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风云 (五 下)

    第三章 风云 (五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三章风云(五下)

        “这个”吴鹤龄故作神秘的左瞄右看,压低声音,“还请王爷先恕属下多言之罪?!?br />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玩这套,?!蔽钡峦醴浅2宦氐闪怂谎?,大声呵斥,“你跟我这么多年了,我是那种听不进去建议的人么,?!?br />
        “既然王爷答应不怪罪属下,那属下可就直说了,?!蔽夂琢溆肿叩酱翱谙蛲饪戳思秆?,确信附近除了德王的心腹侍卫之外再沒有其他人,才倒退着走回來,用只有自己和伪德王两个能听见的幅度低声说道:“卑职以为,要想解决锡林郭勒的麻烦,必须拿出百分之八十的精力放于政治上,剩下百分之二十,才是军事,并且这军事么,也不是目前这种打法,?!?br />
        “此话怎讲,?!蔽钡峦踔磺笞约旱睦铣沧N?,才不在乎采用那种手段,听吴鹤龄说得似模似样,眉头一跳,困惑地追问。

        吴鹤龄轻轻笑了笑,将头慢慢靠近伪德王的鼻子尖儿,“王爷,二夫人的那几个南方亲戚,好像是从重庆來的吧,?!保ㄗ?)

        “你说什么,?!蔽钡峦醣幌帕艘欢哙?,本能地就往后躲,脊背碰到了墙角的台灯,“哗啦”一声,将价值不菲的水晶灯罩摔了个粉碎。

        “?;ね跻??!泵趴诘敝档氖涛烂谴蠛纫簧?,拔出手枪就往屋子里边冲,前脚刚一进门儿,后脚却又被伪德王一巴掌一个,全都给抽了出去,“?;じ銎?,别大惊小怪的,刺客如果有本事进到这里來,你们家王爷的脑袋早就搬家了,还用得着你们这些废物來?;?,,滚,全给我滚门口盯着去,我现在心情不好,无论是谁來访,都给我挡在外边?!?br />
        “是?!本懒ぷ咳崭裢己藓薜氐闪宋夂琢湟谎?,然后捂着被抽肿了的脸,转身跑了出去。

        为了避免吃饭睡觉都被日本人盯着,伪德王的府邸中,特意沒有设置任何办公机构,所以一个连的警卫全部上岗,很快就将整个王府遮得风雨不透。

        隔着窗子监督众警卫把门外的防御布置停当,伪得王矮小且懦弱的身体上,慢慢地迸发出一股阴冷的气质,仿佛一团泥巴,顷刻间就变成了一块钢铁,并且从内到外还散发着寒光,随时都能把对手砸个稀巴烂。

        仿佛很欣赏这种气质般,吴鹤龄慢慢后退了半步,笑着点头,“这才是我认识的王爷殿下,隔了这么久,我还以为王爷装傻装得入了戏,真的变成了阿斗了呢?!?br />
        伪得王被说得又是一愣,身上正在向外散发着的冷气瞬间凝固,“姓吴的,如果你今天不给我的满意的答复,我会让你知道你家王爷到底是长沒长着三只眼睛?!?br />
        “王爷身边有军统特工的事情,有什么好稀罕的?!蔽夂琢湫α诵?,不屑地摇头,“不光是您,恐怕咱们蒙疆自治政府的任何高层人物,身边都难免藏着一两只军统的眼线,区别只是有些人潜伏得深,有些人已经露出了马脚却依旧不自知而已?!?br />
        “别乱打岔?!钡峦醪宦氐闪宋夂琢湟谎?,低声追问,“你是怎么知道我身边有军统特务的,除了你之外,咱们蒙疆自治政府中还有谁知道,日本人呢,日本人知道不知道?!?br />
        “我是猜的?!蔽夂琢湟痪渑:搴宓幕?,直接将德王的追问给堵了回去,看到对方已经濒临暴走了边缘,然后又快速补充了一句,“王爷不必着急,其实这事儿除了跟您非常熟悉的几个,其他人都未必猜得到,包括日本人,也不会细心到如此地步,属下之所以今天决定提醒您,只是为了帮您解决锡林郭勒那边的麻烦而已,至于您今后怎么处理他们,属下一点兴趣都沒有?!?br />
        最后一句话,才是德王最希望听到的,登时,紧握着的拳头松了松,整个人如释重负,“你是说,他们,我身边有人做事不仔细,露出了破绽,,到底破绽在哪里,快,你赶紧给我说说?!?br />
        “不是您身边的人做事不仔细,破绽,其实就在王爷您自己身上?!蔽夂琢渌仕?,继续笑着补充,“跟您亲近的人谁不知道,王爷和夫人伉俪之情甚笃,从不对其他女子假以辞色,而您去年居然在看戏的时候,突然就跟二夫人一见钟情了,并且同爱屋及乌,对二夫人的那些表哥表弟也礼敬有加,试问一个人二十出头的时候不风流,三十岁时不风流,到了四十岁上却突然犯起了花痴病,王爷您不觉得这个人病得有些奇怪么,?!?br />
        “嗯?!蔽钡峦趿成缓?,身体内的杀气像被拔了气门芯般,瞬间泄了个干干净净,“我,我娶谁做小老婆,关你屁事,你们几个家里头的女人都凑一个加强排了,老子就连个二夫人都娶不得,?!?br />
        话随说得大声,他却知道吴鹤龄早已将自己看了个底掉,好在此人目前对自己沒有什么恶意,否则,也不会采用这种方式提醒自己,而是第一时间跑到日本人那边告发了。

