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赤子 (十二 中)

    第五章 赤子 (十二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五章赤子(十二中)

        伪军们只求不立刻被子弹打死,听小喇嘛说有保命的办法,岂有不遵从之理,当即,纷纷拍胸脯表决心,愿以肖团长的马首是瞻,肖团长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绝不做那些沒脑子的事情,给团长大人添乱。

        见军心已经被自己收拢,小喇嘛赶紧又把几个平素跟自己走得近的连长、排长单独拎出來,又是封官许愿,又是低声面授机宜,然后安排他们分头下去掌控队伍,鼓舞士气,为下一次进攻做准备,还甭说,这些平素混得并不十分如意的底层军官,一旦积极性被调动起來,作用还真不可忽视,大约在十來分钟之后,原本乱得像一堆蚂蚁般的警备旅,便又有了几分正规军的模样,至少,每名伪军都把枪端在了手中,不再光想着找机会撒腿往黑暗处逃了。

        “报告长官,警备旅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向敌军发起进攻?!毙±锟觳脚艿酱ㄌ锕衙媲?,大声汇报。

        “很好,肖桑,我对你的表现非常满意?!贝ㄌ锕训愕阃?,对小喇嘛的组织能力表示嘉许,随即,他将嗓音陡然提高了数分,冲着所有伪军大声命令“我会先命令炮兵做五分钟炮火覆盖,你们,趁机将队伍推进到距离游击队阵地二百米范围之内,然后停在原地,等待我的总攻信号,?!?br />
        “嗨依?!本嘎玫奈本怯蒙驳娜沼锲肷赜?,随即猫起腰,拎着比正常步枪短了一截的骑兵专用枪,像结伴偷鸡吃的黄鼠狼般,一波接一波涌向五百米外的半弧型战壕。

        不待伪军们去远,川田国昭已经把指挥刀高高地举了起來,“炮兵,开火~”

        “嘡、嘡、嘡、嘡?!彼拿啪哦讲奖谕迸缤鲁龌鹕?,将四枚高爆弹一字排开倾泻于五百多米外的游击队阵地上,半弧型工事附近立刻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弹片横飞,浓烟滚滚,被炮弹炸起杂草和尘土遮天蔽日。

        训练有素的日本炮兵熟练地将弹壳扯出來丢在身侧,从炮门填入第二发炮弹,然后迅速发起第二轮打击,又是四发炮弹齐射,与前面炮弹落点错开一个角度的交替爆炸,其中两枚甚至直接落入了战壕当中,将游击队的精心挖掘的防御工事开膛破肚。

        “噢,,噢,,?!惫碜优诒蟮厣戏⑵鹨徽蠡逗?,紧跟着,又开始了第三轮齐射,九二式步兵炮轻便灵活的特点,被小鬼子的炮兵们发挥得淋淋尽致。

        这种于1932年七月才定型的轻便火炮,简直是专门为中国战场设计,虽然重量只有两百多公斤,却兼具榴弹炮和迫击炮的双重优点,水平射界高达九十度,高低射角也有九十度之多,平射时可以充当加农炮直接对付砖石工事,仰射时则可以充当迫击炮将炮弹直接抛入战壕当中,移动时搬上战马即可以驮走,作战时只需把炮架一撑,便能发射,高度甚至还比不上一挺马克沁,用來偷袭、破坏,制造混乱,简直无往不利,特别是对付很少装备重武器的中国军队,更是得心应手。

        转眼间,游击队的阵地就再也看不出原來的模样了,大大小小的弹坑分布在战壕内外两侧,将原本相当整齐的战壕变得像被野狗啃过的骨头般残缺不全,一些靠近战壕的伪军尸体和马匹遗骸,也沒能逃过此劫,被四射的弹片波及,化作一团团血肉升上天空,又乱纷纷落下,将阵地前方污染得比十八层地狱还要凄凉。

        借着火炮的掩护,小鬼子的机枪手和掷弹筒手也先后潜入了战场,为了彻底消灭眼前这群土八路,扼杀他们的成长机会,川田国昭把本大队和儿玉中队里的所有机枪手和掷弹筒手都调了上來,光九二式重机枪就有十二挺,轻机枪和掷弹筒则多不胜数。

