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赤子 (十一 中)

    第五章 赤子 (十一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五章赤子(十一中)

        “刷,,?!闭彰鞯⒊銮嗦躺墓饷?,将伪军们的面孔照得一片惨白,骑在早已疲惫不堪的战马上,他们晃晃悠悠地朝远处的半弧形阵地发起冲锋,就像一群沒有灵魂的僵尸,一边冲,嘴里还发出含糊不清的叫嚷,“啊,,啊,,啊,?!?。

        “轰,,轰,,?!庇钟辛娇殴罾妆?,将几匹战马和它们背上的伪军一并送上了天空,然后变成一堆血肉落下來,噼里啪啦地打在其他伪军的脸上,那些原本就神经几乎崩断的伪军被血肉碎块一砸,心中最后的理智也荡然无存,惨叫着端起骑枪,朝着二百多五十米外的战壕就是一通狂射,根本不管能不能打中敌人,也无暇考虑弹仓里的子弹打空后,自己还有沒有机会重新装填。

        大部分的子弹都不知去向,照明弹能提供光源持续时间太短,伪军们的射击水平也非常有限,开枪的效果只相当于走夜路时吹口哨,纯属自己给自己壮胆儿,但是偶尔也有零星数颗子弹打进了战壕前临时堆起的土包上,发出“噗、噗?!钡丶干葡?,然后就再也不见踪影。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倍裰卸拥幕挂蚕炝似饋?,曳光弹拖着长长的尾巴,从伪军队伍两侧掠过,打得战壕上尘土飞溅,这种特制的机枪子弹在弹头外壳表面涂了一层磷化物,飞行过程中与空气摩擦而燃烧,能发出一道惨绿色的轨迹,非但令子弹的威力看起來更为恐怖,还能借助惨绿色的轨迹,帮助射手修正弹道,很快,便有更多的发着光和不发光的机枪子弹打进了战壕边缘的土堆中,将土堆打得越來越矮,越來越薄,随时都面临向下坍塌的危险。

        听着耳畔单调的“噗、噗?!鄙?,游击队员小巴图抱着步枪,额头上汗珠滚滚,他是去年秋天才入伍的半新兵,以前参加过几次驱逐马贼的战斗,但那几场战斗中,敌我双方无论火力的对比方面,还是人数差距方面,都不像眼下这般悬殊,因此他的心态远不如其他同伴沉稳,才一会儿功夫,抱枪的手臂已经开始颤抖,趴在战壕中的身体也变得无比紧绷,要不是周围的同伴盯得紧,简直恨不得立刻弹起來,站着向鬼子发起反击。

        “不要着急?!闭潘闪涿白叛诱胶局凶吖?,伸手拍打了几下小巴图的肩膀,帮他做适度放松,“不要着急,让他们走得再近一些,天太黑,距离这么远,谁也保证不了一枪就能命中目标?!?br />
        “我,我不是紧张,我是,我是怕他们冲起速度來?!毙“屯蓟毓?,不甘心地替自己辩解,“咱们总共才五十來人,要是伪军一会儿豁出命往前冲的话”

        “他们豁不出去,他们要是豁得出去的话,就不会给小鬼子当走狗了?!闭潘闪湫α诵?,一语戳破伪军的虚假外壳,“不信你等着看,他们肯定越走越慢,越走越沒精神?!?br />
        事实正如他所料,伪军才刚刚走过先前手榴弹三连爆的位置,就又开始拖延时间了,谁也不肯走在第一排,谁都希望下一个踏中诡雷的倒霉蛋不是自己。

        小巴图被伪军的窝囊样子逗得咧嘴而笑,身上的紧张感觉瞬间散去了一大半儿,回过头,低声向张松龄保证,“胖队,你放心,我,我绝对不拖大伙后腿?!?br />
        “咱们都是一样的,不存在谁拖谁后腿的问題,当年第一次跟小鬼子打阵地战的时候,我也差点儿拿不起枪來?!闭潘闪湫α诵?,继续低声安慰,第一次拿枪打鬼子,还是在铁血联庄会,大部分会员都逃走了,会长大人也不知所踪,副会长杨大顺更利落,干脆带人洗劫了自家的仓库,只有平素神神叨叨的老军师,带着他和另外几名小伙子,不愿意“白吃乡亲们家的烙饼”,堵在了村口的磨坊旁,用自己的性命,多少捍卫了一点儿被征服者的尊严。

