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横流 (七 下)

    第二章 横流 (七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二章横流(七下)

        一中队长老郑今天晚上先是帮助张松龄处理国际营的哗变事件,随后又陪着赵天龙给红胡子祭灵,接下來还听了后者汇报长春之行的收获,并且带领人手在暗处防止周黑碳偷袭,一连串忙碌下來,到现在已经累得站都快站不稳当了,但是得到警卫员通知说张大队长要求自己去陪客人喝酒,依旧抓了把雪在脸上抹了几下,强打起精神走向了营地后的陵园。

        他心里非常清楚,张松龄和赵天龙两个非拉着自己作陪,不是因为自己酒量好,而是想让自己在旁边做个见证,而值此人心惶惶之际,张、赵两位队长单独招待独立营营长周黑碳,也的确容易引发沒必要误会,此外,关于周黑碳邀请游击队出山一道去截杀儿玉中队的事情,他心里还有一些不同意见,先前忙着担任暗中警戒任务,沒机会跟张松龄提,在招待完了周黑碳之后,刚好可以跟张、赵两位再做一番坦诚交流。

        待赶到陵园之内,战士们已经在红胡子坟墓前的空地上,重新点起了火把和碳盆,支起了桌案,独立营的警卫员想帮忙倒酒,却被周黑碳这个营长一把推到了旁边,亲自捧起酒坛子,一口气斟了满满三大碗,然后将其中一碗端來举过眉心,一步一步慢慢走到墓碑的正面,躬身施礼:“红爷,黑子來看您老人家了,您老人家别怪黑子來得晚,多少先抿两口意思意思,黑子这就给您老人家赔罪?!?br />
        说着话,将碗里的酒水泼到空中一小半儿,剩下的大半碗,恭恭敬敬地摆在了红胡子的坟前。

        沒等张松龄代表游击队上下答谢,他又快速捧起第二碗,冲着红胡子的墓碑举了举,大声说道:“红爷,这一碗,黑子自己干了,您老在旁边看着,黑子曾经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您老别跟黑子计较,您老是黑子最佩服的人,过去是,现在还是?!?br />
        说罢,又是一饮而尽,然后看都不看周围的人脸上的愕然的表情,径自举起第三碗,继续冲着红胡子的墓碑喊道:“红爷,别人都拿黑子当个混蛋看,只有您老明白黑子,明白黑子很多时候自己做不了自己的主,这一碗,是黑子谢您的,黑子谢您的这句公道话,黑子发誓,这辈子就是死,也绝不敢辜负您老人家的信任?!?br />
        说道动情处,他的眼睛瞬间红了起來,声音明显带着颤抖,跟过來的警卫员担心自家营长大人的身体,凑上前试图劝他先缓一口气再喝,却被他抬起左腿,一脚一个踢了出去,“滚,老子在跟红爷喝酒,你们过來瞎搀和什么,,你们两个懂什么,你们两个什么,什么都他娘的不懂?!?br />
        其他试图过來劝说的警卫人员见同伴挨了打,全都讪讪退了开去,周黑碳仰头将整碗的烈酒灌进肚子,然后伸出大手,在脸上迅速抹了几把,将流出來的泪水和嘴角的酒水一道抹干净,轻轻发出一声惨笑,慢慢地转过身,冲着代表整个游击队上下向自己答谢的张松龄说道:“你小子是个有福气的,接了红爷他老人家的衣钵,还被他老人家照看着走了这么长时间,要知道,我从十來岁时起,就开始,就开始自己摸索如何做一个马贼大当家,半夜的时候吓得一个人藏被窝里头哭,第二天早晨起來,还得装得像个小大人一般!事无大小,都凭自己一言而决?!?br />
        “周兄年少有为,小弟我哪里比得了?!睕]想到周黑炭的变化有这么快,张松龄有点适应不过來,讪讪笑了笑,低声回应。

        “狗屁?!敝芎谔祭湫ψ乓⊥?,“狗屁个年少有为,我敢不装得什么都懂么,那会儿我只要当着众人的面儿露一点儿怯,第二天尸体就得躺在野地里喂了狼,你懂什么叫绿林,什么叫江湖规矩,江湖规矩就是大伙都把自己当成狼,哪天狼王要是不行了,就会被前來挑战的公狼一口咬断喉咙,然后被自己原來的爪牙撕成碎片?!?br />
        这话,就有点太不注意场合了,况且此刻酒桌旁除了帮忙烤肉的游击队员之外,还站着周黑碳自己麾下的卫兵,张松龄闻听,赶紧摆了摆手,大声将话头朝别的地方引,“黑子,你这一路顶风冒雪的,想必也累坏了,來,咱们先弄块烤肉垫垫肚子,然后再端着酒碗慢慢聊?!?br />
        “累,人活着有谁不累,,我周黑碳累,你张胖子累,龙哥也一样累,还有老郑,你看这眼睛红的,有多少天沒睡过好觉了,,唉,都是天生吃苦受累的命儿,等哪天像红爷一样彻底睡过去了,哪天就彻底不累了?!敝芎谔济飨允前炎约汗嘧砹?,粗壮的手指沒礼貌地在大伙脸上点來点去,嘴里的话也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

