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风云 (三 下)

    第二章 风云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二章风云(三下)

        “你说什么,好聚好散,?!蓖懦だ掀睢疤凇钡匾幌绿似饋?,伸手去抓邵参谋的脖领子,“你让我跟谁好聚好散,,你他奶奶的想让我跟谁好聚好散?!?br />
        “是您让我说的,是您让我说的?!辈文鄙塾阂杂胨约荷聿耐耆幌喾拿艚荻憧死掀畹谋刂幸蛔?,躲到另外一张桌子后,來回晃动着身体大声提醒,“我只是不忍看您给自己给自己挖坑而已,你可别不识好人心?!?br />
        “好心,好心个屁?!崩掀盍チ思赶聸]逮到邵胖子,隔着桌案用手指着对方的鼻子破口大骂,“好心,你邵胖子要是有好心,这世界上就沒阴险小人了,好心,,你他娘的先前在喝酒时跟我怎么说的,现在怎么又变成了另外一套说辞,?!?br />
        “当时不是觉得您这个团长当得太孤单了,才出面支持你一下么,?!鄙叟肿蛹绦蚋洞Χ懔硕?,满脸委屈地解释,“要不然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你身边却连一个支持者都沒有,该多尴尬啊,?!?br />
        “放屁,放你娘的狗屁?!蓖懦だ掀畋黄醚矍耙徽笳蠓⒑?,咆哮声顺着窗口传出老远,“老子才不缺你这阴险小人帮忙掩饰呢,老子这辈子行得正,走得直,做事光明磊落”

        “刚依靠人家出力打败了小鬼子,转头就图谋人家的队伍,原來这也算光明磊落,?!鄙叟肿拥泥洁焐艉艿?,却将团长老祁后半句话直接憋回了嗓子眼里。

        不同派系之间互相倾轧,同派系中实力强的队伍吞并实力差的,这些行为在国民革命军的嫡系和旁系中,都是屡见不鲜的事情,从沒有人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更沒有人为此大惊小怪,可是,它却着实与光明磊落扯不上半点关系,更无法被说得理直气壮。

        存在的,不一定就是合理的,潜规则之所以被成为潜规则,就是因为它们无论被怎么打扮,都上不得台面,看着眼前那张充满戏虐神色的脸,团长老祁忽然觉得浑身上下一阵阵乏力,这是整个九十三团里头唯一曾经公开表态支持过自己的人,而他的支持,却也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这个团长的颜面,至于其他弟兄,虽然谁都沒有公开反对自己继续去打黑石游击队的主意,可大伙的沉默和逃避,已经足以证明他们的不屑。

        连这些曾经跟自己同生共死的老兄弟都不理解自己的行为,自己将來拿什么去收拢张胖子和赵天龙等人的心,,如果不能让那些骄傲的骑兵归心的话,自己即便用强力将他们纳入麾下,得到的也不过是一群行尸走肉而已,对九十三团根本起不到壮大作用,甚至有可能后果截然相反。

        “目前这种情况,如果您采取武力将他们吞并,肯定遭到举国上下的声讨,团里的弟兄们也会觉得您忘恩负义,而采用长时间潜移默化的手段,则未必能收到成效,毕竟这支骑兵已经有了自己的灵魂,即便跟咱们关系走得再进,也是用两个脑袋思考,各想各的?!迸植文鄙塾旱幕按铀觳补徊坏降陌踩恢么珌?,听上去似乎已经不那么讨厌,“与其明知道沒有可能,却继续勉强而为,到头來只会令双方反目成仇,还不如换一种思路,请他们当老师,帮咱们九十三团从头开始建立起一支完全属于自己的骑兵來?!?br />
        “从头开始,建立起一支属于自己的骑兵?!蓖懦だ掀钽读算?,追问的话脱口而出,自打听闻了黑石游击队所取得的那些骄人战绩之后,他就念念不忘要把这支骑兵拉到麾下,却从來未曾设想过,利用草原上马匹价格低廉的优势,九十三团完全可以自力更生。

        “是啊?!迸植文鄙塾旱愕阃?,非常自信地回应,“既然把他们拉过來,也免不了同床异梦,还不如借着这次合作的机会,请他们帮忙训练出一支骑兵來,这样做的好处是,第一,从一开始,队伍就会打上咱们九十三团的烙印,第二,咱们从乙种团晋级为甲种团后出现的兵员空额,也能迅速被填满?!?br />
        草原上生活的蒙古人和汉人通常自幼就学骑马,几乎个个都是天生的骑兵料子,而通过向那些脚踏好几只船蒙古王爷“募捐”,战马的來源也不成为问題,至于军火,则更为简单,九十三团更换苏械之后,淘汰下來的大批汉阳造还沒处安排,刚好拿给新兵们用,反正骑兵在进攻发起之后主要武器就是马刀,需要用到枪的时候原本就少,更沒必要考虑性能是否出色的问題。

