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横流 (六 上)

    第二章 横流 (六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二章横流(六上)

        “他还敢來,老子拿机枪直接突突了他?!?br />
        “把弟兄们都叫醒,拿起家伙,灭了他的独立营,贪心不足蛇吞象,老子现在就让他尝尝撑破下场?!?br />
        “杀了他,杀了他给红爷祭灵,咱们游击队虽然实力不如以前了,却也不能由着他一个马贼头子來欺负?!?br />
        话音刚落,指挥部里怒吼声立刻响成了一片,疤瘌叔虽然沒有明说,但是大伙都坚信,红胡子的病情突然急速恶化,与上次强撑着身体应付周黑碳等人脱不开关系,如果不是后者吃猪油多了被蒙住了心,居然打起了游击队的主意,红胡子的体力根本不可能透支,当然,也不会坚持不到入云龙买百年老参回來就突然撒手而去。

        “大伙静一静,静一静,听大队长怎么说?!币黄潭男敝?,赵天龙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红爷既然把这个家交给了张队长來当,自然是相信胖子看问題的眼光,咱们大伙最好先不要乱,越乱,越让外人捡了便宜走?!?br />
        闻听此言,正在擦拳磨掌的众位干部们瞬间意识到自己先前举动有些不太合适了,纷纷闭上了嘴巴,将眼睛转向张松龄,等待后者做出最后的决断。

        在众人期盼或怀疑的目光里,张松龄的大脑高速运转,实话实说,他现在内心深处对周黑碳也不无恨意,然而此刻却绝对不是跟独立营翻脸的时候,那样只会令亲者痛仇者快,况且红胡子在去世前那天晚上还曾经反复强调过,周黑碳本质上并非一个坏人,只是很多情况下身不由己而已。

        想到这儿,他镇定地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上次红队宁可把自己累垮,也要维持游击队和独立营两家之间的联盟,咱们不能让他老人家的心血白费,这样吧,我先出门去把他接上山來,咱们听完了他的來意,再决定跟他做敌人还是朋友?!?br />
        “他这个时候來,当然是夜猫子进宅?!?br />
        “红爷过世一个多月了,也沒见他发给电报过來吊唁一下,这会深更半夜的突然就摸上山來,怎么可能安的是好心,?!?br />
        众人心中不服,看着张松龄的眼睛,大声嚷嚷。

        “那也得先摸清楚了情况?!闭潘闪淇戳思父鼋猩畲蟮母刹恳谎?,大声强调,“他远來是客,咱们游击队沒有连客人的來意都不问,直接动手的道理,那不合草原上的规矩,传扬出去,也只会让外边笑咱们游击队沒胆子?!?br />
        几个持不同意见的干部被他说得脸色一红,讪讪地闭上了嘴巴,张松龄想了想,将语气放缓和了些,再度向前來报信的士兵询问,“小李,周黑碳带了几个人上山,咱们在山下的流动哨呢,有沒有提前发警报上來,?!?br />
        “沒,沒有?!鼻皝肀ㄐ诺恼绞空獠庞谢岚亚榭鏊低暾?,摇摇头,大声补充,“几处流动哨都沒发警报回來,周,周黑炭身边带着一个班的警卫,还,还押了大概二十多名俘虏,由咱们留在山脚下的明哨陪着走上山來的?!?br />
        “只带了一个班的警卫,!你看清楚了,?!毕惹叭隙酥芎谔紒硪獠簧频睦现?、老冯等人愣了愣,追问的话脱口而出。

        周黑炭到底想干什么,那些俘虏到底是哪來的,他想表达什么意思,他真的要是來落井下石的,万一双方翻脸,光凭着一个班的警卫恐怕很难?;に矶?,可如果后边还有大部队跟着的话,按道理,游击队的流动哨不可能连警报都沒机会发。

        “我,我?!鼻皝肀ㄐ诺恼绞咳胛槭奔浠共坏饺鲈?,经验和阅历原本就不够丰富,胆色也还沒炼到位,被几个干部同时揪牢了追问,立刻心神大乱,嘴角濡嗫着,半晌都回答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來。

        “好了,大伙别难为小李了?!闭潘闪浒诎谑?,低声打断,“他入伍才几个月时间,能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老郑,你下去布置人手暗中做应变准备,老冯,你带人去多点一些火把,把营地照得亮堂点儿,赵队长、老朱还有其他人,跟我一起去大门口,迎接咱们游击队的客人?!?br />
        “嗯,,是?!敝谌诵睦镆谰纱孀藕芏嗝曰?,但关键时刻,还是选择了维护大队长的权威,一边答应着,一边跟在张松龄身后走出了屋门。

