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誓言 (三 上)

    第一章 誓言 (三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一章誓言(三上)

        那张面孔看上去很熟悉,张松龄隐约记得上次自己与周黑碳等人结伴护送斯琴去傅作义处之前,就曾经在独立营中跟此人碰过面,当时小伙子对他和彭学文都很尊敬,一口一个前辈叫着,脸上的表情还略带一点点拘束,明显是个刚刚放下笔墨沒多久的学子,身上的书卷气浓得扑鼻。

        既然主动放弃安稳的生活投笔从戎,准备把血肉之躯献给国家了,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变成了日本人的奸细,并且周黑碳的反应也太慢了些,从夏末时电报被此人私自扣留到现在提着此人的头颅跑來谢罪,前后足足过去了三个多月,游击队和独立营之间的距离虽然远,却也不是隔着千山万水,电报机不能用了,听到游击队老营被小鬼子攻占的消息后,难道他就不能派个信使过來表达一下关心么。

        如是种种,无数处疑点同时在张松龄的眼前浮现,令他根本无法相信周黑碳的解释,然而沒等他想清楚自己该如何在不令双方立刻翻脸的情况下揭穿这个谎言,红胡子已经抢先一步恢复了心神,双手托起周黑碳的胳膊,大笑着摇头:“周老弟,你这是哪里的话來,,小鬼子指使奸细私自扣下了我给你的求援电报,目的不就是挑拨咱们两家之间的关系么,,我若是按照江湖规矩把你给三刀六洞,岂不是正合了小鬼子的意,,拉倒吧,我红胡子虽然老了点,却还沒老到连是非黑白都分不清楚的地步,赶紧起來,起來,跟我进去好好喝一杯,这有人越不希望咱们两个联手呢,咱们两个就越要勾肩搭背地一个锅里搅马勺,气死他,让他干瞪眼却沒办法?!?br />
        他最近虽然一直缠绵病榻,今晚却突然像服用了什么仙丹一般,枯木逢春,双臂稍稍一用力,便将周黑炭低垂在身前胳膊从地面上托了起來,随即腾出一只大手在对方身后轻轻拍打了几下,笑呵呵地补充,“把这个脑袋瓜子扔野地里喂狼算了,别让他扫了大伙的酒兴,來,你现在就跟我进去,我特意让人热好了从夏天时从商贩手里换到的老白干,就等着你周黑子來鉴定一下味道了?!?br />
        “既然红爷都这么说了,我再纠缠此事,就显得太矫情了?!笨吹胶旌尤绱朔从?,周黑碳一直僵硬着的肩膀明显松弛了下來,笑呵呵地答应了一句,然后迅速转过身,将装着人头的盒子丢给跟在身边的警卫,“去,远远地扔到沙漠里头喂狼,别让了脏了游击队的地儿,顺便告诉所有弟兄,都给我到三里外找合适地方扎营去,今晚沒我的命令,谁也不许靠近游击队的营盘给人家增添麻烦?!?br />
        “扯淡,这是什么话?!睕]等警卫员答应,红胡子已经勃然变色,“人都到了家门口了,你周黑碳给我往三里地外撵,不是打我红胡子的脸么,要进就一起进,要滚就你周黑子就跟着他们一起滚远远的,别他娘的蹲在我家门口,就跟一群讨债鬼似的让人看着心烦?!?br />
        “老哥,老哥,您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那个意思?!敝芎谔急宦畹昧成戏⑸?,赶紧又拱起手來解释,“我,我怕路上再跟去年冬天时那样,遇到小鬼子的偷袭,所以就带了整整两个连的弟兄,连同给你拉礼物的牲口,全进來,恐怕得把你们游击队的营地占去一大半儿?!?br />
        “全占了又怎么样?!焙旌影琢怂谎?,脸上的怒气依旧不肯轻易消除,“这么大一片绿洲呢,我手下的战士们难道就不会换个地方去扎营,,况且我红胡子的营地又不是这一个,把这里腾给你,让他们到别处再挤挤就是了,总好过让独立营的弟兄这么大老远跑來了,却要在野外挨冻是不?!?br />
        说着话,他有意无意间大咧咧地朝营地左右一指,周黑碳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果然在眼前的这座营地右侧周围五、六里远的位置,又发现了两三簇灯火,看情形,绝对不是三两户人家所能聚集起來的规模,每座营地至少还隐藏着十几座毡包,即便按每个毡包住五个人算,几处营地的人马全加起來也有两三百,至少不低于于自己这次所携带的骑兵。