        顺着邵参谋提供的思路,越往下捋,团长老祁的眼神越明亮,先前心中累积的那些怒火也迅速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由衷的赞赏,“嗯,你说得倒也是一种思路,不过,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咱们请黑石游击队当教官,他们真的不会藏私么?!?br />
        “应该不会,以赵天龙和张胖子的骄傲性格,即便心中防着咱们,也不会使这种下作手段?!鄙塾合肓讼?,轻轻摇头,“并且要想发挥出轻骑兵的战斗力,并不光是靠着骑兵本身,大炮的火力压制,还有步兵的及时跟进,都缺一不可,而据我所知,不光是黑石游击队,甚至连他们头上的八路军察北军分区,都沒有真正意义上的火炮,光凭着九七式和掷弹筒,他们不可能压制得住任何对手?!?br />
        依旧是明眼人都看得见的事实,但是由他嘴里一一说出來,却令团长老祁茅塞顿开,对啊,今天这场胜利也不光是骑兵的功劳,沒有苏制零九式山炮开路,骑兵早就被日本人的机枪打成了一堆筛子了,根本不可能冲得如此轻松,而在大炮和机枪的支援下,九十三团新组建的骑兵营,只要训练程度能达到黑石游击队一半儿标准,战斗力已经非??晒哿?,甚至有可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如此,万一在赶走了小鬼子之后,曾经的师父和土地因为各自所持的政治立场发生武力冲突,九十三团只需要分分钟功夫,便能将黑石游击队灭得连渣都不剩半粒。

        想明白了此节,团长老祁心中最后一个疙瘩也迅速消融,隔着一张桌案,冲着参谋邵雍轻轻颔首,“的确,他们手中沒有大炮,根本发挥不出骑兵的真正威力,你小子啊,不愧是傅长官看好的人,眼光就是比我们这些老家伙强太多了?!?br />
        “我,我只是喜欢沒事瞎琢磨?!迸植文鄙塾罕豢涞糜行┎缓靡馑?,摇摇头,讪讪地自谦,随即,又忍不住低声强调,“再说了,我既然担着个参谋的名头,怎么着也得替咱们九十三团多想想,要不然,哪天您老人家一巴掌把我拍回五原城去了,那叫我还怎么在熟人面前抬头啊,?!?br />
        “不拍,不拍?!碧龆苑交坝锢锏挠脑怪?,团长老祁笑呵呵地表态,“像你这样又有头脑,又有胆色的年青人,咱们九十三团欢迎还來不及呢,怎么可能往回撵,,对了,关于跟游击队下一步合作,还有请他们帮忙组建骑兵的事情,你能不能尽快根据咱俩今晚的谈话整理出个章程來,趁着眼下双方之间这股子热乎劲还在,我也好跟张胖子谈?!?br />
        “卑职,卑职整个晚上,一直忙活的就是这些?!迸植文鄙塾河众ㄚㄐα诵?,干净利落地从一堆资料中,取出几张写满了字的白纸,双手举到了老祁面前,“都是一些不成熟的想法,还请团长大人指点?!?br />
        “哈哈,我说你怎么说起话來一套一套的呢,原來是早有准备啊?!蓖懦だ掀畲笮?,接过对方的精心准备的草案,当场批阅。

        才粗粗看了几小段,他就豁然发现,自己以前真的小瞧了这位肥头大耳的情报参谋了,后者给出的哪是一份匆匆书写的草案啊,分明是一份经过深思熟虑的计划书,按照这个计划执行下去,不出半年,就会有一个营规模的精锐骑兵,战斗在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一师九十三团的旗帜下,纵横驰骋,锐不可当。

        “好,好?!币槐哂檬种盖崆米腊?,他一边大声赞赏,“到底是科班毕业的,肚子里就是有干货,明天我就拿着这个跟张胖子去谈,我看他还有什么办法从中继续捞便宜?!?br />
        “团长,卑职,卑职还有个不情之请?!辈文鄙塾郝乒雷?,走到老祁身后,用十根胖胖的手指帮对方揉捏肩膀。

        一阵阵舒服的感觉从肩窝处传來,配合着眼前的计划书,令团长老祁的心情愈发舒畅,轻轻将计划书放在桌案上,他回过头,微笑着鼓励:“说吧,什么情不情的,无论是公事还是私事,只要能帮得上忙的,我都可以考虑?!?br />
        “公事?!迸植文鄙塾焊辖羟康髁艘痪?,然后又讪讪地补充,“里边也带着那么一点点私心,我想,我想,如果咱们团组建骑兵营,能不能让我來牵这个头,我,今天看着张胖子骑在马上耀武扬威,心里头,心里头真的羡慕得要死?!?br />
        “你?!蓖懦だ掀畈镆斓乜醋哦苑?,满脸难以置信,骑着战马冲锋陷阵的确看起來很威风,但被敌军用机枪打成马蜂窝的危险也成倍的增大,胖参谋邵雍乃正式科班毕业,并且早就已经进了傅作义将军的法眼,日后的前程不可限量,根本沒必要去第一线冒险,更沒必要用性命去博这辈子的富贵功名。

        “请团长给卑职一个机会?!鄙塾合蚝笸肆税氩?,挺直身体,端端正正向老祁敬了个军礼,平素嘻嘻哈哈的胖脸上,写满凝重。

        “你小子啊?!蓖懦だ掀钕仁且⊥?,然后收起笑容,起身还礼,“行,骑兵营就交给你小子了,如果半年之后还拉不上战场,老子就拿你是问?!?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