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赤子 (十三 上)

    第五章 赤子 (十三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五章赤子(十三上)

        “阴险的家伙,祖传的恶毒,比眼睛蛇还阴险十倍,早晚连心肝也烂掉,自己把自己给毒死?!本凭呙髟诙亲永锊欢献缰渥虐状ㄋ睦?,猫起腰,左摇右晃地跑向警备旅大队所在区域。

        不愧为行伍多年的老兵油子,他的动作比狸猫还要迅速,每次卧倒,要么恰好藏在战马的尸体后,要么躲进了诡雷爆炸的弹坑当中,而每次跳起,则是在照明弹刚刚熄灭的瞬间,充分利用了人眼对黑暗的适应延迟,令敌我双方步枪准星都很难扑捉到他的身影。

        几百米的距离转眼跑完,很快,他就从趴在地面上的伪军堆中,翻到了同样满脸惶恐的小喇嘛,爬在地上脑袋顶着脑袋冲着对方竖起眼睛,狐假虎威地呵斥,“肖团长,你到底想干什么,既不敢前进,又不敢朝后方请求火力支援,难道你准备就这样一直趴到天亮么,?!?br />
        “太君?!彼淙欢苑降木魏椭拔穸急茸约翰盍瞬恢蓝嗌偌?,小喇嘛依旧不敢在鬼子面前托大,哪怕眼前这名鬼子看上去像极了一名市井小贩儿,“太君请听我解释,属下,属下正在观察土八路的动静?!?br />
        “是么,那你说说,土八路都在干些什么,?!狈凑嗬氚状ㄋ睦筛龅慕シ⑵鹗奔浠褂幸欢?,酒井高明不介意多了解一下战场细节,凭借直觉,他认定了自己的“老朋友”张松龄就趴在一百多米外的战壕里,端着把崭新的坂本式步枪寻找狙杀目标,他不想表现得太积极,以免真的成为“老朋友”的靶子。

        “他们,他们刚才趁着咱们这边沒用机枪扫射,偷偷地派人从战壕里跑出來收集弹药,他们,他们还试图用绳子将死马的尸体拉到战壕前,修补被炮弹炸出來的缺口,除了这些,他们,他们好像还在战壕附近又埋了很多诡雷,我怕惊动他们,就,就沒下令开枪拦阻?!薄毡咎形?,小喇嘛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几句话,就将对面中国军队的最新动向,说了个清清楚楚。

        “嗯,你做得很好?!泵髦浪降呐戮允?,实际上是怕招來对手的报复,酒井高明依旧笑着夸奖,在川田大队里头,他还是谁见了都可以踩一脚的窝囊废,然而在皇协军面前,他就是谁也惹不起的太上皇,想怎么装腔作势就怎么装,笑过之后,猛地把脸一板,眼睛一瞪,“川田长官命令,,?!?br />
        “嗨依,请川田长官教导?!毙±锕怀哉庖惶?,立刻撅着屁股敬礼。

        “放下?!本凭呙靼寥或ナ?,“川田长官命令,肖团长继续带领队伍,向八路军的阵地施加压力,下次进攻发起时,务必继续向前推进,所有行动,都必须听从酒井中尉指挥,不得擅自后退,也不得纵容手下耽误战机,否则,军法从事?!?br />
        “嗨依?!毙±锼呈执拥卮鹩?,然后抬起半个头,小心翼翼地请教,“太君,下次进攻是什么时候,事先还会有炮兵进行火力压制么?!?br />
        “不会?!本凭呙靼遄帕骋⊥?,“大日本帝国的炮弹,也不是白捡來的,不能过分浪费,你先把命令传达下去,然后耐心等着两颗绿色的信号弹,看到信号弹后,先派两个排进行试探性攻击,什么时候我让他们隐蔽,他们就立刻卧倒,原地隐蔽?!?br />
        “嗨依?!毙±镌俣扔昧Φ阃?,答应得格外痛快,派两个排的人发起试探性进攻,当然用不到他这个团长大人亲自带队,这个任务比先前相对安全得多,也比先前体贴得多。

