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横流 (四 上)

    第二章 横流 (四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二章横流(四上)

        “不要脸?!被耙舾章?,周围立刻响起一阵愤怒地斥骂,先逼着张松龄给他决斗,然后又放着人家答应的步枪和手枪不选,偏偏选择了马刀,整个游击队上下有谁不知道,骑术和刀术是张胖子的弱项,特别是马刀,他与赵天龙结识之后才开始向后者学艺,哪怕二十四小时不停地练习,全部用刀时间加在一起也不到两年,而尤拉营副,却曾经是不折不扣的哥萨克骑兵出身,自打会走路时就跟马刀为伴,浸淫在骑术上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张胖子的年龄。

        尤拉营副对周围斥骂声充耳不闻,屁股顶着木墙向前挤了挤,挺直腰,撇着嘴,七个不服八个不忿,“怎么,张代理队长不敢答应么,既然你刚才接受了我的挑战,就应该想到,我不会傻到拿你最擅长的來比?!?br />
        “有什么不敢的,?!闭潘闪湟∫⊥?,冷笑着回应,“你现在就可以让你的人把列昂放开,我派人回去取战马?!?br />
        说着话,将目光向营门外转了转,冲着满脸惶急的小巴图喊道:“巴图兄弟,麻烦去回山顶营地一趟,把我的大白马牵过來?!?br />
        “大队长?!毙“屯急灸艿卮笊白?,目光与张松龄的目光想接,却从后者眼里看到了不容置疑的决然,只好咬了咬牙,转身朝山顶跑去。

        张松龄目送他离开,又迅速将头转向其他弟兄,“这里已经沒什么事情了,大伙要是不想看热闹,就尽管回山上睡觉,要是想看热闹的话,麻烦帮忙清理一下场地,顺道点一些火头起來?!?br />
        怎么有人肯这个节骨眼儿上转身离去,众人呼啦啦一股脑涌回国际营的驻地,七手八脚开始清场,趁着这个功夫,张松龄向前快走了几步,将尤拉的几名党羽推开,动手去解列昂身上的绳索,众闹事者不情愿失去列昂这个最后的人质,赶紧用目光向主心骨尤拉请示,却发现后者已经解下了腰间的所有手榴弹,开始慢慢活动手脚,熟悉地形,根本沒功夫再管列昂的死活。

        “行了,别给他使眼神了?!闭潘闪涑遄偶该质抡咝α诵?,大声嘲弄,“有什么话,直接问不就行了么,何必这么费劲?!?br />
        “把列昂放了,张代大队长是个有信誉的人,想必不会把说过的话再吞回去?!币残硎且蛭と谖?,尤拉营副此刻倒也显出了几分枭雄之色,狠狠地瞪了麾下的死党一眼,大声命令。

        “吞回去有怎么样,你根本就是在耍赖?!毙×邪菏稚系纳踊箾]完全解开,嘴巴刚刚恢复了自由,就大声叫嚷,“胖子,你别比跟他比马刀,我來,今晚上的事情,全是因为我一时疏忽而起,我自己闯出來的祸,自己來弥补?!?br />
        “比枪法,你还有机会赢,比马刀,你不是我的对手?!庇壤辈恍嫉乜戳怂谎?,傲然说道,“想必你也不愿意自己一错再错,拖累得张胖子不得不兑现辞职的诺言吧,还是老老实实地坐旁边歇一歇,别再胡乱给自己揽事情做,给别人添麻烦了?!?br />
        “你,,?!毙×邪罕黄醚矍胺⒑?,差点沒一头栽倒,论枪法,在整个游击队里头他只佩服张松龄和赵天龙两个,但是论马刀,周围比他强的人就太多了,光是在一个国际营,恐怕就能拉出十五六人來,而在这十五六人当中,尤拉营副肯定是稳居前三,远远甩了他不知道多少条街。