        无论猫着腰跑在前方的警备旅,还是跟在警备旅身后拿伪军当肉盾的鬼子兵,移动速度都不是很快,并且尽量避免走直线,以防被游击队中的神枪手盯上,成为一个活生生的肉靶子,在上一轮战斗中,游击队中那几名神枪手给参战的伪军和观战的鬼子,都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如果不是他们下手干掉了皇协军中的数名骨干,警备旅可能崩溃得不会那样快,伪团长杨耀祖,也很可能不会因为眼睁睁地看着两名亲信先后被神枪手射杀而丧失神智,带头冲撞“大日本皇军”的督战队,自寻死路。

        令鬼子和伪军们倍感欣慰的是,游击队的神枪手很可能已经被突如起來的炮火炸死了,从开始到现在,都沒射出一颗子弹,其他游击队员好像也在前几轮炮击中被炸得六神无主,居然组织不起有效反击,偶尔从战壕里放两声冷枪,也是放过之后,立刻主动消失,唯恐成为炮兵的重点打击目标。

        川田国昭麾下的炮兵,却不管游击队具体做什么反应,很快,就按照先前计划将第四、第五轮炮弹也倾泻了出去,更多的弹坑出现在战壕前后,彼此连接起來,给战壕开出一道道分岔,再照明弹的光芒下,就像一条成了精的巨型蜈蚣,每一条腿上都染满了猎物的鲜血。

        “嘡、嘡、嘡、嘡?!薄昂?、轰、轰、轰?!薄昂?、轰、轰、轰?!薄皣R、嘡、嘡、嘡?!?,火炮齐射和炮弹爆炸声此起彼伏,飞舞的弹片将战壕前后反复翻动,切割,不留一寸完整土地,正在猫着腰向游击队阵地缓缓推进的伪军们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士气顿时大振,脚步无形中坚定了许多,叫嚷得也愈发大声。

        直到炮管发热之后,鬼子炮兵才不得不停下來让火炮自然冷却,沒等最后一声爆炸的回音散去,“呦,呦,,?!绷矫缎藕诺献偶庑ヌ诳斩?,“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十几挺早就借着火炮掩护推进到距离阵地两百五十米左右鸡腿子重机枪迅速喷出火蛇,曳光弹拖着长长的轨迹将游击队的阵地來回清理,唯恐稍有疏漏,让阵地上再剩下一个活人。

        紧跟着,潜伏到距离阵地两百米左右的鬼子掷弹筒手也活跃了起來,一发接一发,将四十八瓣手雷不要钱般往已经残缺不全的战壕附近丢,直到将战壕炸得都快变成一座干涸的游泳池了,才将轰击暂时告一段落,趴在草地上等待川田国昭的下一道命令。

        “呦,呦,,?!庇质橇矫缎藕诺献偶庑ヌ诳?,“警备旅,杀给給?!毙±锏墓忌ぷ友杆僭诤诎抵邢炱?,听上去宛若鬼哭,看到有便宜可占伪警备旅士兵在连排长们的带领下,每二十余人一小簇,像野狗一般于黑暗中跳起來,扑向游击队的战壕。

        “不能太快,也不敢太慢,每跑十步就停一停,爬在地上开枪,如果遇到游击队的反击,就趴在地上先别起來,等着太君出手收拾他们?!奔负趺恳幻本?,都将新任团长小喇嘛在出发前的告诫,背了个滚瓜烂熟。

        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都认为自家团长大人的告诫很体贴,于是在照明弹的指引下,跑几步,停一停,跑几步,停一停,反复试探战壕中土八路的反应,稍有风吹草动,就变成一堆屎壳螂,将头扎在泥土中,屁股高撅,鼻子前拱,但是,也有少数几小撮,虽然牢记着小喇嘛的每一句话,却不打算遵从,特别是刘团副和那几名营长,实在有点接受不了小喇嘛这个狗屁连长突然骑在了自己头上,暗暗发誓要把失去的东西夺回來,眼看着战壕距离自己已经不到两百米,断然带着各自的亲信脱离了大队,单独形成了一个攻击阵列,小腿儿跑得飞快,嘴里叫嚷得也格外大声。

        “杀土八路,给杨团长报仇?!绷跬鸥被幼乓话淹醢撕凶?,身体跳起老高,土八路的战壕都快被炸成晒谷场了,他不相信在如此密集的炮弹下,游击队还能保持什么战斗力,充其量还能剩下一两个漏网之鱼,而这一两个漏网之鱼,也未必能有本事打中他,毕竟他的身前至少还挡着十多名弟兄,前进方向也在不断做“之”字形调整。