        “这两个排的人,一定要分散开,发起进攻时,气势要做足,其他人,原地开火掩护,一定要把土八路的火力点尽量地暴露出來?!逼咀乓酝渭诱蕉返木?,酒井高明继续低声指点,生死关头,他和张松龄之间的“友谊”,就只能暂时忘在脑后了,如果今晚两人当中注定只有一个能活下來,酒井高明毫无疑问地会选择自己。

        “有点可惜,但是沒办法?!毕氲秸潘闪淠钦拍昵喽执酒拥拿婵?,酒井高明心中悄悄叹气,“谁叫这是战争呢,谁叫你不是日本人呢,该死的战争,该死的白川四郎?!?br />
        “该死的小鬼子,又准备拿伪军当炮灰使?!本驮谡宰啪凭呙饕话傥迨淄獾牡诙勒胶?,张松龄也在低声诅咒,夜战是老二十六的杀手锏之一,也是八路军游击队为弥补自身火力不足而重点训练的项目,所以他的夜视能力被锻炼得比这个时代的普通人要好得多,不光是他,全体黑石游击队的干部战士里头,眼下都找不到一个夜盲症,草原上的牲口内脏不值钱,自从老疤瘌成为队医之后,羊肝汤就成为每天晚餐时的必然选项,虽然喝得人人想起來就有点儿反胃,但是对眼睛的调养效果,却远远超过了预期。

        沒有夜盲症的困扰,又经常进行针对性训练,大伙当然能看清伪军们正在做的调整动作,看样子是准备豁出牺牲來跟游击队慢慢磨了,这种钝刀子效果不会太明显,但应对起來却非常困难,毕竟游击队的兵力比对方差得太多,手中的武器也实在太单一。

        “要不,我带几个人,偷偷从后边把战马牵过來?!闭蕴炝裁羧竦夭炀醯搅宋本谋浠?,用手指捅了捅张松龄,低声建议,“趁伪军不防备,给他來一个反冲锋,保证能杀得他们屁滚尿流?!?br />
        “问題是,他们退下去之后,你怎么保证自己还能平安撤回來,?!闭潘闪湎肓讼?,迅速摇头,断然否决的赵天龙的提议,小鬼子显然是准备利用汉奸的人数优势跟游击队打消耗战,赵天龙他们即便主动出击,杀死的也全是些个炮灰,无损于小鬼子分毫,说不定川田国昭正盼着游击队这么做,等游击队被汉奸消耗得差不多了,一直在旁边养精蓄锐的鬼子正好坐收渔翁之利。

        “那你说怎么办?!弊约旱南敕ū环窬隽?,赵天龙也不觉得懊恼,看着张松龄的眼睛,继续小声商量。

        “暂时我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只能见招拆招,等会伪军发起进攻时,我带人去前边迎战,你带第二梯队在后边给我掠阵,发现鬼子动静不对,立刻提醒我向后撤?!闭潘闪湎肓似?,皱着眉头回应。

        “我去前面,你带第二梯队?!闭蕴炝目先煤门笥衙跋?,立刻提出不同意见,话音还沒等落下,两颗耀眼的信号弹拖着绿光跃起,紧跟着,十几挺重机枪在黑暗中喷出道道火蛇,将整个阵地笼罩于弹雨当中。

        “所有人卧倒,把身体尽量压低?!闭潘闪湟话寻捶蕴炝?,同时大叫着命令。

        按照他的提醒,游击队员们一个个把身体紧紧地贴在第二道战壕内侧,谁也不肯轻易抬头,小鬼子用重机枪发射出的曳光弹弹拖着幽绿色的尾巴落在前后两道战壕边缘,将游击队员们刚刚偷空重新垒起來的土墙打得“噗噗”做响,几匹临时被拖过來的战马尸体也迅速被子弹**,带新鲜的碎肉四下飞溅,染得第一道战壕内外一片殷虹,有几块碎肉甚至被子弹带着飞到了第二道战壕上空,落下來,砸在小巴图等人的脸上,小巴图厌恶地向旁边滚了滚,顺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试图将脸抹干净,这个动作却令他彻底变成了京剧中的红脸关公,从额头到下巴都占满了血迹,只留下两只明亮眼睛和一口洁白的牙齿还保留着原本的颜色。

