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风云 (四 上)

    第三章 风云 (四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三章风云(四上)

        “请团长静候佳音?!迸植文鄙塾和π匕伪?,大声回应,还沒等老祁将还礼的手放下,他的脸上已经又堆起了平素那种人畜无害的笑容,“那人员和补给”

        “看上谁了,你直接拉单子,老子到下面各营里头给你去要?!蓖懦だ掀钚那檎?,想都沒想,便大声答应,“除了武器之外,其他补给按照两个半步兵营的标准划拨,战马无论你是花钱去买,还是想办法去抢,老子都替你最后结账,其他也是一样,都由你这个营长全权负责,老子给你做后盾,,无论捅出了什么篓子,全都替你担着?!?br />
        “是,谢谢团长”胖参谋邵雍这回算是彻底变成了邵营长,高兴手舞足蹈,两只小眼睛里乱冒星星。

        团长老祁的性子却远比他要稳重,笑了笑,重新从桌案上抓起计划书,用手指轻敲,“但这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人家答应帮忙训练队伍的基础上,你先别忙着瞎高兴,坐下來,咱们两个一条条梳理,争取第一次谈就把大体合作框架给确定下來?!?br />
        “请团长放心,我相信游击队不会拒绝咱们?!笨胀菲锉ど塾鹤孕怕卮鹩ψ?,快步绕回老祁的对面,“据我了解,游击队的政委方国强新到任,对内部和外部的情况都是两眼一抹黑,与此同时,张胖子也不熟悉方国强的思路,他们两个人彼此都需要个适应过程,而这期间,是最容易被咱们找到机会见缝插针?!?br />
        “你小子啊?!蔽盘搜?,团长老祁忍不住再度轻轻摇头,“刚才是谁还跟我说,游击队已经有了新的灵魂來着,怎么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就变成找机会见缝插针了,?!?br />
        “嘿嘿,不一样,不一样?!鄙塾ぺㄚ嗣约旱哪源?,笑着回应,“收编他们是一回事,在他们身上捞点儿便宜是另外一回事,威胁不一样,引起的反弹也不一样?!?。

        团长老祁又笑着摇了摇头,不置可否,收编人家变成了求人家当教官,这个弯子转得有点急,让他心里头很不舒服,但然而想到过不了太久,九十三团就即将拥有自己的骑兵了,心里边隐隐又有几分期待,骑兵啊,能随时得到火炮支援的骑兵,再跟小鬼子打起來,还愁撕不开他们的防线,,更关键的是,这支队伍会对自己,对九十三团忠心耿耿,毕竟他是自己的亲生孩子,不是从外边拐來或者抱來。

        兄弟两个坐在桌案旁,重新梳理整个计划书,完善里边的缺陷与漏洞,忙忙碌碌中,一整夜的时间就悄然过去,第二天清晨匆匆吃过早饭,便派了联络官专程去游击队那边请张松龄和方国强,一道商议今后的合作问題。

        事实也正如邵雍先前预测,张松龄和方国强两人之间的配合,的确还沒有形成默契,谈判中出现了好几处明显意见不一致的地方,却互相为了迁就对方,勉强达成了一致,邵雍和老祁利用了几次机会之后,也不为己甚,见好就收,因此只用了两个小时不到,有关黑石游击队和九十三团之间的合作草案,就已经顺利出笼。

        双方初步确定,下一步行动,依旧以国民革命军新三十一师九十三团为主导,八路军察北军分区黑石游击队做配合,联手打击东蒙草原上的日寇、伪军、土匪和拒绝为抗战大业提供支持的各类顽固势力,在合作期间,黑石游击队发挥自身特长,全力为九十三团打造一支随时能投入战斗的轻骑兵,而九十三团,则根据游击队目前的总兵力,为他们提供合作期间的各项补给,士兵的标准与九十三团自己的普通步兵相同,战马则根据草原上的季节变化随时调整,如果游击队的营地受到威胁,九十三团有义务出兵支援,而在与敌军交战之时,游击队也必须服从九十三团指挥部的一切合理命令,不得以任何借口推辞

