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赤子 (十二 上)

    第五章 赤子 (十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五章赤子(十二上)

        突然涌起的诵经声,令川田国昭等人面面相觑,他们以前从來沒有意识到,一群麻木卑微的走狗,居然也有正常人类的情感,但是这种震撼只持续了短短一瞬,转眼,他们就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转向了跪在伪团长杨耀祖尸体旁,带头诵经的小喇嘛身上,不断轻轻点头。

        够狠,够胆大,也足够阴险狡诈,居然利用送杨耀祖上路的机会,一举成为了这支队伍的灵魂人物,而此刻,杨耀祖麾下的三位营长,居然还只顾着低头偷偷地抹眼泪,根本沒想到有人已经盯上了刚刚空出來的团长位置。

        这样的人才,大日本帝国向來欢迎,儿玉末次先和白川四郎、川田国昭两个用目光稍作交流,然后缓步走到小喇嘛身边,用手掌轻轻按住此人的肩膀,“杨团长已经用血洗刷了他的耻辱,我会督促兴安警备司令部,按照阵亡的待遇,抚恤他的家人?!?br />
        “谢太君恩典?!毙±镉志窒?,回过头,声音喊得格外响亮。

        “谢太君恩典?!薄靶惶鞯??!奔父銎剿赜胙钜娼磺椴淮淼木嘎镁僖膊磷叛劾岢隽?,冲着儿玉末次连连俯首,虽然同样要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对于伪团长杨耀祖的妻子而言,阵亡团长遗属的待遇,和被处死逃兵家人的待遇,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前者可以让她得到一笔颇为丰厚的抚恤金,稍微省着些花,至少十年内无冻饿之忧,而后者,却令她除了一张带羞辱性的通知书外,别无所得,甚至还会被伪保长、甲长们以此为借口欺负上门。

        “不客气,我只是念在杨君以前工作还算努力的份上,关照一下他的家人?!倍衲┐吻崆岚谑?,故意装出一副宽严相济的儒将姿态,“军法无情,他既然犯下了错,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但功是功,过是过,皇军不会因为他这次的过错,就忽视了他以前的贡献?!?br />
        “谢太君恩典?!薄靶惶鞯??!毙±锖图父銎剿赜胙钜娼磺椴淮淼木嘎镁僭俣壬钌罡┦?,恨不得立刻将自己的心掏出來,让太君看看刻在上面的忠诚。

        “好了?!倍衲┐卧俣惹崆岚谑?,打断了众军官们的阿谀,“杨团长的身后事处理完了,咱们接下來,就得想办法为他洗刷耻辱,肖君,你能担起这副重任么?!?br />
        “我?!彼淙灰恢辈幌Т壅〉木褪钦飧錾衔换?,但是小喇嘛依旧感觉自己的心脏不听话地在狂跳,看着儿玉末次,满脸惶恐,“不敢,不敢,刘团副,李营长还有潘、夏两位营长,他们都比我有经验,也比我更有资格?!?br />
        “刚才为杨君介错的,可是你?!倍衲┐喂室獍蚜骋话?,沉声说道,“怎么,你有勇气替他介错,就沒勇气继承他未竟之志么,?!?br />
        “这”小喇嘛满脸为难,转过头,可怜巴巴地看向官职和资格都比自己老的几位上司,请求他们主动出头将担子接过去。

        刘团副和李、潘、夏三位营长虽然不服小喇嘛借机上位,却沒胆量扫了“日本太君”的面子,讪讪笑了笑,纷纷开口,“肖老弟,既然太君赏识你,你就将担子挑起來吧,反正你本來就是要升营长的,再多升一级沒任何问題?!?br />
        “是啊,是啊,肖老弟,能者多劳,你的本事,我们大家都知道?!?br />
        “是啊,肖老弟,当仁不让,当仁不让,以后我们几个就唯你的马首是瞻了?!?br />
        “这,好吧,既然几位长官瞧得起肖某,肖某就尽力试一试?!贝潞判±锏奈绷ばぶ刑米俺鲆环⑶槟讶吹哪Q?,红着脸接受了众人的劝说,“如果肖某能力不堪重任,还请几位长官及时提醒肖某,肖某自当主动让贤?!?br />
        “妈的,鬼才相信你会主动从团长位置退下來?!奔该本傩闹邪德?,脸上却装出一幅心悦诚服的模样,并肩站在小喇嘛面前,向他敬起了军礼,“肖团长,请带领大伙替杨团长报仇?!?br />
        “肖某将竭尽全力?!毙±锖敛豢推鼗沽烁鼍?,迅速进入角色,“还请四位先归队,帮助肖某鼓舞士气,肖某向太君请示之后,就能拿出个可行办法?!?br />
        “是?!奔肝粵]把握住机会的家伙大声答应着,转身跑进伪军的队伍当中。

        用目光送了四人一程,小喇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连长衣服,再度将头转向儿玉末次,“长官,属下有个两个建议,望长官能够成全?!?br />
        “说?!倍衲┐蔚阃反鹩?,既然火线将小喇嘛提拔起來,他少不了要给此人一些必要的扶持,当然,让伪军袖手旁观,让大日本皇军单独发起冲锋这种条件,相信肖大团长是不会提的,如果他真的那样沒眼色,儿玉末次也不会吝啬再换个人來当团长,反正这年头,给块骨头就忘了祖宗的家伙有的是,不愁沒人替皇军继续统率眼前这群炮灰。

