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誓言 (五 下)

    第一章 誓言 (五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一章誓言(五下)

        参谋长吴天赐之所以教唆独立营去吞并游击队,是为了给他自己积攒日后高升的资本,而不是真的跟八路军有什么化解不开的血海深仇,故而当他发觉这样做可能得不偿失,甚至弄不好还会搭上自家小命时,心中的所有激情立刻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则是,谨慎、谨慎再谨慎。

        将自家防身用的马牌撸子连同枪套一并在腰带上挂好,伸手拿起已经被风吹冷了的大半个土豆,一边探到火盆旁重新熏烤,他一边和颜悦色地问道:“张胖子狙杀汉奸朱二的故事,以前其实我也听人说起过,只是沒你今天说得这样详细,如此看來,他的枪法真是不一般的好,估计咱们营长可能都比不上他?!?br />
        “那当然,我们大当家曾经亲口承认承认过,如果论枪法,他这辈子只服气两个人,一个是龙爷,另外一个就是张胖子?!鼻谖癖⊥跛淙徊幻靼孜馓齑退嫡庑┗暗挠靡?,却也知道对方至少今天不会再去打游击队的临时营地主意了,偷偷松了口气,强笑着点头。

        “还有这事儿?!蔽馓齑妥白骱芊浅>锏哪Q?,眼睛瞬间瞪得老大,“我还以为咱们营长从來不会佩服别人呢,对了,你刚才还说,张胖子在两军阵前一枪蹦掉了白胡子的二当家,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你当时在场么,能不能把详细经过跟我讲讲?!?br />
        “那是去年秋天的事情,当时我刚正给九爷做小跟班儿”只要不是去给游击队使坏,勤务兵小王不介意多回答参谋长的一些问題,即便这些问題明显带着套取有用情报的痕迹,“红队和咱们营长、龙哥他们几个,顾忌白胡子麾下的人多,就决定先去敌营中”

        他的口才远远称不上便给,然而在吴天赐这头小狐狸面前,越是把话说得简单直白,反而越显得切实可信,听着,听着,吴天赐就觉得自己的脊梁骨又开始发凉,有股冷汗顺着发梢一滴一滴淌了下來,将白衬衫的领子转眼润了个湿透。

        先以强大的攻击力挫其锐气,然后又以单刀赴会的方式瓦解其军心,接着亮出毒气弹乱其方寸,最后则趁着白胡子队伍当中发生了火并,一举将这支东蒙草原上实力最强的马贼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所有计谋环环相扣,一招比一招凶狠,这哪里是张胖子的两颗子弹建立了奇功,,当时即便沒有他出场,白胡子匪帮也沒变不成翻身的咸鱼,差别只是覆亡的速度快慢,而红胡子、黑胡子和赵天龙等人在其中所起到的最用,其实一点儿都不比张松龄小,只是他们的表现,不像张松龄那般抢眼而已。

        在喜欢玩弄阴谋诡计者的眼睛里,阴谋诡计无时无处不在,越是对红胡子、黑胡子、赵天龙等人的过往了解得多,吴天赐越觉得心里头发虚,这哪里是一帮沒见过什么世面的土豹子啊,分明是一群已经成了精的老狼,个个都吃人不吐骨头!可笑的是,自己刚才居然还想着趁着狼王疏忽大意的时候剥它的皮换钱,亏得及时被小王给拦住了,沒机会真的出去召集人手,否则,恐怕用不到张松龄和赵天龙两个追杀,自己的尸体就已经躺在草原上某个不知名的所在了吧。

        抬手在汗津津的额头上蹭了蹭,他继续跟小王套问对自己今后有用的情报,“那个,那个他们联手攻破黑石寨又是怎么一回事情,我记得黑石寨的城墙全是大块石头垒的,咱们独立营当时也沒有火炮”

        “当时是这样”勤务兵小王想了想,继续耐心地解答,“日本鬼子和伪军都去攻打游击队的营地了,留守在城里头的都是些老弱病残,而军统局的彭站长”

        二人一个有心听,一个愿意说,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当中就忘记了时间,当天中午,车队在沙漠中的一处咸水湖旁停下來打尖,,简单地用过一顿午饭之后,继续追赶大部队,傍晚时分则在靠近沙漠入口处的某片戈壁滩上扎营休息,第二天又起了大早,冒着风雪赶路,终于在下一个傍晚來临的时候,赶上了周黑碳等人的队伍。

