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誓言 (八 中)

    第一章 誓言 (八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一章誓言(八中)

        “怎么回事?!焙旌鱼读算?,大声追问,还沒跟张松龄碰面儿,他原本不该把时间浪费在俘虏身上,然而眼前的情景却多少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因为在俘虏队伍里头,至少有七、八个人原本属于其他民间抗日武装,并且后者的活动范围跟黑石游击队沒任何重叠之处,按常理,无论如何都不该跟黄胡子搅合到一起。

        “我,我沒脸跟您说啊,您老枪毙我吧,枪毙我吧?!甭碓糁犹ニ盅诿?,鼻涕眼泪顺着指头缝不断往外淌。

        “你他娘的给我把手放下,把头抬起來?!焙旌臃善鹨唤?,将比自己高了足足一头的铁鹰踹出三尺多远,“枪毙你很简单,不过是一颗子弹的事情,可你得把话给我说清楚,铁老当家硬气了一辈子,怎么回养出个汉奸儿子來,?!?br />
        “是啊,你爹呢,看着你给小鬼子当狗,他还不得活活气死,?!弊魑环铰塘执蠛?,周黑碳对科尔沁的铁氏父子也不陌生,上上下來打量着痛不欲生的铁鹰,满脸狐疑。

        “我,呜呜”听红胡子和周黑碳两个提到自己的父亲,铁鹰更愈发觉得沒脸见人,蹲在地上,放声嚎啕,“我爹,我爹前些日子被小鬼子打死了,我被炮弹炸晕,然后就做了俘虏,黄胡子向日本人求情,保住了我的命,我,我为了报恩,就,就只好跟了他?!?br />
        最后一句话,引起了很多俘虏的共鸣,纷纷以手掩面,哭泣着附和:“我们,我们也是黄胡子从日本人手里保下來的,我们也不是真心要做汉奸的,可救命之恩不能不报,不能不报啊,您老也知道,咱们江湖人”

        “放你娘的屁?!焙旌影蜒劬σ坏?,厉声打断,“那是救你们的命么,他黄胡子算老几,小鬼子凭什么给他面子,分明是他跟小鬼子商量好了唱双簧,骗你们跟他一块儿给小鬼子当奴才,你们自己也贪生怕死,顺着坡就爬了下來?!?br />
        “呜呜,呜呜,,?!狈裁切睦镌缇椭朗率嫡嫦?,只是欺骗自己不要往那方面想罢了,如今被红胡子一语道破,顿时全臊红了脸,蹲在地上继续放声痛哭。

        “都给我把嘴堵上?!焙旌颖豢薜眯姆?,挥了下胳膊,大声断喝,“谁再哭,我马上成全了他,都他娘的给日本人当了走狗了,我就不信你们身背后还有脊梁骨?!?br />
        除了以铁鹰为首的个别人外,大多数俘虏都乖乖地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做痛不欲生状,红胡子是有名的忠厚长者不假,他麾下的张胖子和入云龙,可都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特别是那个入云龙,刚才杀进营地里來时,几乎拿着盒子炮将俘虏挨个点了一遍,脸上只要还带着丝毫不忿之色的,就当场枪毙,连个求饶的机会都不给。

        见到俘虏们唯唯诺诺的样子,红胡子心里愈发觉得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皱了下眉头,继续追问道:“你们都是什么时候被小鬼子抓的俘虏,铁鹰,你们不是一直在科尔沁北边儿活动么,呼和奥拉,我记得你脊梁骨沒被人打断之前,一直在小天池那边找食儿,还有你,赵四眼儿,你不是金盆洗手了么,这回怎么又重操旧业了,?!?br />
        “我,呜呜,我们”马贼之子铁鹰抹了把泪,低声回应,“今年秋天,有一大大队鬼子突然就找上了门,我爹和几位叔叔猝不及防,被鬼子直接堵在了老营里头”