        “下一次冲锋,属下请求亲自带队,徒步向八路的阵地施加压力?!毙±锔屑さ鼐戳烁隼?,陪着十二分小心跟儿玉末次商量。

        “亲自带队,肖君能够做到身先士卒,我很欣慰?!倍衲┐毋读算?,顺口回应,旋即,意识到小喇嘛先前那句话的重点不在这里,竖起眉头,大声质问,“你是说,下马步战,,为什么,难道徒步比骑马还冲得快么?!?br />
        “天色太暗,在照明弹的干扰下,战马非常容易失控?!毙±锾房戳艘谎勐煨嵌?,给出一个不是借口的借口。

        战马驮着骑手进行百米冲刺的平均速度只有六秒多,而警备旅的弟兄们提着枪支跑一百米却至少需要花费十五秒半,向土八路的阵地发起冲锋,当然是骑在马上更迅速,但是,万一被土八路再一次给打回來,骑着战马往回跑容易像先前一样踩烂督战队的脑袋,徒步往回跑却无论如何都冲不过机枪组成的火力网。

        只是这个理由,无论如何都不能宣之于口,只能靠当事者的意会,好在儿玉末次的困惑只持续了短短两三秒,很快,他就猜出了小喇嘛的真实用意,笑着拍了拍对方肩膀,低声夸赞,“肖君,你很好,很聪明,我最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按你说得办吧,下次冲锋,警备旅全体下马,让对手看看你们的真本事?!?br />
        “多谢长官?!毙±镉志戳烁隼?,然后继续大声说道,“我的第二个建议是,请皇军为我提供重火力支援,土八路的士兵虽然训练有素,人数却非常有限,属下尽力诱惑他们将火力点全部暴露出來,然后交给皇军进行重点打击?!?br />
        “这”儿玉末次又是一愣,皇协军打主攻,大日本皇军替他们掩护,这好像有点儿本末倒置,可再略加琢磨,他就又明白了小喇嘛这条建议的高明所在,同样是当炮灰,一个接一个冲上前去给土八路当靶子,皇协军们死得毫无价值,而依靠皇协军的牺牲,暴露出八路的具体位置,再由大日本皇军的掷弹筒和野战炮进行区域覆盖,就等同于以命换命,无论是三个换一个,还是五个换一个,警备旅凭借十倍于敌的人数,早晚都有将土八路换光那一刻。

        刹那间,儿玉末次第二次对小喇嘛刮目相看,够狠,够胆大,也足够阴险狡诈,明知道以目前警备旅的士气状态,很难凭借一次冲锋就将土八路的阵地拿下來,依旧准备让手下的人血流成河,只要这条战术收到预期效果,那么,无论警备旅被土八路击退多少次,都依旧处于战术正在执行阶段,小喇嘛这个团长都不会落到和杨耀祖同样的下场,甚至还可能因此而建立功勋,进而得到皇军的嘉奖。

        “好,我会将川田大队的重火力全调过來支援你,儿玉中队的迫击炮和掷弹筒,也会随时为你们提供火力支援?!睕]等儿玉末次把小喇嘛的心思猜测清楚,作战参谋白川四郎已经越俎代庖地替他和川田国昭两个做出了承诺,“如果你还有其他建议,也可以随时提出來,我和川田长官、儿玉长官也会酌情考虑?!?br />
        “谢长官成全?!毙±锪⒄蠢?,大声向白川四郎和儿玉末次、川田国昭三人致谢,“其他建议暂时还沒想到,请长官给我二十分钟时间整理队伍,二十分钟之后,属下定会给三位长官一个惊喜?!?br />
        “好,我们等着看你的精彩表现?!弊魑龆游榈淖罡叱す?,川田国昭点点头,最后拍板,“去吧,别让我失望?!?br />
        “请长官静候佳音?!毙±镉志戳烁隼?,转过身,跑步进入伪军队伍,才脱离川田国昭身边不远,就被其他同伙围了起來,有人向他大声表示恭喜,有人酸溜溜说起了风凉话,更多的人,则是满脸担心地看着他,小声嘟囔:“喇嘛,你脑袋被驴踢了么,骑在马上咱们还不是人家对手呢,徒步去冲锋,那不等于给人家当活靶子打么?!?br />
        “日本人的凶狠你们刚才也都看到了,下次开战,大伙再往后退,就是死路一条,我不让大伙骑马,大伙下次再支撑不住的时候,至少还能趴在地上,不会被战马驮着回头去撞督战队的机关枪?!毙±锖崃酥谌艘谎?,低声咆哮。

        无论服与不服,周围的伪军都在一瞬间明白了小喇嘛的良苦用心,看向他的目光里,也充满了感激,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小喇嘛一鼓作气地吩咐,“待会儿大伙都给我机灵点儿,不想死的话,我让干什么,你们就跟着干什么,谁也别给我自作主张,否则,你自己作死,别怪我沒拦着?!?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