        抬手在自己的太阳穴处揉了揉,略微舒缓了一下自己的神经,伪德王继续说道:“二夫人的娘家在南边,等雪化之后,我会派人送她回去省亲,她的那些表哥表弟,也会跟着回去,这件事的确是我做的不够谨慎,你提醒得对,以后再遇到类似情况,还请老兄不吝当面赐教?!?br />
        “别啊,我这刚一说您就把二夫人送走,我岂不成了坏人呢姻缘的小人了么,?!蔽夂琢涓辖袅谑?,低声劝阻,“您老可千万别这么做,至少,二夫人的表兄弟们,得留下几个备用?!?br />
        “什么意思,?!毕嘈哦苑讲换崾俏薜姆攀?,伪德王愣了愣,皱着眉头追问。

        “咱们俩刚才不是说到如何解决锡林郭勒的麻烦么,这政治方面的百分之八十,就要着落在二夫人的几位表亲的身上?!蔽夂琢渌淙皇潜贝蟊弦档母卟纳?,此刻行事做派却活脱一个地痞无赖,涅斜着眼睛,歪着鼻子,两片嘴唇间白沫飞溅。

        “你是说,通过他们,向重庆方面求饶,求老蒋给傅作义下令,把九十三团给招回去,?!蓖蝗痪醯枚苑降闹饕庥械悴豢科?,伪德王冷笑着反问。

        “错了,大错特错,不是您求着重庆放过锡林郭勒,而是重庆求着您继续做蒙疆自治政府的主席?!蔽夂琢湟×艘⊥?,继续嬉皮笑脸地说道。

        “重庆方面求着我继续做政府主席,,你沒做梦吧?!辈皇亲?,而是德王发现自己这回真的有点儿跟不上对方的思路了,皱着眉头看着吴鹤龄,满脸茫然。

        “着啊?!蔽夂琢溆昧σ慌淖约旱拇笸?,做出知我者王爷也状,“就是这么个意思?!?br />
        “怎么个意思,你能不能直接说,?!?br />
        “那我得问问王爷您了,如果锡林郭勒被打烂了,您的自治政府主席位置,还坐得稳么?!蔽夂琢渖衩氐匦α诵?,启发式询问。

        “废话?!蔽钡峦醪荒头车氐闪怂谎?,低声回应。

        “既然做不安稳了,二夫人又是军统的人,那您何必不直接通过二夫人跟重庆说,迫于形势,您准备反正了,准备将整个蒙疆自治政府双手送给他们,?!?br />
        “这?”伪德王彻底被问傻了眼,老实说,他之所以跟军统搭上线,就是因为发觉日寇并不像自己先前想象的那样强大,故而预先给自己多留一条后路,但是那仅仅出于一种有备无患的想法,并非要现在就执行,毕竟眼下日本人还沒露出权限溃败的迹象,国民政府那边也丝毫沒有反攻的可能。