        “我们也是,是黄胡子给小鬼子带路,突然杀到我们营地门口的”呼和奥拉紧随其后,以头跄地,“我们大当家被小鬼子用机枪打成了两段,我,我当时本想一死了之,后來又想留着条命,将來找机会好给大当家报仇,所以”

        “小鬼子在您老这边沒占到便宜,就把火气全撒到了我们身上,我们本來就提前避开了,结果还被鬼子开着汽车追了上來”

        “小鬼子不敢去招惹老毛子,就故意在路上找事情做,我们已经尽力不招惹他们了,结果他们却说我们是赤色份子”

        俘虏们你一句,我一句,总算把事情大致说了个轮廓,原來儿玉末次在黑石寨沒有完成关东军本部交代的任务,却令助战的兴安警备旅损兵折将,他害怕向上头沒法交差,就在黄胡子的指引下,转头杀到了科尔沁地区,把那一带有名有姓的马贼给抄了个遍,准备用那些家伙的人头,去蒙混过关。

        谁料刚刚把科尔沁地区扫荡完,他又听说关东军在跟苏联人的战斗中,被对方杀了个落花流水,便愈发不想遵从既定计划绕路赶往战场,干脆又借着追杀“赤色份子”的借口,第二度來了个大调头,把锡林郭勒一带,也像篦子一样梳理了个來回。

        这下,在黑石游击脚下积攒的恶气总算出透了,可哈拉哈河战役也基本上宣告进入尾声,日本鬼子和苏联人各退半步,握手言和,眼下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谈判工作,估计差不多等明年开了春就能签订合约。

        “你们是说,儿玉末次因为沒胆子赶赴诺门罕战场,所以才故意在路上耽误时间,?!睕]等其他人把俘虏的口供消化完整,独立营参谋吴天赐已经抢先发出了质疑,拜电报之便,诺门罕战役的结果他很清楚,可日本军队当中居然也有将领找借口消极避战,就有点儿令他无法置信了,要知道,在中原战场上,每次对上到国民革命军,小鬼子都是嗷嗷叫着往前冲,怎么轮到跟苏联人交手之时,却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注1)

        “嗯,就是这样?!北唤凶稣运难鄱耐练艘槐卟磷藕窈竦慕泳灯?,一边大声回答,“苏联人光坦克车就集中了好几百辆,表面包裹着二尺厚的钢壳子,重机枪子弹打上去只能落下的白点儿,日本人沒那么多坦克,只能拿人命往上添,所以儿玉末次听说之后,就故意在路上找事情拖延时间了,?!?br />
        “好几百辆坦克,这怎么可能,你又沒跟着小鬼子上战场,你怎么知道苏联人光坦克车就出动了好几百辆,?!蔽馓齑鸵谰刹辉敢庀嘈?,继续在细枝末节上纠缠。

        他本以为自己捉到了一个大漏洞,结果赵四眼儿却扁了扁嘴巴,带着几分哭腔解释,“是,是小喇嘛告诉我的,小喇嘛是兴安警备旅的营长,儿玉末次自己不愿意去哈拉哈河畔去送死,却逼着兴安警备旅必须按期抵达,小喇嘛气愤不过,就半路带着一伙人造了反,我本來都不问江湖事好多年了,却被他强拉了去当向导,结果第一个月军饷还沒拿到手呢,就被日本人打上门來给俘虏了?!?br />
        居然还有这事儿,吴天赐沒法再质疑了,根据军统内部的情报,兴安警备旅里边,的确有一个绰号叫小喇嘛的营长,在协助日本鬼子进攻黑石游击队时,临危受命出过死力,并且此人在伪警备旅的队伍中间,也颇负声望,如果是他见势不妙带头开了小差儿,的确可带走日苏之战中很多不为别人知道的秘密。

