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誓言 (二 上)

    第一章 誓言 (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一章誓言(二上)

        “本次黑石游击队内部选举,到会者十七人,参加投票者十七人,全部选票为有效票,张松龄同志以一票微弱优势领先于郑觉民同志,当选为?!钡焙旌哟笊范ㄕ潘闪浔淮蠡锿蒲∥谑贝蠖映な?,整个帐篷内立刻响起热烈的掌声,包括刚刚在选举中落败的老郑,也非常大气地带头以掌声向张松龄表示祝贺,丝毫不以自己的落选为意。

        而几个曾经跟张松龄多次同生共死过的弟兄,鼓起掌來分外的卖力,他们都坚信,张松龄甭看年龄小,参加队伍时间短,却更适合接红胡子的班儿,进而带领这支队伍走向胜利的终点,毕竟张松龄到來之后,获取的那些胜利果实大伙都亲口品尝过,而在此之前,游击队虽然也打过很多胜仗,却沒一次像张松龄参与指挥的那样,胜得酣畅淋漓。

        “下面,让我们继续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张副大队长给大家讲几句话?!焙旌拥氖窒蛳虑崆嵫沽搜?,然后继续大声宣布,。

        “啪啪,啪啪,啪啪?!闭粕缋?,每名游击队骨干都把目光投到了张松龄的脸上,眼睛中写满了鼓励与期待。

        “我,我”张松龄红着脸向大伙鞠躬,心中又是感激,又是震撼,同时还有另外数种滋味蜂涌而至,在他的胸腔内纠缠翻滚,让他根本想不起该说些什么才好,正在他晕乎乎找不到东南西北的时候,帐篷门口突然传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紧跟着,有股冷风推门而进,“报告大队长,晋绥军独领营的周营长带着两个连的骑兵奔咱们营地來了,据流动岗哨汇报,目前他的队伍距离这边已经不到五里,二十分钟之内肯定能赶到?!?br />
        “怎么会是他,,哨兵看清楚了么?!薄傲礁隽?,怎么会这么多人?!薄敖裢硭涸鹬蛋?,怎么他自己沒过來,,?!敝诠歉擅橇成喜槐渖?,再顾不上听张松龄的就职演说,不约而同扭过头,大声追问。

        前來汇报的小战士被问得应接不暇,愣了好一阵儿,才结结巴巴地回应,“我,我不知道,是小郑队长让我过來汇报的,他已经带着一个小队的战士迎了上去,估计,估计这会儿已经快跟周营长碰上头了?!?br />
        闻听此言,众人心中愈发着急,嘴里说出的话也愈发地不讲究,“这家伙肯定沒怀好意?!薄澳棠痰?,当初咱们遇险,他见死不救,如今居然还想趁火打劫?!?br />
        “大伙静一静,拿出点儿男儿气概來,别让周黑子给小瞧了?!币黄茁业囊槁凵?,大队长王胡子的话语宛若定海神针一般,让每个人悬在嗓子眼处的心脏瞬间找到了支点。

        “他,他,他恐怕是前來示威的?!敝谌诵闹胁辉傧蛳惹耙谎怕?,但对周黑碳此番前來的目的,依旧不敢往善良的一面去想,三个多月前,日伪军向游击队发动偷袭,按照黑石游击队和晋绥军独立营之间的守望互助协议,红胡子在得到确切消息之后,立刻向周黑碳发出了求援电报,然而直到游击队被日寇逼得无处安身,不得不躲进沙漠暂避其锋樱的时候,周黑碳的独立营依旧沒有任何表示,非但沒有按照事先的约定向黑石寨县城发起佯攻牵制日军和伪军,甚至连封答复的电报都沒给红胡子回。

        此刻草原上严冬已至,刚刚遭受了一场重大挫折的游击队在寒风和暴雪的夹击中艰难求生,周黑碳却又突然带着比游击队所有兵力一倍还要多的人马赶了过來,若说他只是想向游击队表示一下慰问,凡是智力水平正常的人,有胆子相信么。

        “小郑已经迎上去了,但是到现在还沒响枪,说明周黑炭并不沒打算跟咱们兵戎相见,既然不打算兵戎相见,无论是他单枪匹马來了,还是带着队伍來了,都是咱们游击队的客人,咱们这些做主人的,都不能失了礼数?!蹦抗庋杆俅哟蠡锪成仙ü?,红胡子继续不疾不徐地说道。