        “行了,你先活动活动筋骨,别让绳子勒伤了血脉?!闭潘闪涫旨惭劭?,一把搀住小列昂的腋窝,另外一只手加速扯断最后几条绳索,“他今天处心积虑,就是为了找到机会对付我,你要是替我上场,即便打赢了,他也会另有一套说辞?!?br />
        小列昂刚才虽然嘴巴被堵着无法开口说话,却亲眼目睹了张松龄和尤拉的整个交涉过程,想了想,重重地点头,“那我就在这里看着,看你如何收拾他?!?br />
        张松龄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推到一边,不再说话,双脚也开始慢慢在雪地上挪动,仔细检测场地的具体情况,周围正在忙碌着的中俄士兵见状,都主动让开道路,以便自家年青的大队长能够做充分准备,当遇到尤拉踱到身边,则故意來回晃动身体,尽可能地给此人制造麻烦。

        然而这里毕竟是国际营的日常驻地,作为营副的尤拉早就对周围的一草一木了然于胸,之所以迈动双腿走來走去,只是为了活动筋骨,顺便将周围的情况和自己脑海里的记忆互相印证而已,因此根本不在乎战士们刻意制造的那些小麻烦,甚至还有几分洋洋自得,把这些当作了大伙对张松龄沒有信心的具体表现。

        待到双方都把场地熟悉完毕,张松龄的白龙驹也被小巴图牵了过來,老郑指挥着大伙在刚刚清理出來的场地周围点起了十几堆篝火,将整个营地照得一片通明,被推举为裁判的一中队副老侯则站在靠近场地中段偏右侧位置的一个最大的火堆旁,拎着一把信号枪,满脸迟疑。

        被战士们滚成团推到周围堆起來的积雪将火光反射回去,照在人脸上,照出每个人眼睛里的担忧,这场笔试太不公平了,张胖子简直是以自己之短,击尤拉之长,而尤拉营副素來又以心黑手狠而闻名,万一被他找到机会

        正忐忑不安间,却又听见尤拉营副大声喊道:“我有个要求,必须得说在前头?!?br />
        “请?!闭谇崤淖虐琢圆弊佑胱锝涣鞲星榈恼潘闪涮房戳怂谎?,用一个字來回答。

        “马背上挥刀,难免会出现误伤,如果不小心伤到了你,其他人不能找借口报复?!庇壤闹写笙?,抢在众人出言劝阻之前,迅速提出条件。

        “好?!闭潘闪湟谰芍挥靡桓鲎肿鞔?,单脚踩住马镫,开始做最后的调整适应。

        “我们不用训练用刀,用真家伙?!币凰磕岩圆炀醯睦湫?,慢慢浮上尤拉的嘴角,转身抽出一边哥萨克军刀,他背对着所有人大声说道。

        周围立刻又响起一阵喝骂,无论中国籍战士,还是白俄战士,个个义愤填膺,“不行?!薄澳愕降紫敫墒裁?,?!薄安灰?,有本事你跟张队长比枪法?!薄氨惹狗?,隔着两百米对着开火,看你到底是怎么死的?!?br />
        “他不敢,他只敢占胖队的便宜?!?br />
        “懦夫,不折不扣的懦夫?!?br />
        一片斥骂声中,就连尤拉营副的几个死党,也撑不住了,都下意识地将身体朝旁边挪了挪,仿佛怕被他给传染了一般。

        尤拉营副的心理素质却远非常人能及,根本不理睬周围的斥骂,只管鼓起全身的勇气盯着张松龄,盯着对方的眼睛,一眨不眨。

        张松龄好像有点吃惊,但很快神情就恢复了正常,目光在尤拉营副的全身上下扫了一圈,仿佛第一次认识此人般,笑着点了点头,第三次用一个字來回答所有问題,“好?!?br />
        “那就请你上马?!庇壤北豢吹眯睦锓浅2皇娣?,丢下一句话,转身奔向自己的坐骑,那是一匹墨云骢,由当地最高大的辽马与顿河马杂交而來,毛色纯黑,体形非常雄壮,当身材瘦高的尤拉往马背上一跳,立刻被映衬得戾气毕现,一人一骑如同地狱里冒出來的幽灵般,只有牙齿冒出阴森森的白光。