        如果把小喇嘛和他手下的弟兄拉入军统麾下,突然间,一个大胆的计划出现于吴天赐的脑海,那可是足以惊动高层的功劳,说不定会凭此进入戴局长的眼睛,想到能早日脱离这个鸟不拉屎又危险重重的地方,他的心里头便是一片滚烫,正准备详细向赵四眼追问小喇嘛等人的下落,耳畔却听到红胡子那沙哑且浑厚的声音,“儿玉末次呢,他现在跑到哪里去了,?!?br />
        “我不知道?!闭运难弁低悼戳丝春旌拥牧成?,怯怯地回应,“上个月,他还指挥着日本兵在锡林郭勒南部追杀小喇嘛,我就是那个时候被小鬼子俘虏的,然后不由分说就给绑着押到了黄胡子的老营里?!?br />
        “是红爷的老营,黄胡子不过是乌鸦占了老鹰的窝,只要红爷在山脚下招呼一嗓子,他立刻就得撒丫子滚蛋?!奔该称そ虾竦姆沧プ≌运难刍坝锢锏氖杪?,趴在地上大声驳斥。

        “是红爷的老营,是红爷的老营,黄胡子他不过是替红爷看几天家?!闭运难哿⒖谈目?,唯恐因此惹恼了红胡子,得不到对方的宽恕。

        红胡子却沒心思计较这些细枝末节,他的眉头一下子皱得紧紧,耳畔此刻响得全是儿玉末次这个名字,因为这厮的突然出现,导致游击队的战斗骨干们损失了三分之二,这个仇,早晚都得让这厮血债血偿。

        “我,我真的上个月刚被押上山的?!闭运难奂旌勇骋踉?,以为对方因为自己刚才话语中的错误生了气,赶紧小心翼翼地补充,“我,我在黄胡子手下,什么坏事都沒,什么坏事都沒來得及干,不信红爷您可以派人到山下查访,我,我这次真的是被逼无奈,才重新操了旧业?!?br />
        “我们,我们也什么坏事,什么坏事都沒來得及干啊,包括刚才您老攻山,我们连枪都沒敢放,就直接投降了啊?!逼渌驳玫狡舴?,纷纷开始自证清白。

        “我们全都是被迫的,被迫的,明知道黄胡子和小鬼子在唱红白脸儿,但是沒有别的路可选啊?!?br />
        “我们,我们知道错了,我们有罪,求红爷给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求红爷给个机会?!?br />
        一瞬间,除了铁鹰和少数两三名土匪之外,其他俘虏都变成了无辜者,全都是被日本人拿枪逼着成为黄胡子的手下,全都心不甘,情不愿,只要找到机会就会立刻逃走。

        “你们到底该怎么处置,我要问问周围的父老乡亲?!焙旌記]心思再于一伙鼻涕虫身上耽误时间,转过身,继续往老营深处走去,张松龄和赵天龙两人现在还沒回來缴令,显然是在肃清残匪时遇到了一些麻烦,他想亲自过去处理一下,免得弟兄们最后关头,在周黑碳等人眼里失了分,遭到对方的小视。

        “红爷等等,红爷等等,我有话说,我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向您汇报,?!闭运难鄣热巳床辉赴炎约旱拿私坏胶谑芪У睦习傩帐种?,手足并用追了几米,大声嚷嚷。

        虽然在上一次战斗中,这一带的百姓大部分都跟着游击队提前转移了,但是在小鬼子走了之后,依旧有不少人放不下地里庄稼,又偷偷跑了回來,黄胡子对这些曾经跟土八路有过牵扯的百姓,敲诈勒索起來当然要变本加厉,作为黄胡子的喽啰,众俘虏的手上,当然也不可能半点儿无辜者的血迹都沒沾。

        “什么事情,?!蔽盘搜?,红胡子只好耐着回过头,看着俘虏们的眼睛追问。

        “我们,我们都是”赵四眼先是想强调自己的无辜,突然间,脑海里灵光乍现,扑上前,一把抱住红胡子的大腿,“我知道黄胡子在哪里,我知道黄胡子在哪里,求红爷饶我一命,我立刻就把他的去向告诉您老人家知晓?!?br />
        “黄胡子沒在山上,他四天前接到了小鬼子派人送來的的紧急通知,立刻就起身去黑石寨了?!甭碓糁犹デ崦锏乜戳苏运难垡谎?,直接道出了后者口中所谓的秘密。

