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横流 (一 下)

    第二章 横流 (一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二章横流(一下)

        待回到大队指挥部,游击队的一众主要干部已经基本上都到齐了,张松龄快速在会议室里扫了一眼,沒有发现小列昂和老郑,就有些担心地问道:“老郑和列昂呢,大伙有谁知道他们两个去哪了?!?br />
        “列昂今天就住在国际营里,老郑刚才听到枪声,第一时间就赶过去了,从枪声中分析,估计他们两个现在已经控制住了局面,下一步该怎么办,大队长你尽管安排?!贝妒掳喑だ戏胨淙煌冉挪惶楣饬?,头脑却非常冷静,想都不想,用简练的语言回应。

        “是啊,胖子,问題早出现比晚出现好,出现得越早,越容易解决?!逼渌父瞿昙蜕源蟮睦贤疽卜追卓?,尽量让张松龄宽心。

        毕竟阅历和经验都比张松龄这个代理大队长丰富许多,他们都清楚此刻最关键的是,指挥者自己方寸不能乱,只要指挥者自己沉得住气,参与闹事的白俄人再多,也伤不到游击队的根本,顶多是解决起來稍微麻烦一些,短时间内会给游击队的外在形象和整体战斗力带來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罢了。

        会议室中的年青干部们,则都谨慎地闭上了嘴巴,他们在心里对张松龄有一种盲目的信任,相信自家大队长不会被这点儿小事儿给难住,况且那些白俄人曾经是大伙的手下败将,就算是今晚全都造了反,他们也沒胆子杀上山來。

        张松龄侧着耳朵快速听了听,果然发现山腰处的枪声已经稀落了下去,即便偶尔还会响上一两下,也明显是在对着天空开火,不会给任何人造成伤害。

        既然形势沒有自己先前想象得那样糟,张松龄就不用第一时间赶往出事儿现场了,点点头,继续问道:“各小队都有骨干值班么,新兵们情况怎么样,刚才的枪声有沒有惊到他们?!?br />
        “各小队的副队长都留在宿舍了,新兵队那边在枪声刚刚响起时有点儿乱,但发现是白俄人捣的鬼后,弟兄们反而都镇定了下來?!苯裢淼敝档亩卸痈崩闲煺酒鹕?,认认真真地回答。

        “是啊,弟兄们跟白俄人平素也沒什么來往,所以根本不会受他们的影响?!?br />
        “那些白俄人一直就是个麻烦,这次正好彻底解决了他们?!?br />
        “嗯,快刀斩乱麻,大队长你这次千万别手软?!?br />
        老侯、老严、老方等游击队骨干也站起身,纷纷开口提议。

        “具体怎么处理,咱们需要先看看国际营这回闹到什么程度?!闭潘闪涞氖直矍崆嵯蛳卵沽搜?,示意众人稍安勿躁,这是红胡子在维持会场秩序时的习惯动作,不知不觉间就被他学了下來,并且模仿得惟妙惟肖。

        老侯等人一愣,瞬间意识到这个时候要主动维护大队长的权威,笑了笑,讪讪地坐了下去。

        张松龄倒是沒注意到众位老人的举止有些莽撞,刚刚成为游击队的掌舵人一个來月,他的潜意识里头给自己的角色定位还处于一种混乱状态,不在乎自己处理事情时有人于旁边指手画脚,皱着眉头思考了几秒钟功夫,犹豫着做出决定:“既然营地内沒出现什么问題,事情就简单多了,我这就下到国际营里去,看看到底谁在带头胡闹?!?br />
        “那可不行?!闭饣?,非但几个老同志不注意维护大队长权威了,年青的游击队骨干们也纷纷站起來,大声表示反对,“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去,万一那些白俄人铤而走险”

        “是啊,你现在是大队长,不是普通战士,要去,也是我们几个老家伙去?!?br />
        “谁知道那些白俄人肚子里憋着什么坏水,老?;箾]回來,万一你也被他们劫持了,事情就更不好处理了?!?br />
        “他们不敢?!闭潘闪湫α诵?,傲然打断,“他们沒这个胆子,只要你们在外边沉住气,他们就不敢冲我开枪,一群准备当逃兵的家伙,怎么舍得豁出命去拼个鱼死网破?!”

        最后一句话,算是说到了点子上,游击队的一众骨干们愣了愣,反对的态度立刻变得不像先前一样坚决了。

        “那你带警卫班去,我带着一中队随时准备接应你和老郑?!币恢卸痈崩虾钪遄琶纪废肓讼?,主动做出推让。

        “我希望今晚的事情,还有转圜余地,所以不能带太多的人,以免让沒参与闹事的白俄士兵也起了同仇敌忾之心?!闭潘闪湟∫⊥?,再度拒绝了众人的好意。

        “这”众人的态度都有些犹豫不决,从先前外边的枪声密集程度分析,参与闹事的,肯定只是国际营当中少数一部分白俄士兵,匆匆忙忙带太多人去威慑,的确会寒了那些沒参与闹事者的心,但是白俄人向來野性难驯,如果他们突然发作起來不管不顾

        “小列昂在里边,我相信他不会支持那些闹事的家伙,况且老郑也在里边,我们三个联手,那些想动粗的家伙,也应该掂量掂量他自己的斤两,?!闭潘闪湫α诵?,抢在大伙开口之前,非常自信地补充,“好了,就这么定了,老侯你把一中队组织起來,随时准备接应,其他人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稳定住军心,等我处理完今晚的情况,再跟回來跟大伙汇报?!?br />
        说完,站起身,将挂在墙上的两支盒子炮插进腰间,大步出门,老侯和老严等人犹豫再三,劝阻的话终于沒能说出口,只好带着几分忐忑不安的心情,分头下去做随时应变的准备了。

        顺着山势往下走向來速度比较快,大约十几分钟后,张松龄就來到了国际营的驻地门口,远远地,就看见老郑带着二十几名巡山的游击队战士,将步枪和机枪架在门前拒马上,将大门封了个滴水不漏,在他们对面,则有十多号白俄士兵在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家伙带领下,端着长短枪支,冲着老郑等人大声叫嚣。

        “有本事你们就开火,把老子全打死在这儿,反正早晚都是个死,老子不如图个痛快?!?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