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誓言 (六 下)

    第一章 誓言 (六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一章誓言(六下)

        潋滟的晨光中,十几名土匪像受惊的兔子一样从岩石后蹦了起來,撒腿就往后跑,张松龄用手指迅速朝他们的背影点了点,“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两挺轻机枪轮番发出点射,子弹从背后追上这些人,将他们逐一推倒在后撤途中。

        血带着雾气从死者的后背喷涌而出,在洁白的山坡上留下数串扎眼的红,正在拿着望远镜观战的吴天赐身体猛地一颤,有股冷飕飕的感觉从脚跟直冲头皮,整个人呆立了足足有一分多钟,才在李老九在大声催促下回过神來,讪讪地将苏制望远镜传递给了后者。

        李老九虽然已经用肉眼将战场上的情况看了个大概,架起望远镜之后,手臂也不受控制地僵硬了一下,随即,又像想起什么事情來一般,轻轻叹了口气,把望远镜缓缓递给了下一个等待者。

        又过了一分钟之后,两架望远镜已经在独立营的军官们手里转了一个整圈,所有目睹了战场上惨烈景象的人,脸色都或多或少变得有些不太自然,看向远处的目光,也越來越变得凝重。

        太狠了,这个张胖子出手太狠了,居然下令从背后开枪,将已经撒腿逃命的马贼全部射杀,这根本不符合游击队的作风,在大伙的印象里,红胡子向來是个忠厚长者,即便受到了冒犯,也不会将敌人赶尽杀绝,而换了张胖子來指挥,黑石游击队就变成了一群凶神恶煞,不出手则已,出手便不留任何余地,不让对手血溅当场绝不罢休。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张松龄率领两个中队的游击战士,已经翻过了上山的第一道关卡,继续不疾不徐地向不远处的第二道关卡迫近,前后一共用了三分半钟,真正交火时间只有区区几十秒。

        如此强悍的战斗力,显然把驻守在第二道关卡的马贼们给吓坏了,这回,他们不再妄图像前面的同伙一样,躲在岩石组成的天然掩体之后,打游击队个措手不及,而是沒等尖刀小分队进入最佳射程,就抢先开了火。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轻机枪子弹在距离张松龄身侧两三米的位置,打出了一条斜线,雪沫飞溅,将望远镜里头的视野变得一片模糊,随即,是一排嘈杂的步枪射击声,有三八大盖儿,有水连珠,还有独立营将士们原本最为熟悉的辽十三,正好轮到拿着望远镜观战的两名排长立刻将手指握了个死死,虽然这会儿他们什么都看不见,正在排队等待的人则大声催促,“快点,快点,时间到了,时间到了,有人受伤么,张胖子怎么还沒反击,快拿小钢炮轰啊,快点轰啊,=姓刘的,你他妈的到底有完沒完,?!?br />
        “雪,我只看到了雪沫子?!绷矫懦け槐撇还?,一边拖拖拉拉交出望远镜,一边大声叫屈,沒人再搭理他们两个,大伙把注意力立刻都转移到新拿到望远镜者手上,眼巴巴地看着他们,继续大声催促,“快点,快点,张胖子呢,张胖子开炮沒有,你到底看到什么了,赶紧给我们通报一声啊?!?br />
        手里拿着望远镜的李老九和杨三凯两个对周围的叫嚣声置若罔闻,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战场上的雪雾,努力从雾后边寻找熟悉的身影,他们看到游击队中有人受了伤,将身边的雪地染得一片通红,又看到重机枪喷出的火蛇,将土匪们藏身的岩石打得一片狼藉,他们看到有名土匪被重机枪子弹直接从岩石后打飞起來,在半空中洒下鲜红的一片,最后,他们看到张松龄胖胖的身体在山道旁的某处晃了晃,旋即又被白色和红色的雾气吞沒,消失得无影无踪。

        望远镜被别人抢走,李老九和杨三凯大声抗议,却沒有人理睬他们,独立营的骨干在望远镜旁挤成两团,唯恐错过战场上每一个瞬间。

        周黑碳沒有参加哄抢,借助自己营长的身份,他得以跟红胡子共用一台后者带來的日制十三年式望远镜,虽然效果比苏制望远镜稍逊,但好在沒人敢过來争抢,倒也把战场上的最新情况看了个完全。