        “当真,?!焙旌咏抗庾蛩?,诧异地追问。

        “当真,十足的真,我们开始还以为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原來是听说您老要攻山,提前跑路了?!逼渌练瞬桓事溆谕橹?,七嘴八舌地回应。

        听到这个消息,红胡子脸上沒有露出丝毫失望,对他來说,黄胡子已经沒资格再被当成对手,然而同样的消息听在周黑碳耳朵里,却如炸响了万道惊雷,四天前,也就是他正赶往游击队在沙漠中临时营地的路上,再加上从黑石寨骑马跑到喇嘛沟的耽搁,很显然,早在六天之前,川田国昭对独立营这次的整个行动计划,已经了如指掌。

        无论独立营吞下了游击队,还是跟游击队重新结成了同盟,下一个目标,必定是黄胡子,只要是有头脑的人,知晓独立营的行动计划后,必然会得出类似结论,这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问題是,是谁把独立营的计划,偷偷送给了川田国昭,,川田国昭知道独立营的老巢空虚,又岂会坐失良机,。

        想到自己身边就藏着一个日本鬼子的奸细,并且此刻有可能正准备跟前來偷袭的鬼子兵里应外合,周黑碳全身上下立刻一片冰冷,顾不上再跟红胡子喝酒,拱拱手,直接向对方辞行,“既然这里已经沒什么事情了,兄弟我就放心了,红爷,您继续忙着,我这次出來得时间不短了,想早点儿回去看看?!?br />
        “现在就走,?!焙旌拥木蟛糠志?,都集中在周黑碳和吴天赐等少数几个人身上,听对方突然提出告辞,立刻猜到了问題的关键所在,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还需要给周黑碳留点儿颜面,想了想,继续说道:“那我就不强留你了,反正咱们之间的交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在这一顿饭上,我一会就用电台给你营地那边送给信儿,通知他们你马上就回去了,另外,我的电台二十四小时开着,无论大事儿还是小事儿,常联系,咱们两家只要齐心协力,就不怕小鬼子玩什么花样?!?br />
        “是啊,是啊?!蔽馓齑偷姆从Ρ戎芎谔己秃旌恿礁雎税肱亩?,但是从周黑碳突兀的举动,感觉到了一丝丝不祥,抱着双拳,在旁边帮忙敲砖钉脚,“这方圆百里,谁不知道红爷您义薄云天,我们营长如果有需要,第一个想到的,肯定就是您老人家?!?br />
        “行了,别说废话了,就你话多?!敝芎谔疾桓咝说睾浅饬怂痪?,随即冲红胡子抱了下拳,长揖及地,“我走了,其他事情,多谢红爷?!?br />
        红胡子立刻派人去架设电台,随即带领警卫员将周黑碳送出了山外,直到周黑碳再三催促,才跳上战马,笑呵呵地挥手跟众人挥手告别,“好了,我老头就不再啰嗦了,总之,一句话,黑子,游击队上下一直都拿你当兄弟,有需要时,你千万别见外?!?br />
        “知道?!敝芎谔济靼渍饩浠暗姆萘?,重重点头,随即,飞身跳上坐骑,带领大队人马,风驰电掣而去。

        红胡子向目送自家晚辈外出求学一般,站在雪地里目送周黑碳等人骑着马越走越远,越走越远,直到人和马背影都消失不见,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才突然松弛了下來,转头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赶过來接应自己的张松龄,疲倦地笑了笑,冲后者轻轻颔首,然后身子猛然一晃,从马背上慢慢坠了下去。

        “红队,,?!鄙材羌?,惊呼声盖过了风雪的呼啸,在东蒙草原上四下回荡,回荡。

        注1:诺门罕战役,发生于1939年5月至9月,内外蒙古边境哈拉哈河一带(今呼伦贝尔西部),当时中方称其哈拉哈河战役,苏方称为诺门罕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