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横流 (八 下)

    第二章 横流 (八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二章横流(八下)

        “照方抓药,问題是这次不止是独立营,旁边还有一个九十三团?!闭潘闪淇戳丝蠢现?,犹豫着回应,早在与周黑碳刚刚碰面那一刻起,他就曾经想过像上次一样展示实力,令对方知难而退,然而与上次情况不同的是,这一回游击队非但要面对一个独立营,还要同时提防着刚刚更换了全部苏械的新三十一师九十三团。

        如果周黑碳今夜所言的情况属实,按照甲种团规模整编的九十三团总兵力将高达两千四百余人,即便暂时兵力还不足额,也不会低于原來乙种团三营九连标准,总人数不少于一千,而眼下黑石游击队全部人员都加在一起,也只有二百出头,其中还有五十余人为刚刚经历过一场哗变的国际营,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放心投入战场。

        “我也知道双方的兵力相差实在太悬殊了些?!倍哉潘闪涞牡S窃缬凶急?,老郑点点头,低声补充,“并且咱们还要留一些人守卫老营,真正可用兵力不会超过三个排,九十三团的团长只要豁出去脸皮,绝对能让咱们这三个排消失得无声无息?!?br />
        “那你还给胖子出这种主意,?!闭蕴炝怨窀锩哪诓勘嘀魄榭隽私饨仙?,思路有点儿跟不上节奏,听老郑说得形势严峻,便忍不住出言质问。

        “可咱们继续躲在山上,也不能保证九十三团不向咱们伸手?!币恢卸映だ现_至讼伦?,苦笑着解释,“而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咱们八路军都不可能把太多注意力投放在草原这边,光凭着胖子张罗的那些产业,咱们即便拼命扩充,根本不考虑兵源质量,顶多也只能养得起两个营,还得将弟兄们都改成步兵,裁撤掉大部分战马?!?br />
        赵天龙立刻把眉毛竖了起來,大声抗议,“裁撤掉战马,裁撤掉战马咱们还拿什么跟小鬼子斗,,光凭着两条腿冲锋,到时候只要小鬼子把机枪一架,弟兄们得付出多大代价才能杀到人家近前,?!?br />
        “龙哥,你别瞎打岔,老郑说的只是一种极端情况?!闭潘闪浼?,赶紧低声打断,“咱们不是真的要裁撤战马,是估算沒有战马的情况下,兵力扩充的极限?!?br />
        “这种情况根本不应该考虑,沒了骑兵,咱们对付小鬼子的最后一点儿优势都沒了,兵力再多也不顶用?!闭蕴炝槐呓┩藕廖弈康牡赝南侣叶?,一边愤愤不平地回应。

        张松龄看了他一眼,沒再争论,作为好朋友,他理解后者对坐骑的感情,事实上,游击队的大部分战士,对胯下坐骑照顾得都远比对他们自己还认真,这是草原生活中自然而然形成的一种习惯,根本不能用常理來解释,此外,他坚信兵贵在精,以目前黑石游击队枪比人多的实际情况,走精兵路线绝对比盲目扩编更理性。

        然而老郑刚才的话,也道出了一个谁都无法否认的事实,即在八路军的整体发展战略中,黑石游击队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闲子,摆在草原上,主要意义在于“取势”,短时间内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也得不到太多关注,想要有所作为,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只能靠自力更生,而自力更生必然会限制游击队的发展速度,必然使得它的自身实力长期落后于其他能得到稳定投入的敌人和友军。

        在信奉狼群规则的草原上,你实力弱,就不能怪别人老打你的主意,这次是周黑碳的独立营,下次就可能是小王爷白音,接下來还可能是九十三团,九十四团,甚至有可能迎來伪满洲国警备部队,或者某一个自不量力的山大王,总之,只要游击队一天沒恢复到全盛时期的水平,就一天无法阻止别人的窥探,除非你把自己变成一只铁刺猬,让所有窥探者都得不偿失。