        好像已经很遥远的事情了,又好像就发生在昨天,张松龄笑着叹了口气,低下头,再度检查手里的秘密武器,那是一支崭新的掷弹筒,是游击队今年春天偷袭川田国昭的运输队时缴获的,当时还缴获了几挺鸡腿子重机枪和一大批其他枪支弹药,但是因为沒想到小鬼子会突然发起偷袭,这些原本可以发挥重要作用的武器都沒被游击队随身携带,唯一的这支掷弹筒,还是为了帮游击队训练掷弹筒手才带上的,配合小鬼子特制的四十八瓣手雷,威力不亚于一门小迫击炮,可惜的是大伙只随身携带了十六枚弹药,待会儿战斗中必须一枚枚计算着使用。

        “胖队,等打完这仗,你也教我使使这东西呗?!庇职氡兆叛劬μ似袒股?,小巴图回过头,带着几分期盼央求,游击队挑选掷弹筒手时,条件非??量?,像他这种心态容易紧张的,当然不具备入选资格,平素眼巴巴地看着别人拿着一把空掷弹筒比比划划,自己只有在旁边流口水的份儿,那心情,要多烧得慌有多烧得慌。

        “成?!闭潘闪涞愕阃?,毫不犹豫地答应,“等打完了这一仗,你也差不多炼出來了,操作掷弹筒应该沒什么问題?!?br />
        “谢谢胖队?!毙“屯继趾玫匦α诵?,转过身,继续趴在战壕边缘观察敌人的动向,一百**十米外,伪军们已经走得像乌龟在爬,每向前挪几步,就试探着拉紧战马的缰绳,同时不停地向后回头。

        “再拖延,统统死啦死啦的,,?!痹谖本巧砗蠖秸降亩衲┐稳涛蘅扇?,再度命令身边的机枪手发出死亡威胁,这一回,子弹紧贴着伪军们的头皮扫过去的,吓得后者像肛门被人捅了一般,猛地身体一抽,然后屋里哇啦的怪叫着,再度用脚跟磕打马镫。

        可怜的坐骑弄不明白自家主人到底是想前进,还是想原地踏步,也低声嘶叫着,慢吞吞地继续向前挪,一百七十米,战壕中的土八路沒有任何反应,一百六十米,战壕中的土八路依旧沒有任何反应,一百五十米,一百二十米,眼看着走在最前方的几匹老马就要踏入一百米内了,对面游击队员还是一枪不发,整条战壕都静悄悄的,仿佛里边根本沒趴着活人。

        “难道这条战壕是土八路故意摆出來吓唬人的,?!笔贾諞]吃到预料中的枪籽儿,伪军们又惊又喜,“他们自己早就跑沒影子了,就像前两次那样,他们根本不敢留下來跟太君硬拼?!?br />
        “加速,所有人加速?!蔽蓖懦ぱ钜嬉部吹搅舜蟊阋?,从队伍末尾伸起长长的脖子,大声督促,“一个冲锋杀过去,什么麻烦都解决了,总共剩下不到一百米的距离,只要大伙一咬牙”

        “嗖,,,?!笨掌邢炱鹨坏拦钜斓纳?,紧跟着,剧烈爆炸声在伪军们身后响起,正对着伪军后背的一挺轻机枪和轻机枪旁的两名小鬼子迅速被弹片的热浪推起來,张牙舞爪地飞上半空。

        “大炮,游击队有大炮?!蔽本潜幌诺昧窖鄯⒑?,尖叫声此起彼伏,愈发不愿往前冲,胯下的战马不断地左顾右盼。

        “冲,给我冲上去?!闭彰鞯穆坦庵?,伪团长杨耀祖继续大声鼓舞士气,“连一百米都不到了,冲上去就能杀光他们,谁第一个冲上去,老子”

        “啾,,?!币幻度饲棺拥潘娜镒臃闪斯?,将剩余的半截话直接憋回了他的喉咙。

        “乒、乓、乒、乒、乓——”数十支严阵以待的步枪从战壕里探出來,枪口处同时喷出耀眼的火苗,走在最前方的伪军登时被打翻了整整一排,空了鞍子的战马左窜右跳,嘴里发出大声的悲鸣。

        所有伪军立刻乱成了一锅粥,位置比较靠前者拉住坐骑试图掉头回撤,位置比较靠后的却担心督战队的机枪,将脑袋缩在战马的脖子后继续硬着头皮向前涌,转眼间,就自己把自己撞了个人仰马翻,惨叫声听在耳朵里比射击声还要令人恐怖。

        “稳住,稳住,不准后退,皇军在看着你们呢?!蔽毖钜婺艘话驯慌缭诤蟛备Φ难?,咬着牙根发出命令,“后退也是死,前进也是死,不如冲上去,死得好歹也像个”

        “啾,,?!庇质且簧嗬鞯那瓜?,有颗子弹透过人群飞來,将挡在他身前的另外一名伪军的脑袋,从正中间掏出个大窟窿,这下,杨耀祖彻底老实了,身体往马脖子后一趴,迅速拨转坐骑。