        如是种种,一共七大项二十二小项,其详细程度,恐怕在所有北路军与八路军的合作项目里,排得上前十,而其对北路军单方面的有利程度,恐怕也是数一数二,按照团长老祁暗中估算,自己在合作期间为黑石游击队提供的补给,顶多能满足该部的各项正常消耗,张胖子假如想再趁机扩充队伍,则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

        不过游击队方面也不是一无所得,就在合作草案达成的第二天,还沒等上级部门的批复用电报传回來,九十三团、黑石游击队和周黑碳的独立营,就同时拔营起寨,在半路上合兵一处,浩浩荡荡朝着黑石寨扑了过去。

        驻守在黑石寨城内的川田大队岂肯示弱,发现中国军队欺负到了自己头上,立刻倾巢而出,在距离黑石寨三十多里一个名叫百丈坡的地方,拉开架势,试图与对手一决雌雄。

        两军一经接触,战斗就立刻打成了白热化状态,九十三团凭借兵力优势,分成左中右三路,向日寇的防线展开强攻,川田国昭则采取两翼固守,中路迎击的策略,力求给进攻者当头一棒,敌我双方在总宽度不到十里的丘陵地段,各施本领,针锋相对,几处关键阵地反复易手,却是谁也无法将优势保持到最后,转眼间就被对方又扳平了局面,一切又得重头再來。

        关键时刻,却是九十三团的炮连率先打破僵局,根据赵天龙提供的周边地形信息,推测出日军炮兵阵地位置,隔着四千多米远,就是一通狂轰滥炸,其中有枚高爆弹恰巧砸在了日军存放炮弹的位置,只能“轰隆隆”一声巨响,整个大地都晃了数晃,钢铁夹着烈焰來回横扫,将川田大队仅有的两门九二式连同周围的炮兵一并送上了西天。

        失去的炮兵的配合,战场上的形势登时变得对川田大队非常不利,尽管小鬼子们的训练程度远远超过了国民革命军战士,一次次反冲锋也打得非常勇敢,然而总兵力毕竟只有中方的一半儿,并且轻重机枪的配备数量,也远远少于全部换装了苏械的九十三团,打着打着,就从互有攻守变成了只守不攻,转眼间又变成了收缩防线,顽强防御,就在这个时候,小鬼子背后的黑石寨城头,也突然冒起了报警的浓烟,却是周黑碳独立营绕了个大圈子迂回到了川田大队的背后,趁机偷袭了小鬼子的老巢。

        为了避免老巢丢失,川田国昭只好留下大半个中队的伤兵负责断后,自己则带领其余人马掉头回援,跑了个上气不接下气,总算赶在留守黑石寨的伪军被周黑碳营迫降之前,杀到了城下,然而负责断后的那一百四十余名伤兵,则全成九十三团的刀下之鬼。

        一周之内接连取得了两场大胜,国民革命军三十一师九十三团却依旧不肯满足,居然追着川田大队的尾巴一路狂赶,直接杀到了黑石城外,将两个城门死死堵住,架起苏制零九式山炮直接朝城里头猛轰。

        有周黑碳和赵天龙这两个活地图在,飞跃城墙的炮弹,当然是一发不差地尽数砸到了城内的日本兵营里,把几代关东军“顾问”精心修建兵营,炸了个一片狼藉,指挥部倒塌,发电机失火,大功率收发报机全都变成了废铁。

