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横流 (十一 上 )

    第二章 横流 (十一 上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二章横流(十一上)

        “骑马,您老是说,这匹战马给我们骑,?!币惶狡锫?,战士们就全都兴奋了起來,围着交通员老何,七嘴八舌地追问。

        在参军之前,他们当中绝大多数都是普通庄户人家的孩子,即便沒机会骑马,叫驴、骡子之类的大牲口,也是经常摆弄的,因此无论哪个的骑术都说得过去,但是,像老何手里牵的这种枣骝驹,平素甭说骑了,恐怕连摸一下的机会都沒有,毕竟战马不是普通牲口,对饲料的要求极高,在农耕地区,即便地主老财也未必舍得花那么多钱去养这种精贵玩意。

        一下子被这么多人可怜巴巴地围着追问,交通员老何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自豪地在马的脸上拍了两巴掌,笑着回应,“这算什么好马啊,不过是普通蒙古马和俄罗斯马的杂种罢了,并且父系还很有可能是个二串子,根本算不上良驹,在咱们黑石游击队,像这种马都是卖掉换钱的货,根本沒资格上战场?!?br />
        “那,那您老怎么沒骑一匹过來,?!币残硎撬祷笆钡纳裉翟诠诳裢?,战士们中间,有人不服气地追问。

        “谁说我沒骑啊,我每次來军分区送信,骑的马都比这匹强一百倍,不过”无奈地扁扁嘴,他的声音突然转低,“每次回去时,都要把马留给分区,光是今年开春后,就已经被扣下两匹好马了?!?br />
        “哈哈哈哈”大伙被老何的模样逗得开怀大笑,心里头对即将战斗的地方,愈发充满了期待,肩高足足有八尺多的枣骝驹在黑石游击队都是便宜卖的货,那样的话,他们平时骑的战马该有多神骏,,并且听说黑石游击队还是以骑兵为主,大伙去了之后,骑高马,跨洋刀,威风凛凛

        “照您这样说,到了游击队之后,会也给我们发马,是么?!北暇苟际切┦甙怂甑陌氚舜蠛⒆?,有人肚子里憋不住话,扯着老何的衣袖追问。

        _“这个啊”交通员老何搔搔头皮,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为难,“肯定不能每人都发,要看你们的具体表现,像有的人天生就身手敏捷,那自然是当骑兵料子,有的人明明在地面上开枪百发百中,上了马子弹就从來找不到靶,这样的,就只要当步兵了,不过当步兵也沒关系,咱们张队长会的花样多,大炮、小钢炮、轻重机枪,样样精通,随便指点你们几手,就够你们收拾小鬼子的了?!?br />
        “那哪如当骑兵过瘾?!薄笆前?,拎着刀追着小鬼子的脑袋砍,想想就觉得威风?!闭绞棵欠追滓⊥?,都暗自下定决心,去了黑石游击队后,一定要努力当骑兵,而不是步下两条腿一杆枪,追在同伴马屁股后吃泥土。

        既然当骑兵最重要一个选拔标准就是身手敏捷,战士当然要抓紧一切机会熟悉骑术,因此在一路上,几乎人人都争着去当斥候,并且一爬上马背就不想再下來,把侦查范围越扩越大,要不是赛仁贵的枣骝驹正值壮年,平素吃得又非常精细,早就被大伙活活骑脱力了,根本不可能活着看到明天的朝阳。

        饶是如此,第二天上午,战马的奔跑速度和反应灵敏度还是大幅的下降,再加上马背上的战士也沒有当斥候的经验,根本发挥不出预期的作用,好几次被不明势力直接追着尾巴杀到了大队人马之前,差一点儿就给整支队伍带來灭顶之灾。

        好在黑石游击的声名足够响亮,那些尾随杀到的家伙看到老何之后,都不敢轻举妄动,留下几句赔罪的话和一些马匹枪支做礼物,与比來时还快的速度又退下去了,如是者三,倒让队伍中的战马从一匹迅速增长到了四匹,枪支弹药储备数量,也开始稳步增加。

        甚至连一些外出巡逻的伪军,也非常给游击队“面子”,明明已经气势汹汹地亮出了家伙,当发现交通员老何也在被拦截的对伍当中之后,立刻像被阳光晃瞎了眼睛一般,收起枪支,拨马就走,仿佛面前这六十來号人全穿着隐身衣,即便近在咫尺,也全都无法看见。

