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横流 (二 上)

    第二章 横流 (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二章横流(二上)

        “开火,成全他们?!闭潘闪浯蠛纫簧?,大步走到老郑身边,朝起轻机枪,朝着正在闹事的白俄士兵们就是一梭子。

        “哒哒哒”子弹拖着绚丽的轨迹掠过几个闹事者的头顶,将房檐上的积雪震得瑟瑟而落,众白俄士兵沒想到张松龄一上來问都不问就下狠手,被吓得“呼啦”一声全趴在了地上,鼻子尖扎在雪窝子里不敢抬头。

        “就这么一点儿胆子,也敢带头瞎咋呼?!闭潘闪洳恍嫉厥淞艘痪?,转过脸,冲着门口的游击队战士大声命令,“來人,给我进去把他们的枪都下了,谁敢反抗,单场格杀?!?br />
        “不要过來,我”络腮胡子当然不肯束手就擒,将冻得通红的鼻子从雪地上稍稍拔出來一些,大声嚷嚷。

        “哒哒哒”张松龄直接用子弹回应,贴着此人的头皮在雪地上画出了一条笔直的横线,“这是警告,再抬头,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br />
        “小列昂在我们手里?!甭缛酉裰煌夷癜憬源窠├?,瓮声瓮气地威胁。

        “别开枪,小列昂在我们手里,小列昂在我们手里,再开枪我们就先杀,杀了他?!惫视さ刈钌畲σ患溆迷敬罱ǖ姆孔永?,有几个人扯着嗓子叫喊,嗓门虽然不小,可声音明显都带着颤抖。

        “哒哒哒”张松龄又一梭子扫过去,将原木房子的右上角贴近房檐处打得青烟直冒,“那你们就试试看,谁敢碰歪小列昂一根汗毛,我就将他大卸八块!咱们看看到底谁会后悔,?!?br />
        说着话,他将轻机枪丢还给老郑,大步朝营地里边走去,一边走,一边关切地喊道“列昂,列昂,你现在有事么,沒事就赶紧回答我一声,如果你已经死了,我就杀光这些家伙给你陪葬?!?br />
        “唔,,?!焙诎荡Υ珌硪簧胍?,紧跟着,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撕开了,小列昂略显沙哑的声音终于从木屋中传了出來,“我,我现在还沒事,他们,他们沒敢拿我怎么样,胖子,你自己小心,尤拉,呜,,嗯?!?br />
        很明显,木屋里的人又拿东西重新堵住了小列昂的嘴巴,然后大声朝张松龄发出警告,“站住,你,你不准进來,不,不准再往前走了,再,再往前,我就拿,那枪打,打死你?!?br />
        “有种你就尽管开枪,还是那句话,看最后到底谁会后悔?!闭潘闪浼绦蟛较蚯?,根本不拿对方的威胁当一回事儿。

        “呯?!庇腥舜用趴谔匠霭敫瞿源?,胡乱朝外边开了一枪,却尽量将枪口抬高,以免真的误伤了张松龄,遭到游击队血腥报复,他们今晚带头哗变,图的是拉走队伍单飞,可不是为了跟游击队拼个鱼死网破,而万一把游击队的新任队长给打死了,恐怕整个国际营沒有一个人活着走下麒麟岭。

        “找死?!币恢卸映だ现6似鹎峄?,冲着木屋门口扣动扳机,压得里边的人不敢露头,经过张松龄突然一番折腾,他也终于看出來了,带头闹事的几个白俄军官纯粹是欺软怕硬,刚才面对自己时又是开枪示威,又是寻死觅活,碰到一个更狠更硬的张松龄,立刻就全变成了缩头乌龟。

        既然对方已经暴露出色厉内荏的本质,堵在门口的游击队员们也就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一个个端着步枪从藏身处爬起來,在老郑的带领下迅速赶到张松龄身边,为自家大队长壮大声势。

        “只要两三个就够了,别进來这么多人,免得吓到他们?!闭潘闪浒诹税谑?,示意大伙一拥而上,以防闹事的白俄军官中有人突然精神崩溃,威胁到小列昂的安全。

        战士们愣了愣,很不情愿地停住了脚步,然后又纷纷把步枪架在了肩膀上,随时准备将敢于向自家队长开火者打成马蜂窝。

        张松龄见状,不得不再度停住脚步,笑了笑,低声重申,“老郑和小邹两个?;の揖妥愎涣?,其他人,听我的命令,把枪收起來,向后转,齐步,走,,?!?br />
        “是?!闭绞棵遣桓市牡卮鹩ψ?,将架在肩膀上的步枪抱在胸前,转身走出了大门,趁着这个功夫,张松龄低下头,小声向一中队长老郑询问:“刚才到底是什么情况,列昂怎么被他们给抓了,咱们的人有伤亡么,你可弄清楚了挑头闹事的人到底是谁?!?br />
        “国际营中有人想带着武器下山重操旧业,小列昂听到了风声,跑去制止他们,却被他们当人质给扣了起來,枪声响时,咱们的巡逻队刚刚经过这里,便试图进去营救,结果也被打伤了三个,不过伤口都在胳膊上,并不致命,我赶过來时急于控制局面,就先指挥巡逻队堵住了营门,挑头的人应该就躲在那间原木屋子里,具体是谁还沒有确定,但你脚边上的这个络腮胡子,只是个被推出來的傀儡?!币恢卸映だ现?可锨?,就是为了帮助张松龄掌握情况,想都不想,就非常清楚地解答了所有疑问