        “别紧张,小鬼子这是照例在给伪军壮胆儿,像这种强度的火力,他们根本无法保证持续性?!闭潘闪淝崆岬嘏牧诵“屯家幌?,同时大声向所有人提醒。

        “胖队放心,我们已经习惯了?!庇位鞫釉泵前诎谑?,大笑着嗓子回应。

        战壕外的机枪射击声很响亮,大伙必须用近于大吼的方式,才能保证交流顺畅,但每个人到目前为止都斗志昂扬,对外边的鬼子和伪军也非常鄙夷,带着这边十多倍的兵力,原本一人一把刺刀,都能把阵地拿下來了,小鬼子和伪军们却要依靠机枪和大炮掩护,才有勇气发起进攻,并且每次进攻都像娘们的拳头一般,根本使不出什么力气。

        “习惯了就好?!闭潘闪浞浅B獾苄置堑谋硐?,笑着冲大伙点头,“大伙还记得自己刚才分在哪个小组吧,,等会儿只要机枪声一停,一组就立刻跟着我从交通沟顶上去,记得不要轻易开枪,打退了伪军的进攻之后,立刻沿原路向后撤?!?br />
        “是?!北环衷诘谝蛔榈挠位鞫釉逼肷鹩?,仿佛就要跟着张松龄去赴一场酒宴,包括其中两个白俄人,脸上的表情都非常轻松。

        大伙都对张胖子有信心,眼前这个胖子队长虽然年龄不大,却有着丰富的与小鬼子交手经验,到目前为止,小鬼子所使出的绝大部分招数,都被他事先给料中了,特别是预先挖两道战壕,把其中的第一道战壕留给小鬼子炮兵的做法,简直是神來之笔,刚才蹲在第二道战壕里看着小鬼子的炮弹像迎接新春的焰火般在第一道战壕前后轮番爆炸,游击队员们心里就像喝了美酒一样兴奋,沒有比这儿更过瘾更刺激的事情了,你看着炮弹近在咫尺,它却对你造不成任何伤害,而原本该被炮弹爆炸声壮起胆子的伪军们,却一个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你只要冲着他们头顶上随便开一枪,就能将他们吓得趴倒一大堆,两排子弹过后,阵地上就再也看不到一个站着的男人。

        “准备进入阵地?!毙闹心浪懔艘幌率奔?,张松龄突然又大声命令,仿佛与他的命令相呼应,战壕外的机枪声在话音落下的刹那,嘎然而止,随即,凌乱的脚步声从不远处的地面上传了过來,游击队员们一边端着武器沿着预先挖好了两条交通沟往前面的第一道战壕赶,一边抬眼朝脚步响起的位置偷看,只见四十多个黑乎乎的人影正朝着第一道战壕自己冲來,每一个人影都将腰佝偻得像只熟虾米般,步履蹒跚,东摇西晃。

        “各自进入预先指定位置,端枪瞄准?!闭潘闪涞蜕愿雷?,率先进入战壕,将掷弹筒贴在战壕内侧,凭着刚才的记忆从战壕内探出半个脑袋,偷偷寻找鬼子重机枪的位置,已经冲到距离战壕一百米之内范围的那些伪军不足为惧,他更重视的小鬼子手中的重机枪,那些东西形成的火力网对游击队的威胁极大,如果伪军们的攻势受阻,率先向游击队进行报复的,肯定是重机枪,相比之下,小鬼子手中的九二野战炮威力虽然巨大,毕竟反应速度要比机枪稍逊了些,并且光凭着照明弹的帮助,鬼子的炮兵也很难保证轰炸的准确性。

        “啪?!币豢帕鞯蚬齺?,在他左脸旁溅起一串尘烟,紧跟着,头顶上又飞过去一颗,伪军们手中的骑枪准确性不怎么样,却远比三八大盖儿灵活,在跑动中不用停下來就能随意开火,并且单手就能完成退弹壳和枪栓复位等一系列动作。

        张松龄挥了下手,像赶苍蝇般,将落在头上的土珂拉扫走,然后瞪圆了眼睛继续寻找,根本不在乎伪军们的乱枪攒射,如此昏暗的照明条件下,即便是他自己,想击中一百米左右的目标也得以卧姿或者半跪姿态架着枪瞄上好一阵儿,想在跑动中随便开一枪就将他杀死,纯粹是在赌运气。