        他看到张松龄受到了黄胡子匪帮的重点关注,被迫离开山路躲避子弹追杀,他看到入云龙带着一个战斗小组上前补位,组织机枪对防守方进行火力压制,他看到小列昂端起步枪,以半跪姿势将土匪的一个火力点打成了哑巴,他看到土匪手中的另外一挺轻机枪被迫终止射击,快速向左侧另外一个藏身处转移,然后,他看到张松龄的身影突然跳进了望远镜的镜头中,将一枚四十八瓣手雷从掷弹筒口推入,随即,他看到土匪们藏身的岩石后炸开一团烈焰,红色血浆和白色的血块同时飞起,将望远镜的中的世界再度变得无比璀璨。

        枪声瞬间消失,光阴的脚步也突然变得无比缓慢,被手雷炸飞的肢体像沒有任何重量一样一寸寸往下降,侥幸沒有被手雷轰中的土匪们纷纷从藏身处跳起來,转头向后逃窜,子弹从游击队员的枪口追过去,一个接一个将他们推翻,赵天龙带着一个小组向前发起冲锋,火力支援小组用机枪为之掩护,第二道防线处的土匪们已经崩溃了,张松龄兀自不肯罢手,将另外一枚四十八瓣推进掷弹筒口

        “轰?!鄙敉蝗辉俣瘸鱿?,冲击着周黑碳的耳膜,他听见自己的部下在大声替张胖子叫好,还有人在兴高采烈地替入云龙助威,至于被杀死的那些土匪,则沒有任何人同情,仿佛他们跟独立营也有血海深仇一般,死得越惨越令大伙觉得过瘾。

        “打得好,早就该这样打?!?br />
        “轰,继续拿小钢炮轰,轰飞他们?!?br />
        观战台下,也有大批的独立营士兵在为游击队加油鼓劲儿,虽然他们的叫喊声,根本不可能被张胖子和入云龙等人听见,倒是参谋长吴天赐,被來自脚下的呐喊声吵得有些心神不宁,偷偷往下看了看,脸上写满了惶恐与苦涩。

        “活该,谁叫黄胡子占了游击队的老营?!?br />
        “这就叫自己作死,怪不得别人?!?br />
        有几声叫喊也传进了周黑碳耳朵里,让他心中也颇不是滋味儿,该死的张胖子是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他知道自己在后面看,所以,他才故意要拿黄胡子麾下的土匪立威,他想告诉旁观者,千万别打游击队的主意,否则,就得随时为这份妄想付出代价。

        而这份代价,惨重程度绝对超过了周围任何势力的承受底限,周黑碳粗略估算了一下,从战斗正式开始到现在,黄胡子那边至少有一个排的人马被无情地推进了地狱,而由于山道狭窄的关系,真正能在战斗中发挥作用的游击队员,却不足两个班,也就是说,只要有二十名游击队员肯留下來跟游击队共存亡,张胖子和入云龙就足以带领他们,让窥探游击队的那股势力得不偿失,如果他们执意要走的话,挡在面前的即便是小鬼子的关东军,恐怕也得被他们从队伍中间杀开一条血淋淋的通道,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扬长而去。

        什么时候游击队的战斗力变得如此强悍了,黄胡子的人怎么又变得如此不堪一击?!带着无尽的惊诧与迷惑,周黑碳继续举着望远镜观看,压根儿忘记了手中的望远镜原本不属于自己。

        红胡子却既不提醒,也不催促,像早就知道战局的发展一样,斜倚在观战台的栏杆上,脸上写满了轻松与惬意,此战是张松龄就任游击队副大队长后的第一仗,除了在地形地貌方面给予了一些帮助之外,他这个大队长完全做了甩手掌柜,事实证明,自己的选择沒有错,小胖子无论在战场指挥能力方面,还是应对复杂形势能力方面,都足以担当大任,黑石游击队在他手里,必然会重新恢复全盛时期的强大实力,并且很可能走得更远,在抗日战争中创造更大的辉煌。

        “哒哒哒,哒哒哒”在清脆的机枪声中,第三道入山的关卡又像纸糊的一般,被游击队瞬间凿穿,驻守在后面的土匪都沉不住气了,他们不甘心像待宰的羔羊般留在原地等着游击队來杀,一波波从藏身处钻出來,向第四道关卡处驰援,第四道关卡处的土匪们也被游击队的恐怖战斗力给吓得发了疯,跟游击队还隔着几百米,就将子弹不要钱般打过來,仿佛这样就能将对方的脚步吓住一般。

        “啾,,?!币幻杜诘献偶庑シ缮咸炜?,直奔游击队的头顶,正在指挥队伍向前推进的张松龄猛地向旁边跳开,顺势将自己的一名组员压到的身下,“轰?!本牌呤?1毫米步兵炮弹砸在距离张松龄原來所处位置将近二十米的地方,炸起一团浓烟,黄胡子手下的喽啰们空有利器在手,却根本发挥不出它的真正威力,反倒令游击队员们的士气大受鼓舞,顶着炮火拦截,向第四道防线发起了冲锋。

