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赤子 (十七 上)

    第五章 赤子 (十七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五章赤子(十七上)

        太阳慢慢从草海里升了起來,透过乌云,将万道朝霞洒在宽阔的河面上,无数条不知名的鱼儿从睡梦中被惊醒,跳跃着蹦出出面,用身体将整个河道搅得一片沸腾,河面上的霞光瞬间被鱼儿的尾巴搅得粉碎,点点嫣红姹紫随着水波四处荡漾,宛若孟春时节的落花,流花河,这条东蒙草原上最特殊的河流也伸着懒腰从熟睡中醒來了,用粼粼光倒映出河畔上那一个个疲惫而又坚定的影子。

        “再往前走三十里就是断金桥了,咱们再坚持一下,过了河后就能休息?!闭蕴炝咦呕票炻?,从队伍前方跑到最后,又大声叫喊着反折到最前,所有游击队员当中,他永远是体力最充沛的那个,胯下的黄膘马,也永远是模样最神骏的那匹,一人一马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般,,从繁星当头忙到天光大亮,片刻也不肯停下來休息。

        “坚持,大伙再坚持一小会儿?!闭潘闪浠巫虐舐吮链牧街Ц觳?,与赵天龙一道大声鼓动,“过了河把桥炸掉,让小鬼子对着河面哭?!?br />
        “让小鬼子对着河面哭去?!庇位鞫釉泵谴勇戆吧咸鹜?,齐声回应,努力向两位队长展示自己精神抖擞的一面,然而沙哑的嗓音却出卖了他们,暴露出他们已经成为强弩之末的事实。

        张松龄和赵天龙两个装作什么都沒听出來的样子,继续带领着所有人马向前驰奔,作为这支队伍的核心,两个人知道自己此刻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哪怕泰山崩于面前,也不能稍微皱一下眉头,弟兄们都在看着他们,已经牺牲的那些英灵也在天空中默默地看着他们,他们沒有软弱的资格。

        同样被二人故意忽略的,还有身后越來越清晰的汽车马达声,草原上地形空旷,早在天光还沒放亮之前,他们就已经发觉自己被鬼子盯上的事实,川田国昭被彻底打急了眼,居然宁愿放弃踏平游击队老营的机会,也要先他们赶尽杀绝,当然,如果小鬼子按照原來的计划直扑喇嘛沟,结果肯定是一无所获,前后多出了五六个钟头的时间,足够红胡子组织留守老营的弟兄和老营附近的百姓们从容撤离。

        这个新发现让张松龄和游击队员们震惊之余,心中亦充满了骄傲,凭着区区一百二十多,名弟兄,居然让两千多气势汹汹欲将游击队连根拔除的日伪联军,数度改弦易辙,这份战绩,难道还不足以令人自豪么,放眼整个草原,除了黑石游击队之外,还有哪支队伍,能给小鬼子带來如此奇耻大辱,,这简直是在狠狠抽关东军的耳光,并且是抽完了就走,不给对方还手机会的那种,手握着这份荣誉,哪怕是将來把小鬼子赶走后沒仗可打了,回家去继续当个农民,闲暇之时,也可以坐在锄头柄上对着周围的晚辈后生们自豪的说,你爷爷我年青的时候,曾经跟小鬼子狠狠干过一架,打得他们哭爹喊娘,满脸桃花开。

        带着这份自豪,游击队员们用力磕打马镫,沿着流花河畔前人踩出來的土路继续飞奔,后的小鬼子们也毫不犹豫地跟了上來,尽管川田国昭等人心里清楚,这和他们的原计划越來越远。

        小鬼子的汽车咬着游击队的马蹄烟尘,紧追不舍,伪军们和他们胯下的战马坚持不住,陆续掉队,但是川田国昭已经完全顾不得干涉了,透过笨重的望远镜,他已经看到了游击队员们骄傲的背影,其中有个骑着东洋大白马的黑胖子,格外吸引人的目光。

        那匹大白马是川田国昭的前前任,藤田纯二少佐的心爱之物,为了避免在追杀黑胖子张松龄时遭到红胡子的重击,才忍痛将其作为礼物送给了红胡子,如今大白马在张胖子手里将父系与母系双方血脉中遗传的优势发挥得淋淋尽致,它的原主人藤田纯二却被押上了帝国的军事法庭,并且将带着终生的屈辱到预备役部队中打发日子。