        “如果王爷您宣布反正,把蒙疆自治政府双手奉上,重庆方面敢接收么,?!蔽夂琢渚拖窀雠龃沙晒Φ牡仄?,满脸都是胜利的笑容。

        “不敢?!蔽钡峦跛淙蛔吡艘惶跬崧?,但政治眼光还是有几分的,略一斟酌,便得出了肯定的结论,“收下了这五盟两厅之地,重庆方面便有守土之责,他们眼下拿不出那么多的兵,光凭着傅作义部,肯定挡不住关东军的倾力报复,?!?br />
        “是啊,到时候您就跟当年马占山将军一样,成了忠臣义士,这丧城失地之名,可就得重庆方面來背了?!彼谆八?,文人不要起脸來,绝对能让流氓退避三舍,吴鹤龄这一招破罐子破摔,立刻让德王有了变被动成主动的可能,可以想象,只要他把准备“反正”的消息传过重庆去,无论是从鼓励他做出正确选择的角度,还是唯恐接烫手山芋的角度,重庆那边,也得给九十三团下令,不准后者继续“胡來”。

        然而吴鹤龄的无赖手段却还不止这些,笑了笑,又歪着嘴说道:“反正的话,重庆那边沒力气接包袱,把您赶下台的话,换个人來做蒙疆自治政府的一把手,他们又失去了以后兵不血刃收复塞外的可能,为了成就傅作义一个人的名声,整个国民政府就要付出这么大代价,哪边轻哪边重,他们能不衡量一番么,况且日本人也不可能准许九十三团在锡林郭勒落地生根,既然是早晚都得退兵,早几天晚几天,对于国民政府來说,又有什么分别,?!?br />
        “着啊?!蔽钡峦跞缑纬跣?,兴奋地擦拳磨掌,“我这就按你说的办,让二夫人给重庆发电报,鉴于国民政府已经在草原上取得了压倒性优势,我决定立刻通电反正,将蒙疆交还给祖国,嘿嘿,哼哼,我倒要看看最后谁更着急?!?br />
        “电报一定要发,但是不能现在就发,您还得再等等,先让日本人知道您已经跟重庆接上关系了,这样,咱们的政治手段,才算作完整?!蔽夂琢渑阕潘昂俸俸佟钡匾跣干?,迅速又抛出第二条毒计。

        “让日本人知道,为什么要让日本人知道,让日本人知道,此事不就彻底沒戏了么?!钡峦趿成系谋砬檠杆儆尚朔芮谢氐牟镆熳?,比戏台上的白脸还要娴熟。

        明知道德王十有七八是在跟自己装傻,吴鹤龄依旧笑着给出答案,“您既然不是真心想反正,当然得让日本人出面來阻止这件事,另外,您沒觉得,日本人现在越來越不重视您了么,东洋人就是这德行,你越死心塌地跟他们干,他们越不拿你当一回事,万一他们看到别人也在拉拢你了,他们给的好处,自然就立刻水涨船高了?!?br />
        “嗯?!蔽钡峦跚崆岬阃?,承认吴鹤龄说得非常有道理,然而,眼前却有一张姣好的面容不停地晃來晃去,一日夫妻白日恩呢,虽然两人只是单纯肉体的关系,从來沒有过,也绝对不可能有精神方面的交流。

        “王爷天生是个做英雄的料子,整个草原,都在等着您的泽被呢?!蔽夂琢溲杆俨炀醯搅宋钡峦醯挠淘?,凑上前,阴阴地说道。

        伪德王心中的柔情迅速被切断,笑了笑,低声道:“唉,我只是觉得有点儿可惜了,水一样的小人儿,如果落到日本特务机关手里”