        见张松龄和老郑都不再跟自己争论,赵天龙也迅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表现有点儿过于敏感了,想了想,闷闷地解释道:“我也不是想故意跟你们俩抬杠,我只是觉得,眼下说这些话,都太不实际,眼下咱们要应付的是周黑碳的独立营和那个什么九十三团,扩军不扩军都是以后的事情,裁撤不裁撤骑兵,也是以后的事情?!?br />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闭潘闪湫ψ徘康髁艘痪?,然后迅速将话头转回正題,“好了,你说得也对,咱们先顾眼前,老郑,如果我只带三个排的战士下山参战,你是不是有办法能避免咱们被九十三团和周黑碳的独立营联手给瓜分了?!?br />
        “我刚才想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崩现5愕阃?,笑着回应,“我个人的感觉,傅作义将军做事还算有点儿底限,虽然眼下跟咱们八路军的关系大不如前了,他也不会允许麾下将士主动挑起事端,但如果他事先完全不知情的话,则另当别论了?!?br />
        “你的意思是,咱们无论如何不能给他不知情的机会?!闭潘闪溲杆倮斫饬死现;袄锿返陌凳?,忍不住苦笑着摇头。

        一个连级规模的游击队,与一个团的晋绥军发生了摩擦,被人强行给缴了械,双方高级指挥部门即便事后发现了,也不会因此而翻脸,毕竟眼下国共双方还要维护表面上的合作,不应该为了如此小的“误会”影响到大局,而一旦摩擦发生之前,当事双方都在各自的高级指挥部门里备了案,整个事件就不可能再以一句“误会”而轻轻揭过了,主动挑起冲突的一方无论如何都必须要给另外一方有所交代。

        “嗯?!崩现W钚郎偷木褪钦潘闪淞煳蛄η空庖坏?,几乎是一点就透,不像入云龙,还在一旁满脸茫然地拿地面上的积雪出气,“在上次变故发生之前,军分区那边曾经联系过晋绥军,主动提出让黑石游击队配合他们的行动,但是沒等晋绥军那边回应,小鬼子就打上门來了,咱们游击队在受了那么严重的损失之后,也沒力气再去配合晋绥军的行动?!?br />
        “所以咱们就可以向军分区提议,将这次截杀儿玉中队的行动,算作上回答应给晋绥军配合的具体落实,走一整套相关程序,让晋绥军上层无法装作不知情?!闭潘闪涞纳袅⒖逃湓昧似饋?,脸上也终于露出了几分轻松。

        姜到底是老的辣,一招简单的走正规程序,就解决了眼下最大的麻烦,并且还能给军分区那边提个醒,请他们注意到黑石游击队当前遇到的困难,给予力所能及的支持。

        这一招,比起刚才张松龄自己低着头闭门造车來,比知道强了多少倍,不由得他不抚掌赞叹,而老??吹秸潘闪淠苷饷纯炀途僖环慈?,也非常欣慰地点头,脸上的笑容看上去好生诡秘。

        只有赵天龙,兀自弄不清楚这里头的弯弯绕,手里捏着一大团雪,愣愣地问道:“你们两个到底在说什么啊,怎么让傅作义知情了,麻烦就解决掉了,我就不信了,如果傅作义那边沒跟咱们八路军闹掰的意思,他手下人敢自作主张?!?br />
        “私下里怎么想是一回事,公开了怎么表现则是另外一回事情?!闭潘闪湫ψ乓∫⊥?,低声给后者普及一些国民政府官场上的常识,“有些事情,上级不能明说,底下人得自己领悟,领悟对了,上头则会记下你的好处,领悟错了,顶多是被上次冷落几天,未必会受到什么处分,但是如果上级已经明令禁止某些事情,底下的人还继续去做,则是典型的目无官长了,无论如何都得给予惩处,?!?br />
        只可惜张松龄自己也是官场上的菜鸟,所谓常识,全是來自彭学文的指点,根本就沒经历过实践检验,所以也只能“以自己之昏昏,至别人昭昭”,非但沒能让赵天龙顿悟,反而令对方的眼神越來越迷茫,沉吟半晌,才喃喃地回应道:“不会吧,,有这么复杂,,怪不得国民党那边老打败仗了,底下人都不琢磨着如何干正事儿,却把心思全放在揣摩长官真实意图上,怎能可能打得赢小鬼子,,恐怕还沒等交战,士气已经输了三成?!?br />
        “唉?!闭潘闪湟蕴鞠⑸赜?,如果眼下还能找到更好的应对办法的话,他又何必使这些斜招歪招,,国民政府这架又老又旧的机器即便有再多的缺陷,那些缺陷也不该被自己所用,毕竟,自己也是这个政府治下的一员。