        “对面伪军里头,有咱们游击队的关系户么,怎么全都装着沒发现咱们?!痹俚谌文慷靡换锲锫硌猜叩奈本攵游椴良缍?,已经吃惊到了有些麻木地步的方国强拉了一下老何的衣角,低声追问。

        “咱们这些人,一看就不是做生意的,那些狗腿子沒事儿干拦咱们啥,对他们有啥好处,?!崩虾蔚靡獾匦α诵?,回答声里充满了自豪。

        “他们,他们不是替日本人”方国强被问得有些语塞,皱着眉头,满脸狐疑。

        “拿钱吃饭,混日子罢了?!苯煌ㄔ崩虾斡中α诵?,言语里头对那些穿着二鬼子皮的家伙好生不屑,“万一拦不住咱们,回去他们怎么像小鬼子交差,,就算是把咱们拦住了,过后他能逃过咱们黑石游击队的报复么,,除非,除非小鬼子一人发一张船票,把他们都给搬到日本国去?!?br />
        一人一张船票,当然不可能,伪军在日本鬼子眼里,不过是一群养來看家护院的土狗,连重武器都不肯给配,怎么可能让他们去日本国做侨民,。

        熟悉日伪之间关系的方国强被老何幽默的话语逗得哑然失笑,摇摇头,感慨地说道:“也真难为他们了,又想抱小鬼子的粗腿,又怕把自己的小命搭上,整天提心吊胆地活着,比丧家之犬都不如?!?br />
        “原來也不是这样?!苯煌ㄔ崩虾蔚懔说阃?,满脸感慨地补充,“在张大队长和赵中队长沒加入咱们游击队前,伪军们也挺嚣张的,红队那会影响力虽然大,毕竟手下缺大将,腾不出太多功夫收拾这群癞皮狗,后來赵中队长加入了,单枪匹马连挑了好几家不长眼的蟊贼团伙,马贼们立刻就消停了不少,再后來咱们张大队长也加入了,更是了不得,管他是马贼,还是伪军,只要敢公开跟游击队叫板,就直接杀上门去,三八两下就把伪军和马贼们全给杀怕了,从此见了咱们游击队旗号只要能绕着走就麻溜儿绕着走?!?br />
        “这么厉害,你们张大队长到底杀了多少伪军和马贼啊,?!痹僖淮翁搅苏潘闪涞氖录?,方国强的兴趣一下子就被勾了起來,看着老何的眼睛,刨根究底。

        “好多呢,根本数不过來?!苯煌ㄔ崩虾蜗肓讼?,脸上的自豪之色愈发掩饰不住,“一窝熊、绝户丁,坐地虎,白眼狼,都是前年张队带着弟兄们给收拾掉的,还有柳家卧铺的伪军,三间房的赵家大院,四道口的治安维持会,也是被张队和赵队两个给挑了的,对了,还有,还有原黑石寨的伪县长,被咱们张大队长隔着好几百米远,一枪就给崩了,还有,还有白胡子的二当家,哪个叫什么來着,反正也是个声名赫赫的家伙,也是被咱们张队给崩了的,当时他手里还拿着一挺机枪?!?br />
        怪不得领导们对小胖子如此赏识,原來他还做了这么多轰轰烈烈的事情,方国强听得暗暗点头,对曾经的小老弟愈发佩服,正在想着今后如何才能与对方默契配合,耳畔又传來老何那充满自豪的声音,“其实草原上的规矩最简单,谁强,大伙就服气谁,虽然咱们游击队去年受了严重挫折,可放眼方圆五百里,敢跟小鬼子面对面交手的,只有咱们,他伪军也好,马贼也罢,都是些见了小鬼子就腿肚子发软的主,当然也沒勇气跟咱们游击队当仇家?!?br />
        “那倒是?!狈焦刻昧阃?,“借他俩胆子也不敢,对了,快到黑石寨了吧,咱们今天要不要早点儿休息,等入了夜,再悄悄地从鬼子眼皮底下潜过去?!?br />
        “不用,该咋走咋走?!崩虾涡呛堑匾∫⊥?,断然否决了方政委的提议,“我选的这条路,距离黑石城好几十里呢,小鬼子怕冷,不会跑这么远的地方來巡逻,唯一需要提防的就是黄胡子,不过他刚刚被咱们游击队狠狠收拾了一次,手底下只剩十來号人了,目前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來?!?br />
        “黄胡子,黄胡子是谁,跟其他马贼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狈焦恳膊痪醯冒媚?,而是抓住对方话语里偶然提起的一个名字,不耻下问。