        的确,伪军们是在眯缝着眼睛瞎蒙,他们甚至战壕边缘那个低矮的凸起部分是人的脑袋,还是自然形成的土包都沒看清楚,就胡乱开了枪,当发现连续几轮射击都沒产生任何效果之后,便失去了继续向那里开火的兴趣,纷纷把枪口转向另外几个可疑目标,哇哇怪叫着扣动扳机。

        “呯,呯,呯?!薄皡?,呯,呯?!薄皡?,呯,呯?!备兜奈恢?,也有大批伪军在冲着战壕开枪,他们射出的子弹,更是沒有任何准头,大部分都提前打在地面上,擦得地面火花四溅,还有很多飞到了黑漆漆的夜空中,从此再也不知所踪。

        “大伙都准备好了沒有?!痹谝黄仪股?,张松龄侧过头向游击队员们发问,鬼子的机枪阵地他已经看清楚了,一共分为六个火力点,每个火力点处都架着两挺重机枪,周围还有几挺轻机枪做协助配合。

        “准备好了?!庇位鞫釉泵茄沟土松艋赜?,唯恐吓到了越來越近的伪军。

        “瞄准?!闭潘闪涞愕阃?,低声吩咐,同时迅速将掷弹筒架在战壕边缘,朝着距离最近最近的一个机枪火力点位置做粗略瞄准,“预备,?!?br />
        “开火?!彼笊虾?,右手用力下扯,掷弹筒的发射索被拉动,“嗖?!钡匾簧?,将小鬼子精心打造的四十八瓣手雷射上半空。

        “呯,呯,呯?!迸徘蛊肷渖耆棺×酥赖卜⑸涫痹揪筒凰愫芨叩钠瓶丈?,已经冲到距离第一道战壕五十米处的伪军们措手不及,被打了一排滚地葫芦,侥幸沒被子弹打中的,则按照低级军官们先前的吩咐,迅速卧倒,给后面的鬼子机枪腾空瞄准视野。

        然而,他们首先听到的,却不是重机枪的咆哮,而是一声沉闷无比的爆炸,“轰隆隆?!鄙肀澈蟮哪掣鑫恢醚杆偬谄鹨煌帕凉?,紧跟着,是一片惊慌失措的鬼哭狼嚎。

        “嗖?!背米判」碜拥幕故只箾]做出反应,张松龄又迅速射出了第二枚四十八瓣,然后收起掷弹筒,低着头在战壕里迅速转移,“自由射击,自由射击,打空了枪里子弹迅速后撤,谁也不要恋战?!币槐叩妥磐沸∨?,他一边大声将最新命令传入每个同伴的耳朵,每从一名游击队远身后经过,还不忘了轻轻拍对方后背一下,以免此人杀敌杀得太投入,错过了最佳撤离时间。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惫碜踊故置窃谄蹄渡裰?,终于做出了应有的反应,轻重机枪同时开火,各类子弹拖着长长的尾巴,全部射向了掷弹筒刚才发射的位置,张松龄先前藏身的地方,迅速被子弹犁出了一道豁口,湿润而又肥沃的地面表层泥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子弹削走,很快,内层的沙砾质土壤就被翻了出來,不断溅起一串串火花。

        “后撤,赶紧后撤,谁也不准停留?!背米判」碜拥幕故置歉嗤两暇⒍姆萆?,张松龄第三次探出脑袋,迅速向战壕外扫了一眼,然后大声命令,刚才那两枚四十八瓣效果还算不错,其中一枚正落在距离战壕最近的机枪阵地中,将原本支架重机枪的位置炸出了一个大坑,另外一枚,则因为动作太仓促而落偏在距离上一个弹坑大约有二十米的地方,好像炸死了几个鬼子机枪手,也可能恰巧炸到了向前运送弹药的辎重兵,弹坑周围躺着好几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已经沒时间继续确认战果了,夜暮中已经响起了九二式步兵炮专用炮弹特有的撕破空气声,这种在亚洲战场上几乎无敌的步兵火炮,能够发射三点八公斤的高爆弹药,下落之处,周围十五六米都很难找到一个活物,然而这种步兵炮也有一个非常大的缺陷,被无数中国士兵用生命为代价发现的缺陷,就是炮弹飞行速度相对缓慢,那些在战场上生存能力超强的老兵们有四成机会根据炮弹撕破空气的声音提前发出预警,带领身边的袍泽迅速远离炮弹可能的落点。