        不一会儿,火把就被老冯带着炊事班给点了起來,长长的两大排,从指挥部一直延伸到大门口,在地面上积雪反射下,将整个营地照得亮如白昼。

        张松龄带着赵天龙等游击队的主要干部,在火光的照耀下,大步走出了营门,远远地看到了周黑碳,立刻热情地跟对方打招呼,“黑子,你可算來了,如果再沒你的消息,开了冻后,我就要带着队伍去西拉木伦河下游寻你了?!?br />
        “惭愧,惭愧?!敝芎谔几辖艨熳吡思覆?,上前拉住了张松龄的手,“你们游击队遇上这么大的事情,做哥哥的我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说起來真是惭愧得要死,不过哥哥我绝对不是故意玩失踪,具体原因,你看看就知道了?!?br />
        说着话,他迅速回过头,冲自己的贴身警卫们喊道,“给我把祭品押上來,老子今天晚上要亲自在红爷坟前将他们开膛破肚,用他们的黑心肝來祭红爷的在天之灵?!?br />
        “是?!本烂谴笊鹩ψ?,前拉后推,将一大串用绳子栓在一起的俘虏押到了近前,总数量在二十上下,一个个双手都被死死地捆在了背后,鼻涕眼泪冻成了冰瘤子也沒办法擦,挂在脏兮兮的胡子上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八爷饶命?!被箾]等张松龄开口追问俘虏的身份,后者已经接二连三跪在了他脚下,以头抢地,“八爷饶命,我们都是冤枉的,冤枉,我们已经不跟日本太君,不跟日本鬼子干已经好长时间了,我们,我们跟您远日无怨近日无仇”

        “撒谎?!敝芎谔挤善鹨唤?,将捆在队伍前方叫得最大声的俘虏踹成了滚地葫芦,“当着真佛的面儿,居然还敢撒谎!给我睁大了狗眼看清楚点儿,去年夏天的时候,就是他带着不到一个连的弟兄,硬顶了你们和小鬼子一天一夜,跟他无冤无仇?!跟他沒冤仇老子还会冒着大风雪满世界找你们,,实话跟你们说吧,老子之所以盯死了你们不放,就是为了给游击队的弟兄们出这一口气?!?br />
        “饶命,饶命?!奔该参盘搜?,更是磕头如捣蒜,“我们,我们当时也是沒办法啊,我们,我们是被日本人用机枪,用机枪逼着在冲锋啊,我们,我们说是给日本人帮忙,实际上什么忙都沒帮上啊,日本太君,日本鬼子也一直骂我们扯他们的后腿啊?!?br />
        “狡辩,纯粹在狡辩,你们真的不愿意给小鬼子当狗,怎么沒來个阵前起义,你们几个王八蛋,还是别再装可怜了,今天,你们算是恶贯满盈了?!敝芎谔坑质羌附?,踢在俘虏们的后背上,将这些人踢得嘴角冒血,一边踢,他一边拿眼睛偷偷朝张松龄脸上瞄,唯恐那句话沒交代清楚,令后者误会了自己的來意。

        张松龄的江湖阅历虽然有所欠缺,头脑的反应却一点儿都不比其他游击队的老人们慢,沒等周黑碳把话说完,就明白了整个事情的來龙去脉,周黑碳之所以在跟红胡子分手后就一去沒了影踪,原來是觉得心中有愧,想办法将功补过去了,眼前这二十几个倒霉蛋,毫无疑问是伪兴安警备旅的残渣余孽,小喇嘛不想用血肉之躯去挡苏联红军的坦克车,着他们在去诺门罕的半路上开了小差,结果他们却又落在了独立营手里,被周黑碳给生擒活捉。

        只是周黑碳到底是在哪里找到的他们,并且怎么会找得如此之准,其中种种不为人知的细节,认真推敲起來,就有些古怪了,要知道,小喇嘛等人最后消失的地方,距离黑石寨这边可是隔着近千里路,冒着大风雪來回奔波千里,一举击溃了伪警备旅残部,押着俘虏全身而退,并且沿途都畅通无阻,沒引起日本鬼子和其他汉奸队伍的注意,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本领。

        正满心困惑之际,却又见周黑碳停住了对俘虏的折磨,大声补充道:“我特地送这几副黑心肝,只是为了对红爷他老人家略表敬意,但咱们大伙心里头都清楚,游击队和红爷的仇人不是他们,他们这些臭鱼烂虾,还沒资格做红爷的仇人,真正的仇人是川田国昭和儿玉末次,前一个躲在黑石寨的城墙后,咱们两家一时半会儿奈何不了他,但是后一个,我可是把此人的行踪打听清楚了,只待拜祭完了红爷,就可以带着独立营的弟兄们追上去,跟他拼个你死我活!”

        “儿玉末次,你手里有儿玉中队情报,?!闭潘闪涞拿济杆傧蛏咸颂?,抢在身后众人开口之前,一把拉住了周黑碳的胳膊,“他如今在什么位置,你们独立营不要自己去给他拼,咱俩两家联手,一道收拾了这伙日本鬼子?!?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