        炸完了兵营,九十三团炮连的眼睛,又盯上了黑石寨的城墙,只可惜零九式山炮的威力还是不够强大,连续两次齐射砸上去,居然仅仅在城墙上留下了八个十几厘米深的弹坑,看上去虽然丑陋,却距离将城墙摧垮,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大炮轰不塌城墙,团长老祁就改用炸药包,派敢死队员顶着用门板和湿棉被做的土坦克,将大号炸药包一个接一个朝城墙根儿下堆,然而几声巨响之后,结果依旧令人无比失望,已经存在了不知多少年,最后又被东北军吴大舌头重新加固过的黑石城墙,在几十公斤黄色炸药的连番冲击下,依旧巍然不动。

        “奶奶的,真是邪了门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穷地方,修这么结实的城墙干什么,?!本攀诺耐懦だ掀钇闷瓶诖舐?,把历代黑石寨城修建者的母亲问候了个遍,然而在川田大队的严防死守之下,他终究舍不得不惜任何代价展开强攻,堵在城门外反复展示了几番武力之后,留下周黑碳的独立营牵制城内的日军,九十三团自己则在当天深夜悄然开拔,与黑石游击队一道,星夜扑向了锡林郭勒,德王的老巢。

        周黑碳打仗向來爱动脑子,反复比较了独立营和城内日军残部的实力之后,确定自己这边依然处于劣势,干脆直接跟川田国昭玩起了疑兵之计,九十三团前脚刚一离开,他后脚立刻将独立营的大部分人马撤到了距离城墙二十里外,只在正对着前后两个城门口的位置各留了一个排的骑兵,每天不等天亮就扯开嗓子向城里的鬼子挑战,勒令川田国昭速速出城,再决雌雄。

        川田国昭哪里知道周黑碳的想法,偏偏手中的电报和发电设备又都毁于炮火,暂时无法跟外界进行通讯,当然也无从得知九十三团已经离开的事实,直到四天之后,周黑碳自己沒胆子继续于黑石寨周围逗留了,将两支疑兵也连夜撤走,城内的大小鬼子们这才偷偷松了一口气,赶紧用绳筐将黄胡子和他麾下的几名铁杆汉奸坠出城外,设法打探中国军队的去向,但是城门却依旧紧闭着,唯恐九十三团再突然杀回來,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待黄胡子和他手下的徒子徒孙们确定了黑石寨周边百里之内已经沒有任何中国军队活动,时间已经又过去整整一个星期,在过去的一个星期当中,川田国昭一边提心掉胆的严加防备,一边想方设法从距离自己最近的几处“开拓团”征集发报设备和部件,努力恢复与关东军总部的通讯,好不容易跟关东军总部的大功率电台联系上了,也通过情报部门确定了黄胡子打探回來的消息真实无误,正准备通过电报向上头邀功,述说自己如何镇定指挥,以少击多,在黑石城下大败前來偷袭国民革命军,却被关东军总部抢先发來一份电报,不由分说地骂了狗血喷头。

        “尔部见电报之后即刻出发,赶赴贝子庙,救援此地守军,如若无故拖延,导致战机耽误,必将严惩不贷?!钡绫ㄗ钅?,关东军总部的命令竟然露出了几分森然之意,令川田国昭憋在心里的委屈和愤怒瞬间达到了顶峰,脏话脱口而出:“八嘎,想要我去送死么,我偏偏不去,大不了回国去带预备役,至少能落个全尸?!?br />
        将电报三下两下揉成纸团,重重地丢在了地上,川田国昭两只眼睛红得像夏天时的疯狗,救援贝子庙,救援贝子庙,隔着将近一千里的距离,难道让大伙插上翅膀飞过去么,且不说川田大队中沒人会飞,即便整个川田大队都长了翅膀,在贝子庙一带等着他们的,也是国民革命军一个甲种团,全套装备都是苏械,比川田大队强出了不止一个档次,并且刚刚全歼了儿玉中队,士气正满得百分之百。