        反观张松龄和他胯下的白龙驹,就有些显得太过柔和了,人长了一张胖胖的圆脸,看上去像个邻家大男孩,胯下的坐骑也是温顺模样,大敌当前居然沒被激发出什么野性,在自家主人的催促下缓缓提速,如同一缕微风般,迎面向幽灵骑士吹了过去。

        “加油,胖队加油,小白龙加油?!毙“屯嫉热舜方泻傲似饋?,替张松龄和白龙驹打气。

        “加油,加油,张队长加油?!崩现?,列昂,还有周围的各族战士齐声附和,手臂上下挥舞,恨不得在白龙驹屁股上猛拍几下,催促它尽快进入角色,别再慢吞吞地耽误战机。

        然而白龙驹身上却依旧沒有丝毫临战的激动,依旧优雅地迈着小步,像春天的风一样,跑得不疾不徐。

        “该死,这是一匹贵族马?!倍游橹屑父鍪煜ぢ硇缘拿晒抛逭绞考钡媚悦派霞撕?,伸出巴掌用力拍自己大腿。

        贵族马是马场专门为大人物培养的良种,体形俊美,脾气温顺,跑动时脊背起伏小,步伐距离均匀,并且从不会发脾气摔伤主人,适合作为官员彰显身份的座驾,或者淑女们展现风姿的衬托,但是唯独不适合沙场对决,太难进入兴奋阶段,太难从气势上压制住对手的坐骑,太难在关键时刻突然爆发,帮助主人给对手致命一击,除非周围有另外的马匹引导着它,利用群居动物的天性,给予它足够的示范。

        以前张松龄骑着白龙驹作战,都是跟大队人马混合在一起,其中很多还是同样不以加速能力和兴奋度见长的蒙古马,所以大伙根本沒机会看出这匹坐骑的弱点來,而今天,对上了白俄马贼精心培育的乌云骢,则立刻被比的相形见绌。

        尤拉营副的经验非常丰富,目光也非常毒辣,发觉张松龄胯下的坐骑进入角色缓慢,立刻把握住了机会,双腿朝胯下乌云骢腹部狠狠一磕,连人带马腾空而起,如同恶鬼般从高处扑将下來,哥萨克长刀直劈张松龄面门。

        张松龄不得不举刀招架,撩开对方必杀一击,然后颇为吃力地翻转手臂,化解掉來自半空中的冲击力,金铁交鸣,火星像飞花碎玉般四下乱溅,沒等他來得及反攻,尤拉营副的刀刃已经又斜切了过來,借助马匹冲刺的惯性,直奔他的小腹。

        张松龄不得不竖起刀身硬挡,摩擦声令人牙酸,火花成串地落下,牵动无数双关切的眼睛,两匹战马迅速错开半个身位,尤拉反手挥刀,狠抽张松龄脖颈子,张松龄凭着直觉低头,军帽被扫飞,几缕乌黑的短发飘飘荡荡,顷刻间,被夜风吹得不知踪影。

        “小心?!敝谌说奶嵝颜馐焙虿畔炝似饋?,充满了关切与担忧,两匹战马的距离越拉越远,超过刀身和手臂加在一起的长度,第一回合,张松龄被动至极,对方连攻三招,他却连一招还手的机会都沒有。

        “换马,换马?!毙“屯嫉热舜笊泻?,提醒担任老侯打断比试,白龙驹在这种一对一厮杀中太吃亏了,张松龄即便换乘一匹陌生的坐骑,也不至于被打得无法还手。

        一中队副老侯为难地抬起头,向张松龄的背影看了看,却沒得到后者的任何命令,正在犹豫着该不该遵从小巴图等人的提议,强行终止比赛,国际营营长列昂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來,一边跑,一边大声叫喊,“停止,赶紧把比试停下來,否则张队长肯定要吃大亏?!?br />
        “停,停止?!币恢卸映だ现R渤逑蚶虾?,准备越俎代庖,强行终止这场沒有任何意义的决斗,然而沒等他和列昂两人冲到地方,尤拉和张松龄已经各自将坐骑兜回,面对着面,再度高高地举起了马刀。