        张松龄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语言來回应,只好拿起刀子帮周黑碳切肉,后者先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随即又让人给自己把面前的酒碗倒满,高高举起,冲着同桌的其他人发出邀请,“胖子、龙哥,老郑,咱们走一个,我先干为敬了,你们随意?!?br />
        张松龄和赵天龙、老郑三个互相看了看,都觉得周黑碳今夜好像在诚心想把他自己往死里头灌,然而还沒等他们想好如何应对,后者手里的大瓷碗已经倒扣了过來,只剩下一滴酒悬挂在碗边上,倒映着火光,闪闪烁烁,就是不肯继续往下落。

        三人无奈,也只好硬着头皮陪了一碗,还沒等吃菜,周黑碳已经又端起了第二碗,苦笑着说道:“胖子刚才说,咱们哥仨今后坐一起喝酒的日子机会不多了,我心里很有同感,既然难得喝一次,何必不喝个痛快,,來,龙哥,胖子,咱们哥仨再走一个,老郑,你随意?!?br />
        “那也沒必要喝这么急吧,天亮还早着呢?!蔽盘搜?,连最为豪爽的赵天龙都有些受不了周黑子了,看了他一眼,用商量的口吻劝告。

        “你们可以慢慢喝,我喜欢大口闷?!敝芎谔家膊桓?,将酒碗倒扣在嘴巴上,“咕咚咕咚”一口气灌了下去。

        前后不到五分钟功夫,差不多两斤老白干被他空腹喝进了肚子,再好的酒量,也有些撑不住了,周黑碳漆黑的脸膛上透出浓重的腥红色,额头和发梢等处,也不停地有热汗在冒,张松龄见了,难免要先把酒碗放下來,以主人的身份劝他多吃些肉,缓一口气,谁料周黑碳根本不领情,站起身抢过酒坛子,自己给自己倒满了,先灌下去一大半儿,然后将酒碗缓缓放在桌上,站直了身体说道:“龙哥,胖子,我知道你们在防着我,咱们兄弟三个生分到了这样子,说实话,我心里非常难受,难受得像被刀子捅了一样,恨不得,恨不得自己现在就就醉死!”

        “黑子,你这话说的就沒意思了?!闭蕴炝卜畔戮仆?,长身而起,“眼下游击队在非常时期,戒备严一些是很正常的事情,不但是你,任何人突然带着枪登门,我们都得打起十分精神來应对,况且你周黑碳如今身份特殊,一举一动都可能包含着特殊的含义?!?br />
        “我沒说弄成这样子全是你们两个的责任?!敝芎谔嫉稍擦送ê斓难劬醋耪蕴炝?,满脸悲凉,“我沒说,我只是觉得心里头难受而已,我周黑子当马贼的时候,能跟你们两个同生共死,如今好歹把身份给洗白了,结果却跟你们做不成兄弟了,我心里头难受,就是难受?!?br />
        “那是谁的责任?!闭蕴炝仕始?,低声冷笑,“怪造化弄人,,你我兄弟如果心脏的颜色沒变,造化又算个什么东西,?!?br />
        “对,造化它不算东西?!敝芎谔冀裉焱砩虾孟翊蚨ㄖ饕獠桓蕴炝?,只管自怨自艾,“它总让你看到好的一面,然后把需要付出的代价藏在犄角旮旯里,你一不小心,就着了它的道?!?br />
        说罢,端起剩下的半碗酒,继续朝嘴里猛灌,张松龄见状,心里也觉得一阵阵难过,站起身,一把抓住酒碗的边缘“慢些,别喝这么快,咱们现在不是还能坐在一起喝酒呢么,何必专门捡扫兴的事情想,况且游击队的营门一直都对你周黑子敞开着,你想过來喝酒吃肉,随时过來便是,整个独立营上下,谁还有本事拦得住你,?!?br />
        “当然沒人拦得住,谁敢拦,老子就,老子就一枪崩了他?!敝芎谔颊踉沤坪裙?,然后松开酒碗,笑着叹气,“可老子,老子不能把所有人都崩了,老子好不容易才帮他们寻了条正路,不能再把他们全拉出來?!?br />
        “到底是不是正路,却也未必?!闭蕴炝静欢绾伟参咳?,只顾着往周黑碳心尖上捅刀子。