        “王爷的家眷,怎么可能受那种耻辱?!蔽夂琢渌仕始?,恶狠狠地说道,“到时候让她自尽以全名节就是了,也省得她熬不住刑,成了军统那边的拖累?!?br />
        “也好,这样倒也干净?!蔽钡峦跚崆崽玖丝谄?,将心中的难过与不舍,也随着叹息声轻飘飘抛在了脑后,他是天生的英雄,岂能为了一个女子毁了雄图霸业,,吴鹤龄说得好,还有一个蒙古草原在等着他,与如画江山比起來,一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

        “另外,军事方面,也得请王爷提前做一些安排?!奔钡峦醵宰约貉蕴拼?,吴鹤龄心里十分得意,笑了笑,继续替对方出谋划策,、

        “怎么安排,你直接说吧,我听着呢?!蔽钡峦醯那樾饕谰捎械愣?,点点头,懒懒的回应,、

        “刚才咱们说过,要彻底解决锡林郭勒的麻烦,政治占百分之八十,另外百分之二十,要着落在军事上?!蔽夂琢涞玫搅硕苑降某信?,立即毫不客气地说道,“属下觉得,您放在锡林郭勒的几个警备旅,这次表现得实在是太出色了,出色得有些令人难以想象?!?br />
        “可能是在自己家门口作战,士气比较高吧?!蔽钡峦醣豢涞糜行┝澈?,讪讪地说道,“但是也有可能,是九十三团存心围点打援,故意留着他们最后才打?!?br />
        “王爷心里头明白就好?!蔽夂琢渖粼俣榷溉蛔?,低得几乎令德王集中全部精神才能听清楚,“但是,王爷您明白,日本人却未必明白啊,他们还以为您手里隐藏着的实力沒消耗干净呢?!?br />
        “你是说?”伪德王原本就是个非?!按厦鳌钡娜?,先前装傻,完全是一种职业性习惯而已,此刻既然已经决定一切都按照吴鹤龄的谋划办,反应速度立刻变得快了起來,“你是说让我的人故意打败仗,放弃几处关键阵地,让日本人觉得锡林郭勒的局势已经彻底不可收拾了,他们才会抓紧时间调兵过去?!?br />
        “非但是几处关键阵地,必要时,连王府所在地都可以放弃?!蔽夂琢淠贸鲆环呈慷贤蟮谋砬?,郑重地说道,“您的最宝贵财富,不是王府和里边的珍宝,而是名下的牧人和牛羊牲口,让管家带着牧民们向西游牧,把王府给了九十三团又能如何,他们总不能一把火把王府给您烧了,而日本人一旦发现锡林郭勒要彻底丢了,必然会从四面八方调遣更多的援军去救火,至少,您麾下的几个骑兵师,能趁机调回一半儿去?!?br />
        “真的能调回两到三个骑兵师,我还未必怕了他九十三团?!蔽钡峦醯木裼质且徽?,挥舞着拳头说道,“后边有日本人从东北派过去的援军,前面有咱们的骑兵师,双方前后夹击,定然让九十三团來得去不得?!?br />
        “王爷您又冲动了?!蔽夂琢淞⊥?,大声劝阻,“虽然到那时候,咱们已经将重庆方面的利用价值榨干了,可也不能立刻撕破脸啊,说不定双方将來还要打交道呢,怎能结下那么大的仇,,依照卑职的想法,届时您的骑兵,非但不能赶着过去报仇,还一定要躲着九十三团走,哪怕是迎头碰上,也别断了人家的归路,自己主动让开就是,反正您那三个师全加起來也不到四千骑兵,草原那么大,跟对方恰好走到了两岔去了,有什么好奇怪的,?!?br />
        注1:1939年底德王通过马汉三,与重庆建立了联系,隔年,联系被日军发觉,刘建华、马汉三分别从厚和和张家口逃回重庆,德王、李守信以不满日本拒绝****建国而与蒋介石联系为借口,向日军承认此事,日军找不到合适的替代人选,只好暂且不予追究,但的德王身边参与与军统联系的人,全部被日军枪杀。

        注2:伪德王虽然犯下了分裂之罪,私德方面却还说得过去,正妻去世后才续了第二任,并且一直未曾有过风流韵事,但据李守信回忆录,德王在39年前后曾经娶了一个妾,而那名女子实际上是军统卧底,在德王和重庆直接的联系被日本人发现后,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