        子弹打在第四道防线前方的石头上,雪沫夹着火星四下乱溅,土匪机枪手的视线被遮挡住,愤怒地跳起來,抱着歪把子向游击队员扫射,赵天龙毫不犹豫地举起三八大盖儿,“呯?!钡匾磺菇巳私伊似?,小列昂用水连珠瞄准了另外一名跳出來找死的土匪,将此人胸前掏出一个血窟窿。

        “轰?!薄昂??!蓖练嗣鞘种械木牌呤?1毫米步兵炮继续轰击,却再也吓不到任何人,游击队员们在前冲的路上,半跪于地,用步枪朝着目标激烈的攒射,他们几乎完全照搬了日本人的战术,两三个一组,瞄准同一个目标开枪,虽然看上去攻击范围大大缩小,但实际效果却比自由寻找目标射击提高了无数倍,几乎每一轮开火,都有好几名身体探出过高的土匪被子弹打中,惨叫着向后翻倒,将身边的同伙吓得脸色煞白,枪法愈发沒有准头。

        一名土匪头目飞快地跑到第四道关卡,探出半个身子,用盒子炮朝着游击队员们扫射,有名游击队员肩膀上飘出血雾,却沒有停止前进的脚步,另外两名游击队员举枪还击,迅速将这名头目杀死,将后边陆续冲过來的土匪们吓得缩进石块后,轻易不敢抬头。

        “手榴弹?!闭潘闪渫献胖赖?,冲所有人高呼,正在攻击前进的游击队员们从腰间拔出早已拧松保险盖儿的晋造手榴弹,拉燃引火弦,迅速朝前方丢去,逆着山势,他们不可能丢得太远,但二十余米的距离连续爆炸,却恰恰能给投弹者提供有效的掩护,黑火药爆炸的浓烟,迅速升上天空,将土匪们原本就不怎么清晰的视线,遮挡得严严实实,张松龄借着手榴弹炸起的烟雾迅速向前跑了十几步,找了个步兵炮弹炸出的弹坑跳进去,将掷弹筒架在了弹坑的边缘。

        同一战斗小组的蒙古族战士小巴图迅速从背包中取出日制手雷,填入掷弹筒口,这几个月來他一直跟在张松龄身边学习掷弹筒的操作技巧,与师父配合得非常默契,“嗖,?!笔掷追善鸬募庑ド淮?,却恐怖异常,驻守在第四道关口的几名土匪抢先一步跳起來逃走,然后被爆炸的弹片波及,倒在地上,翻滚哭号。

        又一伙土匪快速跑入阵地,还沒等举起枪,就被第二枚凌空而至的手雷轰翻,第三波已经赶到关口附近的土匪们被眼前的凄惨景象吓得士气全无,愣在原地不知道该继续前进还是转身向后,游击队手中的重机枪很快找上了他们,将他们全钉死在山道上。

        “轰?!薄昂??!彼氖税晔掷准绦?,将第四道关口附近炸得浓烟滚滚,实际操作掷弹筒的,却换成了蒙古族战士巴图,他训练时间不足三个月,还达不到张松龄的准头,却凭着一双放羊娃的眼睛,将手雷抛得一颗比一颗接近目标,关口后的土匪们受不了光挨炸不能还手的压力,哭喊着呼叫支援,藏在第四道关口后一百多米某个位置的九七式步兵炮组不得不调整射角,硬着头皮向小巴图藏身的弹坑进行重点压制。

        隔着将近三百米远,炮弹很难打得像步枪一样准,况且这些土匪们平素根本舍不得浪费炮弹进行必要的训练,关键时刻,更是手忙脚乱,能将炮弹顺利打出去就已经是超水平发挥,至于打得中打不中完全靠运气。

        显然,运气不在他们这边,接连两发炮弹都射得不知去向,甭说炸到隐藏在弹坑中的小巴图了,连其他游击队员的寒毛沒碰倒一根儿,“笨蛋,你出生时脑袋被夹过啊,长了一双斜眼儿,下次”负责指挥炮兵的土匪头目气得直跳脚,用王八盒子指着麾下喽啰破口大骂,忽然间,他感觉脖颈后一阵发毛,扭过头去,看到在距离自己不到两百米的位置,突然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呯?!闭潘闪涔峡鄱饣?,将正在调整射击角度的炮长打了个脑袋开花,紧跟在他身边的轻机枪手小许转动歪把子,“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一串长点射,将土匪头目和步兵炮附近的小喽啰们全部送上了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