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横流 (十三 上)

    第二章 横流 (十三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二章横流(十三上)

        眼下恶战在即,的确也不是整肃军纪的时候,方国强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犹豫着点头,在來黑石游击队之前,他在军分区里沒少听说过黑石游击队的傲人战绩,本以为自己到了之后,可以大展拳脚做一番事业,谁料到耳闻不如亲见,这一晚上所看到的情景,可是着实令人难以置信。

        黑石游击队以前上报的那些战绩真的沒有水分么,,一支组织纪律松弛到如此地步的队伍,怎么可能创造出那么多辉煌,,想想自己在中央直属部队里看到的那种令行禁止,想想九十三团开会时表现出來的那种次序分明,再想想刚才游击队开会时那种赶大集般混乱与热闹,方国强顿时觉得心里好生困惑,但是,他却找不到任何人帮助自己指点迷津,这里不是学校,有什么问題都可以拿出來跟周围的同学公开讨论,这里也不是军分区,有什么争议问題都可以交给上级领导仲裁解决,在这里,他是政委,有关组织建设和队伍发展方向的事情,都归他一手负责,如果他自己也犯了迷糊,就甭指望还有其他明白人。

        直到队伍开始重新集结,方国强依旧未能从失落与迷茫中摆脱出來,张松龄见到他满脸憔悴,还以为他因为连续赶路疲劳过度,便叫过來一中队副老侯,命令后者陪着政委一道去炮兵阵地,负责与九十三团的炮连协调沟通,接着又对两个刚刚拨给方国强做警卫员的战士小余和小常叮嘱一番,命令他们一定要?;ず谜陌踩?,最后才轻轻拍了下方国强的肩膀,纵身跳上了马背。

        如此细心体贴的安排,让方国强在尴尬之余,心中的感觉多少好受了一些,“也许我先前看到的都是表面现象吧!”悄悄叹了口气,他在心中自我安慰,“再仔细观察一下吧,现在下结论的确有点仓促?!?br />
        带着一脑门子雾水,他在老侯的指点下,径自來到九十三团的炮兵阵地,九十三团从三八年起就与其他傅作义的嫡系部队一道接受政治整训,政工干部一直下派到排级,因此各部门对政治委员这一职务并不陌生,都把方国强当作游击队的大干部來尊敬,特别是炮连连长孙云起,甚至专门调了一架高倍苏制望远镜过來,供方长官“指挥”战斗时使用,(注1)

        在外人面前,方国强当然不能再做心事重重状,赶紧笑呵呵地说了一些感谢话,然后半推半就地将望远镜接了,站在炮兵阵地专门建立的观察哨上,检视整个战场形势。

        北方春季天亮得晚,已经快六点钟了,正东方依旧沒有丝毫发白的迹象,相反,由于月亮已经西坠的缘故,周围愈发黑得厉害,只有在照明弹突然亮起的时候,才能看到前方不远处那座小山的轮廓,一棵棵不知名的野树被夜风吹得摇摇晃晃,仿佛魔鬼们跳动的影子。

        照明弹大部分都是盘踞在山顶的日寇发射出來的,偶尔也有几颗來自包围着山顶的国民革命军,这一整夜,虽然沒有发生大规模的交火,但是攻守双方都不敢放松警惕,偶尔听见哪处有风吹草动,便是照明弹加曳光弹招呼,唯恐有一方借助夜幕的掩护发起偷袭,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如此森严的防备,张胖子的计划有实现的可能么?!蓖啪低分心枪碛虬愕纳蕉?,方国强觉得嘴唇慢慢开始发干,心脏也慢慢向嗓子眼里移动,在冀中游击队时,他从來沒参加过如此大规模的战斗,整整一个中队的日寇,并且是一个武装到了牙齿的加强中队,九十三团在第一天的战斗中,死伤三百余人,都未能突入对方阵地一步,张胖子就带着六十來名骑兵,可能创造奇迹么,他靠什么冲破轻重机枪编织的火力网,他凭什么越过黑暗中那一个又一个死亡陷阱,。

        脚下传來刺耳的机械摩擦声,如尖刀般,不停折磨着他的耳膜,那是苏制七十六毫米山炮开始做战斗准备时发出的声音,非常嘈杂,这种火炮继承了苏制武器的一贯特点,笨重、结实,杀伤力巨大,有效射程高达八千多米,远远超过了儿玉中队所配备的九二式和九七式,在先前的战斗中,将后者压制得一点威力都发挥不出來。

        “给我打起精神來,小鬼子白天虽然已经被咱们炸老实了,可保准还会在哪藏着一两件儿保命的家伙,?!倍宰约业恼郊?,炮连连长孙云起也是十分骄傲,带着几分炫耀的口吻,大声朝属下嚷嚷,“团长说了,发现之后,立即予以摧毁,不必向任何人请示?!?br />
        “是?!彼母雠诒∽橥被赜?,每名战士脸上都带着不加掩饰的得意。

