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横流 (九 上)

    第二章 横流 (九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二章横流(九上)

        风风火火來到军分区司令部,两位老搭档苏醒和张霁云已经坐在了桌案前开始了忙碌的新一天,经历了最近近一年來的努力,整个察北军分区的各项事务基本上都已经步入了正轨,然而在干部配置方面,却依然非常紧张,所以大多时候,两位正副司令员都要身兼数职,并且几乎每天都要起早贪黑。

        保卫科长刘国梁自己也累得恨不能早点栽到床上一睡不醒,然而怀里揣着的这份电报,却让他像心头扎着一根刺般,不立刻拔出來就寝食难安,站在门口重重咳嗽了一声,他努力将两位同事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然后深深吸了口气,低声说道:“刚刚黑石游击队发了一份紧急电报过來,请求军分区立刻给予支持,我不敢耽搁,干脆就直接给你们俩带了过來?!?br />
        “出什么事情了,?!彼玖钤彼招阎辶讼旅纪?,双手扶着桌案快速站起,虽然最近这些日子沒有直接干预黑石游击队任何内部运作,但是他却一直留意着这个桥头堡的动向,唯恐自己的工作出现疏漏,进而给整个军分区都带來不可估量的损失。

        “是啊,出什么事情了,最近小鬼子的注意力,不已经转向跟苏联人的武装冲突方面了么?!备彼玖钤闭碰普卵劬Σ亮瞬?,也关心地追问,从某种程度上讲,草原地区的各项工作,远比中原地区复杂,所以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尽量设法把各种问題消灭在萌芽状态,而不是任由其慢慢发展壮大,进而演变成一场灾难性事件。

        “国际营昨夜发生武装哗变,不过暂时已经被当地的同志们自己给解决了,但是周黑碳的独立营又试图过來落井下石,同时新编三十一师九十三团,也已经开到了黑石游击队的家门口,目前的代理大队长张松龄同志,经验和手段都还过于稚嫩了些,好像有点儿招架不过來了,需要咱们尽快帮忙想想办法?!绷豕壕×堪训绫ㄗピ谑掷?,等到两位司令员都问完了,才一边解释着,一边交给二人传阅,同时,尽量将自己的语气放婉转,以免给人带着情绪考虑公事的感觉。

        “哦?!彼招训拿纪酚种辶酥?,伸手接过电报,将上面的每一个字都认认真真地过了一遍,然后才将它交给已经迫不及待地凑过來的副司令张霁云,自己则继续扶着桌案沉思。

        副司令员张霁云的思维明显受到了刘国梁的影响,目光在电报上迅速扫了一遍之后,皱着眉头说道:“形势的确比较严峻,黑石游击队从去年夏天起,已经接连遭受了两次重大打击,恐怕沒有一年半载很难恢复过元气來,而傅作义将军偏偏又在这个时候倒向了国民党顽固派,新三十一师师长孙兰峰是傅的嫡系,当然会率先贯彻傅的意图,如此一來,黑石游击队所面临的情况就更加复杂了,这个小张胖子,恐怕”

        不待他把话说完,保卫科长刘国梁就快速打断,“不是恐怕,而是已经快要撑不住了,让他做整个游击队大队的第一负责人,咱们本來就有拔苗助长之嫌,如今外边给黑石寨的压力又这么大,如果咱们再不做出果断调整的话,万一情况变得更加复杂,黑石游击队肯定在劫难逃?!?br />
        “嗯?!备彼玖钫碰葡肓讼?,轻轻点头,“小张同志经验浅,资历和声望都不足服众,的确是个问題,不过”

        迅速又扫了一遍电文,他迟疑着补充,“从目前情况看,他的各项应对做得比较恰当,哗变在第一时间被制止了,带头闹事的责任人也受到了严惩,周黑碳的独立营非但沒主动挑起事端,还为他们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情报,至于如何应对整个新三十一师倾轧,他提出的办法虽然略显稚嫩,却未必沒有可行之处,嗯,我个人觉得,可行性非常高?!?br />
        后半段话,与前半段话语气上基本便沒什么差异,所表达出來的意思,却是大相径庭,刘国梁一听,心里就有些懊恼了,看了张霁云一眼,大声反驳道:“周黑碳是个马贼出身,他的话怎么能全信,两个月前,他还跟王洪同志说过要跟游击队永远做盟友呢,,怎么王洪同志尸骨未寒,他就又大齐游击队主意來了,?!?br />
        “人么,难免有承受不住诱惑的时候,他又不是咱们八路军的干部,咱们怎么可能对他要求太高,?!闭碰铺焐褪歉鑫峦绦宰?,笑了笑,低声回应,“我不是说周黑碳的话就完全可信,我是说,到目前为止,张松龄同志的所作所为,还基本上符合一名地方部队主要负责人的要求,况且从咱们目前了解到的情况來看,他本人在游击队中,也有一定的威望和群众基础,如果咱们在如此复杂的情况下,忽然來的临阵换将,这样做,会不会给游击队的干部战士造成思想上的混乱,会不会正合了新编三十一师那些人的意,?!?br />
        “他本來就是代理大队长么,咱们出于?;と瞬拍康?,先让他做一段副大队长,熟悉日常工作,然后再给他创造机会,促使他快速成长起來,这有什么问題,~共产党的干部,原本就应该能上能下,这一点,战士们应该理解,游击队的骨干和党员们,更应该理解并给予支持?!绷豕涸教睦锿吩阶偶?,竖起眼睛,一连串的质问脱口而出。