        头顶上的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去,阳光从西面的地平线上射过來,将雪后的世界照得一片嫣红姹紫,分外妖娆。

        天是蓝的,地是白的,夹在坦坦荡荡的蓝与平平整整的白之间,则是一粒粒沙硕般的人影,每个人影在这片纯净的天地之间,都显得无比的渺小,同时每个人影在这片寂寥的天地之间,又显得无比的亲切,他们是千里雪域中难得的活物,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落在这纯白的大地上,成为其他人眼里的风景,或精彩,或普通,或绚丽,或平淡,或干净,或龌龊,真真实实,无遮无挡,雪地将完完整整地留下他们走过的每一步,既不刻意修饰,也不刻意缩小,宛若冥冥中默默翻动的青史。

        吴天赐沒心思欣赏这在其关内难得一见的雪域风光,刚刚在勤务兵小王的搀扶下活动开因为长时间坐车而发僵的筋骨,就三步并作两步朝独立营的指挥帐篷扑过去,喘息的声音比铁匠铺子里的风箱还急。

        “周营长,我想明白了,这件事”沒等门帘被当值的哨兵掀开,他就大声高喊,唯恐周围有人会沒意识到自己的出现一般。

        “吴参谋,你这么快就赶过來了,?!敝芎谔裤读算?,带着几分意外打断,“赶紧进來,赶紧进來烤烤火,我还以为你怎么着也得后半夜才能追上队伍呢,沒想到你们的马车居然走得这么快?!?br />
        “我是心急如焚呐?!蔽馓齑陀檬峙牧讼滦乜?,非??湔诺幕赜?,“游击队的弟兄们已经跟黄胡子交上手了么,我建议,咱们独立营绝对不能袖手旁观,要全力支持游击队”

        “坐下说,坐下说,你先把气喘均匀了,这仗啊,真正打起來还早着呢?!睕]想到只是两天不见,自家参谋长前后变化就偌判两人,周黑碳明显有些不适应,拉着吴天赐的胳膊,强行将其按进为军官们准备的座位,有意无意间,再度将他的话头拦腰打断为两截。

        “那,那我就放心了?!蔽馓齑图绦拇蜃约旱男乜?,旋即,原本不算大的眼睛就瞪成了两个灯泡,“怎么还沒打起來,这里不是早就进入喇嘛沟的地界了么,黄胡子难道连外围流动哨都沒派出一个來,?!?br />
        “派了,全吓得缩回麒麟岭,也就是游击队原來的老营里头去了?!痹驹诤诶前镏凶谑呀灰?,现在做了独立营三连连长的杨三凯闷声闷气地回应,“连他放在外围拱卫老营的几支小部队,也一溜烟全跑回了山上,眼下除了麒麟岭之外,四周已经沒有了任何敌人,就等明天一早游击队恢复了体力,强行攻山了?!?br />
        “怎么会这样?!蔽馓齑褪孪茸急负玫囊淮筇姿荡侨淞丝?,瞪着两只小眼睛,茫然地嘟囔,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问題所在,鼻子和上嘴唇抽搐在一起,嗓子眼里一阵阵发苦。

        上当了,又上当了,自己千方百计给红胡子下套,沒想到不知不觉间,又上了老狐狸的当,说是让独立营观战,不准插手游击队和黄胡子匪帮之间的争斗,这边两家私下里达成的协议,黄胡子本人可能清楚么,看到游击队和独立营一前一后向自己开了过來,以他手中刚刚恢复了不到全盛时期三成的实力,怎么可能还有勇气把兵力分散开,在野外等着给游击队和独立营的联军当开胃小菜吃。

        这就叫借势,借得不知不觉,堂堂正正,让被借的人根本说不出任何话來,终于看破了红胡子的神來之笔,吴天赐佩服得好想找地方大哭一场,老狐狸,在油锅里炸了三遍浑身上下都被油炸透了的老狐狸,你既然有这本领,干嘛不早点儿表现出來,故意装笨糊弄几个小字辈玩儿,难道非常过瘾么,。

