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横流 (十 下)

    第二章 横流 (十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二章横流(十下)

        当天夜里,方国强兴奋得几乎彻夜未眠,心中一直回忆着当年跟张松龄相处的点点滴滴,说老实话,他沒相到当年那个政治观点迷迷糊糊,又有些贪恋女色的小胖子,居然也能跟自己走到同一条道路上,按他的以前的猜想,即便当初张小胖子能在葫芦屿火车站逃过那场屠杀,也应该加入日渐腐朽沒落的国民党才对,毕竟,后者更附和张小胖子本人的出身阶级,也更适合他那种粘粘糊糊的性格。

        然而小胖子现在却成为了八路军的地方干部,并且据苏醒司令员介绍,是果断放弃了国民党那边的中校军衔和远大前途,义无反顾投入到革命队伍当中的,这就有些出乎方国强的意料了,更让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是,小胖子居然在国共两边,都曾经立下过赫赫战功,无论是北平夜袭,娘子关血战,还是在草原上马蹋倭奴,枪射白匪,都充满了浓郁的传奇色彩,两相比较之下,他方国强这个当年把小胖子“拐带”上抗日道路上的前辈,后來的日子却过得太平淡了,虽然也在冀中一带也跟鬼子打过不少仗,可那都是些小打小闹,并且每次至少都是以五倍乃至十倍于敌军的兵力发起偷袭,往往在二十分钟之内就结束战斗了,很难显出参与者的个人作用,更无法与娘子关血战这种赫赫有名的战役相比。

        不过他应该还记得我,记得当年我带他去北平投奔二十九路军的事情,想到张松龄还会尊称自己一声学长,方国强对未來的工作就愈发信心十足,算一算,自打在葫芦屿火车站被杀散那时起,双方差不多已经分别快三年了,当初只有十六七岁的张小胖子,这三年正是该长身体的时候,经历了那么多次战场上的烟熏火燎,他的相貌可能会变化非常大,身材也许会比原來高出许多,但是他的性格,却未必那么容易变掉,只要小胖子的性格变化不是太大,跟他配合起來想必就不太困难。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间,阳光就从牛皮窗户纸外透进了屋子,方国强一个骨碌爬起身,快步走到昨天晚上就早已准备好的木盆前,撩起里边的冷水洗了把脸,然后把毛巾、牙缸、牙刷之类个人随身物品朝行李中一打,迈开大步,风风火火地冲向了操场。

        操场上,同样站满了因为即将开赴抗战第一线而兴奋得无法睡安稳的战士,看到方政委來了,赶紧争先恐后地围拢上來,打听队伍什么时候开拔,在四十几双眼睛的殷切注视下,方国强头脑反而恢复了冷静,抬起胳膊看了看昨天晚上刚给自己配发的日制精工军表,笑着劝道:“大家伙不要着急么,再急着打鬼子,也得先把肚皮吃饱,走,跟我一起去吃早饭去,昨天苏司令员已经提前跟伙房打招呼了,专门给咱们做一顿好的,等吃完了饭,剩下的人都到齐了,咱们再整队出发?!保ㄗ?)

        “吃饭,快饭,吃完了抓紧时间开拔,上级领导说了,黑石游击队那边枪比人多,等大伙到了之后,差不多每人都能领到一支三八大盖儿?!绷矫敕焦坎畈欢嗄昵嗟呐懦?,也挥舞着胳膊,大声安抚战士们躁动的心脏。

        听到去了黑石游击队就有枪可领,战士们愈发热情高涨,三个多月的短暂军事和政治训练,已经让他们对日本鬼子的观感,从畏惧变成了平视甚至蔑视,对抗日战争的具体认识,也从?;ぷ约旱募胰?,上升到了保卫整个中华民族的高度。

        如此激动的氛围下,炊事排熬夜准备的水饺,当然是连味道都沒吃出來就胡乱倒进了肚子,差不多二十分钟后,來得最晚的一名战士也吃过了早饭,苏醒和张济云两位司令员联袂而至,各自讲了两分钟话,给大伙送行,方国强代表全体干部战士感谢了领导的关心,然后用力一挥手,高喊一声:“出发”,六十余人排成四列纵队,唱着《在太行山上》,快步奔向了战场。