        “嗖”地一声,有股冷气就从周黑碳的靴子底儿直冲脑瓜们儿,“坑死老子了,这该死的吴参谋长,还黄埔毕业的小诸葛呢,小猪哥还差不多?!?br />
        “这一带是我三年前发现的,估计地下埋着条大河,所以附近共有五片绿洲,都不算大,但夏天时养一两千头羊应该沒什么问題?!焙旌拥纳艏绦珌?,隐隐透着几分得意,“你这次來的不是时候,如果夏天时找到这儿,我还可以请你吃沙泡子里的白鱼,随便捞一条上來就有二三十斤重,也不知道活了多久,差一点儿就成精了?!?br />
        “我哪知道您红爷手里还捏着这样一块风水宝地啊,要知道,我早就过來吃大户了?!北暇挂彩浅擅丫玫慕蠛?,周黑碳心里头虽然惊雷滚滚,脸上的表情却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外边传言您被小鬼子打得元气大伤,我还一直替您老揪着心呢,哪成想,您老人家只是不想跟小鬼子争一时意气,早就在沙漠里寻好了去路?!?br />
        “元气肯定是伤了一些的,毕竟小鬼子和伪军加在一起有两千多号呢,上次來得又非常突然,我们游击队要是连根毫毛都沒被伤到,那就成神仙了?!焙旌右∫⊥?,笑着谦虚,“但被打得躺在炕上再也爬不來,却还不至于,人家黄胡子被咱俩联手收拾了那么多回,躲进沙漠里头都能很快再拉起一票人马來,我好歹也是四大胡子之一,总不能浪得了虚名?!?br />
        “那是,那是,无论红黄白黑,还是红白黑黄,您老的名字一直排在头一位,他黄胡子能做到的事情,沒理由您老反而做不到?!敝芎谔夹欧匦ψ?,脸上的表情愈发轻松,内心深处,却再度把上头派给自己的参谋长,据说是黄埔军校毕业的高材生吴天赐的祖宗八代骂了遍,“他奶奶的,老子这回,可真是曹操倒霉遇上蒋干了,还据可靠情报才得出的结论,我呸,连人家红胡子的老窝有几处都沒整明白,可靠个屁?!?br />
        “把我们红队的名字跟黄胡子那厮往一处编排,简直是给我们红队丢人?!币恢鄙底诼肀成峡春旌酉窕涣巳税愀芎谔继感Ψ缟?,赵天龙终于也开了窍,跳下坐骑,走到周黑碳身边,拉住对方一条胳膊,“咱不提那沒用的窝囊废,走了,先进去了,顶风冒雪的,在门口冻着干什么,?!?br />
        “走了,走了,你先进去,弟兄们交给我跟龙哥招呼?!闭潘闪湟蚕褡雒伟慊毓兜纴?,伸手拉住周黑碳的另外一条胳膊。

        周黑碳原本就是被人撺掇不过,才试图把游击队置于自己羽翼之下的,他自己内心其实很不屑于这种趁火打劫的行为,此刻见红胡子这边好像实力保存颇为完整,愈发不想跟对方撕破脸,于是便假装耐不过赵天龙和张松龄两个的拉扯,踉跄着向营内走了十几步,然后才又回过头來,冲着自己的警卫排长,本家侄儿周宝瑞喊道,“小瑞子,你去通知老九和吴参谋,让他们带领大伙,把我给游击队准备的礼物送进來,顺便在营地里叨扰红胡子老哥一顿,都给我涨点儿脸,悠着点劲喝,谁要是敢喝多了撒酒疯,老子就扒了他的衣服,把他扔雪地里头去?!?br />
        “是?!敝苋鹕饬侥甓淅锾焯旃嗟木褪呛旌?、入云龙等英雄豪杰的大名,比周黑碳更不愿意接受吴参谋长的馊主意,此刻听出自家族叔有改弦易张的暗示,立刻挺起腰來,回答的声音格外响亮。

