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誓言 (二 下)

    第一章 誓言 (二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一章誓言(二下)

        他的刀挂在马鞍下,他的盒子炮也挂在那,就这样整个人赤手空拳,笑呵呵地迎了上來,仿佛对面骑在马背上的是自己就别重逢的亲兄弟,这个热情得有些出格的举动,无疑再一次超出了周黑碳的意料,整个人差点沒僵在马鞍子上,直到眼睛里已经能看到入云龙脸上深深隐藏着的骄傲,才像受了刺激一般朝子身后的卫兵们喊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下马,难道等着红胡子亲自出來为你们拉缰绳么,?!?br />
        “是?!辈恍⌒氖芰宋尥值木烂俏卮鹩α艘簧?,纷纷蹁腿儿从马背上跳下來,在距离周黑碳两米远的左右两侧位置整队成列,仿佛要跟张松龄所带的游击队战士较劲儿一般,个个都将身体挺的笔直。

        借着呵斥手下的机会,周黑碳脸上也迅速堆起一团微笑,一边跳下马背快步迎向赵天龙,一边在嘴里大声打着哈哈:“哎呀,龙哥,你这是太客气了,咱们兄弟谁跟谁啊,还用摆这阵仗迎接么?!?br />
        “应该的,应该的,交情归交情,应该的礼数却不能少,再说,黑子你现在也不比从前了,堂堂政府军大营长,却不顾身份顶风冒雪來看我这老朋友,我要是一点儿表示都沒有,还算事么?!闭蕴炝话呀芎谔祭牖持?,狠狠抱了抱,热烈欢迎。

        周黑碳被勒得差点喘不过气來,但是更令他堵得难受的,却是赵天龙话语里边冷冰冰的尊敬,二人以前虽然一见面总免不了唇枪舌剑,但那都属于好朋友之间的感情交流,彼此之间并沒什么真正的隔阂,而现在,赵天龙的礼貌却如同冰块一样,横亘在了两个人之间,虽然此刻两人的胳膊都紧紧抱着对方的肩膀。

        “龙哥,你再这样说,我可真生气了?!敝芎谔加昧φ踉艘幌?,从赵天龙的怀抱中脱身出來,皱着眉头抗议。

        “别,可真别,我今天特地在红队面前请了将令出來接你,如果你连游击队的大门都不进转身就走的话,你让入云龙这张脸往哪搁,上马,上马,上马,红队他们这会儿估计把酒都烫上了,咱们哥俩回去好好喝几碗?!闭蕴炝驴聪惹案潘闪渖塘康耐?,真正开始执行时,心里却也觉得说不出得别扭,僵硬地堆着假笑,搂紧周黑碳的肩膀,将他朝战马旁边推。

        周黑碳憋得两眼冒火,偏偏心里头装着事情,不能现在就将脸撕破,只好喘着粗气重新跳上了坐骑,临催动战马前,却又突然计上心來,耸耸肩膀,冷笑着说道:“酒我今天肯定是要跟你喝上一顿的,不过,我身后可不止眼前这几十个人,还有两百多弟兄在后边的,都敞开了肚子喝,你入云龙招待得起么?!?br />
        “既然來了,就都是朋友?!闭蕴炝暗锰咽?,索性不装了,双手抱在胸前,冲着周黑碳身后的警卫大咧咧地作揖,“咱游击队虽然穷,几百斤酒还是供得起的,都里边请,赶紧营地里边请,待会儿我们红队会亲自举杯,给大伙接风洗尘?!?br />
        这一下,效果居然比先前装腔作势还要好,周黑碳身边的警卫们虽然个个军装笔挺,骨子里的江湖气却依旧沒能完全脱除,见入云龙居然折节向自己作揖,连忙收起架势,在马背上抱拳相还,“不敢,不敢,哪敢劳动龙爷和红爷?!薄罢凵绷?,折杀了,龙爷您真的折杀我们了?!?br />
        一片客套声中,周黑碳悄悄地皱了下眉头,催动坐骑,缓缓走向带队迎接自己的张松龄,从双方碰面到现在,一直是赵天龙出面招呼他,张松龄和他身边的两小队骑兵,就像被风雪冻僵了般,保持着敬礼的姿势一动未动,这让他心里觉得非常别扭,同时又觉得好生羡慕,同样是当兵的,人家张松龄带出來的这些就像木头做的人偶一般,上司要怎么动就怎么动,从來不会自己擅作主张,而自己身边的那些笨家伙,才装了一小会儿人样就装不下去了,居然敢当着自己这个营长的面儿,跟赵天龙嘘寒问暖了起來,就好像他们还是一群快意恩仇的江湖马贼,根本沒受过任何正规训练一般。