        一百米,五十米,十米,两匹马相对加速,四秒种不到,就再度于半途中相遇,还是尤拉抢先出手攻击,张松龄被动防御,左遮右挡,空气中到处都是火星,武器碰撞声响得令人揪心。

        担任裁判的老侯两眼僵直,身体一动不动,已经沒法将比赛停下來了,双方都已经杀出了真火,此刻强行发出命令,只会干扰张松龄的心神,将其彻底推上绝路。

        也沒有人再大声给张松龄鼓劲了,各族战士在不知不觉中,都紧紧闭上了嘴巴,眼睛死死顶着半空中飞舞的两把钢刀,唯恐错过每一个瞬间,忽然,有一串血珠溅到了地面上,然后又是一串,怒吼声在一片沉寂中轰然而起,惊雷般滚过全场,“住手,快住手,你敢伤到胖队,我们将你碎尸万段?!?br />
        “住手,尤拉,我们准许你带国际营走,赶紧住手?!敝芪У娜舜笊腥伦?,大声威胁着,也不管自己能不能兑现承诺,有沒有权力替国际营做主。

        战马的影子忽然分开,张松龄一只手捂着左肩,满脸痛楚,尤拉营副胸前的棉袄也开了花,渗出大片的殷红,二人回头互相瞪了对方一眼,然后不服气地相互挥刀威胁,紧跟着,两匹战马之间的距离越跑越远,周围所有叫嚷声都被噎回了嗓子眼儿里,每个人都目瞪口呆。

        受伤的居然不止是张松龄,占尽场上优势的尤拉,受的伤好像比他还严重,天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每个人的大脑都开始高速倒转,试图从记忆里将最关键的画面找出來,然而,大伙却只找到了一连串火星,和刺耳的刀身碰撞声。

        沒等他们从震惊中回过神來,尤拉营副已经第三次开始加速,一双三角形眼睛里,涌满了野兽被逼上绝路时才有的疯狂,张松龄的身影移动速度也比先前提高了一倍,白龙驹好像在人血的刺激下,终于进入状态,四蹄张开,宛若一道寒冷的闪电。

        尤拉营副胸前淌满了他自己的血,头发也被汗水湿透,牢牢地粘在了脑门子上,他的一只手举着哥萨克马刀,另外一只手捂在自己胸前,两只三角眼则死死盯着张松龄,仿佛野兽盯着自己的猎物,八十米、五十米、十米,忽然间,他按在胸前的手猛然向前一挥,“去死?!卑樽欧吲嘏叵?,有个黑乎乎的东西,直奔张松龄双目之间。

        “无耻?!薄八@??!彼腥硕即笊⒊銮丛?,包括尤拉自己的死党,马贼们虽然心黑手狠,做事沒有底线,却也无法容忍这种下作的行为,然而呐喊声无法挡住“暗器”的飞行,况且双方距离已经如此之近,张松龄只是在黑影砸中自己面门前的最后关头才勉强做出了反应,将头快速后仰,身体也紧跟着向后做大幅度倾斜。

        尤拉发出的暗器贴着他的鼻子尖飞了过去,落在身后被冻硬的土地上,发出一声脆响,张松龄重心全失,整个胸口都暴露于对手的刀下。

        三角眼尤拉毫不犹豫地举刀下切,准备直接将张松龄开肠破肚,“完了?!毙“屯己屠现5热送北昭?,全身上下一片冰冷,就在此时,张松龄因为身体后仰而不得不探向战马侧前方的钢刀,突然以人眼來不及反应的速度斜撩了回來,半空中迎住尤拉全力下劈的手臂。

        “噗?!鄙羟逦昧钊丝植?,尤拉的哥萨克马刀落在了张松龄的肚子上,将棉袄割出一条长长的口子,然后带着小半条胳膊,无力地落下。

        “啊,,?!比茄塾壤笊医?,身体在马背上摇摇晃晃,两匹战马错镫而过,张松龄重新在马背上挺直身体,毫不犹豫地挥臂后抡,。

        “噗?!庇质且患强植赖纳?,在众人瞪圆的眼睛里,尤拉的头颅高高地飞了起來,拖着长长的一道血光,半空中快速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