        周黑碳对他的冷嘲热讽充耳不闻,突然抓住张松龄的手,笑了笑,低声强调:“胖子,这回,我可是真的只带了警卫班,独立营驻扎在五十里外的野鸡洼,沒有你的准许,绝对不敢再向前靠近半步?!?br />
        “黑子你太小心了?!闭潘闪湎瓤戳丝蠢现?,然后微笑着回应,“其实你把他们带到山下也吃不穷我,上次你带來的羊肉还冻在地窖里,我正好拿出來借花献佛,?!?br />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乱打岔?!敝芎谔级宰爬溲岳溆锏恼蕴炝辉偻巳?,对着和颜悦色的张松龄,却突然发起了火,“我的真正意思你知道,你别老跟我装傻,你张胖子,明明比任何人都精,精得像个千年老鬼一样?!?br />
        “反正你不是沒把弟兄们带过來么,?!闭潘闪湟谰刹晃虏换?,笑呵呵地回应,“既然沒带过來,我又何必多想,,况且真的带过來了,又能怎样,我不打开营门让你进,难道你周黑子还真下得了狠心硬闯不成?!?br />
        这两句话虽然看似啰嗦,却恰到好处地给了双方台阶下,周黑碳被问得愣了愣,然后喟然发出一声长叹,慢慢坐倒:“我终于明白红爷他老人家为啥在这么人里头,偏偏选了你來继承衣钵了,他老人家真有眼光,让人不佩服都不行?!?br />
        “周兄过奖了,我也是赶鸭子上架?!闭潘闪浔豢涞糜行┎缓靡馑?,摆着手客气,赵天龙却非常得意地举起酒碗,一边小口抿着,一边满脸自豪地说道:“那是,你也不看看红爷是什么人,他老人家的本事,咱们几个一辈子都学不全?!?br />
        周黑碳又笑着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又是无奈,又是决然,“有些话,说出來可能很沒意思,但我今天我就借着酒劲随口说说,胖子你们呢,就随便听听,等喝完了这顿酒,咱们把它都忘了,谁也不再提起,你看行不行?!?br />
        “行?!闭潘闪湎肓讼?,郑重点头。

        有了先前一番铺垫,赵天龙和老郑两个也明白,周黑碳已经主动放弃了吞并游击队的念头,那他接下來的话,恐怕就有些事关重大了,于是二人都放下酒肉,做洗耳恭听状,只听见周黑碳先长长叹了口气,然后信誓旦旦地说道:“其实我是真心为了你和龙哥两个好,胖子,重庆那边这回给了傅将军好几个师的番号,而傅将军手中根本沒那么多兵,眼下正是你我弟兄难得的上进机会,当然,这话你们都不爱听,我也是随口说说,说完拉倒?!?br />
        尽管他再三强调自己说得都是废话,赵天龙却不想就此放过他,撇了撇嘴,不屑地回应,“然后你就替别人当说客來了,,他们答应你什么好处,,团长,还是旅长,要不要我提前恭喜你,给你斟酒道贺,?!?br />
        “有人听说了胖子和你的名头,想拉你们两个过去,当然,主要是胖子,他在新三十一师的师部里边,远比你入云龙有名?!敝芎谔技炔怀腥?,也不否认,笑了笑,继续补充,“开出条件是一个骑兵团,如果胖子肯加入,就是手下可以带兵的副团长,军衔照他以前那个追赠的算,我的独立营做骑一营,胖子和你各自再给一个营的编制和装备,正职的团长由上面委派,但不会干得时间太长,等过渡一结束,他就离开,真正的团长就在咱们三个里头出?!?br />
        条件的确非常诱惑,所以也难怪周黑碳会把持不住本心,但是对于张松龄这个已经死过一回的人來说,却真的沒多少吸引力,况且这个师的番号偏偏还是三十一,更让他提不起丝毫兴趣。

        “我在游击队这边干得挺好的,不过还是谢谢你想着我?!泵闱考烦鲆桓鲂α硜砀芎谔?,张松龄以非常慢的语速说道,“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我已经答应了红爷,要替他守住游击队这个摊子,咱们兄弟答应人的事情,不能说了不算?!?br />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才跟你提前打好招呼,刚才那些全算废话?!焙孟裎ǹ忠鹞蠡嵋话?,周黑碳再次迫不及待地强调。

        “也谢谢三十一师里头其他想着我的人?!闭潘闪淙嗔讼卵劬?,继续笑着补充,“回去后替我向他们带个好,顺便提一句,就凭这个番号,我也不可能回去?!?br />
        “为什么?!敝芎谔急缓蟀刖浠芭寐肺硭?,本能地追问。

        “你就照我说的话回,他们当中,肯定有人会听明白?!闭潘闪錄]有给出任何解释,继续笑着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