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横流 (一 上)

    第二章 横流 (一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二章横流(一上)

        雪纷纷扬扬从天空中落下,将东蒙草原打扮成一片纯白色的世界。

        麻雀和鹞鹰被雪沫粘住了翅膀,无法再振翅高飞,狍子和狐狸也被寒风吹僵了四肢,躲在洞穴中瑟瑟发抖,偶尔在山间传來几声苍狼的嚎叫,忧伤而又低沉,那是它们在呼唤春天

        的归來,传说中,年迈的狼王在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刻总会孤独的走上山顶,迎着刺骨的北风,用全身力气发出这辈子最后的声音,直到被冻成一个冰塑,从此再也不会低下高贵的头颅。

        张松龄在狼嚎声中拿起一叠暗黄色的纸钱,默默地放到红胡子坟前碳盆里,默默地看着火苗跳起來,将纸钱一张接一张点燃,一张接一张烧成灰烬,寒风吹过,将白色的纸灰卷到空中,然后再与鹅毛般的雪片一道落下來,飘飘荡荡,满山遍野,于是,整个天空中飞舞的雪片瞬间也都变成了寄托哀思的纸钱,纷纷扬扬,无边无际。

        “我不跟你说过,不准再往我身上浪费钱了么?!倍洗珌砗旌拥纳?,慈祥中带着几分责备,张松龄轻轻摇了摇头,平生第一次否决了老人要求,将第二叠纸钱默默拿起來放进火盆里,然后继续看着它化成灰,化做烟,随着空气里的哀思慢慢飘散。

        共产党员理应不信鬼神,从这一点上看,张松龄照着一个合格的党员相差甚远,他相信这笔“钱”红胡子能够收到,相信老人家在另外一个世界日子过得比这个世界安宁富足,他会努力把游击队的大事小情处理得干净利索,不让老人家在另一个世界替他担心,他相信老人家在另一个世界正看着他,静静地看着他的所作所为。

        “胖队,早点儿回去吧,天马上就黑了,夜里头冷,小心被风吹到?!庇位髡绞堪屯记崆岢读讼抡潘闪涞囊陆?,低声央求。

        “你们几个先回吧,我想在这里多坐一会儿?!闭潘闪涞诙吻崆嵋⊥?,拒绝了巴图的好心提醒,他來这里不仅仅是为了寄托哀思,还有另外一层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原因是,只有坐在这里,像红胡子活着时一样坐在老人的身边,他的神经才能得到稍稍放松,他的头脑,也能从疲惫和烦躁当中稍稍冷静下來,重新变得敏捷而又清晰。

        虽然,此刻的红胡子不可能再给他任何指点,但坐在老人身边,他就不会觉得整个世界全是自己用肩膀扛着,这种情形就像老人生前最后那几天,不用在旁边督促他,也不用说一句话,只要让他知道老人还在关注着自己,还随时准备出手帮助自己收拾不小心弄烂的摊子就足够了,剩下的日常任务,他自然会认认真真,有条不紊地去处理完成。

        小巴图和其余几个年青游击队员们互相看了看,谁也沒有挪动脚步,胖子现在是黑石游击队的顶梁柱,大伙不能把他一个人扔在陵园里头,在红队去世这一个多月,胖队已经比原先瘦了整整一大圈,小巴图等人真有些担心自己崇拜的胖队也突然被寒风吹倒,那样的话,天可就真塌了,黑石游击队也将彻底失去重振雄风的希望。

        张松龄沒有觉察到年青队员们眼睛里的担心,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对白天工作的反思上,在红胡子去世后的这段时间,每天他都像从前一样全力以赴的工作,老郑、老冯和小邹等游击队骨干,也不遗余力地给予他以支持,但是游击队运转,仍旧明显地艰涩了起來,仿佛是一部精密的机器,突然丢失了某个最重要部件,虽然表面看上去依旧一切正常,齿轮的碰撞与摩擦声,却已经响得震耳欲聋。

        他需要冷静地考虑清楚到底问題出在了什么地方,,为什么红胡子在世的时候自己一样去处理事情,大多情况下就游刃有余,而红胡子才躺下休息一个來月,自己手上的事情就乱得像麻一样,麾下的游击队员们也都变成了榆木脑袋,无论怎么指点都无法开窍,。

        “你需要一场胜利來振作士气,同时竖立自己的个人权威?!比绻旌踊够钭诺幕?,一定会毫不保留地指出问題所在,张松龄还是太年青了,在游击队中的资历也不够,虽然他本领很大,做事时也沒有什么私心,可大伙对红胡子的尊敬,不会自动转移到他头上,失去了红胡子的坐镇,人们在内心深处,难免会对继任者的能力表示怀疑,况且他过了年后虚岁刚满二十岁,人生经验和带领队伍的水平,都跟红胡子本人不在一个平面上。