        每一名被他目光扫到的游击队骨干,都默默地点头,是啊,无论周黑碳带多少人前來,只要双方还沒动手火并,他就是游击队的“客人”,大伙这些做主人的,就无论如何都沒有将客人拒之门外的道理,否则,只会令对方越发看低了游击队的实力,接下來的行为愈发有恃无恐。

        “大队长说得有道理,越是在这种时候,咱们越是得端起几分主人的架子來?!闭潘闪涞谝桓隼砬辶怂悸?,主动站出來替红胡子分忧,“我看这样吧,由我和赵中队长各自再带一个骑兵小队,到营门口夹道欢迎周黑炭,我们三个算得上是老朋友了,彼此之间有话可以说得更直接些,王队和大伙在营里头该宰羊就宰羊,该烧开水就烧开水,周黑炭大老远顶风冒雪地來看咱们了,咱们怎么着也得给他弄上一口热乎吃的?!?br />
        “大老远”和“顶风冒雪”几个字,他故意咬得非常重,大伙都是老游击了,一听,就知道新任副大队长点明了对方的劣势所在,的确,独立营的人马多是多了些,可大雪天连续赶了几百里的路,此刻肯定已经是强弩之末,真的动起手來,在游击队准备充足的情况下,周黑炭未必能赚到多少便宜走。

        “行,我觉得这样安排挺好?!贝蠖映ず旌蛹涡淼氐愕阃?,对张松龄的提议表示赞赏,“迎接贵客的任务就交给你和老赵了,其他事情我來安排,老郑,你去把所有人都给我叫起來,老冯,你找几个人人,骑着马去给在临近两片绿洲里避难的老乡们也送个信过去,免得等会儿营地里有热闹可看的时候,不小心吓到了他们,小周,你带几个人去抓羊,老张,烧开水的事情交给你,顺便在营地内多点几堆篝火,咱们手头帐篷不够,客人大老远來了,烤烤火驱寒的招待总是能做到的?!?br />
        两位正副队长表现越镇定,大家伙心里越觉得踏实,纷纷大声答应着,转身出外去执行命令。

        趁着大伙都忙碌的时候,红胡子起身将赵天龙和张松龄两个送到了帐篷外,一边走,一边低声跟二人商量决定一些具体的细节安排,待将后面二人送到营地门口了,整个“招待”方案也基本完善了起來,除了先前的布置,又多出了几处“体贴”的准备,尽量要让客人感到宾至如归。

        两个骑兵小队早已在门口集结待命,赵天龙和张松龄两个郑重向红胡子敬了个礼,然后纵身跳上了马背,“驾?!彼孀诺偷鸵簧叽?,二十多匹骏马齐齐张开四蹄,飞一般冲进了漫天风雪当中。

        沙漠地带缺乏山丘和树木遮挡,北风又冷又硬,夹着米粒状的小雪砸在人的脸上,像刀子割得一般疼,然而,张松龄的心里却是烫得厉害,像里边埋着一团烈焰,他是黑石游击队的副大队长了,就在十几分钟之前,弟兄们通过不记名投票的方式,将黑石游击队交到了他的手上,大伙相信他能将这份基业传承下去,相信他能带领整个游击队重新振作起來,再塑辉煌。

        虽然他加入游击队的时间只有短短一年零几个月,可大伙却相信他更甚于已经在游击队中跟大伙并肩战斗了十几年的老郑,他不能,也不敢辜负这份信任,哪怕为之付出自己的一切。

        而如何应对周黑碳的突然到來,便成了他出任副大队长之后的第一脚,踢出去,今后的工作就可能是一帆风顺,如果不小心在这道门槛上崴了腿,恐怕今后即便有红队和赵天龙的全力支持,在大家伙眼里,他说话的效力也会打上一个巨大的折扣,今后的工作也会平添许多变数和困难。

        正乱七八糟地想着,忽然听见赵天龙在耳畔大声说道:“你别太着急了,我了解黑子的为人,他的本性其实并不坏?!?br />
        “啊,,?!狈缣?,张松龄只听到了最后半句,愣了愣,扯开嗓子大声回应,“你说什么,谁的本性并不坏?!?br />
        “我是说周黑碳,他只是不幸做了马贼头的儿子,才不得不继续当马贼,其实,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不像黄胡子一般?!闭蕴炝喙穪?,欠着身子冲张松龄的耳朵叫喊。