        “红日照遍了东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看吧,千山万壑,铜壁铁墙,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人在朝气蓬勃的时候,基本上感觉不到累,一边走,一边唱,以每天接近四十公里的行军速度,才短短几天功夫,队伍就正式进去了漠东草原地区,并且越走脚步越坚定,每张面孔上的洒满了阳光,(注2)

        对于很多生长于农耕地区的干部和战士來说,沒见到草原之前,真无法意识到它的空旷,头顶的天空在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脚下的大地也是四望无际,天地间除了自己和同伴之外,见不到一个活人,也很少见到动物,只有早春的残雪像贝壳一般散落在枯黄色的荒野里,被阳光一照,倒映出万道姹紫嫣红。

        风很劲,但吹在鼻孔里的空气却是甜的,气温很低,但晒在身上的阳光却暖得犹如地下冒出的温泉,走在七彩缤纷地天地间,让人不知不觉就想把歌唱得更大声,然而方国强和两位排长却不得不命令大伙约束住各自的嗓子,附近实在太空旷了,空旷得几乎一点遮挡都沒有,歌声很容易就传出视线之外,万一惊动某些敌对势力,眼下两个排的战士差不多都是赤手空拳,根本沒有自保之力。

        越是小心翼翼,麻烦越如影随形,快到傍晚的时候,十几名骑着马,身穿羊皮得嘞的汉子,突然就顺着阳光跳出了地平线,看到列队前行的方国强等人,他们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双腿狠狠一夹马肚子,狼群一般朝这众人冲了过來。

        “不要慌,原地整队,手里有枪的同志站最前面,沒枪的同志用背包带准备绊马索?!狈焦吭缫巡皇侨昵澳歉霾四?,立刻从腰间掏出一支不知道哪个地下作坊仿制的木柄盒子炮,摆开撞针,稳稳地瞄准了冲在马队最前方的那个人。

        两名排长和六名班长同时出列,在方国强身侧一字排开,各自端起一把只有五颗子弹的汉阳造,对准越冲越近的不速之客,厉声断喝:“什么人,站住,再靠近,我们就开火了?!?br />
        “吆喝,还挺胆儿大?!睕]想到对方也是硬茬子,带队的不速之客头领愣了愣,缓缓拉住坐骑,“你们又是哪个方面的,连我‘赛仁贵’的旗号都不认得,还敢到草原上來撒野,?!?br />
        “小子,赶紧把枪放下,听候我们大当家处置,否则,休怪爷爷手下无情?!苯舾蟻淼氖且幻指呔僮耪狡斓募一?,颇有膂力,任半空中的风再大,都无法将他手中的旗杆吹歪分毫。

        方国强凝神细看,果然在对方所持的战旗上,看到一个碗口大的“薛”字,想必赛仁贵的名号便是由此而來,只可惜最前方这位大当家的脸孔长得实在太黑了些,跟民间传说中的玉面白袍薛仁贵相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远,。

        正犹豫着是否该亮出八路军的旗号,压一压对方的嚣张气焰,忽然间,身背后传來了交通员老何的声音,“狗日的薛大褂子,几天沒挨操你就屁股痒痒了是吧,老子是黑石游击大队的人,你有种撒马过來试试?!?br />
        “你他娘的敢”赛仁贵被骂得两眼发黑,低下头就准备策马行凶,猛然间看到老何那张熟悉的面孔,愣了愣,又迅速将战马的缰绳拉得死死,“何,何爷,怎么您老人家啊,这,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br />
        “谁跟你是一家人,?!币宦飞隙运伎涂推睦虾畏路鹜蝗怀粤嘶鹨┌?,压根儿就不给对方好脸色看,“老子再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也操不出你这小丫挺的,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难道觉得红爷不在了,我们喇嘛沟就好欺负了不是,?!?br />
        “不,不,不!误会,这真的是误会?!比使蟾静桓一棺?,两手摆得像风车一般,连声解释,“您老千万别误会,我刚才真的沒看见您老在队伍里边,我这就走人,这就走人就是,您老见了龙爷和张爷,千万别”