        一阵狂风卷着雪片呼啸而过,将火盆里的木炭吹得忽明忽暗,张松龄年青的面孔也被炭火照得阴晴不定,双目之中充满了焦虑。

        一九四零年的农历春节已经在忙碌当中过去了,塞外虽然暖得晚,但积雪融化的速度已经在悄悄地加速,俗话说,一场春雪一场暖,当雪下到随落随化的地步,被冰封的道路就会重新恢复畅通,黑石城了小鬼子就会通过各种渠道,得知他们的心腹大患,黑石游击队大队长红胡子病逝的消息,急于将功补过的川田国昭,绝对不会错过这个趁火打劫的机会,必然会杀上门來一决雌雄。

        张松龄必须在小鬼子杀上门之前,悄悄做好一切准备,但准备工作还不能做得太明显,以免让麾下的游击队员们知道大伙马上又要面临一场生死考验,动摇了已经不再安稳的军心,此外,今年与小王爷白音的合作该如何进行,月牙湖畔的物资交易市场能不能重新开张,获得的利润该如何分配,也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題,最敬畏的红胡子不在了,作为东蒙草原上最聪明的人,小王爷白音绝对不会放弃送上门來的吃独食良机。

        还有那个周黑碳,自打上次从游击队营地离开后,就再一次变得音讯皆无,张松龄多次用双方预先约定的密码给他发过电报,询问独立营是不是遇到麻烦,需不需要游击队这边给与支持,他却只字未回,甚至在红胡子过世这一个多月,连一封悼念的电报都沒发过來。

        按常理,无论作为盟友也好,曾经的绿林晚辈也罢,周黑炭都不该如此绝情,他也不可能到现在还不知晓红胡子已经撒手人寰的消息,张松龄虽然尽力对敌人保密,却不能不向游击队的上层,察北军分区汇报这个重大变故,而察北军分区也会向八路军的更高层,晋察冀军区,甚至延安方面汇报,而与晋察冀军区一直保持着合作关系的傅作义部,很快也会得到通报,辗转传达下來,即便途中再耽搁,也早就把消息传达到了周黑碳手里。

        “他不会已经被人当王伦给收拾掉了吧?!泵腿幌氲胶旌恿僦帐钡囊叛?,张松龄不寒而栗,能在黑狼帮的大当家位置坐了这么多年,周黑碳肯定不是傻瓜,可他的内斗能力,却未必比得过从上面直接派下來的那些两眼里冒蓝光的家伙,毕竟人家代表着国民政府,手中还拿捏着独立营的粮饷补给,用官位和金钱一点点拉拢独立营的中层,把出身草莽的周黑子当牌位给架空起來,其实也不是很难。

        正毫无头绪地想着,山腰处忽然传來了一声清脆的枪响,“呯,,?!苯舾?,又是接连一串,“乒乒乓,乒乒乓,乒乒乓”,如果放鞭炮般,响个不停。

        “出事了,赶紧跟我回营地?!闭潘闪洳涞匾幌绿似饋?,撒腿朝营地内的指挥部所在位置跑去,出大事了,从枪声响起的位置判断,那里应该是小列昂的国际营,自打红胡子过世之后,队伍里的白俄战士就表现出很多异常,张松龄已经采取一些必要的防范措施,却沒想到那边依旧出了乱子。

        “白俄人想反水?!?br />
        “当初就不该收留他们,吃得比咱们挑,训练比咱们懒,军饷还拿得一个比一个高?!毙“屯嫉热嘶ハ嗫戳丝?,一边拔脚追赶自家队长,一边愤愤不平地数落。

        在他们眼里,国际营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虽然表面上隶属于游击队的麾下,但里边的干部却全由白俄人自己担任,所执行的各种规章制度,以及干部战士的待遇,也与游击队自己有很大差别,并且这些白俄人,还个个眼高于顶,野性难驯,红胡子在的时候还好,还能镇住他们,红胡子一走,立刻露出了原型。

        “住口,沒确定情况之前,谁也不许乱嚷嚷?!闭潘闪浔簧砗蟠珌淼泥性由车幕鹈叭?,回过头,大声呵斥,作为一支战斗单位,在红胡子去世之后,国际营已经渐渐成为了游击队的负担,然而无论如何,却不能将彻底解决问題的时间放在眼下,那会再度给游击队带來重重的一击,使得原本就低落到极点的军心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