        “从你这里算,距离小鬼子的阵地有多远,,如果发现鬼子的火力点的话,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摧毁它,?!狈焦刻糜行┫勰?,俯下身,非常虚心地向孙云起请教,苏联援华物资都是交给重庆政府分配的,八路军团级单位手中,可是沒这种威力巨大的压制性武器。

        “不好说?!彼镌破鹣肓讼?,很实在地回应,“如果发现鬼子的九二式步兵炮的话,我这边四门炮同时发起反击,大概在五分钟之内就能收到效果,如果是重机枪或者那种可以随时扛在肩膀上跑的九七式,就比较麻烦了,基本上沒等我把炮口调过去,他们就已经不知道转移到什么地方去了?!?br />
        “那”方国强听得心里又是一紧,犹豫了片刻,继续问道,“儿玉中队手里,剩下的火炮多么,我是说所有火炮都算在内,?!?br />
        “九二式应该都被我们端掉了?!彼镌破鹧銎鹜?,笑呵呵地回应,“昨个咱们一开始跟小鬼子交手,是在平地上,炮兵取得了压倒性优势之后,才一步步将儿玉中队逼上山的,我在战场上找到了两门步兵炮的残骸,应该不会有第三门了,毕竟对面只是个加强中队,总不能比小鬼子的大队装备还好?!?br />
        “那九七式小钢炮呢,你估计鬼子手中还有沒有?!狈焦康愕阃?,然后不放心地追问。

        日寇的步兵炮一般只配备到大队一级,儿玉中队因为属于加强中队,才勉强够上配备九二式的资格,这一点,方国强也非常清楚,然而,轻便灵活的九七式,则属于非标准装备,这种口径八十一毫米的步兵曲射炮,炮身只有二十多公斤重,非常便于携带,日军的各种战斗单位,上到步兵联队、下到中队甚至小队中,都可能出现它的身影。

        “从白天交手的情况上看,至少在四门以上,最后到底摧毁沒摧毁,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沒在战场上找到这种炮的尸体?!彼镌破鹇褰袅嗣纪?,低声回应。

        方国强的心脏继续紧缩,眼前一阵阵发黑,冒着日军的机枪封锁发起冲锋,已经够考验队伍的了,居然还要同时面对小钢炮的狂轰滥炸,这个张胖子,他真的以为自己还活在中世纪,有了骑兵就包打天下了么,。

        “不过方长官尽管放心,头几轮,我会将鬼子阵地先犁上一遍,保证不让小鬼子抢到先手?!彼镌破鹈羧竦鼐醪斐龇焦康慕粽?,笑了笑,低声安慰。

        一股热辣辣地感觉再次涌上方国强的面孔,令他迅速清醒,我是在干什么啊,,怎么能在国民党的军官面前丢人现眼,,我再担心有什么用,说是來这里协调沟通,我如果有意见,炮兵真的肯听我指挥么?!

        答案是明摆着的,孙云起对他很客气,却不会任由一个外人來指手画脚,换了方国强自己与对方易地而处,也是同样,周围的气氛突然就变得尴尬了起來,火炮手轮转动时发出的摩擦声,也愈发令人牙酸,不想继续先前的话題,方国强笑着冲孙云起点点头,再度手里的望远镜转向不远处黑漆漆的小山,黎明的脚步已经近了,山的轮廓在夜幕中慢慢变得清晰,被风吹得歪歪斜斜的野树也慢慢露出身影,还有杂乱无章的灌木丛和丑陋怪异的石头,忽然间,在一片树林的边缘,他隐隐看到了一群慢慢移动的物体,是张胖子他们,人的轮廓沒有这么大,只有战马才会有这么显眼的体型,好在他们处于树林的靠下一侧,沒有被小鬼子发现,天,,张胖子的队伍怎么会这么长,他不是只带了六十人么,怎么好像把整个树林都占满了,天,他从哪找來的这么多战马,。

        沒有人能够回答的他心中的疑问,突然之间,总攻就毫无预兆地开始了,脚下的四门苏制山炮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将山顶上正对着炮口的日军阵地,炸得红光四射,碎石乱飞。

        注1:太原会战结束之后,傅作义将军鉴于晋绥军将士空有一腔报国之心,实际战斗力却与抗战热情不匹配的情况,决定参照八路军的建设经验,整训部队,专门设立了北路军政治工作委员会,自兼主任,并且在各级部门都专门设立的政工部门,提倡官兵平等,经济公开等积极措施振作士气,收到了良好的成效,但同时也引发了老上司阎锡山的不满,1939年末,傅迫于压力,结束了与八路军的各项合作,但双方关系在整个抗战期间,都维持的基本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