        “从咱们八路军的组织原则上,的确沒任何问題?!闭碰葡肓讼?,不愠不火地回应,“但是,黑石游击队的具体情况很特殊,原有的高级干部在最近一两年和小鬼子的战斗中基本上都牺牲掉了,剩下的几个要么性格方面不适合做主要领导,要么能力方面有所欠缺,王洪同志临终之前破格举荐张松龄,的确存在拔苗助长的问題,但是,如果他当时手头还有更合适的人才,他又何必冒着毁了一个好苗子的风险,非把张松龄同志推到风尖浪口上,?!?br />
        对于这个疑问,刘国梁早有准备,想都不想,就大声补充,“咱们可以考虑从军分区下派干部,现在已经不比去年刚刚草创的阶段了,咱们手中还是积蓄了一些优秀人才的,把他们放到第一线去,刚好可以起到支持并壮大一线队伍的作用?!?br />
        “可那也存在能不能尽快熟悉当地情况,尽快融入队伍的问題,,万一沒等新派的大队长掌握住部队,小鬼子或者九十三团已经杀上门來了,岂不是要出大事,?!闭碰谱鍪孪肮咔笪?,稍一琢磨,就发现了刘国梁所提建议的漏洞。

        “不是还有咱们么,咱们军分区给与各方面的支持,帮他渡过第一道难关就是?!?br />
        “既然能提供支持,何必不直接提供给张松龄同志,他虽然资历浅,对敌斗争的经验也不够丰富,但他毕竟是王洪同志亲自推举的继任人,在游击队中的声望肯定比一个突然空降下來的干部高,并且也比后者更熟悉队伍的情况?!?br />
        “你这是跟我抬杠吧,老张,,张松龄同志的缺点和问題远不止目前暴露出來的这些,还有履历方面的空白,跟马贼头目和军统之间的关系,都非常容易给游击队带來风险,咱们不能不把这些也考虑进去,?!?br />
        “问題是,他的缺点与不足,到目前为止,并沒影响黑石游击队的正常运转啊,况且,有些问題,你们保卫部门不是早就已经有了结论了么,怎么又给翻了出來,?!?br />
        “那时他还不是主要干部,政审要求相对较低?!?br />
        “可证据和疑点,还是原來那些,你总不能因为他进步一次,就把原先的工作推翻掉,重來一次吧,那不是要累死你们这些保卫人员,并且也容易弄得人心惶惶?!?br />
        “我只是在我职责范围之内,提出疑问,并沒有得出任何对他本人不负责的结论,也沒展开任何针对性调查?!?br />
        “那又何必非现在考虑,干扰人事方面的任命,,老刘,你是不是对他有成见啊,,怎么一提起他來就这么不理智,?!?br />
        “我这是为组织负责,万一出了大事,就说什么都晚了,去年十二月份,要不是我们保卫部门提前做好了充足准备,二纵那边,还不知道要吃多大的亏呢,今年大伙所面临的情况,远比去年复杂,所以,更应该加倍小心,防患于未然?!?br />
        提起去年十二月,阎锡山的老嫡系向新编的晋西南新军突然发起偷袭的事情,张霁云立刻有些招架不住了,当时要不是保卫部门及时做出了预警,整个晋西南的亲共产党武装,都得被第六、第七集团军屠戮殆尽,即便如此,八路军方面也遭受了非常巨大的损失,跟晋绥军之间的合作基本上完全破裂,一些曾经倾向于进步的新军干部,迫于军事压力和阎锡山往日提拔之恩,也又倒向了国民党中的顽固派。

        见自己终于将张霁云说得哑口无言,刘国梁想了想,慢慢将目光转向一直默不作声的苏醒,“司令员,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尽快在司令部内表决一下,把黑石游击队的主要负责人确定下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拖再拖,继续让小张同志代理下去,非但他本人的地位很尴尬,对黑石游击队的元气恢复,也会起到非常不利的影响?!?br />
        “嗯,的确?!彼玖钤彼招延昧Φ懔讼峦?,仿佛终于下了决心般,用一种平缓同时却又不容质疑的语调郑重说道:“鉴于张松龄同志最近的表现情况,我提议,撤掉他的代理大队长上面那个代字,正式任命他为黑石游击队的大队长,全面负责下一步的对敌斗争工作,你们现在就准备一下,待今天早晨的例会开始后,咱们便在大会议室内,正式对这个提议进行表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