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赤子 (十一 下)

    第五章 赤子 (十一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五章赤子(十一下)

        “开火,将他们全都杀光?!倍衲┐纹卑芑?,用刀尖指着溃退下來的伪军喝令,先前之所以让伪军充当炮灰打前锋,就是为了节省大日本帝国宝贵的兵力,谁料伪军们溃退时居然控制不住坐骑,眨眼间,就将儿玉中队的帝国勇士踩翻了二三十个,草原上缺医少药,这些被马蹄踩翻的勇士即便沒有当场死掉,恐怕也会落下一辈子的残疾,今生再也无法重新走上战场。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鬼子的机枪手瞄准逃在最前方的伪军,射出仇恨的子弹,那么多同伙沒死在土八路手里,却死在了平素被他们踩在脚底下的炮灰手中,这个仇,他们不能不替同伙讨还回來,哪怕将眼前这些伪军全部杀光,也难消心头只恨。

        逃在最前方的伪军像割稻子般被扫翻了一整排,落于血泊中,翻滚呻吟,逃得稍慢的伪军则彻底被打懵了,将头缩在战马脖子后,闭上眼睛,继续横冲直撞,有好几名伪军堪堪冲到儿玉末次面前才被机枪射中,人惨叫着从马背上落了下去,坐骑却借着惯性一头撞进了鬼子堆中,将儿玉末次身边的鬼子兵踩得鬼哭狼嚎。

        “别杀人,射马,射马,把前面几排战马杀掉,他们的速度自然就慢下來了!”白川四郎看得眼眶欲裂,推开身边一名鬼子机枪手,亲自示范。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虽然一直从事参谋工作,他的基本功却非常过硬,几个点射,就将数匹正朝着自己冲过來的战马射倒在地,马背上的伪军一个接一个栽了下來,摔得筋断骨折。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儿玉中队的鬼子兵也受到提醒,压低枪口,冲着战马扫出一串串子弹,这下效果比先前好得多,最前方失去控制的几十匹战马被射杀之后,它们的尸体自然就组成了一道血肉屏障,后续逃下來的战马或者停住脚步,在同伴的尸骸前发出凄厉的悲嘶,或者主动调转方向,驮着背上的伪军朝战场左右两侧逃去,再也沒有任何马蹄能够落在儿玉中队的头顶上。

        尽管如此,将溃逃下來的伪军重新收拢在一起,还是花了白川四郎好长时间,在几名低级伪军官的配合下清点了一回损失,得到的结果令他和儿玉末次、川田国昭三人欲哭无泪,在最新一轮总计持续了不到五分钟的交手当中,伪警备旅的伤亡居然高达了八十四人,其中五十多人都是被儿玉中队当场执行了军法,真正死在土八路手中只有十來个,甚至不到被执行军法者的三分之一,另外还有七、八名伪军在黑暗中不知所踪,估计要么是开了小差,要么是被受惊的战马带了附近的水塘里淹死了,总之不可能再主动回归警备旅的为大日本帝国当炮灰。

        比伪军伤亡更令三名日本指挥官愤怒的,是儿玉中队的损失,这支无论是装备还是训练程度在关东军中都能排进前十的加强中队,居然连土八路的面儿都沒看见,就被伪军的惊马活活踩死了二十多个,还有另外十多个被马蹄踩折了胳膊或者大腿,从此彻底失去了战斗力,要不是白川四郎提醒得及时,恐怕死伤的数量还要加倍,而他们的敌人,恐怕在刚才那一轮交手中,连根汗毛都沒被碰倒。

        “來人,把杨耀祖给我押过來?!贝ㄌ锕焉焓帜ㄆ揭幻徊人赖墓碜颖豢虾下5难燮?,咬着牙发出命令。

        早有其他鬼子兵像捆死猪一样,将带头逃跑的伪团长杨耀祖用马缰绳捆了个结结实实,听到川田国昭的命令,立刻将此人倒拖着扯到了整个队伍的正前方,狠狠一脚,踢了个狗啃屎。

        “饶命,川田长官饶命?!蔽蓖懦ぱ钜嬖缇捅幌诺昧浇欧⑷砹?,打了个滚将身体摆正,以头抢地,“不是属下主动想逃的,是属下,属下的战马受惊了,受惊了无法控制,属下,属下刚才就亲手毙了那畜生,属下,属下真的不是存心要逃走啊?!?br />
        “闭嘴?!贝ㄌ锕压砹嗥鹞蓖懦ぱ钜娴牟绷熳?,将他扯到排成两排的鬼子兵尸体前,挨个辨认,“这么多帝国勇士,就因为你的胆小而死,你还有什么理由继续活在世上,,给我跪着,跪着向他们谢罪,然后,我会给你个痛快?!?br />
        “我有罪,我该死,我罪该万死?!蔽蓖懦ぱ钜娉遄诺厣系乃朗?,连连磕头,“我对不起太君们,请太君们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戴罪立功,戴罪立功?!?br />
        “想得美?!贝ㄌ锕选班帷钡囊簧槌鲋富拥?,想了想,又将它交到了同样怒不可遏的儿玉末次之手,“儿玉君,你亲自來执行军法,给你麾下的弟兄们送行?!?br />
        “长官饶命,饶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念在我这些年为皇军鞍前马后,沒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就再给我一个机会吧,再给我一个机会吧?!蔽蓖懦ぱ钜嫣搅吮澈蟮母值冻銮噬?,用力拗过头來,大声哭喊。