        周黑碳身体停了停,非常轻微,除了他自己之外几乎沒人能觉察得到,目光迅速从自家最信任的那些心腹侍卫身上扫过,在每个人的肩头,他几乎都能看到重负解除后的轻松,“你们几个,都给我下马,牵着牲口排队走进來?!绷成洗判?,他大声朝心腹们发号施令,“一个挨一个,一群生瓜蛋子,现在还赖在马鞍子上,难道还等着红爷亲自给你们拉缰绳么,?!?br />
        “不敢,不敢?!本烂勤ㄚǖ刈チ思赶鹿衣搜┠暮昶っ弊?,飞身下马,小心翼翼地把坐骑的缰绳拉在手里,一个挨一个走向营门口。

        “不用排队,不用排队,门宽着呢,并排走也沒问題,小赵,你带几个弟兄把牲口牵到地窝子里去,先喂点儿温水,然后再上几斗精饲料,老冯,你带弟兄们去距离我最近的那三个火堆旁边坐,每个火堆先上一头羊让大伙边烤边吃,不够再加?!焙旌涌推厝每缆?,组织人手,给予警卫人员最热情的接待,(注1)

        距离红胡子最近的火堆,自然也离着周黑碳最近,万一周围有个身风吹草动,这六十多名身手矫健的警卫人员,就能立刻跳起來,给周黑碳以全方位的?;?,相反,作为此间主人的红胡子,身边反而放不下几个警卫人员了,万一客人们包藏了什么祸心,将他和游击队的主要骨干一网打尽都有可能。

        如此坦坦荡荡的安排,愈发让周黑碳心里感到叹服,连最后一丝对游击队的窥探想法都收了起來,笑着向红胡子拱手道谢,“红爷,你跟他们这么客气做什么,不用请他们吃烤羊,每人赏碗酒喝就行了,牲口也不用进地窝子,都是跟当地蒙古马杂交出來的耐寒品种,外边睡一宿冻不死?!?br />
        “那可不行,咱们骑兵的规矩,即便亏了人,也不能亏了马?!焙旌有ψ乓⊥?,“况且听说你要來,我已经命人把这座营地里所有给牲口挖的地窝子都专门腾出來了,即便放不下你带过來的所有牲口,将弟兄们的坐骑还是能硬塞进去,就是可能有点儿挤?!?br />
        “有地方避风就成,还挑什么挤不挤?!奔旌铀档每隙?,周黑碳便不再推辞,大手一会,示意警卫们接受对方的安排。

        虽然脚下只是个游击队的临时营地,可规模却不算太小,六十几名警卫和他们的战马走进去,一瞬间就融进了暖洋洋的火光当中,紧跟着,周黑碳的主力部队也到了,一个半连的队伍在营门口跳下了坐骑,鱼贯而入,按照此间主人的安排于火堆旁分散开后,依旧显得实力有些单薄,连营地中一半儿的火堆都沒用上,更甭说填满整个营盘了。

        倒是独立营随军运送物资的驮马,安置起來略微有些费力气,游击队专门给牲口腾出來的地窝子很快就不够用了,而如此寒冷的天气,放任客人的牲口在外边被风吹,也的确有失礼貌,不过这个问題也很快就得到了解决,炊事班长冯天华带着几名因伤转为后勤人员的老兵主动请缨,赶着牲口去了临近的绿洲,在那边,还有几处规模庞大的地窝子,足够放下这些多出來的牲口。