        “噢,,?!闭饣?,张松龄终于听清楚了,同时心里又多出了几分困惑,“那你认为,他干什么來了,总不会是怕咱们队伍损失太大,给咱们送兵源和补给來了吧,?!?br />
        “那倒不会,我估计他是有点儿身不由己?!闭蕴炝肓讼?,继续替周黑碳的诡异行为辩解,“你想想,他现在是国民党那边的营长,上头团长,旅长,师长一大堆,万一其中有人起了什么歪心思,他即便不乐意,也少不得要应付一番?!?br />
        “有这种可能,但咱们多做些准备,也沒什么坏处?!闭潘闪涞愕阃?,对赵天龙的判断表示部分赞同,跟周黑碳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他对这个人的品性也多少有几分了解,讲义气,重承诺,并且有那么一点点儿胆大妄为,这些在某种程度上而言都可以算做是优点,至于缺点方面,最令人感到别扭,同时也最令人不放心的就是,此人骨子里有些官迷儿,如果晋绥军上层真的有人拿高官厚禄为诱惑,鼓动他在游击队背后捅刀子的话,只要价钱出得足,此人也断然不会手下留情。

        “准备肯定是应该的,草原是哥讲究实力的地方,沒有实力,什么都是白扯,但是一会见了面,你先别急着质问他,由我先跟他装一会儿糊涂,把他捧到一个高位上,看他怎么好意思自己打自己嘴巴,?!闭蕴炝愕阃?,继续跟张松龄商量。

        “你尽管按自己的想法去做,需要的时候,给我个眼神?!闭潘闪涠院门笥严騺硎呛廖薇A舻匦湃?,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对方的请求。

        兄弟两个边走边商量,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得飞快,一转眼,前方的风雪里,已经有昏黄的灯光闪了起來,紧跟着,几十匹浑身上下挂满了冰瘤子的战马从雪幕中疾驰而出,当先一个穿着黄绿色的将校呢军装,披着猩红色大氅的,正是大名鼎鼎的黑胡子,晋绥军独立营长周黑碳。

        紧跟着,又是十几匹战马飞奔而至,第二中队一小队长郑红旗带着麾下十几名弟兄端坐在马背上,咬紧牙关挺胸抬头,单薄的土布军装被风雪冻得比铁甲还要坚硬。

        “让开道路,欢迎咱们的客人?!闭潘闪浜敛挥淘サ爻犊ぷ哟蠛?,命令骑兵们向左右两侧闪开,以骑兵之礼,欢迎远道而來的贵客。

        “是?!备谒驼蕴炝礁錾砗蟮钠锉?,都是游击队中硕果仅存的精锐,扯着嗓子答应一声,立刻将马头拨偏,给“客人”让出一条足够宽阔的通道,然后以赵天龙、张松龄二人为中心,分左右自动形成两条笔直的纵队,伫立在通道两边,恭候“客人”的检阅。

        周黑碳身后的随从们立刻紧张了起來,一个个将带着皮手套的手悄悄按在了腰间,只周黑碳一声令下,就抽出刀來,与游击队员们针锋相对。

        还沒等周黑炭做出指示,张松龄又扯着嗓子大喝了一声“敬礼?!?,隔着十多米的距离,带头将哥萨克长刀抽了出來,平平地举到身前,刀尖与鼻梁等高,“敬礼?!敝谄锉谴笊馗?,按照自家副大队长的示范,也将哥萨克军刀抽出來,举在面前,顶着漫天的风雪,排出一道钢铁长廊。

        周黑碳显然是第一次受到如此礼遇,脸上的表情登时就不自然起來,赶紧将战马的缰绳用力扯了扯,放慢前进速度,然后双手在胸前作揖,同时大声寒暄:“龙哥,胖子,你们这是干什么,才几天沒见,咱们兄弟就这么生分了么,!”

        “不生分,不生分,这么冷的天气,你周黑炭还沒忘了过來看看我们,我们两个,哪好意思太怠慢了你?!卑凑招值芰礁龈詹派塘康慕峁?,赵天龙收起最具性格的阔背长刀,跳下坐骑,大笑着迎上前去,冲着周黑碳敞开宽阔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