        带着几分较劲儿的心思,周黑炭也将套着黑皮手套的双手抱在了胸前,大笑着朝张松龄和他身体两侧列队的游击队员们致意,“哎呀,这大冷天的,可真辛苦弟兄们了,张老弟,你也真是,出來接我就接我了,何必搞这么大阵仗,?!?br />
        沒有人回应他的问候,游击队员们依旧稳稳地将马刀举在胸前,刀尖与鼻尖持平,用目光向远道而來的贵宾致敬,人和马都沉稳如山,任外边多大的风暴都无法吹动分毫。

        周黑碳的笑容立刻就僵在了脸上,继续向前走也不是,停下來等着入云龙帮忙解围也不是,一时间,从头到脚写满了尴尬。

        “礼毕?!敝钡街芎谔嫉牧车男μ哿?,耳畔终于传來了张松龄的大喝,紧跟着,众游击战士齐刷刷将哥萨克军刀压低,冲着周黑碳的脚边用力指了两指,然后才用统一的步调插回了马鞍下,挺着胸等待自家队长的下一个命令。

        “给周营长带路,欢迎他來游击队做客?!闭潘闪渎獾氐愕阃?,冲队员们大声吩咐,然后换了幅面孔,热情地向周黑碳打起了招呼,“黑子,你可來了,我一直盼着你來呢,怎么样,路上还算顺利么?!?br />
        “來晚了,來晚了,老哥我真的來晚了?!北徽蕴炝跎咸烊シ缪苑缬锏馗肮巍绷苏饷闯な奔?,周黑碳总算听到了一句真正的暖和话,脸上的表情立刻生动了起來,在马背上拱着手回应。

        “不晚,不晚,你只要心里还装着我们这些朋友,什么时候來都不晚?!闭潘闪湫α诵?,侧身避开周黑碳的揖,顺便做了个请的手势,“來,让我给你带路,红队原本要亲自出门來迎接你的,但是考虑到他老人家年纪大了,我跟龙哥两个就”

        “接什么接,咱们兄弟谁到谁那,还不跟进了自己家一般,一起走,一起走,已经有些日子沒在碰面儿了,说实话,我还真挺惦记你们的?!敝芎谔及诎谑?,笑着呼应,双腿再度催动坐骑,与张松龄并辔而行。

        “我也一直记得去年跟你周黑炭并肩而战的那些日子?!闭潘闪浠毓房戳艘谎酆竺娓蟻淼娜朐屏?,然后笑呵呵地寒暄。

        “是啊,那几仗,打得可真叫刺激?!敝芎谔嫉牧成狭⒖逃肯至思阜至袅档谋砬?,叹了口气,回应的话语里带着难掩的失落,“只可惜后來咱们两方都忙着各自的事情,走动就越來越少了,直到你们游击队遇上那么大的事情,我,唉,我居然阴差阳错的成了旁观者,连半点儿忙都沒帮上,唉?!?br />
        “今后合作的日子不是长着呢么,,再说了,你那么大的基业,还能保证沒个大事小情的?!碧芎谔颊饷纯炀椭鞫崞鹆讼哪┦钡氖г?,张松龄微微觉得有些意外,笑了笑,低声安慰。

        “是啊,原來天天盼着谋个出身,连做梦都是光宗耀祖,现在终于安顿下來了,呵呵,这手边的事情呢,却又乱得像锅粥一般,比起沒安顿下來之前,半点儿都沒少?!碧潘闪淙绱送ㄇ榇锢?,周黑碳心里的感慨愈发多了起來,摇了摇头,悻然说道。

        “那是你老哥还沒习惯!”张松龄原本就不擅长绕着弯说话,此刻感觉到周黑炭的情绪,便愈发直來直去,“有婆婆和沒婆婆管的日子,当然不一样,以前你是自己一拍脑袋就能做出决定,现在却要考虑各方的反应,不过呢,这话又说回來,有个人管着,总比继续当绿林豪杰强,至少粮草弹药方面,解决起來相对容易些不是?!?br />
        “那倒是,端谁的碗,受谁的制,古往今來,到哪都这样?!敝芎谔荚俣惹崆岬阃?,深以张松龄的话为然。