        一中队长老郑心里,对国民政府的感觉却不像张松龄那样复杂,见后者脸上的愁云还沒有完全散尽,想了想,继续说道:“此外,咱们主动下山给红队报仇,还能起到收拾军心的作用,眼下游击队内部诸事不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大伙一时半会儿还沒法适应红队不在的情况,而当你带着大伙接连打了几场胜仗之后,大伙也就真心认可了你这个新任大队长,你的命令,自然能被不折不扣地执行?!?br />
        “嗯?!闭潘闪淙险娴氐阃?,看向对方的目光里头充满的感激。

        三人边走边聊,互相商量着,对目前游击队所面临的诸多大大小小问題,都给出了不同的解决方案,不知不觉中,就到了破晓时分,东方的天地相接处吐出几道绚丽的霞光,紧跟着,头顶上的风声忽然一滞,有轮红日从地平线上跳了起來。

        嘹亮的军号声中,战士们在当值干部的带领下,开始整队出操,伙房的烟囱上冒起了浓烟,凛冽的寒风中也渐渐飘起了炒米粥的清香,当出操的战士们唱着歌走进食堂,每日固定的跟上级单位联系时段也到了,主动留在游击队担任报务小组长“礼拜唐”启动发报机,手腕娴熟地敲出一串跳跃的节拍,将张松龄和老郑两个临时赶制的电文,以尽快的速度发了出去。

        “哒哒,哒哒,滴答,滴滴答答?!卑寺肪毂本智?,值了一宿夜班正准备回去交接的保卫科长刘国梁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像有直觉一样回过头,冲着正在忙碌的报务员询问:“这么早就有电报发过來了,那个单位发过來的,什么级别,?!?br />
        “特级,黑石游击队急电?!北ㄎ裨备緵]精力注意电文的内容,只扫了一眼开头的几个密码,就大声回应。

        “赶快破译,我在这等着你?!绷豕阂惶?,头发立刻就直了起來,快步走到电台前,大声命令。

        黑石游击队的创始人王洪离世,在整个察北军分区甚至晋察冀军区,都引起了强烈的震动,虽然晋察冀军区一直沒有能力给予这支游击队更多的支持,但从长远发展角度,八路军在东蒙草原上,却必须保留住这个桥头堡,否则,一旦抗战局势出现对中国有利的逆转,再临时想朝草原派遣人手去开辟新根据地就來不及了,非但缺乏熟悉当地情况的干部,老百姓们也不会认可一群从沒?;す堑哪吧?。

        然后最初的震动过后,察北军分区内部,关于黑石游击队新任领导干部的人选方面,却发生了激烈的争执,按照常理,这种时候让游击队自己选举领导人,是最稳妥的做法,黑石游击队大队长王洪也在去世之前,非常尽职地完成相应准备工作,然而他所提出的接班人选择,却着实有些过于出格了,出格到已经无法令人容忍的地步。

        一个刚刚入党才两三天的年青人,一个加入游击队总计时间也不到一年半的新丁,一个自身履历出现了大段空白,还和军统特务有密切关系的前国民党中层军官,无论从何种角度,都不应该出现在大队长王洪的推荐信上,然而,有着多年党龄且熟悉八路军所有运作规定的王洪偏偏这样做了,并且在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此人的信任与赞赏。

        所以在讨论黑石大队长的继任者的内部会议上,刘国梁坚定地投了反对票,作为保卫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他必须坚守自己的底线,此外,他也不相信整个黑石游击队上下,都真的无条件支持大队长王洪的决定,在后者生前,干部战士们可能是受了后者个人威望的影响,不愿意提出反对意见,但在王洪去世之后,他所推荐的继承人资历不足,威望无法服众的问題,必然将迅速暴露无疑。

        这时候,如果军分区还不纠正先前的错误的话,必将酿成大祸,然而,军分区负责人苏醒却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也像红胡子一样,对张松龄这个年青人非常偏爱,老想给年青人一个表现机会,沒有及时采取任何措施,刘国梁为此跟苏醒争执了几次,并且一直担着心,看看,如今麻烦果然來了吧,这才观察了几天啊,特急电报都发过來了,这下,咱们的苏大司令员,总沒话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