        “一个天生的贱骨头?!崩虾纬厣虾莺萃铝丝谂ㄌ?,非常鄙夷地点评,“贱得沒边的那种,哭着喊着抱小鬼子的大腿,为了认小鬼子当爹,连最后一点儿脸面都不要了,被咱们游击队打败了好几回,可那烂人就是命大,每次都能逃之夭夭,每次逃脱之后,用不了多久,就又纠集起一伙土匪流氓,继续给小鬼子鞍前马后卖命?!?br />
        “小鬼子给他什么好处了,沒赏他个官做?!崩嗨频暮杭?,方国强在河北那边也见过好几个,基本上都是官迷,就盼着乱世到來,自己好趁机捞个开国元勋当,至于头顶上那个是金钱鼠尾,还是仁丹胡子,他们根本不在乎。

        然而,老何给出的答案,却再一次出乎了他的意料,“沒有,日本人根本沒封他的官,甚至连保安队的编制,都沒赏给他,可他就是不气馁,就是要死心塌地的跟着小鬼子干?!?br />
        “那他到底图个什么啊,?!敝芪У恼绞棵翘媚擅?,纷纷转过头來,异口同声地追问。

        “谁知道呢,也许就是犯贱吧?!苯煌ㄔ崩虾蜗肓擞窒?,最后却只能无奈地回应。

        时间在谈谈说说中跑得飞快,转眼间,就又是一天,经过黑石寨附近的时候,大伙在老何的带领下,特意偃旗息鼓,悄然疾行,而城里的鬼子和伪军也果然如同老何预先分析的那样,沒能力把周围所有同路全部卡死,不知不觉中,就让这一大队人马从自己身边溜了过去。

        远远地把黑石城甩在了身后,途中最危险的一段道路就宣告结束了,战士们心情大为放松,沒经过方国强和两位排长的准许,就又悄悄地哼起了刚学会沒多久的军歌來,很快,胜利的喜悦就感染了队伍中的大多数人,大伙纷纷扯开嗓子,加入这恢弘的旋律当中,“红日照遍了东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看吧,千山万壑,铜壁铁墙”

        “老何”作为队伍中少数几个相对冷静派,方国强迅速将头转向交通员,询问后者的意见。

        “唱吧,快到家了?!崩虾蔚愕阃?,笑着宣布,“再往西去沒多远,就是咱们游击队的活动范围了,通常黑石寨的小鬼子沒集结起全部兵力之前,绝对不敢主动到咱们游击队的马蹄下送死!”

        战士们闻听此言,立刻唱得愈发自豪,“听吧,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ㄉ险匠。?,我们在太行山上,我们在太行山上?!?br />
        就在此时,前方撒出去充当斥候的四名战士,慌慌张张地骑马跑了回來,隔着老远,就朝方国强大声示警,“政委,政委,发现骑兵,发现一伙骑兵,马上就到,马上就杀到咱们身边了?!?br />
        不用他们喊,方国强也看到了紧跟在斥候们身后的十数匹骏马,个个都比枣骝驹高大,四蹄腾空,宛若游龙一般矫健。

        沒等他下令全体备战,交通员老何已经大声喊了起來,“不要怕,不要怕,是咱们自己人,是咱们自己的弟兄,带着马來迎接大伙了,不信你们看,好多马背上的鞍子的空着呢?!?br />
        众人定神细看,果然发现,跑过來的战马当中,一半以上都空着鞍子,这下,大伙悬在嗓子眼的心脏立刻重新落肚,在两名排长的招呼下迅速整理队伍,准备给前來欢迎自己的老兵们留个好印象。

        “不要误会,大伙不要误会,方政委在吗,老何在吗,我是黑石游击队的小郑,奉大队长之命前來迎接大伙?!逼镌诘谝黄タヂ砩系哪昵嗳?,看起來极其干练,人沒到,家门已经报得清清楚楚。

        “我在这儿,方政委就是我身边这位?!苯煌ㄔ崩虾熙谄鸾偶?,冲着小郑不停地挥手,“你小子沒事儿跑那么急干什么,差点引得大伙的开了枪?!?br />
        “紧急军情?!毙≈2呗碇北挤焦?,猛地拉住缰绳,在后者面前稳稳跳下,立正敬礼,“报告政委,大队长请你们火速赶往四道梁,晋绥军九十三团、周黑炭独立营和咱们游击队联手,把小鬼子的儿玉中队堵在那边了,最迟在明天拂晓,就要发起总攻?!?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