        站在一座温暖的火堆旁,看着此间主人们井井有条地招呼自己麾下的弟兄,既沒表现出半点儿畏惧,也沒有表现出丝毫盛气凌人,周黑碳心里再度波涛翻滚,有如此一群训练有素的嫡系在,即便周围那几片绿洲里头都是疑兵,自己能拿人家怎么样呢,,真正翻了脸动起手來,自己这边人数虽然多出了一倍,谁输谁赢,却未必能肯定,况且即便红胡子真的迫于形势带着麾下弟兄投靠了自己,自己有胆子收么,,收下來后,估计用不了半年,整个独立营都得归了人家吧,。

        想到这儿,他再也不愿意搭理正朝自己身边挤过來的参谋长吴天赐,抬起头,冲着正在帮忙赶牲口的心腹一连长李老九喊道,“老九,你他娘的累糊涂了,怎么不把咱们给红爷的礼物先卸下來,还有你们这群吃货,别光顾着围在火堆旁流哈喇子,?!被佣觳渤嗬胱约鹤罱牧礁龌鸲岩恢?,他继续大声发号施令,“都起來给我卸礼物去,不把礼物卸完,谁也不准坐下?!?br />
        “是?!贝邮杆昴昙途妥匪嬖谥芎谔及扒奥砗蟮睦罾暇畔仁俏⑽⒁汇?,随即很快就明白了大当家的意思,笑呵呵地拦住冯天华等人,大声招呼,“先别走,先别走,这牲口背上的东西,都是我们大当家专门送给红爷的,一共”抬起头,他看了一眼周黑碳的脸色,然后继续补充,“一共五十条步枪,两万发子弹,还有一百只冻羊,六十袋玉米面儿,棉被七十”

        “行了,别给我丢人了?!敝芎谔甲澳W鲅氐闪怂谎?,大声打断,“待会重新统计一遍,把路上的损耗扣出去,重新补个礼单子给红爷,这么点小事儿都得我亲自操心,真是洋气了你们这群兔崽子?!?br />
        “哎?!崩罾暇庞执鹩α艘簧?,撅着屁股去清点礼物了,仿佛这才是他们此番前來的真正本意,原先的计划,纯属参谋长吴天赐一个人的白日梦,压根儿沒人赞同过。

        周黑碳的参谋长吴天赐在旁边看到了,心疼得肚皮只抽搐,马背上的礼物的确是给游击队预备的不假,可那是红胡子答应接受独立营的整编后,才能给与的甜头,如今看周黑碳的意思,根本不打算提这个茬了,这批自己花了好大力气才协调來的物资和军火,岂不是白白给游击队雪中送了炭么。

        “做善事也沒这种做法?!币皇奔?,吴天赐简直恨不能跳起來揪住周黑碳的脖子质问一番,“既狠不下心來,又厚不起脸皮,你这些年到底怎么在草原上活下來的?!比欢氲阶约撼鮼碚У?,在独立营中的脚跟尚未安稳,又不得不将心中的火气强压下去,堆起笑容,主动替周黑碳补充,“我们周营长听说你这老这里遭了难,便念念不忘要施以援手,这不,刚才通过特别渠道弄來的补给,就第一个给游击队送了过來,要说啊”

        “这位是?!焙旌幽抗庋杆俦徽飧雒飨圆皇遣菰四Q木傥?,笑呵呵地伸出手,同时向周黑碳询问。

        “我的参谋长,姓吴,黄埔军校的高才生,独立营的军队整训工作,全亏了他?!敝芎谔蓟赝飞宋馓齑鸵谎?,不得不硬着头皮替双方介绍。

        “失敬,失敬?!焙旌恿成系男θ萦⒊懔?,像团遇到大风的野火般,熊熊燃烧。

        “久仰红爷大名,今日有缘得见,乃吴某三生之幸?!蔽獠文闭率痔?,将仿佛沒有骨头的手指放进红胡子的大巴掌中,嘴里吹出的热气,瞬间被夜风冻成白烟。

        注1:地窝子,北方酷寒地区,民间采用的一种过冬手段,找开阔地带挖一条宽阔的深沟,然后在沟壁上开出类似于窑洞的房间,用木料或者土坯在里边做安全支撑,可以供牲口避寒,也可以供人居住,如今已经很难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