        第二个因为这个张胖子而倒霉的是川田国昭的前任三井橘树,这个倒霉的家伙在任时间之短,估计已经创下了记录,连黑石寨太上皇的椅子都沒坐热,就因为追杀游击队不成,反而被对方引进了一个冰湖里冻坏了内脏,在病榻上挣扎了几个月之后含恨而死。

        “其他人可以让他他们逃走,那个骑着白马的胖子今天却无论如何都必须杀掉!”放下望远镜,川田国昭大声宣布自己的最新作战目标,不算不知道,仔细在心里一算,他才发现短短两年时间里,黑石寨的顾问已经因为前面那个骑着白马的黑胖子换了三茬,这种趋势必须在自己手里终结,否则,说不定还要有多少帝国才俊要步藤田纯二后尘。

        “那个黑胖子简直是噩运之星,必须尽早剪除?!蔽薅烙信?,刚刚到达草原沒几天的儿玉末次,也把张松龄当成了眼中钉,在白刃战当中被游击队给打退了,这简直是儿玉中队成名以來最大的屈辱,只有始作俑者的血,才能将这一屈辱洗刷干净,也只有始作俑者的血,才能让他这个中队长向上头有个过得去的交代。

        “那你们就让汽车的速度再加快些,千万别让他找到机会从容安置爆炸物,横跨河道的那座拱桥的地基是石头的,应该沒那么容易炸毁,只要桥面被破坏的不太厉害,游击队即便侥幸抢在咱们前头过了河,也难逃过汽车的追杀?!弊髡讲文卑状ㄋ睦赏纺栽侗攘轿煌锴逍?,已经从眼前这步看到了下一步,并且提前给出了应对策略。

        “加速,加速,别管警备旅了,给我把汽车的运动能力全发挥出來?!痹谡庵质焙?,川田国昭绝对能做到从谏如流,听了白川四郎的话,立刻高高地举起指挥刀,向车队下达了全速冲刺命令。

        “呜呜呜,,,轰轰,轰轰?!彼净昧兔挪鹊搅说?,把马达的潜力压榨到最大,指挥车如同离弦之箭般向前窜去,像一头饿红了眼睛的野狼,身后整个车队的速度也骤然提高了五分之一,不顾翻车和抛锚的危险,跟着前方的头狼,准备将已经跑了大半宿,早已筋疲力竭的猎物彻底撕成碎片。

        不得不说,小鬼子专门为草原地形而改进过的运兵车,质量着实非常出色,排气口喷出的烟雾已经呈蓝黑色了,汽车发动机居然依旧沒有崩溃,很快,就将车队和前方“猎物”之间的距离,从五里多拉进到了三里之内,并且继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这个距离继续缩短。

        张松龄和赵天龙等人也听到了身后已经变得非常刺耳的马达轰鸣声,咬紧牙关,带领弟兄们将战马体内最后的一点能量压榨了出來,两匹由三岔铁蹄马和顿河马杂交改进的良驹跑着跑着,就突然口吐白沫,一头栽倒于地,马背上的游击战士多亏了身手足够灵活,才在坐骑倒下的瞬间甩开了金镫,以双臂为支撑跳起來,落在了另外两匹空着鞍子的战马上,勉强逃过了被坐骑压在身下的横祸,但是他们两个胯下的新坐骑也迅速开始喘粗气,嘴角处流下的唾液也迅速由白转红,奔波了整整一个下午和一个夜晚,却沒有任何精饲料补充,队伍中绝大多数战马也都濒临了崩溃的边缘,用不了多久,就会重蹈先前那两匹的后尘。

        如此关键时刻,偏偏前方又出现了新的意外,有伙运贩卖货物的骆驼队恰恰挡在了游击队的道路上,队伍里头的商贩们听到剧烈的马蹄声和轰鸣的汽车声,被吓得手足无措,愣愣地坐在驼峰上,居然忘记了喝令畜生闪开。

        “快走,小鬼子的汽车马上就杀过來了?!辈辉敢馕薰颊呤艿窖昙?,张松龄一边放缓坐骑,一边扯开嗓子大声提醒。

        “老乡,快把骆驼赶到别处躲一躲,小鬼子车队就在后边?!逼渌绞恳簿×坷翮稚?,放缓马速,以免直接冲进商队当中,惊到了商贩们赖以谋生的骆驼。

        沒想到,他们不提醒还好,一提醒鬼子的汽车即将杀至,商队当中那名脸上蒙着头巾的首领,立刻下定了决心,扯开嗓子用带着东北口音的蒙古话大声招呼几声,居然让回麾下的伙计们将骆驼横了过來,直接挡在了张松龄等人的马前。