        “晚了,吓到了老子,还想开溜,沒那么便宜!”交通员老何快速走了几步,大咧咧往赛仁贵的马前一站,撇着嘴说道:“该怎么补偿,你自己懂,别让我再费吐沫星子?!?br />
        “知道,知道,你老千万别生气,千万别生气?!比使蠓缮硐侣?,像欠了一屁股债的三孙子般点着头,抬手将身上斜挂着的两支盒子炮和绑在腰间的子弹带全解了下來,毕恭毕敬地交到了老何面前,“这些,是我年前刚刚在沈阳那边黑市上买的,地道的德国货,早就想给龙爷送过去,今天见了您老,刚好请您老顺便带走,就省得我再多跑一趟,让龙爷碍眼了,拜托,拜托,多多拜托?!?br />
        “就这点儿?!苯煌ㄔ崩虾纹擦似沧?,非常不满意地回应。

        “弟兄们,弟兄们手中那些家伙,都是老水连珠,龙爷,龙爷和张爷根本看不上眼的?!比使竺髅餍奶鄣靡?,却依旧忍气吞声地解释。

        眼看着老何的脸色又要开始变黑,他向后退了半步,赶紧大声补充,“要不这样,您老觉得我们身上那些东西不会污了龙爷的眼睛,尽管拿走,算我们,算我们给龙爷的拜年礼就是?!?br />
        “算你识相?!苯煌ㄔ崩虾嗡柿怂始绨?,一把赛仁贵的马缰绳,“水连珠我都给你留着,但是你必须记得红爷生前定下的规矩,第一,不准在靠近月牙湖两百里内做买卖,第二,?;し巡蛔汲跷锏牧匠?,否则,你就等着龙爷上门找你谈话吧?!?br />
        “是,是,红爷的规矩,我们绝对不会违背,您老尽管放心,怎么着我们也在草原上讨生活,涸泽而渔的事情绝对不会干?!币槐叩阃饭拇鹩ψ?,赛仁贵一边亲手将盒子炮挂在了马鞍子后,连同自己的坐骑,一道“捐献”给了黑石游击队,随即,不待交通员老何下令,小跑几步,跳到自家喽啰的身后,伸手用力一拍马屁股,“还不快走,等何爷送咱们么?!?br />
        早就被吓得六神无主的小喽啰打了个哆嗦,赶紧用力拨转马头,带着赛仁贵和自己的同伴,以比來时还快一倍的速度,风驰电掣地消失在了远处的地平线之下。

        亲眼目睹了一场前倨后恭的闹剧,包括方国强在内,所有的干部战士都给惊了个目瞪口呆,直到赛仁贵等一众匪徒的身影都消失不见了,才慢慢缓过神,将目光投向牵着高头大马的交通员老何,“何叔,刚才”

        “一群靠劫道收?;し盐男◇痹??!苯煌ㄔ崩虾畏路鸶崭崭献吡艘蝗翰杂?,满不在乎地回应,“被咱们游击队打服了的,最近知道咱们游击队暂时沒力气收拾他们,想趁机出來捞一票?!?br />
        “那他们怎么?!敝谌酥钢咐虾问种星5母咄反舐?,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才好,既然土匪们知道游击队元气大伤,应该胆子更大一些才对,怎么见了老何,依旧像老鼠见到猫一般恐慌。

        “放他们走吧?!苯煌ㄔ崩虾蚊飨晕蠡崃舜蠡锏囊馑?,笑了笑,耐心的解释,“这种人,暂时咱们根本沒办法剿灭干净,只要他们不干出杀人越货的事情,咱们眼下也只能再让他们先逍遥些日子,等以后打跑了小鬼子,四周都安定下來,自然会慢慢收拾他们?!?br />
        众人听得又是微微一愣,旋即,心中就油然生升起一股自豪,“何叔,这距离喇嘛沟还远么,像这样走法,咱们还得走几天才能到?!?br />
        “还有”交通员老何四下看了看,笑着回应,“差不多四百來里地吧,快了,像这样再走个四五天就到了,你们几个谁会骑马,赶紧跳上去适应适应,从明天起,咱们找几个会骑马的弟兄,轮流骑着它当斥候,咱游击队的名头虽然响,但是也不能老被别人杀到眼皮底下才发现他们?!?br />
        注1:精工表,二战期间日军最常见的军用手表,用料便宜,但结实耐用,作为战利品,很受八路军基层干部的欢迎,而日方中上级军官,则更喜欢私人掏腰包购买瑞士表來彰显身份。

        注2:在太行山上,创作于1939,原词即为,里边的自由之神指的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盗火者普罗米修斯,由此可见,争取全民族的自由,原本就是当年大多数共产党人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