        “那我就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倍衲┐尾辉讣绦朔芽谒?,一脚踢翻他,拧笑着举起刀,“噗”地一刀,捅进了杨耀祖的肚子里,刀刃沒进去半尺多深。

        “啊,,?!毖钜嫣鄣美魃?,被绑紧的身体在血泊中扭动得如同一支刚刚被宰的活鸡,儿玉末次将刀从他的肚子上抽起來,却不肯立刻再度砍下,给他一个痛快,而是狞笑着对准杨耀祖的脖子反复比量,仿佛不让此人多受一会儿折磨,就无法发泄自己心中变态的欲望。

        其他被强迫观刑的伪军于心不忍,纷纷将头转向了一边,队伍中的日本教官看到了,却用耳光抽在他们脸上,让逼着他们重新将头转向刑场,“将头转回去,谁也不准闭眼,谁如果再闭眼睛,就让他去给姓杨的陪葬?!?br />
        伪军们又怕又恨,一个个被迫重新将头转向正在血泊中悲鸣挣扎的杨耀祖,一个个身体颤抖不停,就在这个时候,儿玉末次突然又有了新主意,转过头,将染满的血迹的指挥刀向伪军们一指,同时大声发出“邀请”:“你们,谁來给杨团长送行,他已经用血洗刷了他的罪责?!?br />
        “轰?!钡囊簧?,伪军们齐齐退后了大半步,原本丑陋麻木的脸上,瞬间涌满了愤怒,杨耀祖身为团长在冲锋时带头逃命,的确该被执行军法,但儿玉末次却先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折磨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然后又强迫大伙亲自动手处死自己的团长,就有些太过分,太残忍,太缺德了,即便是再麻木,再对关东军死心塌地的人,也受不了这种屈辱。

        “我來?!闭蔽本且桓龈霰淮碳さ昧窖鄯⒑焓?,队伍中,忽然响起了一个沙哑的声音,众伪军愤怒地回头,看到一连长肖中堂高高地举起的右手。

        “小喇嘛,你要干什么,?!绷⒖?,无数人的怒火找到了宣泄口,纷纷将目标对准了肖中堂,斥责他不该落井下石。

        “我的手快,能让杨团长走得舒服些?!贝潞判±锏奈绷ばぶ刑锰玖丝谄?,大声向众人解释,然后又加快脚步走到儿玉末次面前,从此人手中接过带血的指挥刀,“剖腹乃是武士的荣耀,请准许属下先给杨团长解开绑绳,然后再替他介错,让他走得有尊严些?!?br />
        “你懂得什么叫剖腹,?!倍衲┐毋读算?,迟疑着问道。

        “属下曾经在新京受过三个月训,听松井教官说起过武士的剖腹礼?!毙±锏拖峦?,不敢直视儿玉末次的眼睛,但嘴里的话,却说得还算利落。

        难得遇到这么一个还算识货的,儿玉末次心中顿生惜才之意,点点头,大声命令:“那就按照你说的办吧,他原本不配享受武士的死亡之礼,但我念在他曾经为大日本帝国效力多年的份上,可以成全他一回?!?br />
        “多谢长官?!毙±镒觳欢孕牡鼗赜α艘簧?,低下头,用刀刃割开杨耀祖的绑绳,然后将对方已经瘫软的身体靠着一匹死马摆正,同时低声说道:“长官,沒办法的事情,我只能替你做到这些,一会儿,我会帮你念七遍往生咒,送你去西方极乐?!?br />
        “谢,谢”伪团长杨耀祖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进入了半昏迷状态,听到了小喇嘛的话,喃喃地回应。

        小喇嘛又叹了一口气,迅速将身体退后半步,随即双手用力一挥,刀光像匹练般横扫出去,将伪团长杨耀祖的脖颈切开五分之四多,只剩下最后一点皮肉于肢体相连,令头颅无力地挂在胸前,血无力地喷起半尺高。

        “弘嘛弥嘛弥弘弘”小喇嘛立刻弃刀跪倒,对着伪团长杨耀祖的尸骸大声吟唱起了经文,“弘嘛弥嘛弥弘弘”伪警备旅中,懂得念经的人不少,都纷纷低下头,双手合什,齐声吟唱,刹那间,脸上的表情无喜无悲,无怒无恨,只剩下了一点点疲惫与一点点迷茫,仿佛一群秋霜之后的寒蝉,在树梢头反复悲鸣,反复诉说自己对生命的最后一点儿留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