真的把黑材料抛得满世界都是,自己绝对落不到什么好下场,包括从各家株式会社获得好处的相关方,都不会再认为自己这个最高顾问合格,随时会更换其他人选。

        正愤懑间,耳畔却又传來陶克陶献媚的声音,“其实啊,卑职觉得,眼下德王的种种举动,包括向重庆方面靠拢的行为,都像是小孩子撒泼打滚要糖吃,你收拾他一顿,再给他粒糖豆解解馋算了,否则,换了别人做这个蒙疆自治政府主席,还不是一样的么,谁能保证,新任者会比德王更听您的话呢,!”

        注1:归绥,即现在的呼和浩特,北洋政府合归化和绥远两城,命名为归绥,日本占领期间,改称厚和浩特,以此地为“伪蒙疆自治政府”首都,伪德王在城内设有专门的官邸。

        注2:陶克陶,汉名白广赢,早年曾经在日本留学,归国后去长春在日满成立的蒙政委员会任参议秘书,关东军参议,后被日本关东军派到内蒙古,参与德王等人的分裂活动,历任德王的翻译,秘书,外交帮办,1938年7月起,任总务委员会委员兼保安部部长,后受到吴鹤龄排挤,失去实权,任参议府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