        “快跑,快跑,赶紧先后跑?!闭潘闪溆昧ν谱派肀叩牡苄?,借助提前挖好的纵向交通沟,远离第一道战壕,有一名白俄籍游击队因为身材太高,弯腰幅度不够,被战壕上空的流弹打中,哼都沒哼就倒了下去,其余游击队员來不及悲伤,抬腿从他的遗体上跑过,几乎每个人的裤腿,都被战友身体上喷出的血迹染了个湿透。

        “全体卧倒?!闭潘闪溆执蠛傲艘簧?,飞身扑下,压住距离自己最近的小巴图,“轰?!薄昂??!薄昂??!倍洗珌硪涣薮蟮谋?,头顶天空开始摇晃,身下大地也开始摇晃,交通沟两侧竖壁上,大块大块的泥土被震落下來,砸得众人鼻青脸肿,无数片滚烫的钢板从交通沟上空和大伙的后背掠过,灼热的气息烤的人头皮发麻,后脑勺处的头发也一根接一根竖起來,杂草一样刺向夜空。

        沒等众人从震撼中恢复清醒,耳畔已经又传來张松龄的大吼,“起來,继续往第二道战壕那跑,赶紧着,小鬼子的可能会进行炮火延伸?!?br />
        第一小组的大部份游击队员都挣扎着站了起來,灰头土脸地撒腿向第二道战壕冲去,但是与张松龄沒有跑进同一条交通沟,位置又稍微偏后的三名游击队员,则永远地闭上的眼睛,就在接到卧倒命令的一瞬间,有枚高爆弹恰恰落在了他们身后的交通沟入口附近,爆炸的余波从背后追上了他们,将他们的身体撕扯得百孔千疮。

        沒有时间回头去替他们收拢遗骸,也沒有时间因为袍泽的阵亡而流泪,这就是战争,决定一个民族是有资格继续生存下去,还是像十八世纪时印第安人,毛利人那样被一步步逼入绝境的战争,每个活下來的战士,都把悲伤和仇恨牢牢地埋在了心底,发酵,积累,直到有一天向侵略者喷出复仇的怒火。

        “轰?!薄昂??!薄昂??!薄昂??!本哦奖诜⑸涑龅母弑谟位鞫釉泵巧砗?,一枚接一枚炸开,小鬼子的第二轮轰击到了,果然是进行了炮火延伸,游击队员们在张松龄的带领下弯着腰,低着头,继续向预定藏身处后撤,脚步沉重而又坚定。

        “轰?!薄昂??!薄昂??!薄昂??!薄昂??!薄昂??!薄昂??!薄昂??!钡谌?,第四轮炮弹先后落下,将阵地前半端炸成了一片火海,在弹片最大威胁范围外,张松龄停住了脚步,慢慢回头。

        鬼子的重机枪已经停止了盲目射击,有百余名伪军借助火炮的掩护,正在朝第一道战壕推进,受到大炮的鼓舞,他们跑得远比先前要快,恨不得火炮一停,就直接冲进战壕里,然后凭借绝对的人数优势,直接将阵地拿下。

        “向后转?!闭潘闪涿嗣翟谘涞氖掷状?,举起掷弹筒,大声吩咐,第一组小组刚刚撤下來的战士们想都沒想,迅速转身。

        炮弹爆炸声嘎然而止,胜利在望的伪军们发出一阵狼嚎,直起腰,海潮般涌向战壕。

        “杀他们一个回马枪,?!闭潘闪溆弥赖仓缸懦逶谧钋胺降奈本?,扯开嗓子命令。

        “回马枪,回马枪?!闭绞棵嵌似鹑舜蟾?,踏着袍泽的血迹,迎面冲向已经与第一道战壕近在咫尺的伪军,每个人脸上,都沒有丝毫畏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