        “啾,,?!钡谌抛拥蚬齺?,掠过他的头皮,紧跟在杨耀祖身边的一名亲信不甘心地捂住自己的胸口,两只眼睛瞬间瞪得老大,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中间隔着两三百人,这颗子弹为何偏偏能打中自己,如果它稍微往左偏一偏,稍微往左偏一偏

        稍微往左偏一寸,就能打穿杨耀祖的脑袋,后者从喷在自己脸上的血浆中,近距离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怖,双脚用力一夹马肚子,风驰电掣般向來路奔去。

        “乒、乓、乒、乒、乓——”游击队发起了第二轮齐射,将更多的伪军送进地狱,因为沒有携带机枪,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都必须采用这种全队齐射的方式,來给敌军制造压力,只有极个别神枪手,如赵天龙和小列昂,拥有自由开火权,在趁着照明弹在战场上亮起的瞬间,寻找伪军中的重要目标进行狙杀,以期能最大限度地打击敌人的士气。

        由于战场上的亮度太差的缘故,狙杀的效果并不理想,但杨耀祖的带头逃命,却令伪军们的士气雪上加霜,沒等第三轮齐射展开,战场上就再看不到一匹继续向前中的骏马了,所有活着的伪军都将坐骑拉回,跟在杨耀祖身后,潮水般仓惶撤退。

        “继续开火,打马的屁股?!闭蕴炝遄乓幻本图毒俚暮竽陨卓艘磺?,然后带头将准星转向战马。

        “乒、乓、乒、乒、乓——”游击队员们并不理解这个命令的意图,却习惯地选择了尊从,数十颗子弹飞出枪口,掠过百余米的距离,打在了远比人体容易瞄准的马屁股上,一团团血花迅速从战马的臀部溅出,子弹瞬间入肉数寸,却不足以令战马立刻倒下,可怜的畜生嘴里发出凄厉的长嘶,发了疯般扬起四蹄,企图摆脱咬在自己臀部的猛兽牙齿,然而那匹臆想中的猛兽却死活不肯松口,战马跑得越快,“牙齿”咬得越深,转瞬,撤在队伍最后的十几名伪军们就彻底丧失对坐骑的控制权,來自臀部剧烈的疼痛感,令战马失去了所有理智,只是凭着远古祖先遗传下來的逃生本能,不停地向前飞奔,飞奔,不管挡在自己前面的是豺狼的大嘴,还是一匹匹同样惊慌失措的同类。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小鬼子的督战机枪又响了起來,放过了杨耀祖,将他身后的其他伪军打得人仰马翻,一些伪军瞬间又想起了小鬼子对逃命者的残忍,努力拉紧缰绳,被身后巨大的压力推着,在枪口前踉跄徘徊。

        “乒、乓、乒、乒、乓——”第四轮齐射又从背后响了起來,目标依旧是伪军胯下的坐骑,更多的战马因为受伤而失去控制,挤入大队当中,再度将整个队伍的逃命速度推向极限。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小鬼子的机枪不停咆哮,转眼已经放翻了三十余名伪军,几乎是被游击队干掉数量的两倍。

        “轰?!庇忠环⑺氖税甓掷茁涞?,砸在督战队中,将第二挺正在向伪军开火的机枪炸翻在地,弹坑周围,一片狼藉。

        督战的机枪瞬间就是一滞,伪军们前方的压力顿减,身后的压力却愈发巨大,忽然间,整个队伍分崩离析,无数匹战马扬起四蹄,风驰电掣地向阻挡在自己的鬼子队伍碾压了过去。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更多的机枪调转准星,不再试图对游击队进行火力压制,而是展开对伪军的无差别屠杀,但是,已经彻底來不及了,在那些受伤发狂的战马带动下,整个马群都变得狂躁异常,明明看见眼前血肉横飞,却依旧沿着原來的路线毫不犹豫地继续往前冲,任背上的主人如何吆喝,都无济于事。

        迎着督战队的枪口,逃命的队伍速度不肯因为杀戮而减慢分毫,透过照明弹的闪光,鬼子兵们只看见一排排打着铁掌的马蹄继续向自己靠近,越來越大,越來越亮,亮得令人无法睁眼。

        “快闪开啊,不要挡在马队前面?!毖钜孀芩慊褂械恪傲夹摹?,在自己的马蹄踩到小鬼子头顶之前,大叫着扯了一下缰绳,直接从督战队的头顶纵了过去,其他退下來的伪军,却根本沒有他那样敏捷的身手,一个个闭着眼睛,面孔扭曲变形,任由胯下坐骑带着自己踩向小鬼子的头顶,将小鬼子们踩得抱头鼠窜。