        “沒人带头,是我们自己不想干游击队了,每月才给发三块大洋的军饷,还不给天天吃肉,再干下去,我们都得像红胡子一样活活饿死?!倍私疟卟辉洞?,趴在雪地里的络腮胡子大声嚷嚷。

        “是大伙都不想干了,沒有人带头,沒有人带头?!逼渌吭诘厣系陌锥硎勘捕家丫谥泄盍诵矶嗄?,把老郑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纷纷扯开嗓子,跟着络腮胡子一道替带头闹事的人遮掩。

        “闭嘴?!闭潘闪浞善鹨唤?,将络腮胡子踢出半丈多远,然后又快步追上去,拎着对方的脖领子将其从雪地上扯了起來,先左右开弓赏了两个大耳光,然后才大声质问道:“三块大洋你还嫌少是不是,你也不看看你这幅德行,对得起对不起那份军饷,论枪法,论骑术,老子手下的弟兄哪个不比你们这帮家伙强,他们每个月军饷才拿一块半,凭什么你们这些孬种就拿三块,他们每隔两天才能有一碗肉汤喝,凭什么你们这些孬种天天都吃肉管够,老子该了你们还是欠了你们,非得把你们都当大爷给供起來,?!?br />
        “啊,,,啊,,?!甭缛颖淮虻么笊敉?,却沒有勇气还手,前些日子张松龄带领游击队从山脚径直杀到山顶的凶悍场景,可是他亲眼所见,如果真的撕打起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最后能不能落下个囫囵尸首。

        “还有你们?!闭潘闪湎騺頉]有打死狗的习惯,见络腮胡子光挨打不反抗,便丢下此人,将目标转向了身边趴着的其他白俄士兵,“你们这些废物点心,现在嫌弃游击队给的待遇低了,当初走投无路时,怎么沒见你们嫌游击队的军饷少?!?br />
        ‘当初我们如果敢嫌弃游击队给的军饷少,肯定会被你当作顽固份子给干掉,’趴在地上的几个白俄士兵不敢还嘴,心里头却偷偷地嘀咕,当初加入游击队,他们当中只有一部分人是像小列昂一样心甘情愿,想换一种活法,不再流窜于草原上继续当马贼,另外一部分人,数量大概占国际营的二分之一左右,则是害怕游击队的安置政策有诈,万一他们不肯答应为土八路效力,就会立刻被绑缚刑场吃枪籽儿。

        然而发现不愿意继续扛枪的同伙们,只要手上沒多少血债,就会被如约释放之后,这些被形势所迫成为国际营战士的家伙,心里就悄悄泛起了波澜,但是在红胡子的积威之下,他们沒有勇气改口反悔,当红胡子去世之后,一直被压制住的暗流才立刻淌出了地面。

        张松龄或多或少能猜出点问題之所在,见白俄士兵不敢接自己的茬儿,便又将声音提高了几度,以便让国际营中所有人都能听清楚,“你们拍拍自己的胸口想想,游击队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们,军饷拿得是其他战士的三倍,吃得饭菜也比其他中队的伤员都强,打仗的时候,还从來不让你们单独出马,从來不让你们冲在最前头,你们还有什么好不满意的,难道非得逼着我将你们当炮灰使,打仗时让你们顶着小鬼子的机枪往上冲,你们才觉得过瘾不成,?!?br />
        “我们,我们”络腮胡子理屈词穷,捧着被抽肿的脸,半晌回答不出个所以然來,张松龄说的话一点儿沒错,游击队给他们提供的待遇,的确比自己的嫡系还要高,他们赶在红胡子刚刚去世的节骨眼儿上闹哗变,的确有些对不起人,有些愧对良知,可游击队去年夏末刚刚被日本人呢打得元气大伤,中国人的春节前又失去了红胡子这个主心骨,万一日本人再打上门來,他们还能有活路么。

        “回答不上來是吧,,觉得内心有愧是吧,?!闭潘闪湔酒鹕?,目光环视四周,国际营的驻地内,这一刻,所有房间里都沒有亮灯,但是他能隐约看到所有窗口都晃动着人影,“实话告诉你们吧,你们这些废物想留下,老子还不稀罕呢,老郑,收了他们的武器,把他们赶下山去,从此之后,他们的死活,跟咱们游击队沒任何关系?!?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