        “你就别装了?!闭蕴炝呗泶颖澈笞飞蟻?,看着周黑碳笔挺的将校呢军装连连摇头,“这么漂亮的少校军装都穿身上了,还装什么孙子,怎么样,现在你周黑子那,媒人都把营门给挤爆了吧,,娶了几房姨太太了,什么时候抱着儿子给你爹去烧香去?!?br />
        “你?!敝芎谔康牧成帜芽戳似饋?,瞪着入云龙,两眼冒火,“你嘴里能不能吐出颗象牙來给我看看啊,我怎么得罪你了,见了面儿连句话都不肯好好说?!?br />
        “吐不出來,真的吐不出來?!闭蕴炝始缋湫?,满脸嘲讽,“象牙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嘴里可是沒有,要不,你周营长先吐一根出來给我看看,?!?br />
        “你”周黑炭气得转过身去,不肯再与赵天龙的目光想接,张松龄见状,赶紧出面替双方打圆场,“龙哥是很久不见你,想得厉害了,所以说话才沒边沒沿的,黑子,你别往心里头去?!?br />
        “我不跟这糙人一般见识?!敝芎谔嫉爻厣贤铝丝谕履?,很恨地回应。

        “这就对了,朋友么,谁还能跟谁较真儿?!闭潘闪湫α诵?,继续出言缓和双方之间的关系。

        这与事先他跟赵天龙商定的角色,相差甚远,事实上,由于做戏能力有限,即便是赵天龙本人,也沒能完全按照商定的剧本來表演,然而在无意之间,兄弟两个却一个变成了大半个白脸,一个做了小半个的红脸,却也配合得严丝合缝。

        三人谈谈说说,不知不觉中,就來到了营地入口,红胡子早就带人在里边点起了几十堆篝火,将整个营地烤得雾气蒸腾,暖风拂面,宛若是一个世外桃源。

        见到带着游击队骨干亲自接到门口的红胡子,周黑碳脸上刚刚舒缓的表情,顷刻间又变得不自然了起來,沒等对方开口说话,立刻滚鞍下马,快走几步,冲着红胡子就是一个长揖,“红爷,周黑碳家里头出了事情,上次战斗未能及时赶过來支援你,现在,向你登门请罪來了?!?br />
        “请什么罪,黑子,你这话从何说起?!闭饣?,轮到红胡子脑子发懵了,满脸错愕地看着在自己面前躬着身子不肯直腰的周黑碳,一时间,竟然忘了伸手将搀扶起來。

        “黑子,你这么说,可就真是见外了啊?!被故钦潘闪浞从?,紧跟着周黑碳的身影跳下坐骑,快步追上來,双手将他后腰搂住,“在接你的路上,龙哥早就替你辩解过了,说你可能是另有苦衷?!?br />
        “我不是另有苦衷,我是,我是被小人所害啊?!敝芎谔颊踉肆较聸]挣开,只好顺势直起腰,满脸痛苦地向红胡子解释,“龙哥他今天为什么这样对我,其实我自己心里头跟明镜似的,这事,这事儿要说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我周黑碳瞎了眼睛?!?br />
        “怎么,赵天龙刚才故意招惹你了?!焙旌拥难劬σ皇?,把头转向赵天龙,就要开口呵斥。

        周黑碳见状,赶紧用身体将他的目光挡住,然后一边摆着手,一边继续补充,“不怪龙哥,不怪龙哥,是我失约在先,他看不起我,也是应该的,红爷,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我带來了一样东西,看了你就知道了?!?br />
        说罢,一把推开身边张松龄,扭头就往自己的坐骑旁走,三步两步來到马鞍旁边,伸手马鞍后扯下來一个包了铁皮的盒子,“嘭?!钡匾簧蚩?,双手捧着重新返回到红胡子面前,“龙爷,你给我发的求援电报,我根本沒收到,这小子先跟我说是电台出了问題,我一个大老粗,也整不明白电台怎么早不出毛病,晚不出毛病,偏偏那几天就拉了稀,后來又接连发生了好几桩怪事,自己暗中查探,才发现这小子早就跟日本鬼子搭上了线,他的人头我已经替你砍下來了,至于我自己,是该按江湖规矩三刀六洞,还是按军中规矩绑起來枪毙,红爷你说了算,我周黑碳绝不皱一下眉头,?!?br />
        “啊?!闭夥?,再度出乎所有人意料,非但红胡子被打了措手不及,就连一向对周黑碳最有信心的赵天龙,也愣在了当场。

        张松龄也被突然发生的变故震得眼前金星乱冒,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茫然间,目光扫到了周黑碳双手捧着的木头盒子中,只见里边的面孔与自己一样年青,嘴巴半张着,依稀在发出惊叹,“啊,,?!?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