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誓言 (七 上)

    第一章 誓言 (七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誓言(七上)

        这下,趴在岩石后的土匪们立刻炸了锅,调转枪口,冲着张松龄和小许两个就是一通乱打,“乒乒乓当当当”,子弹打得二人身畔火星四溅,雪雾翻滚,很快就再看不到人体的轮廓。

        “机枪原地掩护?!闭蕴炝牧街谎劬负趺俺龌饋?,丢下步枪,从腰间掏出盒子炮,振臂高呼,“其他人,上刺刀?!?br />
        “上刺刀,捅了他们?!蔽恢孟喽钥壳暗募父稣蕉沸∽?,快速打空步枪中的子弹,将刺刀套上枪管,撒开双腿,朝着第四道关卡发起了锋。

        沒有人犹豫,大伙也沒有时间犹豫,先前为了敲掉土匪手中的九七式,张队长跟小许两个冒着被摔下山谷的风险远离了道路,悄悄爬到了距离第四道关卡只有七八十米处一块突兀的大石头上,此刻,二人身侧根本沒有躲避空间,只能趴在原地咬牙苦捱,大伙这边的冲锋晚发起一秒,他们两个被土匪乱枪射杀的概率就会增加一倍。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通”火力支援小组的弟兄也明白战斗到了最关键时刻,再也顾不上节约弹药,轻重机枪來回横扫,将土匪们藏身处的岩石表面打得一片狼藉,几名土匪的注意力明显受到了干扰,再度掉转枪口,试图对赵天龙等人进行火力阻拦,脑袋刚刚从岩石后探出一个边缘,就被机枪直接掀飞了头盖骨,红的白的淌了满地。

        借着土匪们注意力受到干扰的机会,张松龄将步枪放下,双手慢慢发力,鼻子尖贴着石块上的雪壳子,一寸寸往后挪动身体,土布军装和白色披风非常出色混淆了身体和周边环境的差别,让他看上去跟冻在石块表面的雪壳子沒什么两样,土匪们攒射过來的子弹大部分都打在岩石正前方,沒给他和小许造成任何伤害,但是也有两颗撞了大运的,一颗擦着他的右肩膀穿了过去,将棉袄烫出了个大洞,另外一颗则打中了机枪手小许的左胳膊,令伤口前后两个方向都冒出了血花。

        “嘶,,嘶,?!被故中⌒硖鄣弥蔽蛊?,将受伤的胳膊压在身体下,以免血迹替土匪指引目标,正在慢慢向后挪动的张松龄敏锐地察觉到了同伴的异常,将头侧过來,耳朵贴着积雪,用目光表达关切,小许轻轻摇了摇头,竖起右手的一根手指,指指自己,又指了指架在身前的轻机枪。

        张松龄的眉毛轻轻一跳,不太赞同小许的提议,按照他事先的规划,二人敲掉土匪手中的九七式步兵炮之后,便要在第一时间脱离险地,绝不留下來做无谓的牺牲,然而小许眼中闪耀的坚毅,又令他有些迟疑了起來。

        山道上向前冲锋的游击队员们,却沒有任何停顿,脚下的路很滑,一不小心,他们就可能被摔进山谷,眼前的山坡很陡,让他们竭尽全力,速度却慢得像蜗牛在爬,而更多的土匪,却开始意识到真正的危险所在,纷纷将枪口对准他们,扣动扳机,射出一颗颗罪恶的子弹。

        有名游击队员受伤了,血顺着小腹喷涌而出,将棉袄棉裤染得通红,然而他却不肯倒下去挡住狭窄的山路,努力用步枪支撑住身体,站在半山腰一动不动,有颜色的静止的目标远比与雪地同色的移动目标容易瞄准,立刻有更多子弹打过來,将他的身体打得红烟乱冒,但是他却依旧倔强地站立着,站立着,如同一尊石块刻成的雕像,直到身体内最后一滴鲜血流干,始终保持着原來的姿势,拄着一把步枪,身体微微前倾

        “给小李报仇,,?!闭蕴炝纳粲执齺?,透过子弹的呼啸,清晰地钻进张松龄的耳朵,轻轻咬了咬牙,他从腰间扯出一枚晋造手榴弹,用身体压着,拧开,拉弦,紧跟着突然用左臂支撑起上身,右臂抓住手榴弹迅速前甩

        “乒乒乓,乒乒乓”数颗等待已久的子弹攒射过來,打得他身边白雾四起,随即,手榴弹爆炸的硝烟,将他和小许所在的位置彻底遮挡了个严严实实,机枪手小许迅速爬起來,用下巴压住枪柄,右手扣动扳机,凭着先前的记忆,朝土匪们藏身的位置打出一道火蛇,“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两名正在撅着屁股开枪的土匪被打得原地跳了起來,全身上下布满了弹孔。

        “轰?!薄昂??!薄昂??!逼渌位鞫釉泵窃诔宸嫱局型冻龅氖至竦?,接连爆炸,虽然沒能给土匪造成任何杀伤,腾空而起的浓烟和雪雾,却有效地替他们自己提供了掩护,土匪们再也看不到任何目标,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瞄准,还沒等他们从困惑中回过神來,赵天龙的身影已经穿过了烟雾,盒子炮左右开弓,在不到五十米的距离上,将挡在自己前方三名土匪全打成了滚地葫芦。

        “杀,给小李报仇?!庇位鞫釉泵嵌俗琶骰位蔚拇痰?,一个接一个从烟雾中出现,仿佛凶神恶煞,双方距离还有四十米,雪地光滑难行,有游击队冲到近前的时间,土匪们手中的三八大盖儿足够开五、六枪,轻机枪至少可以打空两个弹斗,但是,第四道关口的土匪们却胆寒了,一个接一个迅速从藏身处跳起來,狼奔豚突。

        “你留在这等待救援?!闭潘闪洳亮税蚜成系难?,挺身从岩石上站起,踩着积雪重新冲上山道,“不要追,夺炮,把火炮夺下來,这一仗咱们就赢定了?!?br />
        最后一句话,他是冲游击队员们喊的,已经冲上关口的游击队员们愣了愣,果断放弃了对逃命者的追杀,迅速朝九七步兵炮靠拢。

        一伙从其他关口冲上前增援的土匪理智尚存,也发现了潜在的致命威胁,撒开双腿,拼命往步兵炮附近冲,他们试图在游击队到达之前,炸毁这门平素视为宝贝的火炮,然而,这个想法注定沒有实现的机会,明晃晃的刺刀迎面找上了他们,将他们陆续捅翻在地,一双双眼睛瞪得老大。

        酒徒注:有个活动,请大伙,有人的捧个人场,有钱的捧个前场,酒徒这厢多谢了,http://hi.taobao.com/market/hi/detail.php?spm=a2123.3034957.5075341.2.30DegI  

        http://hi.taobao.com/market/hi/detail.php?spm=a2123.3034957.5075341.2.30De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