        “弟兄们,杀啊,太君在后边看着咱们呢?!?br />
        “冲啊,别给某个小人表演机会?!逼渌肝挥さ男奶肓跬鸥辈畈欢?,都恨不得立刻取小喇嘛而代之,他们现在非常后悔,早知道日本人肯给警备旅提供这么强的火力支持,大伙何必由着小喇嘛上位,,一巴掌将他扒拉开自己上有什么差别,在日本人的狂轰乱炸下,土八路说不定早就被轰成渣渣了,无论指挥这一轮冲锋,都能白捡个头功。

        在远大前程的利诱下,几个刚刚错失升迁良机的伪军官叫嚣着,跑动着,跑动着,叫嚣着,唯恐自己的表演不够卖力,不能吸引背后观战的日本太君眼球,从距离战壕一百五十米跑到一百米,又从一百米跑进五十米距离内,眼看着就要得偿所愿了,忽然,几个人愣了愣,齐齐停住了脚步,因为兴奋而发红的面孔,瞬间变得比烟灰还白。

        枪口,他们看到了一排整整齐齐的枪口,被轰得犬牙交错的战壕里,原本该变成一堆堆肉渣的土八路,居然毫发无损地站了起來,顶着他们的胸膛扣动了扳机。

        “呯,,?!奔甘瞬角狗⒊稣氲呐?,子弹飞出,将冲得最积极的伪军们割倒整整一排。

        “八路,八路还活着?!苯男覜]被子弹打中的伪军们惨叫一声,撒腿就往会跑,手里的完全当成了烧火棍,连还手勇气都沒有,战壕中的游击队员们却不准备给他们第二次逃命机会,将枪口对准他们的背影,陆续扣动扳机,“乒、乒、乓、乒”三八大盖儿的射击声响成了一片,偶尔还夹杂着单薄的水连珠射击声,背对着战壕的伪军们如同被点了名一般,一个接一个栽倒在地,伤口处冒出的血和地上已经干涸的血混在一起,将战壕附近滋润得一片泥泞。

        伪团副刘文忠逃跑的动作最为敏捷,接连两轮子弹,都被他利用之字形跑动躲了过去,“把他交给我?!闭谥富佑位鞫诱蕉返恼蕴炝吹檬盅?,单手举起盒子炮,瞄准伪团长的后脑勺,一秒,两秒,三秒,他的手腕随着伪团长的跑动缓缓调整,突然,稳稳停住,扣动扳机,“呯?!鼻箍谖⑽⑾蛏弦惶?,子弹呼啸而出,掠过六十余米距离,从背后追上伪团副,直接将此人掀了盖儿。

        “啊,,?!本缌姨弁?,令伪团副刘文忠厉声惨嚎,顶着失去头盖骨的十分之九个脑袋,继续画着之字向前跑,直到冲进了第二波的伪军的大队中,才彻底丧失意识,踉跄了几步,一个跟头栽倒。

        “刘团副死了,刘团副死了?!薄袄钣に懒?,夏营长也死了?!笔捣⑼蝗?,习惯于骑马作战警备旅伪军们根本做不出计划中的动作,要么仓惶转身和侥幸退下來的同伙一道逃命,要么僵立在原地,扯开嗓子,大喊大叫。

        如此愚蠢的行为,令他们的损失更为惨重,游击队员们像打傻狍子一样从容拉动枪栓,推上子弹,扣响扳机,又是一轮齐射,将伪军们打得鬼哭狼嚎。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担任火力压制任务的鬼子机枪从两侧及时地发出咆哮,令战壕中的游击队员们纷纷蹲身闪避,借助这个难得的间歇,藏在人群中的小喇嘛扯开嗓子,大声喝骂,“笨蛋,脑袋被驴踢过的笨蛋,赶紧趴下,趴下,别挡住太君的视线?!?br />
        “趴下,趴下?!毙±锏那仔藕捅凰皇痔岚蔚墓歉擅欠追壮犊ぷ?,将团长大人的指点大声重复,还沒习惯当步兵的伪军们这才像梦游一般,笨拙弯下腰,陆续做出匍匐动作,然后为时已晚,等他们让出了攻击空间,战场正面的鬼子机枪手已经无法找到目标,先前还端着步枪向伪军进行齐射的游击队战士,又像草尖上的露水般消失了个干干净净,连个蒸发的痕迹都沒给小鬼子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