        然而木已成舟,吴天赐想搞破坏也找不到下手机会了,况且他现在最着急的不是继续对付红胡子,而是如何才能补救自己跟周黑碳两人之间的关系,目光迅速在帐篷里扫了扫,他又看到了如老僧入定般闭目养神的红胡子,赶紧将肚子里的其他杂念暂且抛在脑后,轻轻嗓子,第三次大声提议:“营长,各位同仁,游击队的王老前辈,本人在马车上突然想通透了,这为国锄奸么,原本就不该分你的事情,我的事情,谁帮谁的忙,收拾黄胡子,是咱们大家的事情,与其让他凭险拒守,跟游击队拼得两败俱伤,不如咱们两家联袂而上,一下子就将其打懵了,避免那些沒必要的损失,?!?br />
        “这个”周黑碳眉头皱了皱,脸上的表情很是犹豫,在吴天赐到达之前,关于明天早上如何攻山,他已经跟红胡子达成了初步共识,如今被后來者横插一杠子,无论是出于一番好心,还是虚情假意,都有些让人心里头不舒服。

        倒是红胡子,对外边任何变化都能做到波澜不惊,慢慢地抬了下眼皮,用昏黄的目光扫了吴天赐一眼,点点头,笑着说道:“怎么,吴参谋怎么又想两家联手了,我记得前天晚上,你不是还希望我们游击队证明自己的实力么?!?br />
        “醉话,都是醉话,我这人酒量浅,不喝正好,一喝就高,您老如果不信,尽管问问周营长,问问其他弟兄,他们都知道,我吴某人酒后的话不能算数,所以从來不跟我较真儿?!蔽馓齑土谑?,一边低声替自己前倨后恭的行为辩解,一边用眼神向周黑碳求援。

        对周黑碳而言,留着这么一个活宝参谋长向上头替独立营争取粮饷补给,远比抛弃他再换另外一个人來有利,当然,前提是此人不能老想着跟自己争权,不再公开跟自己唱反调,因此,念在吴天赐今晚的特殊表现上,轻轻皱了皱眉头,笑着附和道:“是啊,红爷,他就是这么一个妄人,您老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说实话,上头派他到我们独立营來,也只是为了方便联络,并沒要求他过多参与营内的各项决策?!?br />
        “是啊,是啊,我初來乍到,对情况了解得少,原本就不该多嘴多,前天是真的喝高了,就瞎嚷嚷了几句,酒醒后一直非常后悔,所以才让马车一路不停地追了上來,就是为了弥补一下酒后所犯的过失?!泵髦乐芎谔荚诮杌兆约旱娜?,吴天赐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头吞,对此刻的他來说,有明着服软的机会,总比稀里糊涂死于非命的好,要不然哪天挨了枪籽儿,是战斗中以身殉国,还是被土匪余孽冷枪所杀,还不由周黑碳随便向上头报,。

        “我本來也沒打算当真啊?!焙旌忧崆嵴A苏Q劬?,双目中露出几分顽皮,“当真的话,我早就跟黑子你翻脸了,又何必跟着你一起过來给弟兄们观敌掠阵,,不过”

        将声音慢慢拉长,他笑呵呵地继续说道:“你们也仔细看看麒麟岭的地形,就这么一条上山的道路,即便咱们两家同时全军压上,最后能排开几个人啊,结果还不是一样的么,?!?br />
        “这个”周黑炭搔搔头皮,尴尬地苦笑,刚才光顾着替吴天赐擦屁股,却忘了游击队老营周围地形非常特殊这个茬,喇嘛沟从整体上而言,是个巨大的天然塌陷,但深坑内部,却又别有一番风景,其中以麒麟岭的地形最为怪异,远看平淡无奇,走到近处,才能发现这是一座拔地而起的高山,从狭窄的山道向上仰攻,无论投入多少人,都得排着队慢慢來,而防守一方只要在关键处架上两挺机枪,就足以将上山的道路封得滴水不漏。

        “咱们可以从独立营抽调精锐,跟游击队的精锐合编成一个小分队,头前替大伙开路?!焙么跻彩歉龉柑炀5娜?,吴天赐沒有并红胡子提出的问題难住,很快,就想到了个合适的解决办法。

        “对啊,不能光让游击队自己拼命,咱们一起上,损失两家一块扛?!崩鲜?,老十一等原本黑狼帮的头目,也纷纷撸胳膊挽袖子,誓言要跟游击队有难同当。

        一片热情的请求声中,红胡子却继续笑着摇头,“不用,牛刀杀鸡,实在浪费材料,对付区区黄胡子,有赵天龙一个中队足够,我派出两个中队已经是过分抬举他,如果再把独立营的好手也抽出來,这仗啊,赢下來也沒什么意思了,,诸位明天早晨只管给游击队掠阵便是,两个小时之内,我红胡子定会在山顶上摆酒重新为大伙接风?!?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