        “老乡,你这是干什么?!扁Р患胺乐?,张松龄接连拉了两三次坐骑,才避免了白马与骆驼直接相撞,正准备质问对方到底安得是什么居心,蒙着脸的商队突然一翻腕子,两支盒子炮对准他的胸口扣动扳机,。

        “乒、乒、乓?!币幻位鞫釉比Υ叨?,用身体挡住了子弹,张松龄和赵天龙暴怒,大喝着端起枪來,冲着黑巾蒙面的“商队首领”和“伙计”展开反击。

        “商队首领”显然在开枪之前,就早已考虑好了退路,居然沒等张松龄和赵天龙两个将枪口指向自己,就主动跳到骆驼身侧,一边带领麾下“伙计们”举枪继续向游击队偷袭,一边阴笑着叫嚣:“赵天龙,你也有今天,老子被你们逼得在草原上无法立足,这回,刚好连本带利一并讨回來?!?br />
        “蒋葫芦,你找死?!碧苑侥枪及愕纳ひ?,赵天龙立刻明白到底整个突发事件的來龙去脉了,正举着长枪短枪向游击队员们射击的根本不是什么商队,而是已经消失多时的黄胡子及其麾下残余马贼,这些家伙先前一直扮作商队在草原上苟且偷生,唯恐被人认出真正身份,此刻却得知游击队正遭到日本鬼子的追杀,所以趁机落井下石。

        “黄胡子,你给小鬼子当狗,难道当上瘾了么,居然死都不知道悔改,?!闭潘闪湟蔡隽硕苑缴矸?,两支盒子炮轮流开火,压得黄胡子蒋葫芦在骆驼身后不敢露头,所有子弹都打到了那匹骆驼身上,可怜的畜生却不懂得躲闪,用血肉之躯替阴险的主人挡住了一轮又一轮射击,而黄胡子自己,则利用骆驼的身体为掩护,指挥麾下的大小喽啰们将队形迅速展开,拼死也要替小鬼子拖住游击队的脚步。

        已经半个白天加一整夜沒休息,游击队员们的体力和战斗力下降都非常明显,打出的子弹大多数都落在了空处,无法将眼前的土匪迅速击溃,而黄胡子带着马贼们却显得有恃无恐,他们根本不用考虑此场战斗的后果,只要能用子弹封住骆驼队周围一百米左右的范围,逼着游击队绕路而行,就基本上能达到最终目的,小鬼子的汽车距离此地已经不足两里,游击队耽搁的时间越长,绕的路越远,越难以逃脱鬼子伸过來的黑手。

        “拔刀,跟我冲过去,?!蔽<笔笨?,赵天龙毅然做出决定,抽出阔背长刀,就准备迎着马贼的子弹从骆驼队中硬砍出一条血路來。

        “冲过去,冲过去?!逼渌位鞫釉泵且卜追资掌鸩角?,努力催动胯下筋疲力竭的战马,绕路是死,停留是死,不如直接从马贼们的尸体杀过去,杀出一条活路,游击队的脚步,绝不是几只臭鱼烂虾所能阻挡。

        发觉了游击队的企图,黄胡子心中愈发得意,扯开嗓子,大声招呼周围的马贼们跟自己保持同样的射击节奏,在沒有机枪的情况下,排枪齐射是最好的对付战马方法,况且交战双方彼此间的距离还不到五十米,游击队胯下的战马根本冲不起速度來。

        “开火,跟我一道,开火,让入云龙尝尝咱们的厉害?!痹胶?,他心中越得意,整个人美得几乎从地面上飘起來,正愁沒办法跟新來的日本顾问搭上关系,这下好了,见面礼就是入云龙的人头。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的确有人在开火,用的还是轻机枪,不过是在骆驼队的背后,这下,轮到黄胡子被打懵了,诧异地回过头,恰恰看见赵小栓双手离缰,抱着歪把子向骆驼队冲过來的身影。

        一挺轻机枪,四支三八大盖儿,五名游击队员骑在飞驰的战马上,个个英气勃勃,矫若游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