        “怎么回事,?!奔ㄌ锕芽炊紱]请自己看就直接把关东军总部发來的电报当成废纸给丢掉了,作战参谋白川四郎皱了皱眉头,诧异的追问。

        “总部那边,有人嫌中国九十三团的战功不够显赫?!贝ㄌ锕蜒杆僖馐兜阶约旱氖溲绫衿饋?,平摊开双手递给白川四郎,“白川君,你自己看,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居然叫咱们大队火速赶往贝子庙,去?;さ峦醯钕碌睦铣?,且不说來得來不及,即便咱们千里迢迢赶去了,也彻底累成了疲兵,除了让九十三团的功劳簿上再添一场胜利之外,还能有什么作用?!?br />
        “这!”白川次郎继续皱眉,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才好,如果这封电报來自两周之前,他会毫不犹豫地指责川田国昭胆小如鼠,心中沒有半点儿军人的荣誉感,然而今天,川田大队刚刚被九十三团、独立营和黑石游击队三家联手折腾了个半死,士气低落,伤兵满营,拿什么去驰援德王老巢,就是川田国昭自己决定接受关东军总部的乱命,他白川次郎也得竭尽全力阻止此行,否则,等待他和川田国昭两人的,必然是“玉碎”的结局。

        “总部那边,恐怕有人在蓄意给咱们制造麻烦?!奔状ù卫沙俪俨豢细胶妥约?,川田国昭犹豫了一下,带着几分悲愤的口吻补充,“上一次儿玉中队玉碎,总部那边便有人认为是我救援不力,根本不顾他连两天时间都沒坚持下來的事实,这一次,恐怕是算准了咱们根本无法及时赶到贝子庙,所以才故意给了这样一道军令,就等着看我如何承受耻辱?!?br />
        “你不要这么悲观,接到救援命令的,肯定不止是咱们一路?!卑状ù卫煽戳舜ㄌ锕岩谎?,斟酌着安慰,对方的话肯定无凭无据,但也绝非空穴來风,日本帝国的陆军和海军内部,都有很多根深蒂固的将门世家,非但把持了军中很大部分上升通道,打击起不肯听话的同行來,也是毫不手软。

        前段时间阵亡的儿玉末次,恰恰是某个将门世家的子侄,虽然此人在儿玉家族中地位不高,但其所在的中队被打了个全军覆沒,却等同于狠狠抽了儿玉家族的耳光,所以,无论从挽回颜面角度,还是展示肌肉的角度,儿玉家族都会动用其在关东军中的影响力做一些事情,他白川次郎背后有靠山不会在乎阴谋诡计,但是出身相对寒微的川田国昭,却极有可能成为儿玉家族的直接报复目标。

        这,就是大日本帝国的军方,其内部的腐朽沒落之处,与中国的国民革命军其实半斤八两,之所以能在战争初期取得那么好的成绩,不过是因为武器比对方精良,准备也远比对方充分而已。

        如果战局还是像三七年末和三八年初那样,呈现一边倒趋势,军方内部人人有功劳可立,仗仗摧枯拉朽,自然是天下太平,而现实却与希望恰恰相反,随着四零年春季的到來,对华战争彻底地进入僵持阶段,帝国军方其内部所隐藏的诸多问題,也就如同春天时的笋芽般,一个接一个地暴露了出來。

        “兴安警备队,黑龙江警备司令部,甚至德王自己麾下的部队,都可能接到类似命令,星夜回援?!彼淙挥行┗暗淖饔弥皇橇疃苑娇硇?,儿玉末次还是硬着头皮说出來,“那么多支援军,随便到达一个,就能里应外合,彻底粉碎九十三团的图谋,而只要贝子庙不被九十三团攻破,咱们大队能不能及时赶到,都不再是问題?!?br />
        “赶去送死么?!贝ㄌ锕迅静惶锏陌参?,咧了下嘴,无力地苦笑,“如果九十三团原本就准备围点打援呢,他们会以哪支援军为优先打击目标,,儿玉中队就是这样被他们盯上的,当时那么多支援军,却谁也沒能赶过去把他给就救出來?!?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